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当希腊神系遇上东方神系在线阅读第10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1:13:30
当希腊神系遇上东方神系
当希腊神系遇上东方神系
作者:黑色白兔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转身是多远,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永远;生死有多远,也许是转眼,也许是永远;相遇有多远,也许是现在,也许是永远!就是哈殿的女儿和太子长琴的故事!

按照夏凌的吩咐,温书拎着两打啤酒坐出租车到了半山别墅。

顶着烈日出门时温书就在想,这恐怕是夏凌对她的考验。

或者说是折磨。

上次,傍晚到这儿的两手空空的温书爬半小时山坡就已经出了一身汗。

这次,她不仅得拎啤酒,还得在正当时的烈日下炙烤半个小时,没空打伞的她,恐怕没等到夏凌别墅就得中暑了。

一想到即将离开空调去拥抱太阳,温书这张小脸就忍不住耷拉下来。

出租车司机倒懂得怜香惜玉,还特意问她:“姑娘,那地方门禁可严,出租车不让进出,不然你让你朋友给保安打个电话,我把你送到门口去?”

温书想了想还是拒绝:“不用了。”

“那是我老板,我这次来是给她送东西的。”“温书默默补充了句:”哪敢让她帮忙通融这种事啊。”

出租车司机似乎理解了,点头。

很快抵达目的地。

温书正低头和司机确认车费,车窗玻璃突然被人敲响。司机摇下车窗的间隙温书抬头,见保安小哥站在车旁半躬着身子礼貌问:“请问是温书吗?”

温书一愣,迟缓点了点头。

“有没有能证明身份的证件?”怕温书不配合,小哥又解释了声:“我给你放行。”

“……!”

温书立马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递给他,小哥仔细检查完身份证后还给她,大门一开,车就进去了。

坐着出租车舒舒服服进小区时温书还在想着,夏凌这人,似乎还挺贴心的。

出租车司机同样有所察觉,笑呵呵道:“你们老板还挺细心的哈。”

温书有些不愿夸夏凌,打着哈哈:“可能因为这次是我给她送东西吧。”

“欸——”司机师傅似乎不同意这样的观点:“上回我送一个姑娘,她情况和你差不多,拎的东西比你还多,和保安好说歹说一通,愣是不让进。那大太阳,可怜的咧。”

他瞥着窗外华丽的建筑感慨道:“这人和人啊,还是不一样的。起码你们老板是把员工当人看的,现在这样的有钱人可不多了。”

温书不好说什么,默默点头。

一下出租,温书拎着啤酒直奔夏凌家。

穿过别墅前的院子到了门口,温书将啤酒搁在木质长凳上,低头掏钥匙。

一系列动作若行云流水般流畅,莫名给温书一种回自己家的错觉,她暗叹了声什么鬼,打开门后,回头去拎啤酒。

别墅和上回见到的没什么两样,因四周的窗帘是拉着的,室内光线敞亮了不少。

地上厚重的白色毛毯也撤走了,露出木质地板的原貌,瞧来低调又奢华的模样,与整体的风格倒是很搭。

温书将啤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环顾了下,决心还是不乱走了,拿手机给夏凌发了条消息。

我到……

才打完两个字,温书意识到不对,直接删掉重打了一行。

——啤酒到了。

夏凌想喝的是酒,她说她到了,好像有什么暧昧不明的所指似的。

温书可不想要这种误会。

等了会儿,没等来夏凌的回复,温书正犹豫是不是要打个电话,楼梯处传来一道极轻微的吸鼻子的声音。

她回头,见夏凌穿着一袭白色的睡裙从楼梯上下来。

裙长及小腿中部,温书视线先触及她细瘦的脚踝,紧接着是她泛着浅粉色的脚趾,和后脚跟。

夏凌没穿鞋,低着头赤脚踩在棕褐色的实木楼梯上,莫名就给人以矜贵和娇弱的双重感觉。

她一头棕色微卷的长发随着步子跳跃,被长发半遮半掩住的白皙面孔,以及不时落在温书眼里的红唇,都极具性感的女人魅力。

艳丽的红和素净的白都穿得这么好看——温书默默收回视线,感慨了声,果然有乱搞的资本。

温书起身到楼梯那儿去,低着头道:“啤酒我买来了。”

“嗯。”

不知为何,温书听着这一声觉得有些哑,和夏凌平时的声音不太像……

温书抬起头,和夏凌通红的眼睛来了个对视。

“你哭了?”这一声惊讶温书完全没过脑子,甚至没管面前这人是夏凌,只出于她对哭过的人的关心。

夏凌却似乎不太想理她,堪堪移开视线后去沙发那儿找酒,被晾在原地的温书有些尴尬。

走,还是不走?

