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第一媚杀者[快穿]扫地出门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0:56:00
第一媚杀者[快穿]
第一媚杀者[快穿]
作者:沧海天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天晚上的更新要晚一点。】预收求收藏:《宦臣》阴郁自卑大太监X一心夺嫡小公主,暗黑风宠文——愿永为公主膝下臣。《穿成黑化男主的五段白月光》在他面前死了四次之后,男主终于被我死黑化了。大概会接档的两本书,求收藏么么哒!【反派系列第四本,注:本文所有世界都是暗黑向的。】“对不起,我是为了你好才立她为贵妃。”“我真的爱你,所以无法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你这么爱我,一定可以原谅我对不对?”“催眠你,禁锢你,我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她那么柔弱,不能离开我的,你可以理解的对吗?”“······”媚天柔柔

贾琏叫赵天梁去哄栓儿去薛家,便回了房中,斟酌着给两江总督的帖子。

两江总督直接听命于当今皇帝,且又与贾家有些宿怨,不管黎芮是不是君子,他得知贾家里头这么些鸡飞狗跳的丑事,定会在给皇帝的秘折里带上一笔,哪怕只是一笔,叫皇帝知道贾家二房逼死贾赦,于他也是一桩极好的事。

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贾赦要死了,就必然要考虑袭爵一事,贾母、贾政一房少不得要为此奔走一番,急赶着叫人请旨劝说皇帝将爵位给贾政、贾珠。如此在皇帝眼中,贾政等人更要成为为爵位不惜逼死兄长的无耻之人。

因两江总督,一时又想起那仿若浮光掠影一般,从翡翠色帘子下划过的手,不禁盯着烛火失神。

噼啪一声烛花爆开,贾琏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眼下还是想着怎么巴结那位两江总督吧。

贾琏看来,敢表达对荣国府不喜的人,就是他的朋友——谁叫所有喜欢荣国府贾家的人,实际上喜欢的都是贾政那一房呢。

反复删改了数十次,终于勉强写出了一封言辞恳切的拜帖,虽字迹只能算作工整,但贾琏想,这样的字迹,正好满足了两江总督对膏粱纨绔不屑的心理。

第二日,门上陆陆续续又来了好些人替昨儿个被抓去衙门里的下人们说情,贾琏叫赵天梁等带着人看着门,以贾赦病重为借口,将人全部撵走;听说薛蟠来了,便领着人,将库房里的旧木头搬出来些,谢过了薛蟠,就请人打棺材。

送走了薛蟠,府里养着一二百号人对棺材好奇起来,贾琏则叫人说:“老太太叫二房住在荣禧堂里,大老爷接到大太太的信,就气病了。”

这般说辞,不过半日就传得人尽皆知,只有正一心处置内贼的贾赦院中人人惶恐不安,虽听见了,也不敢传给贾赦听。

一连七八日闭门不出看匠人打棺材,到了第八日,匠人给棺材上漆,贾琏才择了这秋高气爽、我花开时百花杀的时节,带着人从老宅后门出门。

贾琏手握着缰绳,路上行人看他,他便也不分男女老少地看回去,遇上街边新鲜的铺子,还甚有雅兴地带着全福四个去看人扎灯笼、裱糊字画,亏得他带了四个跋扈的小厮,旁人虽看他一身白衣觉得晦气,也不敢将他撵出去。

这么走走逛逛,直到黄昏之际,才赶到金陵城中两江总督的府邸前。

全福、全禄两个待贾琏下马,立时上前躬身替他整理衣冠、披风。

贾琏将他的拜帖、贾赦的名帖一并交给全福,叫全福送到门房里去。

全福进去了,再出来,就领来了个门子。

一个膀大腰圆的门子含笑迎出来,拱手道:“贾二爷贵脚踏贱地,有失远迎,惭愧惭愧。”

贾琏也拱了手,“是贾某人不请自来,叨扰了。”赶紧问这人姓名,得知此人姓霍名成,便称他为霍大哥。

“黎大人现不在衙门里,还请贾二爷到前厅中吃盏粗茶,略等上一等。”那门子道。

贾琏不会以为门子这样客气,就是给他脸面,连连拱手,便随着门子进了两江总督的前衙,到了前厅,那门子自称粗鄙不敢跟他说话,只上了盏茶,就退下了。

“二爷,这两江总督府的人,太不将二爷放在眼里了,竟然留下二爷一个人坐着。就到了四王八公府上,也没人敢这么怠慢二爷。”全福咬牙切齿,巴不得贾琏摔了茶碗出门。

“放肆,如今在人家衙门里,又不是在人家府上。衙门里的爷们都有正事在身,谁有空与你我嗑牙斗嘴?”贾琏轻轻地拿着茶碗碗盖刮去茶水上的浮沫,这两江总督府越是怠慢他,越是对贾家不喜,他越是要贴上来,听见这前厅后窗外有脚步声,心知霍成一个门子没那胆量戏弄他,必定是有人在后窗偷偷看他呢。

