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诸天成道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5 11:24:04
诸天成道系统
诸天成道系统
作者:几度秋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行走诸天,踏遍万古,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道……继承于西门吹雪的武功,从《笑傲江湖》开始,见过东方姐姐的美,《天龙八部》内结识大侠乔峰,《射雕英雄传》谋求气运,《秦时明月》中一剑绝空,《风云》中御龙升天,《一人之下》中留下剑仙传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冬天的夜色离开得晚,六点半到达学校的蒋画画,发现天还未全亮。

南华的晨跑开始时间比海工要早上五分钟,是以已经有个位数的同学开始打卡了。

趁海工第一批晨跑的同学还未到达终点,蒋画画把冻红了的手揣到荷包里捂了捂,顺手摸出了手机,并没有新消息提醒。

七水应该还在睡觉。

刚准备放回去,手机就“叮”地响了一声。

她迅速输入密码解锁,看到沙皮狗头像跳到了最前方,她含笑咬了咬唇,打开对话。

七水:“早安。”

在她正准备回复时,却看到他紧接着又发来了一张图片。

图片的角度正是从南华晨跑区拍摄的,穿透铁门的是两侧参天的绿化,宽阔的石泥走道,路的尽头站着四位打卡的男男女女,最右侧正低头玩手机裹得像只熊的是她,半边脑袋缩在厚大的围巾里,日出的璨阳洒在她卷长的睫毛上,眼下有些青黑,看着特没精神。

她连忙转头,心跳超快地看向南华的方向。

不知道七水会是什么样子,但就算是他其貌不扬,她也不会介意,因为在人品方面,她是极为认可的。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南华跑步的人数就呈好几倍的增加了,她接连扫过了好几个男同学的脸,没有一个正在拿手机的。

除了……

右手握着手机,恰好也看着她的梁煦。

她愣了一下,随即绕过他,继续打量着四周,很遗憾,打完卡的同学基本上转身就离开了,并没有人逗留。

她懊恼地回头,捂住双眼,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

怎么就忘了七水也会参加晨跑,就是再冷也要穿大衣保持好的身材啊,这长款羽绒服像什么话嘛。

手机又“叮”地一下牵过了她的思绪,七水忽然道了句:“很美。”

她如遭雷击地定在原地。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迟疑地打下一句,“你说什么美?”

梁煦看着前面浑身僵硬的蒋画画,勾唇打下一行字:“我说我拍的小太阳美啊,你以为是什么?”

蒋画画把图片放大,发现晨跑旁的梧桐树顶有个半圈的小金盘,她忙松了一口气。

暗笑自己在想什么,七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也不可能认出照片里的人有她。

参差不齐的脚步声靠近,蒋画画来不及回复,就慌乱地把手机往兜里一塞,接过了同学们递来的卡。

重复着机械的打卡运动。

只是差不多过了两分钟的样子,她发现身边体育部的同学竟然都不约而同地往她的右侧看去,她也疑惑地转头。

梁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正双手插在裤子兜里,漫无目的地看着晨跑的学子们发呆。

见她望了过来,他面露奇怪,“怎么了?”

蒋画画有些莫名奇妙,“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这里不能站人吗?”他打量着四周,并没有禁止站立的标志。

“倒不是不能……”她嘟囔着,就是看着周身同学们别有深意的目光,她头皮有些发麻。

“我等人而已。”梁煦说道 。

蒋画画“哦”了一声,专心打卡。

五分钟后,没想到她先沉不住气,问道:“那个,你们学校建筑系的人多吗?”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顿了一下,“两百个人。”

“这么多啊。”她打消了想向他打听七水的念头,这二人应该不认识吧。

梁煦看了她一眼,没有追问。

一阵风过,她打了一个冷颤。

“最近的气候好干啊。”他自言自语了一句,从左侧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塑料水杯,喝了一口,递给了她。

她不明白,“你这是……”

“麻烦帮我拿一下,放荷包里好重,我刚跑完步没什么力气。”他语露拜托之意。

蒋画画是个不怎么会拒绝的人,老老实实地接过,“好吧,那就拿一下下。”

