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同桌,我宣你!找所长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5:05:47
同桌,我宣你!
同桌,我宣你!
作者:芋小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向来原则是“无事一身轻”的邢默上了大学后却一反常态,只因为她碰到了一个糊里糊涂的同桌,什么记错教室啊,迟到啊,都是这个同桌的日常操作。情浅至深,邢默发现她对同桌的这些关怀竟然是出于自己的初恋!面对如此渣的自己,邢默又做出了一个渣到不能再渣的决定:逃避!这个愚蠢的决定直接导致了后来和鹿曈谈论起到底是谁追的谁时,自己成为了被追的那一个,真是作为攻的一大败笔!片段一邢默:送我苹果是想感谢我吗?鹿曈:嗯,谢谢同桌的笔记。邢默:那为什么别人也有?鹿曈:……片段二鹿曈:说清楚!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邢默:…

诸葛所长给我打电话讲述的了事情的经过,他说有必要将胡荽来所里诉求的情况向你转告,希望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我说有话请你直接讲,不要让我猜你们的意思,所长就直接说:

胡荽讲述了所有的理由都被干警一一地驳回了,胡荽只得无奈何地提出要求:“我能不能要回我提交的证据。”

“对不起,不得在所里保管一段时间。”干警回答。

“我将纸条复印一下,给脚镯拍一张照片,我想留存。”

“你留存这些东西是没有用的,只能给你增添烦恼。”

“我已经烦恼了,我不怕烦恼的。”胡荽说:“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不逮捕黄常山,如果有一天他逃跑了,我找谁去呢?”“你说字条是黄常山写的,他还没有承认,你说脚镯是他送到你家窗台上的,他也没有承认,假如这一切是别人干的呢?你也没有亲眼目睹他黄常山当场写这个字条,也没有亲手抓住他送脚镯,所以我们现在不能证明你孩子是他偷的,请你先回去,等待我们的调查结果。”

胡荽干脆住在派出所不走了,干警吃什么她也吃什么,干警睡觉了,她就在镇上的小旅馆住下,第二天照常到所里上班似的等候结果。

这可急坏了所长,所长对我再次打电话说:“是不是黄常山偷了小孩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如果是你亲生的话一切都好说,顶多就是我们或者大家认为她胡荽可能因为孩子想疯了,做出一切实际的疯狂举动,我们劝她回家,如果有一个万分之一,我们就不好交待了,你知道我们是执法机关,讲的是公平正义注重的是人证物证,我们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所长每次在电话里客客气气的,像是与我一起商量着这事还设身处地地为我着想,这一点让我有些接受不了,特别是所长交不找黄常山而找我这使得我男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家里坐也不是,在院子里站也不行,惶惶不可终日。

所长问:“胡荽,你记得那天种麦子时候的情景吗?”

胡荽低头不语,许久才抬头反问所长:“你这是随便聊聊呢还是做询问笔录?”

“随便聊聊。我也想知道事情的经过,我们便于作出正确的判断。”

“那天,秋高气爽,大家都在种麦,我家里男人死了,我也没有钱请劳力,我叔父答应帮我种麦,但是得等他家种完后再帮我,我于是便请人犁地了,请人地了,整好了一切,我想这种麦子是一个轻巧的活,也不需要出多大的血气,我便背了孩子,提了种子,到自家的责任田里,孩子很听话,没哭,我每隔一个时辰去喂一次奶,然后将她放在田沟的枯草上,我抬头就可以看到她在小被褥里玩。种着,种着,突然有人喊‘狼叼小孩啦!’‘狼叼小孩啦!’我猛然抬头一看,我的天啊,我孩子不见了,你说邪门不?就一眨眼睛的工夫啊,朝天喊了一声‘我的孩子!’我就昏倒了,不省人事,等我醒来后,乡亲们围拢过来已经是好久了,我一睁眼就回‘我的孩子呢?’有人回答‘还问孩子呢,狼叼去了。’我又昏迷过去了。”

“‘狼来了。’这句话是谁先喊的呢?是谁先看到狼的呢?是什么样子的狼?”

“事后,我也问过无数的的人,都莫衷一是,有人说是一只白色的狼,有人说是花狼,至于是谁第一个看到狼,是谁第一个先喊话,人人都不知道了。”

“这事有些蹊跷啊!我也左右为难啊,你一口咬定是黄常山干的,据我们的调查,黄常山这个人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好人,知书达理,人之楷模,我们不相信他会去偷你家的孩子,他与你居住地相距百里,也不知道你家里生了小孩子,怎么也扯不上,如果按照你的要求,抓了他,万一我们将来抓错了,我岂不要背上一个渎职侵权罪呢?你要求做亲子鉴定,我们也与他商量过,万一鉴定结果认定是他的孩子,我们岂不要坐上被告席呢,再说我一个深深的派出所拉一个不相干的人做亲子鉴定,这合法吗?你也理解一下我们吧,我更理解你痛失孩子后做母亲的心情。”所长安慰胡荽,拉起了家常:“如果是黄常山真的偷了你家的孩子的话,他肯定会藏得深深的,怎么会给你送纸条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有谁是这么一个愚蠢的人呢?甚至这脚镯则更不能作为证据,因为它本来就带在你家孩子的身上,万一掉在你家里之后你自己发现的,对我们谎称说是有人送给你家窗台上的呢,所以,都不符合逻辑。”

“我的孩子,我望一眼,就知道,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呼一吸,我都体会得到,那就是我的女儿,没有错的,如果有错,我宁愿去死,去承担任何的后果。”

所长向乡领导汇报了,领导采取迂回的办法,转交司法所来处理,司法所里的领导让常山去了一趟,出发前我一一地指点了黄常山,我告诉他如此这般这般地说话,一定能逃避过去,他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了,果然不出所料,我们顺利地过关了。司法所的领导也认为胡荽所提的诉求没有任何证据,属于无事生非,不予受理。

胡荽找到山上,我们不让她进门,她就指着我们的院子破口大骂:“常山,如果你不交出孩子,我一定要将你告上法庭的,让你将牢底坐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