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源虚传说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9:07:37
源虚传说
源虚传说
作者:两人行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自然有强者和弱者之分,在这两个条件都满足的情况下就会有传说,源羽大陆上就有着一个传说每五百年就会诞生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他毁天灭地,无所不为,带着他的战将们,伴随着凯旋的战歌,踏着曼妙的舞步,一步一步走上巅峰,他就是——源虚。人们总是健忘的五百年过去了,这个传说也渐渐的被人们健忘,但是除了那些惧怕他的人。五百年已过他又留下的怎样的传说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月色正浓。

树影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万分静谧。

精致的小院瓦房,树影轻弄,月光如纱,一片柔和的景象。

但在精致瓦房之下的屋内场景,却显得有些残忍。

昏暗的房间内,未点灯烛,只有方形窗户透入的一块方形月光,斜斜的印在房内地面。

一名中年男子脚踏在月光旁,身影隐于黑暗中,他留着两撇精致的小胡子,身穿一身白色锦袍正背负的双手,目光冷然的看着身前倒在地上卷缩成一团的布衣少年。

布衣少年浑身抽搐,冷汗淋漓,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白袍中年面色冷然,声音平缓的开口道:“我让你这几天尽量安分低调,可你今天为什么要替张选金挡那一鞭,出这个头呢?。”

布衣少年头埋得深深的,没有说话。

白袍中年蹲了下来,脑袋凑近布衣少年,轻声道:“张青啊,在圣朝不听约束是禁律,是要受惩罚的。”

“你难道不知道吗?”

布衣少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发出轻微的抑制痛苦的喘息声。

白袍中年嘴角翘了翘,抬手扔出一颗黑色的药丸。

药丸跌落地面,滚到了布衣少年的眼前。

只见布衣少年不顾黑色药丸上可能沾染到的尘土,直接伸手一把捉住药丸就塞进嘴里。

模样极其狼狈。

看着布衣少年的样子,中年男子心中升起一丝满足感,他喜欢别人在他面前露出痛苦挣扎的模样。

布衣少年吃完黑色药丸,过了一会儿,痛苦抽搐的状态得到缓解,盘踞全身的撕裂般疼痛消退。

“今晚催动圣蛊,只是略施小惩,若再把本堂主的话当耳旁风,下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中年男子边说着,边转回道房间的书桌后面端坐下来,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布衣少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布衣少年也就十二三岁,面容清秀显得还很稚嫩,只是一双眼睛不敢直视书桌对面的中年男子,似是很恐惧。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知道畏惧就好。”

布衣少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副低头顺耳的恭敬模样。

中年男子似乎沉思了一下,然后才挥了挥手道:“明早早起再服用一枚疗伤药,你下去吧。”

布衣少年恭敬回到:“是,堂主!”

随后布衣少年躬身退出了房间,并将房门重新关上。

但是少年低着头的双目中,却是一片冰冷!

不过布衣少年并未表现出丝毫异样,依旧是躬身垂首的模样,离开了这处造型精致的小院落。

在布衣少年离开不久。

白色锦袍的中年男子依旧端坐在书桌之后,他重新给自己到了一杯茶。

这时房门敲响。

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外。

中年男子并没有以意外的出声道:“进来!”

一道健壮的身影推开房门,闪身而入,来到书桌前恭敬行礼道:“堂主!”

中年男子轻轻摆了摆手,笑道:“你我平日在人前也不过是药行大掌柜与二掌柜之分,在堂口你就是副堂主,那里用得着那么多礼。”

许敬棠略显方正的脸上露出笑容:“敬棠初到荆陵县堂口,还有许多事需要龙堂主指点,礼不可废呀!”

“都是为明宇公子效忠而已。”

龙玉峰笑着摇了摇头,这才起身,绕到书桌前引着许敬棠落座在客座上。

两人坐下后,龙玉峰直接问道:“敬棠可曾查清楚,白千灵一行人到底为何而来?”