直坐到掌灯时分,那膀大腰圆的门子才一脸惭愧地进来,“对不住得很,公事缠身,竟将贾二爷忘在这边。时辰不早了,黎大人还未回来,公门里准备了些粗茶淡饭,贾二爷若不嫌弃,不如随着我们兄弟一起吃一吃?”

“霍大哥相请,我等怎敢嫌弃?说来惭愧,贾某读书不成器,又无一技之长,原当今生也吃不上公门的那碗饭,不想今日竟如愿了。”贾琏道。

霍成笑道:“贾二爷就会玩笑,贾二爷若想做官,什么官做不得?”

贾琏惭愧道:“到底比不得霍大哥是靠自己真才实干。”

全福四个看贾琏对个门子那样客气,心下不忿。

待被霍成领着去了饭堂,见果然是些粗茶淡饭,全福四个立时愤愤不平起来,想他们随着贾琏出门,何曾被人这样轻慢过?虽不平,但看贾琏处变不惊,只能继续忍耐下来。

“贾二爷快坐下。”一群五大三粗的门子吆喝着,便将贾琏按在凳子上。

贾琏望着眼前的一碗黄米饭、几盘子咸鱼、腌肉、酸齑,笑道:“想来昔年祖上陪着□□杀敌,吃的还不如眼前这些。”请了其他人入座,便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被人有意忘在前厅饿了许久,此时贾琏只将黄米饭当粗粮吃,却也吃得香甜。

霍成几个瞧着全福四个小厮挑挑拣拣,宁肯饿着也不吃这些,贾琏却是细嚼慢咽,不疾不徐地吃饭,当下对传说中的纨绔子弟刮目相看,随后反倒因贾琏一身贵气,有些妄自菲薄,不敢再与旁人挤眉弄眼戏弄他,及至跟全福几个说话,听全福无意中说出贾赦因荣国府荣禧堂落在二房手中气得命悬一线,不由地又怜悯贾琏小小年纪便替老父出门办事,心里为捉弄他惭愧起来。

贾琏吃了大半碗黄米饭,才见一人穿着大红衫子做戏地匆匆赶来道:“贾二弟怎在这吃上了,后宅早备下酒席,寻了半日没寻到人呢。”

贾琏咽下口中米饭,赶紧起身,见来人正是那日的青衫大哥,赶紧拱手道:“在下贾家琏二,见过青衫大哥。”

“鄙人黎家碧舟。”黎碧舟原觉得贾琏有些眼熟,待他喊出青衫大哥,才想起在大街上,曾被人这样古怪地呼唤过,拱手请贾琏随着他去后宅,“家父才回府,正等着琏二弟呢。”

说来,黎碧舟对贾家等公侯之家的纨绔子弟素来是敬而远之,今日两江总督出门,他在后宅接到门子送来的名帖、拜帖,望见拜帖上那只算工整的字迹,与妻子、妹妹、表弟很是嘲讽了贾家一番,随后一时兴起,与妻子、妹妹、表弟赌贾琏何时甩袖离去,才指使霍成先将贾琏带进前厅里慢待他,再将他叫入饭堂吃下人们吃的粗糙黄米饭。

不想,瞧着贾琏始终安之若素,一直躲在后头的黎碧舟心下反倒过意不去,于是特出来请他去后宅见两江总督。

贾琏笑道:“原本不该叫黎大人再等,可如今还剩下半碗米饭,且祖父尸骨未寒,小弟也不敢去吃酒席。还请黎大哥替我跟黎大人赔个不是,待我吃完了这碗饭,再亲自去赔不是。”

黎碧舟心道贾琏若是做戏,也未免做得太过了,心下狐疑,便向门外去,见果然贾琏又津津有味地吃着就连他都不能咽下的黄米饭,疑心自己心存偏见,因一个公侯子弟不成器,就将……不,看贾琏那宛若孩童启蒙的字迹,自己也不算冤枉他。

贾琏将米饭吃完,又与其他门子告辞,看霍成依旧陪伴,笑道:“说来惭愧,贾某还不曾穿过衙门进入后宅过,不知这府邸是个什么布局,倘若一时不知,冲撞了府上女眷,贾某就罪该万死了。”

