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长玉剑第一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2:39:31
长玉剑
长玉剑
作者:风起云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君江湖的岁月是漫长而寂寞的,亦是轰烈而流传于众人之口的,行遍江湖路,剑指九霄寒,少年不怕天下难,仗剑走人间!作者重度文案困难户,上面这段不↑知↑所↑谓的东西就是文案,下面开启手动get重点古风√武侠√主攻√慢热√非爽文√成长系√BE√另:书名和剧情没什么鬼关系,只是取名废的作者随意取的,长玉剑是主角的一把剑入坑提示1.非纯系统文,系统只是一概念基友的文:哑巴三爷by白鸟童子,民国哑巴攻的奋斗史

天下有这么巧的事吗?

齐眷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要自己清醒过来。

夏日的午后本就是最闷热的,更别说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一层层热浪拍打得齐眷几乎要昏过去。幸好齐眷早就拜托了朋友提前挂号,不然照今天这个盛况,她可不知道能不能看上病。

此刻,她拿着朋友发给她的就诊单蹲在楼梯口。本没多大事,但她看到医生那一栏就傻了眼。

何……何舒?

她从记忆深处挖掘出的信息告诉她,是的,没错,这就是她唯一的前男友的名字。

齐眷心里无数个小动物跑过。她又回想起他好像是去了首都吧?嗯,他说过自己想去首都的。齐眷点点头肯定自己的想法。

既然这样,齐眷心里想,那肯定是重名了!也对,蓉市这么大,同一个名字挺正常的。

齐眷刻意地忽略了心里潜在的不安,她蹭蹭蹭地爬上了去五楼的楼梯。没办法,人太多了,电梯不够用。

气喘吁吁地上了楼,还没等她喘口气,就听到医生办公室外悬挂的显示器在叫着她的名字。

“齐眷,齐眷……”能把她的名字叫得这么冷漠的,除了机器就是何舒了。

怎么又想到他了!齐眷又拍了拍脸,心里默念看病看病看病。

“医生……我……”齐眷还没怎么说上话,等靠近了医生,才发现虽然被口罩遮挡了大半张脸,但这熟悉的眉眼是齐眷至今也没忘的。

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急匆匆地拎着包扭身就走。

奇怪的举动让一直低头记录病历的何舒抬了头。他只来得及看见双脸通红的齐眷在门外转角的最后一眼。

脸颊的红传染给了眼睛,齐眷揉了揉眼睛。不知怎的,揉着眼睛的手指还感受到了泪水。或许是太干燥了吧。齐眷想。

“什么?你遇到你前男友了?”

对方声音之大,让同在地铁的其他人都侧身看着她。齐眷感觉耳膜都有些痛了,她连忙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小。

“你小声点。”

“噢噢好的。”对方似乎也觉察到自己反应过激,恢复了正常音量。“你这下午不是请假去看病了吗?等等……医院?!他在蓉市?”

齐眷点了点头,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轻轻地嗯了一句。

“我上午让梁乔帮我挂号,她又不认识何舒,正好就挂到何舒的号了。”

“哎,我说,你们这缘分。你不是一直要死要活想和他复合吗,快上啊。”

“我这不是怕他拒绝我嘛……想当初,你齐姐我耗费了多大功力……”

“停停停!”陆安急忙叫住她。以她和齐眷同窗多年的经验来看,不在这个关头刹车,齐眷又要开始她的长篇大论了。果然是语文老师啊。陆安深深地叹了口气,曾几何时她可最怕语文老师了,没想到自己最挚爱的朋友竟然成了语文老师!“我就问你,可不可以?!”

“我可以!”齐眷自信地说。她甩了甩头发,借此挥散自己的不自信,感觉又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但是我没他联系方式啊……”

“别说你忘了啊。上次是谁喝醉了酒倒背人家电话的,还嚷嚷着要打电话给他。”

“不是让你别提这件事了吗,你还提,快忘了它忘了它。”

齐眷和陆安嘻嘻笑笑地打了好久的电话,直打到陆安手机电量告急才挂掉。

齐眷在原地愣了好久,她下意识地在手机里输入一串数字,等意识过来,她又火速地删掉了。她又找出微信,在添加朋友那栏输入了何舒的电话。虽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用这个号码,但是……试试看好了。齐眷松了口气,一直吊着的心总算落地。

“齐眷?”

