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向清薇你注定是我的在线阅读风雪夜,且尽兴

来源:17K小说网 2021/5/4 19:02:16
向清薇你注定是我的
向清薇你注定是我的
作者:一颗不倒的葱
来源:17K小说网
一时情急上了顾擎渊的车,结果被他盯上,稀里糊涂就领了证,先婚后爱。突遇变故,车祸毁容失忆,三年后的一天,他再次遇见了她,但她却不记得他……“顾先生,您认错人了,不要跟着我了。”“就算你化成灰都认得你,向清薇你休想逃,你注定是我的。”

离开出云楼,雪依旧肆无忌惮的飘满整片天空。

其实时辰尚早,但这冬季本就昼短夜长,此时的天色已将隐约暗下来了。叶泽走在回铁匠铺的无人街道上,怀里捧着溜走前顺来的一包杏仁和几片薄饼。

并不远,叶泽越走越慢。他自然肯定说不出天将暮,雪乱舞,迎月面,暮雪飞花,几点黛愁山暝这样的话,只觉得心里平静的过分了,确怎么也说不上孤独落寞。

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两人。一对父子。都是镇上普通百姓的装扮,简单厚实。孩子的笑脸被风刮的有些发红,此时一手牵着自己的父亲,一手抓这一块酥油糖。兴许是担心吃完就没有了,孩子每次只是用舌尖轻轻的舔两下就放下。孩子的父亲看到叶泽,似乎觉得眼熟,一时又叫不出名字,有些尴尬的帮孩子抚了抚头上的破旧棉帽,即将差身而过的时候,冲叶泽微微一笑,朴实真诚。叶泽先先是对盯着他看的孩子做了个鬼脸,也对中年男人还以一笑,加快脚步朝街尾的铁匠铺跑去。

陈哑巴看到叶泽匆匆跑进来,把怀里的下酒菜一股脑胡乱倒在桌上,满脸没好气的说道:“知道回来了?”

叶泽看到桌上温着的黄酒,旁边竟然还放了一枝梅花。

“哎呦,老陈,看不出你还是个附庸风雅的人啊,咋地,不打铁改种花了?”叶泽一边拿起一壶温热的黄酒一边笑道。

“路边捡的”陈哑巴冷冷道。

“捡的好,捡的好,有意境,还不花钱”叶泽朝他竖起大拇指。

两人面对面坐着,一人一壶酒,一枝梅花。

“小子,那天你说的事......”陈老头仰头灌了一口酒。

叶泽用手使劲搓着脸,不知怎么的竟有些乏了。开口道:

“老头,今天我去出云楼听了会书,不知怎么的心里怪怪的”

陈哑巴看了看桌上的薄饼,咧嘴一笑。像是在说我能不知道你这是出云楼顺来的吗。

“我又没钱,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嫌七嫌八的,别以为弄枝梅花就是文人雅士了,不乐意吃剩的,喝你的酒去”叶泽佯怒道。

陈老头拿起半块薄饼放入口中,又浅浅眯了口酒,故意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

“切,行,你装高手上瘾了,那这么好的雪我得配合你啊”叶泽白了他一眼,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打了个起手。

“请”

叮~ 清脆的一声,两人同时笑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许多,中途陈哑巴丢个叶泽几粒碎银子,叶泽几乎跑遍了整个小镇,才好说歹说就差没有破门而入了从一家小酒铺又带回来几壶酒。两人一口接着一口,一壶换一壶,尽兴。

铺子依旧敞开,外面的已经一片漆黑。借着炉火可以看到外面的雪依旧在飘。铺子里只有淡淡的火光,但是很暖和。

叶泽平时很少喝酒,也不知道能喝多少。今天兴致颇高喝了块三壶越喝越清醒。陈老头酒量不错,却又几分醉意了。直接躺在凳子上,手里自顾打着拍子,嘴上哼着叶泽听不懂的调调。

“老头,你说我为什么叫叶泽啊”叶泽趴在桌子上说道。

听到这话陈老头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沉默了半晌,不知是醉了还是困了,没有回答。

“我想出去看看,不是为了讹你银子,”叶泽伸出一手对着空气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叶泽晃了晃剩下的小半壶酒,起身走到铺子外,仰头闭眼。任由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一时间所有酒气都消散。他仰头喝光壶中剩下的酒,把酒壶高高抛向远处,放声大笑道: 天下远不止杌陧上下的出云镇,他们等着我呢!

