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老爸给我三百万第2章在线阅读

来源:黑岩网 2021/5/5 3:29:55
老爸给我三百万
老爸给我三百万
作者:烽火之战
来源:黑岩网
过了十八年的苦日子,突然有一天,老爸打电话告诉我,其实我是隐形的富二代。并且卡里多了三百万。有了钱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花?只能求助各位,在线等,挺急的……正常更新时间,一般在下午六点和晚上八点

此话一出,沈念娇立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美眸,水汪汪的瞳孔中倒映着太子坚毅的面容,她几乎是想相信的,可沈念娇自知她如今的身份今非昔比,能出教坊司都是侥幸,谈何被太子迎娶?

“太子殿下别诓我了,求你看在念娇往日谨小慎微的份上,赐我一死,我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

沈念娇泪如雨下,面色苍白如纸,说着就要给太子跪下。

萧景厉沉了脸色,紧紧捏着沈念娇的皓腕,分毫不让:“孤说娶你就是娶你!难道你不相信孤?”

沈念娇心里发怵,腿脚都有些发软:“可是……”

“十五,你留在这儿,哪个不长眼的再敢欺负她,提着对方的人头来见孤!”

萧景厉打断沈念娇的未尽之言,他松开她,话音方落,暗处无声无息地出现一道灰衣人影,吓了柳四娘好一大跳。

柳四娘想起她之前是如何对待沈念娇的,一时心虚得很,嘴上勉强笑道:“太子爷,您这有些不合规矩……”

萧景厉冷冷睨着她,突然狠狠一脚踢在柳四娘的膝盖上,让她跪在自己面前:“贱妇,孤的人你也敢动!”

这次他使了三分力气,柳四娘登时疼得面色比沈念娇还白,嘴角一抽,竟是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她伏在地上,朝萧景厉不停地磕头求饶:“太子爷饶命!是贱妇有眼无珠,冲撞了您的贵人,还请太子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我一回……”

萧景厉冷笑道:“你和阎王去说吧。”

说罢,他拔出佩剑,将柳四娘一剑穿心,又猛地抽出血红的剑身,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殷红的血珠四处喷洒,染红了一大块地面,柳四娘向后仰倒在地上,双眼暴睁,死不瞑目。

沈念娇吓得瑟瑟发抖,难以想象这是一个方才对自己说别怕的人所为。

萧景厉面无表情地收回佩剑,冷冷道:“你身上的伤,是她命人打的?她该死!”

一阵料峭寒风刮来,沈念娇颤着身子,情不自禁地抱紧双臂。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只着一件中衣站在两个大男人面前,立时羞得难以自容,就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萧景厉见状,脱下自己的披风,将她严严实实裹成了粽子:“休要寻死,你若再敢……罢了,等着孤来娶你,嗯?”

阵阵暖意自披风上传来,太子清爽的体味萦绕在鼻尖,沈念娇突然心里发酸,哑着嗓子点了点头道:“是。”

家族失势,一朝落魄,竟是这个素不相识的太子救了她,沈念娇无以为报。

萧景厉阴戾的面容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又吩咐了十五几句,转身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整个教坊司的下人都来到屋外,垂首等候沈念娇的吩咐。

皇宫,养心殿。

元德帝坐在龙椅上,听见总管太监福临的禀报,挑了眉毛:“哦?太子回来了?”

福临弯着腰笑道:“是,眼下正候在外头呢,圣上可要让他进来?”

元德帝面色不辨喜怒,沉吟片刻道:“宣。”

太子萧景厉不多时便来到殿内,一撩衣袍跪了下来:“儿臣拜见父皇,父皇龙体金安。”

“平身。”元德帝放下手中的奏折,轻轻摔在桌上,“说吧,这么快便回来了,何事?”

对这个逆子,元德帝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偏生太子近年来势力强劲,连他都要退避三分。若是将宣朝圣上惧怕太子之事传扬出去,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儿臣想迎娶沈念娇为太子妃,特来恳请父皇赐婚。”萧景厉立在殿中央,虽说是恳请,然而他压根没一丝该有的态度,只是声音铿锵有力,似乎非沈念娇不娶。

“沈念娇?”元德帝惊讶一瞬,陡然回神,这是今日被处斩的那个逆臣嫡女,他忽而勃然大怒,态度少见地强硬,“放肆!”

“还望父皇恩准。”萧景厉面不改色,似乎是想强行逼迫元德帝应允此事。

“朕说你放肆!”元德帝怒瞪着太子,盛怒之下的君王衣袖一拂,一杯滚烫的热茶便泼在萧景厉身上,而他却纹丝不动,只是神色冷了几分。

福临见父子二人气氛僵硬,连忙打圆场道:“太子殿下这是何苦?您大老远回来,也不和圣上话些家常,偏生惹圣上生气,还不快快认错?”

