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一撩就弯[星际] [参赛作品]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2:52:24
一撩就弯[星际] [参赛作品]
一撩就弯[星际] [参赛作品]
作者:大公海堂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又名《星际外交官》罗守贤以前的小日子过得特滋润,当着他不大不小的芝麻官,在宇宙中随意飘际。没事就去跟友好的外星人交流文化与美食。直到某一年某一天某个傍晚,他的上司告诉他:“你失业了!”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缝,罗守贤被他最不想去依靠的男人捡了回去。本来以为会是一场压榨,谁知道他摇身一变,成为了旋风极光号上风光的外交官。“你是我专属的外交官。”舰长大人看着他说道。“有人想让你去做危险的事情……”“不过别担心,谁敢伤害你,我就让他有去无回。”“//////邓肯你要不要这么帅!//////”脑洞文

篮球场的护栏网外站着很多女生,也有几个在篮球场里面,手上拿着毛巾和矿泉水。

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基本叫的都是同一个名字。

许斐。

“借过借过。”秋生扒拉开挡路的人,拉着陶白进了护栏网内。

陶白有些不习惯这样吵闹的环境,秋生意识到她在退缩,不由分说就举起她的手原地蹦跶着吼:“夏生夏生你最帅,就像田里的老蟋蟀!”

这一声在各种“许斐”“斐哥”“许斐最帅”中简直造成了八级台风入境的效果,大伙齐齐静声朝她俩看来。

夏生运球的动作一僵,左脚拌右脚,一个没留神手上的球被许斐抄了过去。

许斐运球连过三人,挺拔的身体跃至半空,抓住篮球框把篮球砸了进去。

他左手抓着篮球框,身体悬空,露出一截劲瘦的腰。

半空视野良好,他眼尾挑了挑,视线落在蹦蹦跳跳的秋生……和她旁边的小矮子身上。

手一松,跳了下来。

夏生帅气的脸气得发绿,他指了指在场外蹦跶得跟跳蚤一样的秋生,用口型威胁她:你给我闭嘴。

秋生翻着白眼摇脑袋吐舌头。

“夏生夏生你最帅,就像田里的老蟋蟀~”苟旭贱兮兮地凑到夏生身边,模仿秋生的口气念了一遍。

“你闭嘴!”夏生脸色很臭。

“哈哈,老许你看啊,这人恼羞成怒了。”

许斐漫不经心运着球,淡淡地瞥了夏生一眼,嘴角勾了勾,“老蟋蟀啊。”

夏生试了几次去断球,都被许斐的假动作骗过去,偏偏苟旭那条老狗还在他耳边不停地念“老蟋蟀”,夏生简直想冲过去把秋生的嘴封住。

许斐跳起来随手就是一个三分球。

陶白的手被秋生抓着,她挣了两下,没挣脱。

“许斐——斐哥——冲呀,再来一个灌篮!”秋生蹦蹦跳跳扯着嗓子嗷嗷。

陶白的目光落在场上那个最引人注目的光源身上。

男生运球动作流畅,每一个转身,跳跃,都像一个慢动作,映入了陶白眼底。

他每进一个球,球场外就响起一片喝彩尖叫。

许斐这个名字,响彻在耳,震得人心底发烫。

又一个三分后,许斐把球扔到夏生怀里,淡声道:“不玩了。”

“别啊,再打会儿。”苟旭勾住夏生的肩膀,对他说。

许斐走到秋生旁边,拿起椅子上的背包,抬手拒绝了别人递过来的矿泉水,径直朝出口走,“周末去体育馆找严野打。”

许斐走过她们的身边的时候,陶白下意识往秋生身后躲。

许斐余光一扫,只看到一个发旋。

“我操不是吧斐哥,你还嫌弃我们的。”苟旭揽着夏生朝他走去,“跟那只暴躁鹅打球有什么意思啊,一言不合还能直接打起来。”

秋生揪着就要走的夏生,不高兴地扬眉,“你们就要走啦?再打会儿啊,我专程带我朋友来看你们打球,这才半小时不到。”

夏生伸手在她脸上使劲儿拧了一圈,“当你哥马戏团啊,你让打就打,小姑娘你谁啊,腕很大啊。”

球场内还有几人在投篮,夏生指着他们其中一个,“马涛,来,给我妹表演一个投篮。”

“哈哈哈滚,你不是马戏团的那老子就是了?”

夏生笑:“我觉得你挺像啊。”

那群人哈哈笑,马涛,马戏团。

马涛啧了声,学着许斐的样子随手一投,然后不出意外地投了空。

大伙笑得更疯了。

秋生经常跟他们玩儿,朝他们摆摆手,拉着陶白就要走。

“你同桌啊?”夏生看了陶白一眼。

秋生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他天天从走廊路过,能不知道她同桌是谁?

夏生凑到了陶白身边。

陶白推了推眼镜,低声道:“你好。”

夏生见她低着头,脸凑过来想看看她长什么样,被秋生一巴掌推开,“你干嘛啊你!”

