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直播:细思极恐推理师在线阅读第七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6:57:30
直播:细思极恐推理师
直播:细思极恐推理师
作者:推理师小白
来源:飞卢小说网
“保安到大厦14楼巡查,昏暗的灯光下,突然一个红衣女人出现,面无表情直勾勾地看着他……”“前一天晚上,保洁员将大厦打扫的一干二净,可第二天在早上,大厦的走廊里一地的烟头和长发……”“为什么原本光秃秃的大厦,现在门前又是放镇宅狮子,又是立旗杆的?有人说,见过石狮子流眼泪!”已经吓得换了三条胖次的女粉丝,“这个大厦在哪里?”胆大无比的粉丝已经吓哭,“呜呜,我以后再也不吹牛说自己胆大了!”各大医院,“求魏大不要再直播了!医院和精神病院都人满为患了!”这个世界,鬼怪横行,恐怖如斯。魏央穿越而来,凭恐怖直

小谢披着斗篷美滋滋的出了陆府,就瞧见陆府外多了一辆马车。

“郡主那不是……”莺歌心头惊了一下,那马车是王瑞林刚刚乘坐的啊。

小谢握了一下她的手打断她,当做没看见一般的道:“好冷呀,快上车回去吧。”扶着莺歌视若无睹的就放自己那辆马车里钻。

“夫人。”王瑞林先耐不住的叫住她,掀开了车帘露出一张阴沉沉的脸。

“哎呀?夫君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回府去了吗?”小谢故作惊讶的问道。

就见王瑞林气憋着脸还对她伸出手的道:“上车吧夫人。”他可不想在这里丢人现眼。

莺歌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心虚,小谢却毫不心虚的笑吟吟过去扶着王瑞林的手就上了马车。

王瑞林故意支开莺歌上另一辆马车,吩咐车夫回府。

马车辘辘的行驶在落满薄雪的道路上,王瑞林一直看着小谢,她却不正眼瞧他一下,只是单手撑着额头瞧被风吹动的车帘,她的斗篷变成了黑色的……

“夫人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王瑞林终于忍不住的先开了口。

小谢扭头无辜的看他眨了眨眼,“解释?夫君想让我解释什么?”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想让你解释什么?夫人深夜去陆府,出来连衣服都换了,你说我想让你解释什么!”王瑞林火气几乎要压不住了。

小谢却撇撇嘴道:“怎么又来了,昨个儿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我们互不相干。”

王瑞林身子一倾瞬间将小谢按撞在了身后的车角里,“互不相干?谢婉仪你既然不愿和离就依旧是我夫人!你当着我的面与别的男人有|染真以为我不敢拿你进祠堂吗!”

“你有证据吗?陆远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前去答谢他你就要给我安上偷|男人的污名?没有证据你拿我进祠堂试试,我谢婉仪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小谢被撞的蹙紧了细眉,动了动被他抓着的肩膀,“你弄疼我了。”

那细微的表情与语气落在王瑞林眼里撒娇一般,那么近的距离他闻得到谢婉仪身上的香,他从未见过谢婉仪这番神态,在他印象里谢婉仪不是闷不吭声就是愁眉苦脸,要不然就是紧张的求他晚上留下来。

“等你真抓奸在床了再来指责我吧。”小谢对他挑眉笑笑,甩开了他的手,理了理自己的发道:“别以为天下人都和你与王佩茹一般不知礼义廉耻。”

王瑞林被堵的哑口无言,他怎么从来不知谢婉仪如此能说会道了。

等到了府上,小谢先一步下了马车,听着王瑞林走在她身后,到了庭院里回头对他笑道:“这还是夫君第一次接我回王家,多谢了。”说完转身离开。

王瑞林站在那院中望着她纤细的背影竟生出一丝丝赧颜的愧意,但那愧意刚起他就立刻压了下去,是她当年是仗着父亲拆散了他与佩茹,这一切皆是因她咎由自取。

“少爷。”王佩茹的贴身小丫鬟瞧见了这一切恨恨的瞪了一眼小谢快步走过来急道:“少爷可算回来了,快去瞧瞧小姐吧,她今日吐了一天,不吃不喝的一直在等您。”

王瑞林一听急忙就望王佩茹那边赶去。

小谢听见了也不回头,王家今日闹成这样,王佩茹肯定不安宁了一天,晚上王瑞林还去接她接了这么久,可不是急坏了吗?

