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盗墓之祖龙饶命第4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9:05:35
盗墓之祖龙饶命
盗墓之祖龙饶命
作者:小祖龙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陈玄穿越平行世界,诞生于那长白山青铜门后,获祖龙之血脉传承!寻龙眼,点穴手!凝龙血,铸龙骨,习龙之术法!祖龙一出,天下盗墓者皆为守护。陈玄,他要做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盗墓者,龙性本贪,所看所触之物皆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座敷童子安静地坐在白苏怀里,静静地看着池塘那边的闹剧,只是脸上仍旧面无表情。

白苏纳闷着扯了扯座敷童子的脸颊,做了一个鬼脸,也没见对方有什么情绪波动,反而她的脸倒是被扯红了。

白苏将下巴放在座敷童子的头上,抱着她说:“座敷童子,你怎么就是不笑一个呢~明明这么可爱却不笑,实在太可惜了。”

怀里的座敷童子突然仰起头,头上的角戳到白苏的下巴,引得她不由说:“痛痛痛——!”

这呼痛声令座敷童子立即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角戳到了白苏,顿时不知所措起来:“白苏大人,我……”

她的声音透着茫然,显然不知道应对现在这种状况。

这种反应反倒让白苏哭笑不得,也没有说出责备的话,反而安慰起好像快要哭出来的座敷童子,她轻轻地把座敷童子转过来,拱起背靠在座敷童子的肩膀上,哄道:“没事,别哭哦。”

说着说着,白苏又蹭了蹭座敷童子软软的脸颊,仿佛因为对方舒服的触感又蹭了蹭。

——怎么感觉,安慰人安慰着安慰着就变成吃豆腐了?

——闭嘴。

座敷童子开始自责,身为式神的职责便是保护自己的阴阳师,她却伤害了她的白苏。

这让她十分难过。

白苏苦恼地看着完全没有从刚才事情中缓过来的座敷童子,叹了口气,她实在是不会怎么安慰像座敷童子这样的孩子。

没错,就是孩子,在她看来,即使座敷童子作为妖怪活了很久很久,她也依旧是个孩子,是个需要她来保护的孩子。

这时,她看见了不远处走来的姑获鸟,眼睛一亮,冲着姑获鸟招招手,说:“姑获鸟姑获鸟!”

刚刚和萤草把妖狐揍了一顿神清气爽的姑获鸟刚走到庭院,就看见自家的阴阳师开心地向她招手,于是她忍不住用自己的能力在一秒钟内就到达了白苏面前。

“白苏大人,是有什么事情吗?”姑获鸟放柔了自己高亮的声音,像是面对那些婴孩一般,温柔得如同母亲。

白苏两只手举着眼泪汪汪的座敷童子说:“姑获鸟,你知道怎么让座敷童子不哭吗?”

她的眼睛透露着求救的信号。

姑获鸟笑了笑,接过座敷童子,将她抱在怀里,一边顺着对方的背一边哄着对方。

白苏松了口气,总算找到救星一般解脱。

她朝姑获鸟眨眨眼,无神地在说:谢谢。

然后看见逐渐平复心情的座敷童子,白苏这才起身,小跑到樱花树下,冲着坐在枝干上的酒吞童子伸出手,笑着说:“阿酒阿酒,我也想上去!”

没等酒吞童子回答,她就掀起自己的衣袖,准备爬起树。

这动作吓得让周边的式神心就一提。

也让正在喝酒的酒吞童子皱起眉,他瞬间跳下来,拦住准备爬树的白苏说:“等本大爷带你上去就行,一个人是想逞强吗?”

“嘿嘿嘿=v=”白苏傻笑道,“我就是想试试看嘛,而且也不高,爬一下也不会受伤的。况且我就是掉下来不是还有阿酒你吗?”

她抬起头看着比她高了不少的酒吞童子,不复在别的式神面前的淡然,反倒更加随意地撒娇起来。

不管怎么样,在玩游戏的时候,她就是极其喜欢酒吞童子,即使更多人哭着喊着要的是那个痴汉他的茨(基)木(佬)童子。

酒吞童子撇过脸,暗自“啧”了一声,但是耳朵却有些微红。他一手揽住白苏的腰,便又跳上了树,让白苏乖乖坐在靠着主枝干的位置,然后他则坐在白苏身边。

“上来了,就不要乱动。”酒吞童子瞪了一眼在乱动的白苏,说道。

白苏扁了扁嘴,回道:“是是是——”

但是在她自以为酒吞童子没有注意的私下里,她仍旧做着小动作。

酒吞童子的大手突然压在白苏头上,这个鬼族之王的富有磁性的嗓音在白苏头顶上响起:“说了让你别动。”

白苏却被他这个动作苏到不行,她难得少女心迸发地捧着自己的脸,看着酒吞童子的侧脸,发着花痴。

然后她没头没脑地突然窜出一句:“阿酒,说起来,你不是喜欢红叶吗?可是好像我从你们回来后没看见你有关注过她。”

下一秒她就想打自己嘴巴,这问的是什么鬼问题啊。

她赶紧补救说:“啊啊啊,我什么都没问,忘了刚才的话!”

酒吞童子嗤笑一声:“哼,本大爷为什么要关注那个女人?”

想到鬼女红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怪异,像是十分嫌弃她一般。

白苏疑惑地歪着头问:“可是,我很喜欢红叶啊~你不喜欢她?”

酒吞童子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白苏,说:“闭嘴。”

白苏还是纳闷,但是她没有再问下去,而是抢过酒吞童子手中的酒壶(当然是酒吞童子没有反抗的抢),大口大口地灌着酒。

酒很烈,白苏喝了几口,便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咳着咳着,她的脸也开始红了起来。

酒吞童子又拿回酒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扯了扯。

他低下头,准备看看这个麻烦的问他莫名其妙问题的笨蛋阴阳师要干嘛,结果就对上了白苏两只亮晶晶的眼睛。

紧接着,他便被这个蠢货的举动惊到了。

白苏搂住他的脖子,脸凑近他的,轻轻地在他嘴角烙下一个吻。

“啾~”带着酒气的软软的唇碰到了他的嘴角,略带湿气。

空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