许敬棠闻言脸露郑重之色,微微摇头道:“略做调查,看这些人来的路线,确实像是游玩路过……”

“堂堂预备圣女居然无端端跑到荆陵县来游玩……”

龙玉峰眼睛微眯起来,眼中光芒闪动,沉默了片刻。

许敬棠又迟疑道:“刚才我看张青从堂主这里离去,是不是……”

龙玉峰摇了摇头:“也许吧,今天白千灵抽在张青身上的那一鞭,本就太过凑巧。”

“白千灵若是真的知道张青的存在,肯定会不择手段灭杀张青的!”许敬棠皱眉,接着道:

“只是无论如何,张青是明宇公子进阶金丹的祭品,现在绝对不能死,就算是死……”

许敬棠没有把话说完说透,但是龙玉峰明白其意思,张青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二人的手底下,否则二人承担不起。

龙玉峰食指轻敲座椅把手,凝神点头道:“在药行堂口倒是无惧,即使金丹境高手前来我们也能全身而退!不过他们这个时候来……”

说着龙玉峰自己也是轻轻摇了摇头。

明天就是暗朝‘入门圣礼’之日,开启祭台,点亮所有预备暗朝弟子体内的暗蛊。

同时祭台圣镜赐下功法,类似张青与张选金那样的学徒便开始走上修行之路。

龙玉峰暗自寻思,如果白千灵等人真动手,应该就在圣礼之前才对。

那会是今晚吗?

……

张青擦了擦额头上残余的汗渍。

刚才圣蛊的发作所造成的痛苦,让他心头倍感沉重。

圣蛊,对圣朝修士修行练武有种种奇效,但却同样是圣朝控制整个圣朝修士的手段!

其实在世人的称呼中,圣蛊被称为‘暗蛊’,而所谓圣朝,便是世人口中的暗朝!

一个隐藏在暗中的庞大势力,势力范围触及整个大陆,却是明面上所有势力所不容。

而张青自己,就是一个被暗蛊控制的暗朝一员!

但他却极力想要摆脱暗朝与暗蛊的控制。

因为张青知道,他跟别的圣朝修士不同,如果不能挣脱暗蛊控制,继续下去,自己必将会下场凄凉!

只是,到目前为止,似乎看不到一点转机呀……

他走到一处院落的院门前,这里是他们明面上的身份,荆山药行学徒所居住的地方,

正当张青准备迈入院门时,他眼神一动。

院门后面悄悄的摸出一道身影,约莫跟张青差不多大,也就十二三岁。

“青子你没事吧?”

张选金从院门后面的阴影里偷摸摸的走出来,略显担忧的上下打量回到院门口的张青,接着问道:“堂主叫你去没惩罚你吧?”

“我没事。”张青摇了摇头,道:“倒是你,这么晚不睡,要是被查夜的师兄看到,那就要挨罚了。”

“没事,我藏得可好了,查夜的师兄抓不到我的!”

“唉,今天都怪我,也怪那破编框太烂……青子你替我挨了那个女的那一鞭,本家兄弟真是没的说,伤的怎么样……”

“堂主赐疗伤丹药了,没事。”

两人住同一个房间,并肩往房间走去,张选金小声絮絮叨叨的,话里话外都是歉意。

张青没有告诉张选金,如果不是自己挨了那一鞭,换做张选金来承受,可能张选金的这条小命就没了。

至于‘那个女的’所打出的一鞭到底有多重,恐怕只有张青与‘那个女的’两人清楚,即使是龙玉峰检查过张青的伤口,也并未能察觉。

因为自以为掌控张青一切的龙玉峰,甚至都不知道张青隐藏起来的肉身修为的强度!

如张青这样的未入门修行级别的肉体修为,不施展出来,是无法断定高低的。

‘那个女的’……张青暗叹一口气,那个看不到具体容貌轻纱遮面的少女,却不知这个少女为何下手这般狠辣。

张青二人回到小屋中后,张选金又闲不住最的啰嗦闲谈了一阵今天出现了面遮轻纱少女一行人,与明天入门圣礼修行等事。

当张选金沉沉睡去时。

张青却仍然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毫无睡意。

……

次日朝阳初升,昨晚一夜无事。

荆山药行的学徒们就早早的起来了。

因为种种原因,荆山药行总部不在荆陵县城之内,而是在县城外,是依青荆山而建的大山庄。

张青等学徒在一名执事的带领下,通过数层关卡,来到药行庄园内院连接青荆山的一处岩壁前。

由执事打开暗门后,张青等人第一次进入荆山药行庄园连体的山腹之中。

这里才是真正的暗朝堂口密地!

山腹内的通道被奇异的发光石照亮,不昏暗,但是静悄悄的。

张青等人的脚步声,就是此时山腹通道内唯一的响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