她一想到王佩茹多么焦急的等着王瑞林去看她心里就痛快,当初谢婉仪可就是这么日日夜夜的等着她的夫君回来看她一眼。

等回了房,她把带回来的下人都安置好,舒舒服服的上床睡觉,打开任务界面看了看,女配怨气值百分之四十五,幸福值居然多了百分之十。

她将蛋抱了出来咂舌道:“这女配对幸福的要求也太低了,男主接她回府就能感受到幸福了?”

系统:“数据显示,女配第一次在男主这里得到了重视。”

“那还不是因为男主怕自己带绿帽子。”小谢嗤之以鼻,“女配真可怜,得好好让她感受一下被男人疼爱的幸福感,无论是□□还是灵魂。”陆远那身材睡起了一定非常愉悦。

系统:“宿主……请稍微自重。”

那黑蛋拱开她的手又往她怀里贴了贴,嫌不暖和直往她衣襟里钻,贴到她肌肤时整个蛋哆嗦了一下。

系统:“……”

小谢已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好奇怪,她一抱着蛋就困……

=======================

她身子裹在云里飘飘荡荡的落了地,风一吹那云就散开,她冷的打了个哆嗦就睁开了眼——

满目的积雪,面前一座残破的狐仙庙。

小谢愣了住,怎么回事?她又做了之前一模一样的梦???

可不对,她忙看自己怀里,她披着父亲新给的黑色狐绒斗篷,抱着一个大包裹,包裹沉甸甸的摸起来好像是一些棉衣鞋子,斗篷低下还背着箭囊和箭,手中提着一只兔子,在她一恍神间蹬腿从她手掌里逃脱,一瘸一拐就跑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不是之前的梦?那小孩儿还在吗?

她一头雾水的抱着包裹进了狐仙庙,刚想开口,“小……”

忽然角落里跳出一团白毛球一把就抱住了她,又轻又瘦的挤在她怀里吓了她一跳,低头对上了一双好看的凤眼,琥珀色的眼睛。

是那小孩儿,他身上还披着她之前给他裹上的白狐绒斗篷,有些长的托在了地上。

小谢以她丰富的快穿经验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梦特喵的是第二集啊!和之前那个是连贯的,现在这个剧情应该是她救了小孩儿,去给他带了衣服鞋子过来!还给他打了只兔子?难不成这是让她梦中攻略哪个男主吗??

果然,包裹打开都是一些比较适合小孩儿的尺寸,就裤子和衣服袖子长了些。

小谢背过身去让那小孩儿去换,见他换好过来像个唱大戏的,不由笑了,不管原因了,先攻略再说,“一时没找到你的尺寸,你就先将就着,等过几日我给你做新的。”她过去蹲下身温柔的替他去挽过长的裤腿。

小孩儿受宠若惊的退了一步,手足无措的忙低头去自己挽,笨拙又粗鲁。

“我来吧。”小谢伸手将他拉了回来,温柔的替他挽袖子,瞧见他手上胳膊上全是冻疮,心疼的蹙眉道:“疼不疼?明日我再带些药来,你乖乖别碰它。”

小孩儿望着她,她的脸好白,睫毛好长,仙女一定就长她这样。

“暖和些了吗?”小谢抬起眼来问他,撞上他的眼睛他立马撇开了头,脸红的直烧到耳朵根。

哎呀呀,这是让她玩养成小狼狗呀?

