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不做痴情女[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1:09:08
不做痴情女[快穿]
不做痴情女[快穿]
作者:纷纷和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郑婴婴在几个世界做任务,找回失落的记忆。在这些世界中,总有痴情薄命的女人被渣男欺骗,她们辛苦付出,做了渣男的垫脚石,转眼却被渣男害死。痴情女死了,薄情女郑婴婴却醒了。第一个世界【自我拯救的天才小师妹X功体不全却天下无敌的皇朝太子】【已完成】第二个世界【被渣男玩弄的痴傻小公主突然清醒了X能活到九十九且以一敌百的(病秧子)皇帝】【已完成】……1v1男主都是同一人

吃饭,吃的是一高端品牌的火锅,文星汉请客。全程,霍西临都表现得十分奇怪,就连文星汉都看出来了。

拿手机在桌下偷偷给易忱发微信。

文星汉:【咋,他知道你是那谁对象了?】

易忱手机一亮,看了眼消息,懒得回了,对文星汉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有一道龙虾,也是往锅里涮的,捞出来后,霍西临就直接递到了易忱面前的盘子里。易忱抬头看他,霍西临手一抖,差点把勺子弄掉。

“你们吃。”霍西临急忙把另一半龙虾捞出来放在文星汉盘中,以显自己一视同仁,只是为了尊敬前辈……

易忱原本是不打算说什么的,见了霍西临这样子,也觉得他就是一个单纯大男孩,还不如问问自己想了解的。

向他了解了下CUBA今年的夺冠热点,平日的训练状态,除了打球还有没有其他兴趣爱好。

“嗯,玩游戏算吗?”霍西临问:“忱哥,你呢,喜欢玩游戏吗?”

“以前玩。”他没什么游戏瘾,有时玩吃鸡,打联盟,因为不热络,所以也不甚熟练。

霍西临登时灵光一现。

“《不安之魂》你听过吗?哪天一起玩啊。”

听过。

还很熟悉。

周璟公司自成立起就在研究的游戏,若究其根源,还是周璟高中时和他一起玩游戏,两个人闲聊时想的。

那时周璟就说,想做一款恐怖逃生游戏,几个人一队,一起逃跑,后边有怪在追,跑不过的就死,踩进陷阱里的人也死,让玩家在逃跑过程中感受心跳加速的紧张刺激感。

易忱就鼓励他,还允许他在功课完成后为游戏补充细节。最后大大小小的文档好几百个,堆在了文件夹里,时过境迁,这款游戏也即将问世。

“我没内测码。”那段时间他跟周璟的话就很少,也没管他要过。那玩意儿又难抢,论坛里一堆人哭天喊地,痛骂心舟游戏,但也无可奈何。

霍西临惊喜地眨眨眼,这不巧了吗,他有码啊!

“我有我有!”霍西临神情激动,搞得易忱都有些突然。

这孩子没朋友吗?怎么找到个人跟他一起玩游戏就这么激动呢?

意识到自己有些明显,霍西临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跑步回宿舍,然后我们玩呗,我给你邀请码。”

易忱:“……好。”

饭局一散,文星汉就拉着易忱研究,“我怎么觉得他目的不纯?他是想泡你还是咋的啊?”

“……”易忱摇头,不知道。

“我现在怕他知道你身份,跟你俩在这斗智斗勇呢。要是真的,这孩子心机也太他妈深了。操。”

文星汉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出的这破主意,这不等于把好友往火坑里推吗?

