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四驱兄弟之神级抽奖在线阅读简单对话&闺中密友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20:56:37
四驱兄弟之神级抽奖
四驱兄弟之神级抽奖
作者:踏空而来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陆凡竟然穿越到了四驱兄弟里面,获得神级抽奖系统,手握神级四驱,制霸迷你赛车世界,吊打音速战神,冲锋战神,蜘蛛王!三角箭!参赛世界杯!吊打任何高手!站在赛车最巅峰的男人!美女全收!ps(怀念童年,童年流,希望大家支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好吧,我再等,等两年后看你还拿什么来当说词!对了,最近忙什么啊?”

“忙着想两年后怎么把你这只死皮赖脸地缠着我的宠物猪给推掉啊!”冯易乐自然是不想说起这几天来她都在干什么,干脆和乐格林打哈哈道。

“你会这么有远见,着想起两年后的事来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蓝颜知己啊,快点老实交代!”乐格林自然是不会信冯易乐的这一套,对于冯易乐的一举一动他虽不敢说百分之百知道,但是也能猜出个十之八九!

“亏你还是我的蓝颜知己,就知道这么诋毁我呢!”冯易乐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她和谢哲宇的事说出来,要瞒着,直到瞒不下去,直到最后一刻,直到事情已经尘埃落定!

“这么神秘,那肯定就是结婚的事了!”

看到乐格林发来的消息冯易乐心里直郁闷,乐格林就不能不这么了解她吗?

“是又怎么样?我都一个二十八岁的老 处女了,难道还不许谈婚论嫁啊?”被乐格林猜中,冯易乐心里一阵不爽,干脆冲冲地回了过去。

冯易乐原本以为乐格林又会打趣她,却没想到好久乐格林那边都没有反应,她还有一瞬间以为他是不是突然掉线了?可是一看□□却还是好好的亮着,于是,干脆背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等着乐格林的反应,她好接招!

“谈得怎么样了?如果想要找人倾诉一下,你的蓝颜知己就在这里啊!”

看到乐格林的后半句话,冯易乐刚拿过来喝了一口的白开水差点就全部喷到了电脑屏幕上,这个人真是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敏锐啊!

“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有事啊,我的蓝颜知己!”

“是啊,你要是嫁了,两年后谁收留我啊?”

看到乐格林的回话,冯易乐真是又气又好笑,今天的乐格林倒是十足像是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在和她闹别扭!

“得,看来你这个蓝颜知己是巴不得我嫁不出去,做老姑娘你才开心!”

“好了,不和你闹了。说实话,易乐,你真的决定结婚了?”语调一转,乐格林认真地问道。

“乐格林,你我都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还有时间拿婚姻当儿戏吗?这次是真的决定结婚了。”其实,冯易乐自己也一直在问自己,她到底是有没有准备好结婚,然而,到现在她却还是没有答案。但是,她已经二十八岁了,马上就又要一年过去了,她就要二十九了,她实在是不想等自己过了三十岁后再嫁人!还记得大学时,她总是对自己说,一定要在二十八岁之前结婚,然后生一个孩子,因为她一直都相信女人二十八岁时生出来的孩子是最聪明的,她希望将来她的孩子会是一个聪明的娃娃,会每天缠着她问许多的问题,会缠着她讲故事给他听。然而,等到她已经快步入二十九的岁的年纪了,她却还是没有将自己嫁出去!

“谢哲宇?”

“恩。”

“他……人不错……”

“还好吧。”

“时间定了?”

“还没有。”

“哦。时间定了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的啊,要不,我会怎么做,你知道的!”

“是,是,是!哪敢忘了您老啊!”

“不早了,早点睡吧。”

“恩,你也是。”

“晚安!”

“晚安!”

“对了,婚宴上总有我的一席之位吧?O(∩_∩)O~”

“现在八字还没一撇,等真的定下来了,谁敢不给你乐格林留一个位置啊?”

“恩,恩,谅你也不敢!晚安啊!”

看着乐格林的头像变暗,冯易乐才下了线,却发现自己还是睡意全无,就随便点了一些娱乐八卦网页浏览,一张页面上,某个知名女星和一个富家公子闹分手的新闻就占了大半张。冯易乐不禁感叹,名人就是名人,闹个分手就闹得满城风雨,全世界都知道!又随便看了一些网页后,疲倦地打了一个哈欠,睡意逐渐袭来,冯易乐发现,如果想要入睡,睡前看这些八卦娱乐真是比任何安眠药都要来的好!