小谢正思索着这是什么展开,就听到小孩儿肚子里传来一阵嘹亮的叫声,他脸立刻就更红了,死低着脑袋不敢看小谢。

“你饿了吧?”小谢也不知道这梦里小孩儿有没有吃东西,忙转身去自己带来的包裹里找,却什么吃的也没找到,“我忘了带吃的来……”忽然想起她背着箭囊和弓箭,想来是她打了野味来所以没带吃的,便起身道:“没关系,你在庙里等我,我去给你打只兔子来补补身子。”

她说的轻巧,令小孩儿惊讶的睁圆了眼睛看她。

“你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了。”小谢摸了摸他的头,从身上取下了弓箭在手里掂了掂,她好歹快穿过这么多次,技能点早点满了,“不要乱跑。”

小谢拎着弓就出了破庙,刚走几步就听见紧跟在身后的脚步声,回头就瞧见那小孩儿裹着厚重的斗篷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太冷了,你回去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他却站在那雪地里不走也不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谢。

不会说话还是……听不懂她的话?

小谢与他对视了一会儿,转过头又走了一步,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立刻回头,那小孩儿就停在了她眼前,险些和她撞个正着的往后退了半步,陷在积雪里“扑”的一声摔坐在雪地里。

小谢站在那里忍俊不止,“你是不会说话?还是是个傻子啊?听不懂我说话?”她伸手去拉他。

他坐在雪地里望着她,嘴唇微动艰难又生涩的吐出几个字,“不是……傻子。”他慢慢的伸手握住了小谢的手,可真暖真软啊,让人舍不得放开。

“哦?听上去是嗓子坏了?”小谢拉他站起来,想抽回手却被他攥得紧。

他点了点了,却还是不松手,艰涩的道:“不要……丢下我。”

小谢愣了一下,慢慢的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指对他笑道:“我不会丢下你的,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就一起去。”

他抬起头来看住了小谢,她说不会丢下他。

“小傻子。”小谢笑着拉他往前走,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可不就是女主捡到忠犬男主吗!怎么可能丢下男主!

她全然不知那小傻子望着她望着她,连眨眼都舍不得,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他握的太紧了,小谢手掌里出了一手的汗,好容易在雪地里看见一只灰色的兔子赶忙甩开他的手道:“在这里等我别过来惊动兔子!”

小谢提着弓就猫腰朝灰兔子靠近了几步,见兔子耳朵一动她在一瞬间起身开弓搭箭——

那大雪之中,他只见她满头白雪黑色的斗篷在一片白茫茫中衬得她要化掉一般,她右手握弓,左手拉弦,微微眯上一只眼睛瞄准兔子“嗡”的一声松开了手指,那羽箭破开风雪而去,一击毙命。

那只兔子应声倒在雪地里,她在大雪里回过头来冲他扬弓笑道:“我很厉害对不对?”是神采飞扬的得意,像冬日里明媚的骄阳。

“今天你有口福了。”她笑盈盈的摇着弓去捡兔子,却在离兔子两步的距离忽然惨叫了一声,摔进雪地里。

“狐仙……娘娘!”他撒腿就要冲过去。

只听她喊:“别过来!有捕兽夹!草他娘……”

骂声没落,眼前就有人扑了过来,她右腿被捕兽夹夹住了,如今已经开始渗血,混着白雪触目惊心的一片。

小谢疼的呲牙道:“不是说了别过来吗?你怎么……”一双满是冻疮的手忽然抓住了她脚上的捕兽夹,拼了命的要给她掰开,她忙道:“上面有倒刺,你别碰……”

那手却已经被倒刺划破,血从他手掌里渗出来,他却仍然不松手咬着牙硬掰,只掰的手掌上青筋跳起,冻伤的创口都裂了开。

小谢吓了一跳,忙去拉他,却听“咔吧”一声,他居然生生的将捕兽夹给掰断了,那铁圈陷在他的手掌里,他甩了一下才甩掉,满地的鲜血……

他却跪在雪地里捧起她受伤的脚,喉头打颤的问她,“疼……不疼?”

小谢低头看到他哭了,眼泪死噙在眼眶里,忽然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

“你干嘛!”小谢吓的忙拉住他的手,只感觉他颤的厉害。

“我不好……”他低头不想哭,却止不住眼泪,“我害你受伤……害你疼……”

他像个自责的小孩儿。

小谢心软的捧起他的脸对他笑道:“我不疼,我是狐仙,狐仙是不怕疼的。”

他泪眼汪汪的望着她,“真……真的?”