人心叵测。

易忱连周璟都看不懂,对于只有两面之缘的霍西临,更是一无所知。

“总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跟他玩下去,找到证据后你也能掌握主动权。要么,他要是真想泡你,你干脆顺水推舟算了。也别动真心,跟他玩玩,给周璟点儿教训,看他还劈腿。”

文星汉的话,易忱听了一半,也没真的往心里去。和霍西临保持友好关系简单,但第二个选择,顺水推舟……他就绝对做不出来了。他都多大了,霍西临也就二十左右?想想都不可能。

晚上回家,周璟不在。易忱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眸子垂下,往卧室里走。他与霍西临加了微信,此时一看,霍西临已发了好几条语音。

霍西临:“忱哥你到家了吗?别着急啊我在坐车。”

霍西临:“刚才路上遇到一只可小可小的猫,我还想要不要捡回去,看见一个姑娘过去了,让她带回家了。”

霍西临:“忱哥,我下车了,现在跑回学校,还有二十多分钟吧。”

霍西临:“忱哥我先把邀请码给你你先进去熟悉熟悉?”

易忱有很长时间没有认识新朋友了。成年人的友情坚实又脆弱,也很难再彼此交心。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他看着霍西临发过来的码,先去下了个游戏。

他自己先熟悉了下,以免玩的时候啥也不会,毕竟是要脸的人,男人自尊不容挑战。

游戏启动画面,一阵诡异音乐传来,墓地上鬼火飘荡,远方隐约有哭声。游戏提示为了保证效果请戴耳机,他去找,戴好后登陆。

新手指引做得很细,直接进入游戏,操纵游戏角色行动。这张地图是古墓,易忱的身份应是探险家。音乐很空灵,水滴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脚步声显得尤其大,更为紧张刺激。周围环境昏暗,新手提示,要他去找手电筒或者点火装备。

玩了一会儿,易忱也彻底摸清了套路,在这张地图里玩家需要开棺捡装备,找道具,找到出口开门。因为在五分钟后就会有毒气蔓延,如果五分钟内逃不掉,就要捡到防毒面罩……

由于是多人游戏,六人一局。每位玩家会在随机点醒来,大家需要一起逃生。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中会有一个人成为守灵人,他要帮助自己已经成了千年僵尸的主人找到祭品,活人的鲜血是最好的礼物。

在其他的地图中也是同样的游戏规则,都会有一个玩家被迫成为反派。如果他们成功坑了同伴并且逃生,将会有丰厚的奖品。但也可以选择弃暗投明,只是过程需要更加艰辛,而且奖励也会大幅减少。

依易忱看这游戏不太适合和朋友一起玩,要是其中一个人成了反派,就需要在内置语音里花言巧语欺骗同伴,说自己不是那个人,再把他们一网打尽,坏得很。

不过游戏的完成度很高,精美画面与立绘,逼真的场景,令人胆战心惊的bgm,紧张刺激的逃杀过程,同时易忱也担心他能不能过审。

又上论坛看了一些网友讨论,这会儿霍西临也发来了消息,说他已经回到寝室,现在就上游戏加他好友。

进了队伍就可以语音聊天,易忱听着霍西临微粗的喘气声,好像就在耳边。

“我先喝口水啊忱哥!”霍西临咕噜咕噜喝着水,听得易忱有些出神。

不过很快地其他队友的声音就打断了他注意力。

游戏开始,易忱选的是古墓地图,他刚醒,就听见1号男人冷静指挥:“所有人到大殿集合,路上有面罩捡一捡。”

“你玩过呀?”同队的2号是个女生,声音软萌萌的,“我第一次玩,还不太熟。”

“我也不熟哈。”1号男说,“新手,纯新手。”

听他声音很有磁性,怕是个专门打新手段位的主播。易忱一边跑一边捡东西,争取最后的逃跑时间。

大殿已经亮了,有队友点了灯。今天排的这些队友话都少,3号4号根本也没开麦。只有12号在聊天,仿佛已经很熟的样子。

一分钟后,易忱去开棺,突然眼前一黑,他被棺材里的僵尸咬了。霍西临从其他地方跑来,弯腰给了他一个面罩。

“忱哥,你带着。”

“不用了。”易忱的声音无比冷静,“我被咬了。”

“什么,你自爆了?”2号女生说,“你几号?”