她也觉得她那一声挺尴尬的,夏凌也是个要面子的人。

纠结之际,耳边响起易拉罐拉开的清脆响声,温书抬头望去就见夏凌端着酒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有几滴酒似乎不太听话,顺着她流畅的下颚线条一路滑进白色的睡裙内,最终消失不见。

温书忙走上去,纠结片刻还是开口了:“心情不好的话,还是别喝酒了。”

她只敢说,不敢上手拦。

毕竟她和夏凌,终究还是陌生人。

夏凌咕噜完小半瓶,冲她扬了扬手臂:“谢谢你送来的酒,费用可以找沈青报销,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

话落,夏凌仰头又开始喝了起来。

夏凌这番话是温书的理想状态了。

她来那会儿就希望放下酒夏凌就让她走,可当夏凌真让她走,温书却犹豫了。

不知是不是夏凌去保安那儿报备她的到来这件贴心小事触动了温书,看她这么不要命的喝酒,温书有点看不下去。

脚虽然往门口的方向迈了几步,可眼睛还是盯着夏凌。

这么一小会儿功夫,一瓶酒已经下了肚,夏凌却似乎毫无所觉,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又开了一瓶。

清脆的拉环声拉回了温书的理智。

她是夏凌的助理,按沈青这几天教她的,这种情况还是阻止比较好。

温书走上前去,手按住她要往下灌的动作,问她:“出什么事了吗?”

夏凌通红的眼睛望过来,瞧来又怯懦又倔强,温书心底一震,解释了声:“我知道我没资格管你,但你要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可以陪你。”

夏凌稍一使力就挣开了温书的禁锢,她冷冷道:“你不是怕我吗?还留下来做什么?”

“……”温书没想到夏凌竟然知道,一时竟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噎了半天找补了一句:“我可能误会你了。”

“没误会。”夏凌舔掉唇角残存的啤酒,望着她率直道:“我之前确实对你有那个意思。”

不知为何,这话由夏凌这么冷淡平静的说出来,温书倒觉得之前可能是她反应太大了。

夏凌没准没打算把她怎么着,她自己就一个劲儿地往那方面想,还被夏凌看出来她躲着她,这么自作多情,还被看穿,一想还挺尴尬的。

“那你……”

“没什么。”夏凌又喝下一口酒,赶她:“怎么还不走?”

“哦,不太方便吗?开我的车走,钥匙在鞋柜右边第二个抽屉……”

“出什么事了?”温书打断她。

在夏凌望来的凌厉眼神中,她隐隐有些后怕,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劝夏凌的酒。

“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

“……我不知道。”

“你知道。”夏凌缓缓道:“你明明不了解我,你却能因为我某些行为躲着我,这不是摆明了你知道?”

“……”温书无话可说,她有点想走了。

她就不该好心想当什么解忧小天使。夏凌的贴心小天使可以是任何人,但绝对不是她。

“连你都这么认为,那她肯定也这么想吧。”夏凌苦闷地说完这句话,又仰头喝下一口酒。

咕噜咕噜——两瓶酒已经下了肚。

温书默默望着,没再敢阻拦,心里却想这个她,到底是谁。

“你相信吗?我喜欢一个人,十年。”

夏凌望着温书的眼睛说完这句话,手又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

许是动作太大,罐中的酒洒出来几滴到她手背上,她毫不在意地晃了晃手臂,又拿起酒猛喝了一口。

“可是我才知道,她已经有对象了,不是我。”夏凌笑着和温书说完这句话。

嘴角还有残存的笑意,可眼底却是悲伤的。

温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夏凌喜欢一个人十年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她脑袋到现在还是懵的。

“你没去追吗?”温书傻傻问出一句。

她觉得以夏凌这样的条件,追一个人应该不难吧。即使名声差一点,但十年的感情又不是假的。

夏凌忽地笑了一声:“有用吗?”

她饶有兴味看向温书:“你之前的态度不是很明白了吗?即使我去追她,得到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那不一样啊,你不是喜欢她吗?”

温书觉得夏凌的逻辑很怪,忍不住小声嘟囔了句:“而且,那么喜欢的话,外面的绯闻还那么多。”

“没用的。”夏凌不知在答她的哪一句话:“她不喜欢我,她根本不在意我,就算我折腾出再多的绯闻,不在乎终究不在乎。”

“……是为了做给她看?”如果真是这样,那温书真不好说什么了。

这不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一半一半吧,有些绯闻是真的躲不过去。”夏凌无奈说了声,将酒搁在茶几上,整个人往后倒。

温书吓了一吓,几乎要伸出手去扶她,见她身后是沙发,又放心地收回手来。

“那你没想过解释吗?”

“有用吗?”夏凌再度问起她来:“如果你是她,我解释,我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心里只有你,你相信吗?”

“……”她还真不信。温书将这句话憋在肚子里,没敢说出口。

“她不知道你喜欢她吗?”温书总觉得被一个人喜欢十年,总不可能没一点触动吧。

“知道吧。”夏凌说到这个话题终于有点不确定了:“我给她写过情书表白。”

情书?

“等等。”温书打断她:“你什么时候表白的?”

“高中的时候。”

“……”

没准人家根本没把这情书放在心上,这人就死心眼的等了人家十年。如今意外知道人家有了对象,一个人闷在家里喝闷酒。

这样的夏凌,好像有点傻。

虽然傻这个字和她整个人挺不搭的。

“那就忘了吧。你现在都是大明星了,还愁找不到对象啊?”温书安慰了声。

夏凌痴怨的看了她一眼,默默耷拉下眉眼,极轻又极缓的垂下头,很丧的应了一声:“嗯。”

“找不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