这一晚,冯易乐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冯易乐就被一个不速之客从床上毫不留情地拉了起来。冯易乐无奈地揉着自己的睡眼,拿起镜子一照,心里直哀叹,完了,完了,她今天又要顶着一双黑眼圈去上班了!不禁郁闷地抬起头,一脸怨念地盯着徐静,心里不断哀叹,这位大小姐新婚不陪着老公,不去度蜜月,却一大早来缠着她,扰她清梦!而坐在她身旁的徐静对于身边投来的怨恨的眼神毫无察觉,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着她对葛俊辉的不满。

“易乐,你说这人怎么这样的啊!下班了回家,脱了鞋子,随手一扔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袜子脱了就那么直接往沙发上一扔就了事了!你说他就不会走几步路跑洗手间扔洗衣机里去?我说说他吧,他就拿他是男人来推脱。说什么男人嘛,小事上就随便点,大事上上心就好了!嗳,哪有这样的人的啊!”

“我说大小姐啊,你一大早跑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事?哦~~我的天啊,我美好的清晨啊!”冯易乐无奈地一拍脑门,连连哀叹。

“不是,还有呢!你听我说嘛!”徐静一副才不是这么简单的表情,边说还边摇着手道。

“那我能不能躺床上听啊?”看看窗外的天还有些灰蒙蒙的,拿起手机一看也就六点半,离上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她还可以在床上赖大半个小时呢!

“不行,你一躺床上就睡着,哪里还听我说话!乖乖坐着听我说!”冯易乐是沾床就睡的,徐静哪会猜不出她在打什么主意,一把压住正要起身扑到床上去的冯易乐道。

哀叹一声,没办法,冯易乐只得乖乖地坐在徐静身边,一副耷拉着脑袋,睡眠不足的模样继续听徐静大谈婚姻的弊端!

“你是不知道,昨天晚上他是怎么评价我特地为他做的爱心晚餐的!”一听到徐静提到的“爱心晚餐”,冯易乐一阵寒意袭来,心里无限的同情葛俊辉。要知道徐静的厨艺烂在他们这个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对于调味品徐静从来都是没有个标准的,全凭自己当时的喜好在那里爱放多少就多少的!还记得有一年他们一伙人出去野炊,徐静自告奋勇地站出来当厨,结果可想而知,原本还一个个笑脸如花的大伙,才一会,个个面露惨色,直大呼天啊!

“他……他居然当着我的面把吃进去的菜全部吐了出来!易乐,你说从小我妈就不让进厨房一下,现在我肯为他做一顿爱心晚餐我容易吗?他这人怎么能这样呢?”说着徐静气急地喘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缓过气来,继续道:“还有啊,你不知道晚上他的那个睡姿啊!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结婚前我就没有发现他有这么多缺点呢?你说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和他结婚了呢?”

“嗳,当初不知道是谁兴奋地抱得我快断了气,只是为了告诉我她要结婚了?可一点也不像今天这个一脸怨妇样的徐静哦!”想起几个月前,徐静和葛俊辉婚期刚确定那会,平时里连花二十块钱打的都会舍不得的徐静,居然从她在城东的家里一路打的赶来找在城西的冯易乐,只是为了兴奋地抱着她,告诉她,她就要和葛俊辉结婚了!

“那……那时我是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才会那样的!要是知道结婚后他会这样,我死也……死也……”

“死也不怎么样啊?”冯易乐故意掏着耳朵,眯着眼,一脸难道知道了你就不嫁了的表情看着徐静道。

“好你个冯易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徐静双手一伸,对准冯易乐的两处胳肢窝下手,直挠得冯易乐痒得笑得直不起腰,连连讨饶。

“嗳,我说静子啊,你闺中密友我还是一个在家中待嫁的闺女,你在我耳边灌输这些,万一我得了婚姻恐惧症,我可是天天赖你们家里去了,到时候你养我啊!”一番打闹后,二人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直喘着气。

“去你的,我养你,那你的金龟还不杀到我家里来要人啊!”与冯易乐一通谈话下来,徐静心里的火气也早已消了一半,拿肩一推冯易乐,两人调笑了起来。

“金龟哪有你贴心,来了我也不回去,我看是你重色轻友,为了二人世界,把我赶出去倒是真的!”说着冯易乐假装失望地叹着气道。

“去你的!”徐静又是心虚地一推冯易乐。

“欸,欸,欸!真该拿镜子让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一副我到时候就出卖你了,你怎么样的表情!我是不敢往你家跑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收到多少的卫生球呢!”冯易乐无奈地摇着头,看着徐静一副交友不慎地表情。