“假的。”小谢揉了揉他的脸蹙眉道:“疼死了,还不扶我回去,别忘了那只兔子。”

他手忙脚乱的扶着小谢起来,又忙蹲下身去背小谢,“我背。”

“你背的动吗?”小谢看他那小身板不敢往上趴。

他却执意又道:“我背。”

小谢只好慢慢趴上去,感觉他颤巍巍的背起了他,艰难却又稳稳的往前走,死也不撒手。

小谢趴在他的背上,看他红透了的脸,瞧见他右耳垂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还……疼吗狐仙娘……”他憋出一句话来问她。

“叫姐姐。”小谢摸了摸他的小黑痣,看着他耳朵烧红起来,笑道:“我可没有那么老。”

他颤巍巍的走着,感觉浑身燥热,喉头动了动,“姐姐……”

“真乖。”小谢捏了捏他的脸。

他颤的险些走不稳,“你……姐姐是狐仙吗?”

“你猜。”小谢道。

他抱紧小谢,一脚一脚的踩过积雪,开口道:“神仙才不会救我……菩萨也不会,人也不会……”

小谢歪头看他,“但我会,就算满天神佛不救你,天下众人不救你,我也会救你。”

他在那大雪里僵住了脚步。

小谢抱紧了他的脖子,“姐姐救你。”

感动吧男主!被攻略吧男主!

小谢一激动从那梦中惊醒了过来,窗外天光已亮,怀里的蛋热乎乎的贴着她的肌肤,她低头看着蛋懵了一会儿,猛地翻身坐起,这梦一定和这蛋有关系!

她想起她两次做梦都是因为抱着蛋睡才做得梦,昨个儿她在王爷府睡着了没抱蛋就没做梦!

她点开任务界面看到孵蛋的进度条赫然已经是——魂蛋孵化\30.

“系统你出来解释一下。”小谢抱起蛋直勾勾的盯着蛋,“难道……梦里那小孩儿在这蛋里??那小孩儿就是你说我要攻略的目标人物???”

系统回答道:“是的宿主,魂蛋是空间储长器,那里面储藏着目标人物所在的时空,宿主每次与魂蛋肌肤相触入眠即刻进入那个时空,去攻略目标人物。”

“我日……你个系统,为什么早不告诉我?”小谢感觉自己被套路了,“要是第一次进入时空我当成做梦没有救目标人物,是不是就算我任务失败了?啊!”

“是的宿主。”系统如实作答,“没有告知您,是因为这些信息是刚刚解锁,之前并未解锁,我也不知道。还有,请称呼我神使。”

“垃圾系统!”小谢心有余悸,“得亏我有女主圣母意识,差点就被你坑死了。”

系统:“宿主不亏是攻略之神,经验丰富。”

“垃圾系统。”小谢把黑蛋好好的隐藏起来,梳洗起床后,命莺歌把父亲给的那些补品挑了几份给老太太请安时带了过去。

莺歌本是不满,王家没一个好东西,干嘛还给他们送东西。

小谢笑笑道:“不过是为了气气王氏。”

果然,她只给老太太送了补品,还亲亲热热的与老太太吃了早饭,连安都没去给王氏请,将王氏气的在房中骂了好一会儿,却不敢再去老太太那里说她的不是,如今她就像是王家的活祖宗!不过是仗着父亲的权势,等她父亲归了西看她还有谁撑腰!

小谢在老太太那里吃过早饭又回到房里闲着无聊,索性挑了几块上好的料子和裘皮亲自带着去给王佩茹送去。

还没到王佩茹门口就听下人偷偷与她说,陆远陆大人来了,来拜会佩茹小姐,正在佩茹小姐院儿里呢。

小谢立刻来劲儿了,对系统道:“开启窃听外挂。”

她倒是要看看男二为什么对女主死心塌地,就算女主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想接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