“5号。”易忱很是淡定。

“完了完了怎么办啊。”2号明显慌了起来,慌完后想起来什么,“小哥哥声音很好听啊。”

易忱:“……”

霍西临也说:“那怎么办?好像可以治的吧。”

1号疑似主播的人说道:“想救人要收集十瓶尸毒去提炼,我看见了生门钥匙,你们来个人帮我踩机关。”

“我去找尸毒。”霍西临听完后就跑。

易忱:“好,你看着点时间。”

顿了顿,他又说:“你回来把面罩带走。”

易忱:“我不要了我再找。”

被咬后的易忱如常人一样,还能继续找道具,但他捡了尸毒后可以喝,加buff,捡了符咒会掉血,总之是和其他逃生者完全不同的路。

在另一个棺材里他翻出了防毒面罩和速度鞋,就跑去1、2号队友那里,“谁要面罩和鞋?”

“我缺鞋。”

踩机关鞋是必须的,不然容易踩不到导致队友掉陷阱。1、2号已经在这跳了好久机关了,还没跳明白。

看着2号队友蹦蹦跳跳地向自己跑来,易忱把装备扔在地上。

却听1号道:“别过去,他是僵尸了。”

一般为了方便沟通,在古墓地图里被僵尸咬了的就叫僵尸,在鬼村地图里被女鬼抱了的就叫鬼娃,他们会费尽心机欺骗同伴,被他们攻击了就容易丢命。

“万一他骗你呢。”1号也不是针对谁,只是提出了个合理性假设。

2号女生:“那怎么办啊?”

1号:“5号你要是不走僵尸路就把装备扔下离远点,咱们不打你。”

2号有些犹豫,看他落单总觉得可怜,“要么帮忙捡尸毒吧。”

“没时间。”1号冷静分析:“救人得从一开始就找装备,这样时间才充足,不然毒气一来全是僵尸,到时候都要一起死。妹妹,心软要不得啊,我这分怎么这么低的?救人被坑了三把。”

“啊……”2号女生被说服了,也只能在不远处静静地看易忱。

易忱放下装备转身走,因为不想走僵尸路线,就没什么游戏体验,还要被队友嫌弃。如果他一个人玩,干脆就退了,一想到霍西临还在,也只能待在原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偶尔会有僵尸出现,对玩家进行无差别攻击。易忱被咬了也没事儿,但就是叫得凄惨,他也不爱听,拿着弓箭和枪打死了几只。

还剩下一分钟毒气就要上来了,易忱对霍西临说:“你先走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

易忱看着朝他跑过来的霍西临,手里拿着荧光棒一样的尸毒,闪闪发光。

“我捡完了。”霍西临说:“忱哥,你知道那个什么提炼的地方在哪吗?”

“地下二层一个小房间。”

易忱顿了顿说:“我也记不住了。”

要是熟悉了地图,兴许还能找到,可现在易忱也是新手第一局,基本是懵的。霍西临说着没关系,“咱们一起走。”

“我把面罩扔了。”易忱:“你还是先走吧。”

此时显示1、2号已成功逃生,易忱:“正好门开了。”

“我不。”霍西临拒绝的语气都有些焦急了,“你必须要跟我一起走。”

易忱无奈,只得跟他下去。

两个人在下楼时毒气就上来了,霍西临给了易忱一个防毒面罩,黑暗中看不清东西,只有即将没电的手电筒。

“忱哥我找到了——卧槽。”霍西临好死不死地踩了个机关,登时被射出的箭攻击,直接身负重伤。

“绕着走绕着走。”霍西临说着,却听易忱的声音透过耳机,直接传进他耳中。

易忱在说,“不行,我不能离你太近,现在我会自动攻击人,吸血。”

听着易忱冷静的声音,霍西临却只觉得躁动。他刚跑完步,心跳加速,就直接上来玩游戏了,与易忱交流,哪怕是寥寥几句,也令他心满意足。可是越来越不够,越来越想要更多。游戏紧张的气氛同样令他血脉偾张,他沉默了会儿,便开口说,“没事,你吸吧,我可以。”

易忱:“………………”

这霍西临果真gaygay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