“去,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等你嫁入豪门后,还不着怎么对我呢?”徐静不满地撅撅嘴道。

“静子,你说要是我一辈子都不嫁,会怎么样呢?”侧身,冯易乐用手枕着脑袋,与也转了身的徐静面对着面道。

“恩?让我想想啊,冯易乐要是一辈子不嫁啊,这个世界啊,就又多了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处女了!”徐静作深思状道。

“找打啊!”冯易乐伸手作欲打状,只是未出手,所有的一切都已化作嘴边那声无言的叹息。

“嗳,易乐,聂唐铭回来了,你知道了吗?”想起几天前接到的聂唐铭的电话,作为好友,徐静觉得还是让冯易乐知道一下比较好。

“回来了又怎么样,他做他的东床快婿,我做我的豪门少奶奶去,大家两不相干!”冯易乐的脑海里又闪出了昨晚的画面来,昨天,他和她就尽在咫尺,只是那又怎么样?即使他也看到了她,他们最多也就相互打个招呼,在红灯过后,等着他们的也不过是各奔东西!只是,他终究是没有看到她,就像四年前,他毅然地决定离开,留下她一人面对满座的宾客时,看不到她内心的绝望一样!

伸手顺了顺冯易乐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徐静决定不将那件事告诉她,只要她眼前的这个人能幸福,其他的人她又何必去多管闲事,何况还是那样的一个人!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们家的易拉罐啊,就是有志气!呐,现在和我说说,你和金龟进展怎么样了?”

“气消了吧?气消了,那我就不奉陪了,刷牙洗脸去咯,您老慢坐啊!”直觉告诉冯易乐,接下来的事,铁定三句离不开结婚那件事,于是,在徐静开口前,先翻身下了床,闪身出了房间。

一到公司冯易乐先给自己泡了一杯压惊茶,她好不容易得来的满勤差点因为徐静就前功尽弃了,所幸,最后还是踩着时间进了办公室大门!想到徐静,不禁觉得无奈又好笑。早上,她可是将自己最宝贵的早餐时间都无私奉献给了徐静,百般劝说她先回家去再说,无奈徐静铁了心要葛俊辉来接她,还要他当面答应改掉他那些被她说成是“坏毛病”的毛病,她才肯回去。冯易乐无奈,最后只好把徐静交给了自己老妈卫秀敏,相信以卫秀敏的实力,要说服一个小小的徐静绝不是问题。

“易乐,昨天和金龟约会怎么样?”正想着,耳边蒋思茹的声音响起,问得正是昨天那件让她觉得难以启齿的事。

“昨天他有事,所以,没见着面。”其实对于结婚这件事,如今能和冯易乐说上话的也就蒋思茹了,只是冯易乐始终是跨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对于婚姻,她脑中闪过的还是四年前的种种。

而至于徐静,她新婚不久,小两口自己的生活还尚在磨合期,冯易乐也不想自己的事再去他们之间参一脚;另一个好友陶慧晨也在徐静婚礼后的第二天就动身去了外地,这个永远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工作狂一般的女人,想象着她会歪着脑袋夹着电话,一边忙碌着手边的工作,一边还要听她有一句没一句的牢骚,冯易乐就怎么也拿不起电话打给她。

“没见着?”蒋思茹先是一惊,随后又关心地问道:“你们两没什么事吧?”

“有事你以为现在我还能这样心平气和地和你面对面的说话啊!思茹,我没事了,你放心了啊。”冯易乐一边忙着整理着手上的文件,准备开工进入工作状态,一边和蒋思茹说道。

“唉,反正你和金龟的事啊,我是看不懂了!恩?易乐,我可是闻到玫瑰的香味了,金龟又给你送花来了!”正说着,蒋思茹直觉得鼻尖一阵玫瑰花香飘来,不禁皱鼻嗅了起来。

“乱说,我怎么就没闻到,就你鼻子灵!”话刚说完,冯易乐就看到一束大大的玫瑰花从办公室门口向她这边而来,引来周围的同事纷纷侧目看向她这边。

“冯小姐,您的花,请签收!”还是前两次那个送花的男服务员,带着礼貌得,职业性的微笑,目光中没有了昨天的打探,却多了几分亲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