对方似乎正有空,在齐眷刚发出好友申请就同意了。齐眷正想发个表情包活跃一下气氛。何舒的信息就发过来了。

齐眷小心翼翼地回了个嗯。然后找出刚找到的超萌表情包,乖乖巧巧地给他打了个招呼。

“有病要早点治。”

何舒的回复如他本人一样高冷又直切要害。齐眷感觉胸口被捅了一刀。所以,他果然是看到她了吧!齐眷裹紧自己的小被子捂住脸,这时候才觉得不好意思。

“明天下午还是我的门诊,号给你重新挂了,记得来。”

齐眷一愣,手上还没动作,脑子里却开始盘算明天下午只有一节课,看个病应该是可以的。

她又发了张好哒的表情包,话题终结,就此下线。

何舒刚放下手中的手机,同科室的颜淮就凑上来。

“女朋友?”

“不是。”何舒低下头巴拉自己餐盘里的菜,逃避颜淮的眼睛,嘴角不自觉地弯着。

“嗬。”颜淮明显不信,身体往后一倒。“看你捧个手机笑容灿烂那样儿,我就知道是我弟媳妇没跑了。”

何舒没理他,径自离开食堂。

同样是闷热的午后,同样是人潮涌动的医院大厅,齐眷却觉得比昨天要轻快许多。在门外等待就诊时紧张得有些发抖除外。

从她坐的位置看过去可以在门缝里些微看到何舒。昨天她没有好好看他,今天她终于有机会了。

分手之后。她在梦里见过何舒很多次,只有今天,她才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她有满腹的话想要告诉他,真见了面,却只有一句好久不见。

何舒也回了句“好久不见”。

齐眷呆呆地看着他,眼圈也不知不觉地红了。何舒平淡地问了句,“哪里不舒服?”如果忽略他捏紧了的拳头。

齐眷从无意识状态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又做了蠢事。“我……”她突然想起,自己过敏是在肚子上啊!旧情人见面第二天就……就让人家看自己肚子,虽然他是医生,但是……

何舒静静地看着她,没出声,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齐眷没了办法,只好视死如归地如实交代:“我好像有点过敏,在肚子上。”

何舒写病历的手一顿,又似乎是齐眷的错觉,因为他下一秒就极为正常地说了句:“我看看。”

齐眷撩起衣服,她突然庆幸前段时间陆安拉着她疯狂健身,虽然没有坚持下来,但她好歹没有赘肉。还是能看的吧……

何舒的手碰了一下齐眷的肚子。齐眷的肚子猛地一收。她震惊地看着他,眼神里写满了对他的控诉。

“咳咳。”何舒尴尬地咳了几声,转移话题“螨虫性过敏。”他在病历上写着。齐眷瞟了几眼,一点也没看懂。如果不是知道他正常写字是能看懂而且好看的话,她真想好好教教他怎么写字。“我给你开了点止痒的。如果痒的话别上手。还有,记得勤换被套床单,我以前跟你说过。”

齐眷乖乖地坐在他旁边,不时嗯嗯地点着头。

何舒摸了摸她的头。

这一刻,四周仿佛都安静了。

“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吧。”何舒直视着齐眷的眼睛,同以前一样,眼睛里只有齐眷一个人。

心脏在砰砰乱跳,齐眷听见自己说:“好。”

“后来呢,后来呢?”陆安一手搅拌着咖啡,一边好奇地冲着在厨房里忙活的齐眷问东问西。

“后来……”齐眷沉默半晌,“没什么后来了。吃到一半他就回医院了。”

陆安整个人好像被禁锢住了一样,僵硬片刻,才说:“哈哈哈可能是医院太忙了嘛。”

“嗯我知道。”齐眷音调都低了三分,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心里还是在意的。“只是有些遗憾什么都还没说呢。”

齐眷从厨房里出来,瞧见陆安窝在沙发里颇为精致地喝着速溶咖啡,一下子笑出声,“噗哈哈哈哈,没必要啊二狗子,这是速溶咖啡。”

陆安装模作样地放下咖啡杯,“你懂什么,我这是在陶冶情操,为我以后成为富婆做准备。”

“好的富婆!请富婆吃饭!”

“嗯。这才乖嘛。”陆安搭着齐眷的肩膀,蹦蹦跳跳地去饭厅吃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