梁煦真是一个精致的猪猪男孩,竟然还随身带水杯。

却比想象中的要轻,意外的是杯壁还是热的,捂手正好。

心想着自己干脆好事做到底,就帮他多拿一下吧,好在他似乎也忘记了水杯的存在,没有要回。

他目光平视前方,似真在等什么人。

但他被放了鸽子,一直到晨跑打卡结束,等的人都没有出现。

蒋画画关闭了打卡的仪器,就把仪器交给负责人一会儿的功夫,再转身时,梁煦就不见了。

她望着手里的水杯有些欲哭无泪。

待梁煦回到寝室的时候,胡图还在呼呼大睡,唐潜礼正嚼着口香糖,对着镜子整理发型。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梁煦划开屏幕,置顶的联系人来了一条消息:

配图是教室里的桌上,摆着课本与笔,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捂着黑色的水杯。

文字:“早安。”

他情不自禁笑得露出了牙齿,听到了开门声,他轻声对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唐潜礼问道:“干什么去,今天店里不做生意了?”

唐潜礼哼了一声,“只许你谈情说爱,不许我调风弄月啊。”说完就走得没影了。

————————————————————————————————

陶枕月今天逃了课。

明明认真化了两小时的妆,却还是戴着口罩与墨镜,头顶着一副鸭舌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来到了大学城中心最热闹的商业区。

老远就见着那头搭着两排棚子,棚外挂满了横幅,抬头是“亲吻陌生人”的宣传标语。

一周前,她报名了松浦大学城官博举办的这个活动。

活动采取实名制,报名时需提供身份证、学生证、健康证明。

活动宗旨是希望人们学会像国外一样用亲吻来交流感情,表达出对陌生人的信任。

二十对人在独立的房间内完成活动,房间内除了固定好机位的摄像机再无他人。

十分钟的亲吻过后摘下眼罩,若双方对彼此都很满意,则可考虑进一步发展。

是以在参加活动之前,40名参加者需尽量保持神秘。

纵使她老是嘲笑蒋画画胆子小,但真正坐到单人候场室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免狂跳。

工作人员示意她平复心情,随后让她摘下各种掩饰的行头,戴上节目专用的眼罩。

随后由工作人员牵引着,往活动场地走去。

刚踏入房间内,她就感受到了正中央前上方的气息。

心中一喜,对方的身高她还挺满意。

工作人员把她带到他的面前后,便离开了。

一时间二人都有些局促。

倒是他先开口打了声招呼:“你好。”

她虚空抬了一下手,“你也好啊。”

然后空气又陷入了一股无言的尴尬。

他显然也是很不好意思,“那……我们开始吧?”

她羞涩地点了点头,“嗯。”

察觉到了他的靠近,她轻轻地踮起脚尖,但预估的位置好像有些偏差,二人的脸迟迟没有凑到一起。

脚下觉得酸乏,她一下子没站稳,崴了一下,“哎哟。”撞到了他的胸膛,很结实。

他下意识地搀扶住她的肩,“你没事吧?”

她脸烧得很红,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嗯。”

“要不,还是我来引导?”他征询着她的意见。

“好。”她哪还有半点意见。

得了她肯定地答复,他不再犹豫,单手搂住她的腰,往上紧了紧。

陶枕月怔了一下。

他并没有用手掌涵盖住她的腰侧,而是用手肘的位置固定住她,手掌虚空垂放着,避免多余的身体接触给她造成不适。

这绅士手激得她心头一暖。

她一鼓作气地揽上他的脖子,将自己柔软的地方送上。

对方忽然间的主动让他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后取而代之的是身体里荷尔蒙的躁动。

轻撬开她含蜜的嘴唇,双齿碰撞,勾住她灵动的舌头。

起初她还矜持似的闪躲两下,后来全然接受了他强硬的攻势。

陶枕月第一次遇见这样让她满足的吻技,试探与小心,照顾与掠夺完美融合,哪怕面前一片黑暗,她还是忍不住沉沦下去。

他的呼吸也渐渐急促,对方如小猫似地化舔为咬,让他拼命按捺的心火几近吞噬自己。

二人忘却了此时在何地,只余下抵死缠绵。

直到房间内的喇叭响起工作人员的提示音,“活动即将结束。”

最后,他们流连了一会儿,方才不舍得放开。

动作幅度太大,以至于唐潜礼的眼罩歪斜,露出了一只眼睛。

他支起手,想要把眼罩重新捂上,却在看清她的面容时—

脑海中浮现自己在海工食堂里对梁煦誓死抵触说地那句话:

“我才不要吃她的口水。”

他咽了咽口水,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踢到铁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