陈老头听到叶泽的话,猛的弹起,可看到那臭小子正脱了裤子在铺子门边撒尿。

随手抓起桌上的空酒瓶就朝铺子外丢去。

“为什么叫叶泽?因为你父亲姓叶,他是.......咳”陈老头叹了口气,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

一身犹在,乱山深处.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陈老头醉了。

次日清晨,雪停了。还在被窝跟风小姐畅游天地的叶泽被外面的铁锤敲打声吵醒。

一手扯着裤子,一手揉着眼睛,骂骂咧咧的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看到外面的人后,使劲揉了揉眼睛,妈的,不是还在做梦吧,这酒劲真大。直到来人叫他的名字,他才反应过来不是梦,眼前确实是风家大小姐,白清浅。

叶泽立刻收回前一刻还在裤裆里捣鼓的手,三两步就跑到白清浅面前,没脸没皮说道:“风小姐,这大冷天的你怎么来看我啦,来,来,来,外面凉,里面坐”。

白清浅冲他淡淡一笑,并没有挪动步子,嗔怒道:

“我姓白,不姓风”

叶泽有些汗颜,自己朝思暮想的,招摇全镇的神仙眷侣竟然连姓都不知道。

“白姑娘,不是,白小姐里面坐,里面坐,老头快去倒茶去啊,什么时候了还在那瞎敲”

“不用客气了,今天我们是来找陈师傅的”说话的是白清浅身边一位白衣男子,器宇轩昂,白衣白鞋,腰间挂着一块墨绿色的玉佩,水头荡漾。手上拿着把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纸扇,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

叶泽这才发现,白清浅不是一个人。一共三人,除了说话的这个,后面还跟着一个年龄小了不少的少年,正给而二人牵着马。

大冬天的拿把破扇子,还不客气,谁跟你客气。叶泽心里想。他见过此人,几次他被风族弟子追打,他虽然没有动手,但几次都有在场。

“什么事啊,这铺子我说的算”叶泽说道。

男子笑了笑,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柔声道:“我们想请陈老打点东西”

“白小姐,送你的....”叶泽从角落翻出昨天陈老头从路边捡的梅花,一脸谄媚的欠揍模样。

白清浅没有拒绝,接过花,凑到鼻尖闻了闻,笑容甜美。

“你就是叶泽?我听说过你”白清浅笑着对叶泽说道。

听说过他?从风族那群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能有什么好事。当然自顾一想,自己确实也没啥好事。

“谬赞,谬赞啦.....”

陈老头都扛不住了,揉了下眉心,推开笑的跟朵花似的叶泽,沉声道:

“东西三日之后便可以来取了”

男子没有去看还在犯花痴的叶泽,有些为难的对陈老头说:“不知可否亲自跑一趟,这几日族内事务繁忙,这天气也差,不少弟子都病了,实在没有多余人手”

这么蹩脚的理由,连陈老头都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陷阱了,叶泽倒好直接一步站到二人面前大声说道:

“放心吧,三日后我会亲自送上山去,陈老头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就不劳烦他了”

男子看了看陈老头,又看向叶泽双手抱拳道: 那就有劳叶公子了。

说完,转身便要走。

“白小姐”叶泽喊住已经转身欲离开的白清浅。

嗯? 白清浅回头,露出一个叶泽梦中见过的笑脸。

“那三日后,不见不散咯”很是无赖的朝她眨了眨眼睛。

三人两马出来铁匠铺,不一会就消失在雪里。

陈老头,想了想,这一个风族大小姐,一个大长老唯一的儿子,大雪天跑我这打几件猎器?

“小子,此时可能没这么简单”陈老头说道。

转头一看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铺子外去了,正一个劲傻乎乎的对着三人离开的方向挥手告别呢。

老头又摸了摸眉心,很是无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