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9:11:33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
最牛系统之都市全能学生
作者:胯下有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意外获得系统,消失了两年,两年时间里他在玄幻世界成为了王者,玄幻世界第一人!只要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如今归来,夏逸要制霸都市,成为全能王者,无敌万界!系统在手,学富五车。系统在手,医术超凡。系统在手,打遍天下无敌手!!!却看夏逸怎么横行都市,玩转于都市之间,一手遮天下,开辟新的纪元和规则......(新人新书,求各位大大多多支持,大力求收藏,喜与不喜都欢迎你们来吐槽,围攻!嘎嘎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千如墨点了点头,旋即对云一道:“时候不早了,明早还得赶路,该歇息了,不过,这血腥味如此之重,云一,你若是能把那边三具尸体弄走,我就给你减掉一颗鸡蛋的惩罚。”

云一眼前一亮,风风火火地起身想办法去了。

水寒烟瞥了忙着抛尸的云一,眼珠转了转,问千如墨:“千公子,那个赶车的,咳……云一为何对吃鸡蛋如此惧怕?”

千如墨凤眸一弯道:“水姑娘有所不知,云一幼时身子弱,而他母亲为了给他补身子,每日早晚都逼着他喝生鸡蛋,如此喝了好些年,是以,鸡蛋便成了他的噩梦!”

水寒烟借着面纱的遮掩,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在这沉寂的夜里,传出老远。

然而就在离月老庙不远的树林里,静立着两道身影,连水寒烟来时都不曾察觉这二人的存在,显然隐匿功夫十分高明。

夜风拂过,叶片沙沙作响,残月映照下,两人均是身着黑色斗篷,区别在于,一人面上戴着金色笑脸面具,一人戴着白色无常鬼面具。

约一刻钟后,二人身后无声无息的多出一道黑影,黑影来到金色笑脸面具跟前。单膝跪下禀告:“暗主,属下派去的那三个人,死了!”嗓音尖细,一听就是女子。

金色笑脸面具也就是——暗主语气平静道:“罢了,不过是三个刚入阁的喽啰,送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黑影抬起头来,这才看清,黑影戴的是黑无常鬼面具,此时正懊恼请罪:“暗主,属下无能,未能招收到堪当重任之人入阁!那些新入阁的大多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屡次坏了暗主的计划,属下有罪,求暗主责罚!”

白无常面具也跟着跪下,声音柔婉动人地道:“暗主,先前属下险些将人追丢了,同样有罪,肯请暗主责罚!”听声音同样是名女子。

暗主忽而轻笑出声:“黑灵、白灵,你二人可是本座最得力,也是最倚重的亲信,本座哪里舍得罚你们。”

黑灵、白灵互看一眼,异口同声道:“属下等愿为暗主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暗主的眸色暗沉,抬手示意二人起身,二人起身侯在一旁,随即黑灵把她方才所见所闻都告诉了暗主。

暗主沉吟良久,声音冰冷无比的道:“你是说,那红衣女子打算与千如墨同行?”

“正是!”黑灵顿了顿又道:“暗主,当日得知千如墨路过宁安城时,属下便派人故意放出风声,透露给那宁安知县的儿子朱靖,本以为那朱靖喜好男色,又是官家之子,再废物也能给千如墨制造点麻烦,没想到,那红衣女子多管闲事,出手杀了朱靖,给千如墨解了围!”

这时白灵接口道:“暗主,不仅如此,属下前天夜里,派人在官道上伏杀千如墨,没想到千如墨还是逃脱了,后来,属下的人查到,千如墨是被那女子救了,那女子名叫水寒烟,不过,身份来历尚未查明!”

暗主眸色发寒,语气愈发森然:“千如墨武功深不可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之所以让你们派人暗杀他,不过是想制造些麻烦,拖延他进京的时间。”

暗主话到此处顿了顿,负在背后的右手缓缓握紧,眼里迸射出不甘的情绪,咬牙阴笑道:“那老东西好不容易放下戒备,安心养病,千如墨不在京城,暗阁才能悄然崛起,现下最缺的不单是人手,更是时间!”

树林里偶有几声虫鸣,黑灵、白灵大气也不敢喘,屏气凝息的像两根木头。她二人比谁都明白,暗主的笑,不一定是真笑,暗主的话,更不一定是真话。

回想当初,暗主那般宠爱红灵,时常让红灵暖床,红灵不过是趁半夜里,想窥视暗主面具下的容貌一眼,就被暗主生生挖了眼珠,扔进了五毒窟喂五毒。

又比如青灵,不过是替红灵求了下情,就被暗主一脚踢死了…………

黑灵、白灵互看一眼,皆背脊发寒,不敢再回想下去了。

恰好这时,暗主轻笑道:“本座现下……已有了一个对付千如墨的绝佳计策,此计若成,到时候,无需本座出手,也能让千如墨——不、得、好、死!”

