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军魂碑在线阅读往桃花岛进发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0:49:14
军魂碑
军魂碑
作者:贺琪01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一条路,当你踏上就没有了归路。有一舍弃,是积攒了多少的失望,才会选择从此不再联系。

黄蓉听杨磊说的有道理,便蹙着眉头对柯镇恶,道:“大师父,你是不是弄错啦,这小子一直生活在嘉兴,老毒物不过是路过嘉兴,两人怎么可能是一伙儿的。而且他才多大,有多少阅历,怎么可能知道欧阳锋之名号,就连我和靖哥哥,他也是听穆姑娘说起,才牢牢记住的。”

她对杨磊的印象相当不错,比之对杨过的都好,说来也是奇怪,她总觉着,杨磊身上有股子灵气,眼睛中射出的光芒,带着种看透别人内心的力量。这样一个妙人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欧阳锋那样的坏人。

“胡说,我亲耳听到的,难道还能有错?”柯镇恶勃然大怒,急促的喘息起来,不由吐出两口血,黄蓉连忙给他服下粒九花玉露丸,他气息才算重新稳下,继续道:“就在刚才,我要杀老毒物的时候,他开口提醒老毒物小心。这还不算和老毒物一伙儿吗,难道非得等他拿起刀子,架在我们的脖子上,你们才醒悟过来?”

杨磊暗暗咧嘴,心道这算个屁的理由,老柯果然是糊涂了。

心里这么想,面上他却是一片慌然,哭丧着脸道:“确实如此,那句话是我说的。不过,我并不知道他就是老毒物……”他将刚才的场景,仔细的叙述一遍,最后又道:“这老头说他能解毒,我就跟了过来,刚说两句话,柯公公拿着铁杖就杀出来,我见老头不躲不闪,自然要提醒一句。”

这话合情合理,完全体现出我们的杨磊同学,有一颗悲天怜人的慈悲心肠,听的黄蓉连连点头,道:“大师父,他说的有道理,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您何必要一般见识。”她心忧郭靖,说完这话,给杨磊施了个眼色,再也不敢耽搁,扭身就走。

杨磊心念微动,连忙叫道:“郭伯母,你快看郭伯伯,他要被欧阳锋伤着了,你赶紧去帮他吧,柯公公就交给我,我保证不少他一根毫毛。”

柯镇恶被杨磊和黄蓉这么一说,仔细一琢磨,确实是自己太多疑了。但他生性倔强,怎么肯认错,只是梗着脖子不说话。按黄蓉的意思,就是不理他,还是由杨磊照顾,她则去帮郭靖的忙。不过,这样以来,难免会在她和柯镇恶之间,留下隔阂。

于是,关键时刻,杨磊喊了这么一嗓子。

柯镇恶是郭靖的大师父,听说徒弟要被欧阳锋击伤,不由大为着急,那还顾得上使性子,连忙叫道:“蓉儿,你快去帮郭靖,我死不了,有杨磊照顾我就足够了。”他虽然没有认错,但这话一出,就表示服软。

黄蓉已经走出了一步,这时候不由回头,朝着杨磊嫣然一笑,算是领情,嘴上说道:“好,大师父请放心,我这就去助靖哥哥一臂之力。”

欧阳锋的本事非同小可,但在郭靖和黄蓉的联合攻击下,慢慢开始力有不逮。不是他功夫不够深,实在是年纪大了,体力已经大不如前,而郭靖和黄蓉,都是身强力壮,根本不会有体力不足的情况。最终,他使出杀手锏蛤蟆功,拼着挨了郭靖降龙十八掌一下,带着伤硬生生脱离包围圈,向着远方逃去。

黄蓉还想去追,可刚跑出两步,突然见郭靖脸色惨白,闭目不动,心知他也受伤不轻,急忙站到他身旁守护。过了片刻,郭靖一张嘴,“哇”的吐出口鲜血,才算是缓过劲来,叹息一声,道:“欧阳锋年纪虽老,可功夫更加精纯,当真乃天下奇人。大师父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没什么事,只是断了几根骨头,恐怕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先回桃花岛吧,这里已不是久留之地。”

既然发现了欧阳锋,他们自是不敢大意,更何况还有个李莫愁在附近。如果就他夫妇二人,自是谁也不惧,可现在光伤员就三个,还有个需要人照料的郭芙,一旦遇到敌人,那可就麻烦了。于是,他们搀扶起柯镇恶,回到客店收拾一下,又带上杨过和郭芙,一行六人,浩浩荡荡往桃花岛而去。

一路上,柯镇恶越想越觉着有气,好不容易碰到大仇人欧阳锋,却被这么轻易的跑了。原本他有机会手刃仇敌的,都怪杨磊个混账小子,在关键时刻开口提醒,让欧阳锋避过一劫。其实,以欧阳锋的本事,即便杨磊不提醒,他也不可能偷袭成功。他之所以如此怨恨杨磊,不过是恨屋及乌,但凡和欧阳锋沾上关系的,他都恨的咬牙切齿。

“哼,我想过了,硬说这小子和老毒物是一伙儿,确实有些牵强附会。但要说这小子完全无辜,也绝不可能。他和杨过本是中毒欲死,欧阳锋拼什么给解毒,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秘密。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杨磊那小子,他奸猾似鬼,不像是好人……”

郭靖和黄蓉对视一眼,无奈苦笑,但柯镇恶向来倔强,他的话郭靖和黄蓉不敢不听,只能暂时先答应下来。

这一日,他们乘舟而行,天色向晚,船只靠岸停泊,船家淘米做饭。郭芙见杨磊和杨过心事重重,都不理自己,又是生气又是无聊,倚在船窗向外张望,忽见柳荫下两个小孩子在哀哀痛哭,瞧模样正是武敦儒、武修文兄弟。

郭芙大声叫道:“喂,你们在干甚么?”

武修文回头见是郭芙,哭道:“我们在哭,你不见么?”

郭芙道:“干甚么呀,你妈打你们么?”

武修文哭道:“我妈死啦!”

黄蓉听到他说话,吃了一惊,跃上岸去。只见两个孩子抚着母亲的尸身哀哀痛哭。武三娘满脸漆黑,早已死去多时。黄蓉再问武三通的下落,武敦儒哭道:“爸爸不知到那里去啦。”武修文道:“妈妈给爸爸的伤口吸毒,吸了好多黑血出来。爸爸好了,妈妈却死了。爸爸见妈死了,心里忽然又胡涂啦。我们叫他,他理也不理就走了。”说着又哭了起来。

黄蓉心想:“武三娘子舍生救夫,实是个义烈女子。”问道:“你们饿了罢?”两兄弟不住点头。黄蓉叹了口气,命船夫带他们上船吃饭,到镇上买了一具棺木,将武三娘收殓了。当晚不及安葬,次晨才买了一块地皮,将棺木葬了。武氏兄弟在坟前伏地大哭。

郭靖道:“蓉儿,这两个孩儿没了爹娘,咱们便带到桃花岛上,以后要多费你心照顾啦。”黄蓉点头答应,当下劝住了武氏兄弟,上船驶到海边,另雇大船,东行往桃花岛进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