夏生也意识到他那个动作有点惹人误会,他挠了挠鼻尖,一脸不好意思:“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

实话说,这么久了,他妹同桌长什么样他还真就没见过,每次路过走廊她要么就是低着头看书写作业,要么就是趴在桌上。

“你走开,”秋生原本是想带陶白来看他们打球的,奈何斐哥不给力,她哥也在耍流氓,“淘淘跟菲菲她们不一样,你别逗她,她容易害羞。”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行吗。”夏生说。

秋生的小姐妹很多,但陶白跟她们不一样,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两种朋友,林菲她们性格开朗,什么都能聊,但陶白不行。

陶白内向,安静,甚至还有些孤僻,秋生怕她哥吓到她。

夏生抱歉地对陶白笑了笑。

“你们周末要去体育馆啊?”秋生突然目光闪了闪,对夏生讨好一笑,“也带上我们呗。”

陶白扭过头看着她,摇了摇头。

她不去。

秋生扯着她直撒娇。

“带你干嘛,你又不打球。”夏生不想带她,他们兄妹俩周末都是各玩各的。

而且男生和女生玩的也不同,带她就跟带累赘似的。

哪个男生出门玩身边还要带妹妹的。

“我不打球我就不能看你们打球么,给你们加油也行啊。”秋生拉着陶白跟在他们身后,“而且你想想啊,你球技如此稀烂,连狗哥都有人给他加油打气,就你没有,那你多尴尬。”

苟旭突然被点名,乐得不行,“要不你就带上她吧,我觉得秋生说得he很有道理,没人给你加油你多可怜啊。”

夏生深呼吸两下,在心里第一百次告诉自己,这是胞妹,打不得,打不得,他磨牙:“请问,请你吃个冰淇淋能把你的嘴堵住吗?”

“那就姑且先吃了试试吧。”秋生揽着陶白,“两个香草味的,来淘淘,谢谢这位哥哥。”

陶白表情木然,“谢谢。”

夏生的目光在她脸上多停了一会儿,长得……还挺可爱的。

“妹妹不用谢。”他看着陶白说。

秋生噫了声,被他恶心得够呛,把他的蟋蟀脸推开,不准他再看淘淘。

她就说淘淘长得可爱,偏偏要把自己藏起来。

几人往小卖铺走。

陶白的余光落在走在前方的许斐身上,男生走路不急不缓,单手插兜,微微低着头。

应该是在看手机。

“生日你准备在家还是去外面?”夏生突然问秋生。

秋生想了想,“还是去外面吧,家里也没什么好玩儿的。到时候去外面定两桌,吃完饭去唱歌。你呢?”

两人是双胞胎,秋生生日就是夏生生日,不过这俩从有了自己的小伙伴后,这两年生日都是各过各的。

苟旭用胳膊肘使劲儿怼了怼夏生,夏生面无表情地说:“今年一起过吧,多叫点朋友。”

秋生一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去年不都自己过自己的么,你今年发什么疯呢。”

一点都不想跟他一起过!

说得好像谁很稀罕跟你一起过似的,啧。

夏生正想说那行吧继续各过各的,后腰就被苟旭狠狠捅了捅。

卧槽尼玛老狗旭!

苟旭悄悄双手合十,朝他讨好一笑。

“人多热闹!”夏生见她还要说,烦了,“你再说冰淇淋没了。”

“那行吧。”秋生不情不愿地点头。

陶白在旁边听得一愣。

那……他也会去么?

-

许斐去车棚取了自行车,戴上耳机,一滑就窜老远。

路过小卖部时,夏生的声音穿透正在播放的歌曲,直直传入耳中:“许斐,喝水吗?”

他单脚踩在地上,扬了扬手。

“要冰的吗?”夏生问。

“不要。”许斐抬头看望着湛蓝的晴空,心情很好。

香草味儿的冰淇淋只找到一个,秋生半个身子都埋在冰柜里疯狂翻找,夏生简直都看不过去了,顺手拿了一瓶脉动递给陶白,嘴里还不忘讨她便宜,“妹妹,帮哥哥把这瓶水拿给那个骑自行车的大哥哥。”

陶白低头看着被塞到手中的脉动。

她犹豫了两秒,抬步朝那个正仰头望天的男生走去。

天气很好,天空碧蓝如洗。

男生身上没有穿校服,只穿着一件白t恤,修长的腿踩在地上,戴着黑色护腕的右手握着车柄,漂亮的桃花眼望着长空,侧脸俊美非凡。

陶白走过去,把水递到他面前,声音很小:“水。”

许斐听见声,回头朝她看来。

偌大的镜框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女生微微低着头,只看到一截白皙的脖颈。

站着还没他坐着高。

小矮子。

陶白举了一会儿,见他还是没有伸手,心里有些急。

她再次往前送了送,“水。”

声音挺好听。

软糯糯。

许斐伸手接过,拧开盖喝了一口。

陶白心下一松,转身就走。

心脏里就像装着一只不听话的小鹿,小鹿非常害怕许斐,只要一接近他就疯狂乱窜,想要逃跑。

“谢谢。”许斐拧好水盖,对着她的背影说了声,声音如泉般清澈。

他踩着脚蹬,自行车一下窜出去几米开外。

陶白微微偏头,男生脊背微弓,朝着前方而去。

这个画面与那日雨后红绿灯交叠。

唯一不同的是,今日晴空万里,那日乌云蔽日。

这是陶白和许斐的第一次对话。

“水。”

“水。”

“谢谢。”

一人两个字,何其公平。

“淘淘快来,我找到香草味的冰淇淋了!”秋生充满喜悦的声音从小卖部传来。

“你小心点,栽冰柜里去我可不拉你出来。”

“再买一个吧,”苟旭支支吾吾地说,“你不是还有个姐妹么,也给她带一个吧……我请客!”

“好啊狗哥你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秋生指着他哇哇大叫,“我就说我哥怎么突然要跟我一起过生日,原来是你看上我的小姐妹了!说!你看上谁了!”

陶白回过头来,看着活力四射追着苟旭跑的秋生。

脸上扬起一抹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