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6:11:11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
作者:宁静夜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可以下手了。下一本接档文《继母撂挑子了》前世,白梧桐性格懦弱,误信歹人之言,弄得名裂身死,后做了多年的鬼,悟了,人就是不能太善良,否则谁都想踩上一脚,更何况她靠着大树好乘凉,有皇后姨母,王爷表哥,在京都横着走都尚可。某日,白梧桐掐着一算,眉头紧锁:不好,大树要倒啊。闻晏从轮椅上走下来,揽着白梧桐的腰:有我在,他们倒不了。上一世你做鬼陪我多年,这一世必定还你一世安康顺遂。男主版文案:闻晏中举,遭生父陷害,双腿残废,药石无医,母亲软弱,双胎弟弟痴傻。生父狠心将闻晏赶出家门,路上善举,掩埋

李寒清万万想不到,这一次,邀他决战的,竟是个姑娘。

南阳城外的小山坡上,穆夕穿着一袭紫衣,脸上蒙了块黑纱。

李寒清掏出那封信,问道:“姑娘,这信是你送到我家中去的?”目光中透着难以置信。

穆夕微一低头,道:“是!”

李寒清笑了,仰天大笑。他摇着头道:“想不到,万万想不到!”

穆夕问道:“想不到邀你决战的是个姑娘?”

李寒清也道:“是!”

“姑娘又怎么了?”穆夕低垂了眼睑,道:“难道李先生竟会瞧不起姑娘?”

“当然不是!”李寒清急忙否认,他家女儿,他视作掌上明珠,又如何会瞧不起姑娘。他又道:“只是,从不曾有姑娘来找我决战。”

穆夕又问:“姑娘就不该习武么?就不配做天下第一么?”

“天下第一?好大的口气!”李寒清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姑娘,我劝你早些回家。这封信,我就当从未收过。”那封信平躺在李寒清右手掌心,他微一用力,信封和信纸一齐碎了。

穆夕目光一寒,反手握剑,抽了出鞘。她的意思很明显,她绝不会走。

看到穆夕手中那柄剑,李寒清扬起手中宝刀,问道:“你可知我这口刀的来历?”

穆夕道:“是荆轲刺秦王时所携的寒月刃。”

李寒清道:“姑娘好见识。”

穆夕道:“李先生也该清楚,晋楚之战时,大夏龙雀败给了湛卢。”

李寒清微一颔首。

穆夕又道:“论霸道,寒月比不过大夏龙雀。可即便是大夏龙雀也胜不了名剑。”

“强词夺理!”李寒清直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寒月刃若非是被荆轲握在手里,是胜得过大夏龙雀的。”

穆夕笑了,道:“所以兵器的好坏很多时候不在于兵器本身,而在于使用兵器那个人。”

李寒清神色一怔,只觉得这姑娘嘴皮子了得,见解也不俗。他的目光温和下来,道:“你非要与我比试不可?也许,你会死。”

穆夕道:“李先生是在为我可惜?你放心,我不会死。”

李寒清摇着头道:“你太年轻了。”

穆夕却道:“先生难道不曾听过长江后浪推前浪么?”

李寒清紧紧握住刀把,抽了出鞘,寒光一闪即逝,道:“既是如此,出招罢!”

穆夕的剑法很快,剑光时不时会晃着李寒清的眼睛。李寒清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姑娘会这样自信,她的确有资格自信。这样快的剑招,一般人抵挡不了。就像古树遇到龙卷风,那古树即便活了千年,也免不了要被刚刚生成的龙卷风连根拔起。也许,今日这劫,他在所难逃。

李寒清暗暗加了力道,刀本就以霸道著称,比起剑来,的确不够仁义。可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刀是最适合的兵器。

寒月刃刀身青光流转,穆夕停下招式,不由赞道:“果然是口好刀!”

李寒清阖上双眼。

穆夕淡淡笑着。

李寒清一跃而起,双手握紧刀把,竖起寒月刃,劈了下去,一道又一道青光逼将过去。

穆夕仍旧站在原地,刀光几乎已拢住她全身。可是,百密仍旧有一疏,她瞧准了缝隙,一剑刺了出去,直刺进李寒清的小腹。这场刀剑大战终于停歇。

穆夕托着李寒清的背脊落在地上,扶着他靠着古树坐下,那柄剑还插在他的小腹里,他的衣裳已被鲜血染红。

李寒清的嘴唇有些泛白,他说:“姑娘,好厉害的剑招!”

穆夕右手仍握着剑柄,她知道,若是抽将出来,他立时就会死。

李寒清道:“你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不难了。”

穆夕的右手有些颤,她知道,今日这一战,她若不死,李寒清必会死在她剑下。现在,李寒清已奄奄一息,她竟有些不忍。

李寒清又道:“想做天下第一,不可妇人之仁啊。”

“我没有!”穆夕急忙否认,可她自己却也清楚,她的心,有些乱。

李寒清咳了两声,寒月刃仍被他握在手里,此刻,刀身已平躺在地。他微低下头,看着寒月刃,就像看着他的老友,他说:“姑娘,我知道,你轻功极好。能否劳烦你,将这口刀送回我府上,送到我夫人手里?”

穆夕轻轻颔首。

李寒清笑了,阖上双眼,道:“拔剑罢!你剑法之快,本可不沾血的。”

穆夕右手紧紧握住剑柄,握的指尖已微微泛白。她狠了狠心,猛的将剑身抽将出来,还入剑鞘,随后俯身捡起那口刀,不再看李寒清一眼。

穆夕的背影很坚定。

李寒清说的不错,许多事,只需要迈出第一步,接下去的路,便好走很多。选择,是人这一生中最难做却也不得不做的事。

李寒清的身上静静躺着一朵花,一朵盛放的木槿花。

客栈里,穆夕要了一壶酒,陈年老酒。这世上并非只有男人可以习武,自然也并非只有男人才可以喝好酒。穆夕喜欢喝酒,而且十分讲究。

她轻轻摸着寒月刃,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传言,刀生就带有魔性,也许,这口刀的主人注定了会死在最后一战中。荆轲如此,李寒清也是如此。

穆夕突然感到有些冷,双臂环抱,双手摩挲着大臂。好久才缓过神来。

她拎起酒壶,斟满了手边银杯,一饮而尽。

当今武林,李寒清的刀法是最霸道的。战胜了他,等于战胜了武林中所有刀客。可是,她一点兴奋的感觉也没有,甚至不曾感到高兴。她居然有些伤感,为李寒清的死而感到悲伤。也许,她该再冷血一些的。李寒清说的不错,要做天下第一,决不能妇人之仁。

穆夕喝干了那壶酒,她希望她会醉,可惜没有。开酒馆的老板酒量真的很好。她又想起了吕天一,便也想起她杀了他未过门的妻子的父亲。

她苦涩一笑,换好睡袍躺在床上。她和吕天一,是注定做不成朋友的。睡意袭来,她阖上双眼。待她睡饱之后醒来,便可将寒月刃悄悄送还到李夫人手上,然后打道回府,继续开她的小酒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