霍成笑道:“贾二爷且放宽心,这后宅跟寻常人家的宅子一样,也有个七八进,况且府上的太太、奶奶、姑娘虽比不得尊府上奴仆成群,个个身边也有几十个婆子、媳妇、丫鬟,哪里能被贾二爷冲撞到。”

贾琏连连点头。

“琏二兄弟,这边请。”黎碧舟立在一月洞门前,拱手请贾琏进去。

贾琏觑见黎碧舟一顿饭的功夫,已经换了件素色衣裳,就知黎碧舟对他虽不是刮目相看,但也是真正地以礼相待了,赶紧迎上去,携着黎碧舟的手向院子内正堂去。

进入那堂中,望见一年过半百的男子坐在堂中品茶,看这男子形容,却不像是曾口放厥词的桀骜之人,贾琏心道这位两江总督定是吃一堑长一智,才会有如今这儒雅温润的气度,开口道:“贾家琏二见过两江总督大人。”

“碧舟把人搀起来。”两江总督黎芮语气既不亲昵,也不疏远,好似早忘了昔日跟贾代善的过节,说道:“贾家与我黎家素无来往,且尊府又有白事在身,不知贾二爷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贾琏连忙起身,拱手道:“回黎大人,家人久居京都,虽祖籍金陵,却也有十几年不曾来金陵一遭。谁知今次送府上老太爷回金陵,却见留在金陵的那些个恶仆吃了雄心豹子胆,仗着贾家人远在京城不知,竟然……”

“这是你家家事,跟我们两江总督衙门,并无干系。”黎芮径直打断贾琏的话。

贾琏惭愧道:“晚辈心知此事与两江总督并无干系,因此才特地来府上求见。”

“哦,这是为何?”黎芮随口问了一句。

外间忽地传来一声“说的可是你叫人捆了自家下人、封了自家铺子的事?”

贾琏回头,见是一位穿着松花色衫子的公子哥,只见此人满身贵气,比之高大挺拔的黎碧舟,身量矮小了不少,眉目俊秀精致之余又颇有两分侠气。贾琏仔细回想赵天梁的话,已经猜到此人的身份。

果然黎碧舟道:“这是表弟,许玉珩。”

“原来是许兄弟,久仰多时。”

“哦,我有个什么名声,叫你久仰?”许玉珩显然没黎碧舟好说话,一句话里就带出嘲讽、轻蔑的意思。

越是嘲讽、轻蔑小爷,小爷越是喜欢。贾琏恭敬且又有些茫然地道:“听人说,见了生人要说声闻名不如见面、久仰多时的话以显恭敬,是以……”

“罢了,玉珩,不可为难人家。”黎碧舟看贾琏年纪尚小,似乎只有十四上下,当下阻止许玉珩为难他。

贾琏又拱手对黎芮道:“下人奴大欺主,伙同外人偷窃府上钱财。家父又病重,卧床不起,只能命晚辈出来奔走。晚辈见那凤台县上的县令屡屡叫人来家中索要钱财,又看他拖着家中的官司迟迟不办理,连带着叫家父病中还要为此事操心,便想请金陵地面上的老爷们敦促梅县令快些将官司了结了,清算出恶仆到底吞占了贾家多少钱财。”

“那为何不去寻何知府?”黎芮问。

“正是,你们贾家的亲戚在金陵多的是,何必巴巴地求到两江总督府上来?”许玉珩微微挑了眉毛。

“虽老家在这,但家父病重,家中的堂兄们又先一步回京,晚辈实在不知除了薛家,在金陵,我们贾家还有什么亲戚。听家父说两江总督最大,就过来了。”贾琏道。

许玉珩轻笑一声,说道“不信……”

“玉珩。”黎碧舟有两分信了贾琏的话,看他一个娇生惯养、不问世事的公子哥来两江总督府里忍气吞声,不免对他有些同情。

只是,黎芮笑道:“贾世侄不知我这两江总督,只管军务、粮饷、操江等事,并无插手县令办案的权责。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还请贾世侄回去吧。”

“可家父有命……”

黎碧舟心叹果不其然,这位小哥必是被他父亲逼来的。

“贾世侄,请回。”黎芮又道。

被扫地出门了,贾琏心叹,眼看着黎芮起身向西侧间里去,无奈地叹息一声,见许玉珩背着手过来打量他,尴尬地一笑,“家父病重,我不能离家太久,我且回去了。”转过身去,手指微微一动,就将一件剔透晶莹之物从腰上滑下。

清脆地一声响后,那物件滚落在地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