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墨神行在线阅读第9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1:32:50
墨神行
墨神行
作者:古道茶边
来源:纵横中文网
“彼道茫茫,汝何为当?彼道长长,汝何以扬?”……混沌先崩,元始又碎,神与魔的泣歌拉响,荡气回肠!在这变动的时代,任何人都是可以改天换地的变数。莫要妄自菲薄,谁都有这个资格!……“不见始,亦无终。漫漫求索厄难轰,千载未见有人成!”“追一方的苦心孤诣,寻彼岸的登峰造极......”“惟一试,百炼争。寻中君道意气生,荡尽混沌万古风!”......“指九天以为正兮!夫道欲神苍生之故也!”

林跃在后世的黑道生活中,也曾与其他黑帮发生过火拼,但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惊慌失措过。也许那时候不像现在,子弹只是一瞬间的事,从听到枪声到自己中弹,快到连给你害怕的机会都没有,所以那时候人是麻木的。

反之,如果当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子弹一点一点向自己飞来,自己却又避无可避,只能干咽着口水等死,那才是最为痛苦的事。

现在的林跃,便是那个干咽着口水的人,模糊的意识中,此时十个黑点离林跃已经越来越近,林跃却避无可避。

“弃车保帅”不知怎的,一个象棋中博弈的名词出现在林跃的脑海中。诚然,既然避无可避,也唯有将这代价压至最小。既以做出抉择,林跃只得咬紧牙关,脑中迅速模拟出这十支羽箭射击轨迹。略微思量后,忙左手抱头,右手御剑紧贴于背部,向右边草地上顺势一滚,其模样好不狼狈。当然,于旁人的角度看来,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噗噗”

一连串沉闷的刺入声在林跃耳畔响起,除去背上被佩剑挡去的那支除外,七声轻,两声重。随之而来的,右腿小腿处和左手手臂处一僵,阵阵麻木过后,便是钻心的疼。之前还没看出,直到林跃中招,才发现那黑衣女子的手劲竟然大的恐怖。依自己身体现在的强韧程度,就算是手枪子弹,再隔了一百米开外的地方,也至多伤及自己的肌肉,远不止于动到骨骼。

不想,现如今腿骨与手骨处的欲裂之感,却毫无意外的表明,这箭头是射到自己骨头里了,疼得林跃是一个劲的抽冷风。疼归疼,但咱不能让人看出来,这是林跃受伤后的第一反应。并非是他死撑着装比,而是多年的拼杀后积累下的经验,当你越是处于弱势,就越要摆出一副强势的模样,从心理上来震慑对手,再伺机寻求退路。

所以,尽管林跃在不停地吸着冷气,额头上因为疼痛分泌出大量汗液,可他却仍然一脸淡定的拾起掉落的佩剑。接着在一干劫匪的惊恐注目中,佩剑寒光一闪,一朵剑花随之挽出。

“叮叮”两声清脆的撞击声后,地上掉落下两截断箭,正是刚刚刺入林跃身上的两根。此时裸露在外边的部分已被林跃斩去,只留下一小茬还在外面。之所以斩掉身上箭矢,原因有二:第一,羽箭刺入身体太深,万不能拔出随意,否则在无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失血过多的情况。可是一直扎着也不是办法,待会儿只要动手,必然会撞击或是触碰到外面的箭杆,又会使自己伤势进一步加剧,唯有出此下策。

还有个原因,如刚才林跃所想的那样,震慑众人。古代习武之人,注重的是个人的英勇豪气;说白了,就是你越不怕死,人家就越敬畏你,你越是畏首畏尾,单练起来人家就盯着你欺负。林跃此番举动,正是再一次惊煞了当场所有人,此刻林跃的形象深深的映入了所有人的心理。

“他竟然接头领的绝招,太不可思议了…”剩下的五名劫匪一阵惊呼,林跃刚才神之又神的身法,已经击垮了每个人的信念,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对林跃的敬畏程度,早就超过了对头领的畏惧。

“跑啊!”人群中,不知是谁吊着嗓子喊了一声,原本就萌生退意的的劫匪,纷纷惊叫着抛掉手中的长剑,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跑去。没有哪个人是不怕死的,先前林越厉害,他们仍然是不计后果的与林跃搏命,是因为后面有个更为恐怖的头领,所以他们才不得不执行命令。