萧景厉眉梢眼底尽是阴沉之色,一字一顿道:“那,父皇这是不准了?”

元德帝被萧景厉瞪视,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你这逆子!朕今日才处斩了她的父亲,你没过多久便来求娶,是要当众打朕的脸面?你要知道,朕当初能力排众议,立你为太子,可也能废了你!”

萧景厉嗤笑一声,暴戾的本性显露无疑,似乎下一瞬就要上来拧断元德帝的脖子。

元德帝用手指着萧景厉,颤声道:“逆子!你……”

福临见元德帝面色发白,不禁大惊失色道:“圣上,龙体为重!”

话音方落,元德帝便昏厥过去,整个养心殿登时乱作一团。

萧景厉冷眼旁观,自地上起身,拂开粘在衣襟上的茶叶,径直走了出去。

等太医过来诊脉,开了药方后,福临才得了空,出现在养心殿一侧的隐秘小道上,发现那位主儿竟然还真在,登时哎呦一声,上前道:“太子殿下,您今日太冲动了。”

“孤要娶她。”萧景厉背对着福临,一字一顿沉声道。

“圣上看来是不会准了,他毕竟是你父皇,太子若执意针尖对麦芒,怕是会惹急了圣上,狗急跳墙哪。”福临叹了口气,随即走过去,向萧景厉压低了声音道,“依老奴看,圣上方才是在装晕呢,往日里龙体康健得很,照理今日不会被您气晕,这才几句话,分明是不想让您娶了沈姑娘。”

萧景厉冷哼一声,眉宇间戾气尽显:“老不中用的东西,就该把他拖起来杀了。”

福临听后擦了一把冷汗:“哎呦我的小祖宗,慎言。”

“若是有人在这儿偷听,早就死了。”萧景厉冷声丢下一句,随即便出了宫。

沈念娇那边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太子的消息,却等到太子送来的八名侍卫,和两名侍女,登时便明白过来,事情怕是没成。

她没想过能嫁给太子,原先承恩侯府还在的时候就没想过,这样也好。

沈念娇看着面前伺候布膳的侍女,以及整桌精致的菜肴,面露为难之色。

侍卫守在外面就算了,先前那个叫十五的人也已经回去,可这些,既然嫁不了,还是不要拿人家的好。

“娘娘放心,一切都是太子殿下的吩咐,这道雪山花鲈鱼是蜀地的特产,殿下原本带了好几条回来,打算孝敬圣上,现如今全给了您。”侍女明月不疾不徐地说道,观其布膳的姿态,一看便知训练得当,是个可心的人。

沈念娇抿了抿唇,有些受宠若惊,而且明月居然称她为娘娘,这不是太子妃之类的主子才能用的吗?

“可是我并不是什么主子,太子他终有一日也会娶妻,这些精致的菜肴……你们还是收回去吧,拿点简单的过来就好。”沈念娇将碗碟往前推了推,低眉攥了一下手指,觉得有些不自在。

“可太子殿下说,您的命是他给的,该如何待您也由他来决定。”明月笑眯眯地给沈念娇夹了一筷雪白的鱼肉,放在她碗里,不容拒绝道。

沈念娇暗道太子实在霸道,以前怎没发觉他对自己有这般心思,她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夜里太子没来,于是沈念娇睡了连日来的第一个好觉,却不知明月此刻正在东宫,向太子禀报今日她所见所闻,关于沈念娇的一切。

萧景厉阴沉着脸色,咬牙切齿道:“你说,沈念娇脖子以下,浑身是伤?”

明月恭敬点头:“是,奴婢给沈姑娘上药时亲眼所见,那伤瞧着是几天前打的,也没上什么好药,致使如今都未恢复。”

“孤杀了柳四娘,现在想来,当真是便宜了那个贱人!”萧景厉气得起身,在殿内不停踱步,厉声道,“传令下去,把柳四娘的尸首给孤找出来,鞭尸喂狗!”

说罢,萧景厉又开始翻箱倒柜,找出一个青玉质地的小药瓶,丢给明月道,“给她用这个,不出两日肌肤便能恢复如初,无需忌口。”

明月见太子殿下连保命的金疮药都拿出来了,欲言又止,但想起太子暴戾的性子,便将金疮药默默收进怀中。

唉,大材小用。

不过看这样子,那位沈姑娘若嫁入东宫,定会极为受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