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玄学大师想分手[穿书]第8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4:10:06
玄学大师想分手[穿书]
玄学大师想分手[穿书]
作者:沈白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时冲动的产物,写的[特别特别特别差],慎点!慎点!!!】新文《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已开!文案一:知名玄学大师沈时心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穿书了。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一群奇奇怪怪的妖怪,哭着喊着叫她老大,还要她去干死对面那条街的恶鬼。沈时心不想管这破事儿,只想回家。但对面那条街的太过分了,一纸战书非要和她单挑,输了的人做对方的压寨夫人,从此抬不起头。沈时心丧里丧气的去了,却发现对面老大居然是她现实世界里的死对头何霖!沈时心撸起袖子提起剑,精神抖擞号令一众小弟:“怂个屁啊,干他!”一心想娶老婆的

桂竹原本的颜色已经有点泛白,鄂止和刀镡的部分显得十分光亮,想必这竹刀虽然使用的时间漫长,但是被主人爱护着的。

这样的主人,如果资质不是太差,对于剑道上,日后一定会有一番造诣。而纲吉看这个挑战他的男孩子,绝对是难得的万里挑一的聪明人的长相。

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应下这个挑战,已经有人帮他讲话。

“喂,这可不行啊高杉。”是那个叫银时的孩子,抱着剑轻佻地说,“竟然欺负新人,也太没品了吧。”

而那个叫假发的男孩子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用着不赞同的眼色看着高杉。

其他的孩子在高杉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渐渐地停下了练习,偷偷关注着这边。此刻听到高杉的话,虽然表现没有像银时和假发他们俩个明显,但是也是用着怜悯的眼色看着纲吉。

看来这个高杉确实实力很强,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好像没有“高杉可能会输”这样的可能性。而且除了银时和假发之外,似乎没有人敢于或者说愿意对高杉表达什么不满,好像即使高杉做出这种貌似“欺负新人”的举动,其他的孩子也完全认为是有他正确的理由,最多只是觉得被挑战的纲吉很可怜罢了。

真是了不起的人望。

高杉其实并没有欺负纲吉的想法,他虽然因为纲吉老是让老师操心的原因,看纲吉很不顺眼,但这么突如其来地做出这样甚至称得上挑衅的举动,却压根儿不是他的风格。

如果仅仅是那个原因的话,高杉不仅不会挑战他,反而会动用自己的影响,让其他同学积极地去帮助纲吉,事事都为他打点好,好让松阳老师不再为他担心,然后自然而然地把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开来。

所以,不,不是,这不是欺负人。

再说一遍,高杉,是不会,做出这种“没品”的事儿的。高杉咬着牙想。

其实要是抛开所有其他因素来看,沢田纲吉这个人是很对高杉的胃口的。虽然长得有点太过柔和,但是气质却独树一帜。特别是淡然的表情和简短的言语风格,瞬间让高杉的脑海里面滑过低调沉默有内涵这几个大字。

这种话不多,甚至有点儿装13嫌疑的风格,很满足高杉对于有层次的伙伴的幻想。

而不是那边那两个随时拆台的二货。

之所以高杉会做出这种冲动的举动,是因为看到了棕发小孩进入这满屋子竹刀的剑道室时候的眼神。

他和松阳老师进门的时候银时和假发因为背对着门口,所以没有看到。

那绝对是熟于剑,精于剑的眼神!

这个叫沢田纲吉的人,在剑道上的实力,甚至有可能在自己之上!

高杉的血立刻沸腾起来。

有人曾经说他像条饿狼。

不错,当他看到足够引起自己兴趣的强者的时候,就会像看到食物的饿狼一样,完全失去理智地去挑战,去感受,去撕裂。

哪怕自己因此毁了也甘愿。

他唯一憎恶的,就是平淡,而且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这是他的本能。有人需要为本能这种东西认错吗?

即使有,也绝对不会是他高杉晋助!

如果不是因为碰上了松阳老师和银时,他绝对会在那一成不变的生活中为了找寻片刻的刺激而不断自毁,终至灭亡。

在银时的手下输了无数次,才让高杉的血逐渐平静下来,不断地去提升自己的剑术。

即使赢了银时,还有那强大得不可理喻的老师。找寻到目标的自己,也好像找到蜂蜜的熊一样,能够拥有片刻的心安了。

然而那个眼神,却让自己一瞬间被点燃起来!

沢田纲吉听到银时为他救场的话,朝那边看了一眼之后摇了摇头:“不用,我愿意。”他去挑了一把竹刀,然后走到剑道场中央。

高杉也随即迎了上去。

一群小孩纷纷在周围找好位置正座,等待观摩。

接下来的事,可以简单地用三个字概括。

“哈!”

“啪!”

“啊——!”

两短一长,十分有节奏。

……

话从头说起。

两人在中央站定,互相致礼之后,各自后退了几步。

高杉左脚往后一步,双手持剑,摆出起势。纲吉稍微愣神了一下,也随即摆出一样的架势。

临时拉来做裁判的同学示意开始之后,高杉轻喝一声,先动作了。

直劈。

是最基础,最不容易出错的动作。而且高杉的姿势标准得简直可以充当教科书,坐在旁边的各个都认真地仔细观看,以对照自己的不足。

沢田也立刻前进一步,来补充自己的助力。

然而俩刀相接的一瞬间,纲吉的竹刀就从手里飞了出去。

准备迎接一场大战的孩子们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从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落到观众席上。

“啊——”有人立刻哀叫起来。

“喂,佐藤,没事吧!”

“哇啊,我的眼睛。”中奖的正是佐藤,他跌倒在地,抱住头打滚。

他的搭档立刻大哭起来:“完了,佐藤君的眼睛要瞎掉了,怎么办!”

一片混乱。

佐藤受了伤,他们私下比试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办事回来的松阳老师。

老师给佐藤处理好伤势——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擦破了一点皮,顺带盖了个熊猫眼的章——之后,倒并没有问话纲吉和高杉,反而把假发叫了进去,询问了事情的经过。

不过是孩子间有点玩闹的比试,没什么好隐瞒的,假发一五一十地全交代了。

松阳老师沉吟了一会,并没有给什么评价或者批评,反而问他:“按照小太郎你的想法,你觉得纲吉和晋助谁实力更强些?”

桂小太郎略微犹豫了一会,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虽然这场是高杉赢了,但我总觉得沢田君的实力并不在他之下。”

松阳微笑地看着他:“仅凭那一招就可以确定了吗?”

桂摇摇头,不是凭那一招,而是沢田君拿起剑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已经不是得心应手那种程度,他甚至一瞬间差点把那把普通的竹刀看成是沢田君右手的延长。

不过,估计整场能够看出这种氛围的,只有自己,高杉和银时三个人吧。

太过自然了,稍微一不注意就会忽视掉。

他看着松阳老师,说:“只是我的直觉。”

松阳老师看着他认真的小脸,差点失笑,不过立刻摆正了态度:“嗯嗯,不错。有时候将领也是要靠直觉行事的,这叫生得天幸,小太郎你或许也有这样的才能也说不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