可是,看到林跃与自家头领的交锋后,众匪才愕然发现,原来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其实力甚至还要强于头领,自己在再去蹦跶不是嫌命长吗。搞不好,头领都不是他的对手,大伙还是走为上策。于是乎,不一会儿功夫,那五名劫匪都跑的干干净净,只留下那名黑衣女子与林跃隔着百米相峙。

扫了眼空空如也的箭壶,黑衣女子突然笑了,与上次不同,这次的笑并不是因为愤怒,而是有些发自内心。其笑容之美丽,即便是隔着层纱布,也依旧动人不已。近处的刘县令有些看痴了,呆呆的盯着那女子,心里不住叹道,没想到此女竟是个蛇蝎美人。

或许是感觉到刘县令眼光的异样,黑衣女子又狠狠地瞪了刘县令一眼,吓得后者立马转移了视线,唯恐对方暴起杀了自己。看了眼刘县令小鸡般的模样,那女子这才收了心神,转头对林跃道:“你很幸运,来日方长,我们会在见面的!”

说罢,不等林跃作出回应,便将手指扣于唇边,一声嘹亮的哨音从黑衣女子指间流出。随后,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嘹亮的嘶扬声中,一只通体雪白的高大骏马出现在林跃面前的山坡上,其速度之快,如风一般划过林跃的视线。刚刚还在百米外的山坡尽头,一个呼吸的时间,便以跑至那女子跟前。

翻身上马后,黑衣女子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驭马从林跃身边跑过,吓得以为要对自己不利的林越忙严阵以待。在经过林跃身旁的那一刹那,那女子仔细打量了林跃一番,随后娇笑着在马蹄的声响中远去。

见该女并无动作,林跃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顿时一阵劫后余生的虚脱感充斥着林跃全身,手脚顿时酸软无力,手中佩剑也掉落到了地上,只听“哐当”一声…

-------------------------------------------------------------

杀手和刺客,这两个个至今都很敏感的词,其最早实为一体。是春秋时期,由于诸侯相继崛起不免有些利益矛盾,想在暗地解决这些问题,而衍生出的一种职业。再到后来战国七雄,国之间的矛盾、王子之间矛盾等,都将杀手这个行业推向了巅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杀手之中也逐渐形成了一个流派,名为“枫叶”,他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上至王孙贵胄,下到贩夫走卒。他们是黑夜的精灵,就算是秦始皇统一天下,大肆缉拿抓捕,都无法彻底根除这个毒瘤。其势之大,秦国三十六郡,每处都设有分部。

九江郡的枫叶分部里,一个老者将手覆于身后,来回踱着步子,不住得摇头叹气。台座下,正站着一名年轻女子,低着头把玩着手中匕首,脸上不见丝毫表情,但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年轻女子正是刚刚劫杀那刘县令的黑衣人。

“以你的实力,怎么会失手呢?”看着女子一脸的不在乎,老者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想不明白,以眼前这个居杀手榜前三的实力,怎么会连一个小小的县令都解决不了。

“是末离无能,还请堂主恕罪!”这位名为末离的女子,丝毫没有为自己任务失败找寻借口,而是直接了当的承认了自己的失利。但其眼眸深处出现的一丝异样光彩,却无时无刻不想着林跃的身影。她先前之所以决定放过林跃,箭壶中无箭并非原因。

须知,这女子能跻身于杀手榜前三,近身搏斗岂会是庸手。弓箭只是她的副职,而真实的她其实更是位剑术高手,所以才临走时,对林跃说了那一番话。林跃运气是好,若她壶中箭矢数目足够,那一轮羽箭放下林跃早就扎成刺猬了。

还有就是末离惊叹于林跃潜力的同时,实在是想看看着林跃以后,到底能成长为如何程度,看看他是否配得自己拔剑。综合上述,这才决定饶林跃一命,搞的林跃还以为,自己的计谋成功而沾沾自喜。

见末离如此干脆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堂主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太了解自己这个下属了。虽然她没说出失败的原油。但一定是有什么意外出现,否则以她的实力定能完成此事。想到这儿,老堂主叹了口气道:“罢了,也是他刘庸政命不该绝。此事不提,稍后我会与雇主说明。你如今身份已经暴露,实在不宜留下,我已经向三川分堂那打过招呼,你明天就出发吧!”

-----------------------------------------

虽然已经两点了,但小伙还是如约奉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