黑灵、白灵连忙躬身齐声道:“暗主英明,定能达成所愿!”

暗主点了点头:“嗯!走吧!”

旋即三道黑影在林间闪过,眨眼便不见了踪影,树叶晃了晃又恢复平静。

片刻后,左后方一棵古树后面,缓缓走出个挺拔的紫影,正是千如墨!

千如墨来到暗主三人方才所处的位置,负手而立,昂首望着被流云掩藏的残月,眉心轻蹙,喃喃自语道:“那暗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几时冒出来这么个敌人的?”

这时,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响起,千如墨头也没回道:“你怎么来了?”

果然,人影一闪。云一便出现在千如墨背后,单膝跪地道:“公子,属下仔细查探过那三具尸体,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千如墨眉毛一扬道:“唔!无妨,我方才打探到一点东西,云一,你吩咐下去,让楼里人好好查查‘暗主’是谁,还有,几日未曾收到京城传来的消息,可知是何缘故?”

云一点了点头答:“公子,属下怀疑,楼里出了内鬼,属下七日前传递给京城的消息,到现在都没有回复,不仅如此,属下信里提到少楼主即将返京,便是从那日起,这一路上伏击不断。”

千如墨眯了眯眼道:“怕只怕不只伏杀这么简单,云一,若明日还未收到消息,便不用再往京城传信了。”

“属下遵命!”云一领命后,犹豫地问:“公子,那水寒烟……”

“你派去的人查不出她的来历,这更加说明,她极有可能与我们所寻之人有关,姑且就近摸清楚她的底细,再做打算。”千如墨揉了揉眉心接着道:“适才察觉庙外窥探之人离开,我便借口人有三急,趁机一路追踪至此,出来太久,容易露马脚,回吧!”

云一:“是!”

旋即二人一同离开树林。

回到破庙时,火堆里的柴禾快要燃尽了,就剩一小簇火苗明明灭灭的在跳跃,水寒烟早就歪靠在翻倒的案桌旁,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云一转身出去寻柴草。千如墨则眸色深沉,盯着熟睡的水寒烟,一声不吭地瞧了良久,随后褪下自己的外衫,脚步轻缓地走了过去,小心地将手上的外衫无声地为水寒烟披上,便在一旁寻了个地儿,阖目睡下了。

这时,本该熟睡的水寒烟,面纱下的唇角却悄悄上扬了几分。

一夜安然无事。

春寒乍暖,绿意阑珊,很快天明了。白珍珠闲适地在不远处啃着青青嫩草,偶尔打个响鼻,抒发内心的欢愉。

庙内三人也都醒得极早,各自拾掇一番后,

水寒烟打开自己的小包袱,把昨日在定安城备下的干粮分了一半给千如墨主仆。

倒不是水寒烟有多大方,她也不过是怕大金主饿死了,没人付她那黄金五千两!

虽然水寒烟有白珍珠,但没有马车,三人只得一边闲话一边赶路,就当是春闲出游,欣赏沿途风景了。

如此行了大半日,三人一马在路边的一个小茶棚歇脚,这茶棚是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所开,面积虽然不大,胜在干净整洁。

茶棚里散坐着六个茶客,四人单坐,余下两人同桌,现下正热火朝天的聊着什么。

两人同桌中,一胖一瘦,胖茶客一身土黄色布衣,瘦茶客则身着灰色长衫。

只听那瘦茶客神神秘秘地问胖茶客:“昨日我一堂兄同我闲聊时提及,这几日江湖上在传扬一件大事儿,杨兄可曾听说?”

茶客杨一脸好奇地问:“何事?不瞒张兄,日前一连七八日都在家中养病,不曾出门,今日觉着身上大好了些,这才出来走动走动,松快松快这身懒骨头,怕是错过不少传闻趣事,张兄快些说道说道!”

茶客张慢悠悠呷了一口茶,吊足了旁听人的胃口,这才绘声绘色地道:“杨兄年前才去过宁安县访友,应当知晓宁安县的知县大老爷朱明春吧?”

茶客杨微微颔首道:“自然是知晓的,说起来,这朱知县在宁安城,可谓是只手遮天好不威风!”

话到此处,又刻意压低声音道:“说句大不敬的话,称其为土皇帝,一点也不为过,尤其是他那个儿子,欺男霸女,臭名远扬,据我那友人所述,定安城的百姓大多敢怒不敢言,只能忍着任其猖獗。张兄为何会突然提起他来?”

茶客张忽而一拍大腿畅笑了起来道:“好好好,太好了!”

茶客杨赶紧扯了扯茶客张的衣袖道:“张兄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发笑?”

茶客张好不容易止住笑声道:“杨兄有所不知,那朱知县一家,哦~不~应当说朱知县全族,前几日遭了报应,被不知名的江湖人士给灭了个干干净净!那可是全族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