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恶毒女配的小逃妻在线阅读第2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2:30:38
恶毒女配的小逃妻
恶毒女配的小逃妻
作者:明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日更接档文:《亲爱的结婚吧》更新中,《吻你眉额》陆晚知穿进一本《刀口舔蜜》的狗血爱情小说里,成了连饭都吃不起的落魄路人丁,简直是除了丑,她一无所有。想起路人丁还有个免费哥哥,陆晚知决定去找男主讨要生活费的时候,要命的竟然被突然杀出来的白莲花女主,一脚把她踹给心机歹毒,美上天女配谢薄媚小姐的床上……Tips:拥有盛世美颜的强大专一的伪装者女配X每天甜度在线撒娇软萌扮丑女主女主因女配瞬间弯成狗,自我攻略。有虐情节,受不了的点叉。接档文:《亲爱的结婚吧》江初做了二十三年的单身狗,有一天村里的媒婆

长乐宫外是热闹的新帝登基大典,宫内暖阁里,闻静菀翘着脚躺在黄花梨木软塌上正掰着手指头数数。

翻来覆去五六遍,终是确认了她没算错。

今年是宣平二十年,照她前生的轨迹,坐在龙椅上的该是那前日被一刀砍掉脑袋的刘戟,而今日独掌大权的赵冕赵太尉尚还盘踞幽州,坐拥四十万大军,直到明年秋才会挥师南下,踏平刘戟伪政,开始自己平定乱世的步伐。

“唉——”幽幽叹一口气,闻静菀换个姿势,照旧慵懒半躺着,白嫩俏脸上是挥之不去的忧愁。

她的命啊,怎么这么苦,好不容易重活回来,竟是比上辈子跟着吕阁老的残兵旧部浪迹天涯还惨,居然一头撞进赵冕手里。她可是听闻过他那些凶残事迹,前日更是真真切切亲眼一见,才捡回来的小命这又悬在了半空中。

“唉——”怎么就和前世不一样了呢?

听着她唉声叹气,一旁的宫女晴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公主,这一早上您都叹了一百八十回气了,再叹宫里要盛不下了。”

闻静菀表情忧伤,闻言斜乜一眼,有气无力道:“你不懂,现在只有叹气才能稍稍纾解我心中的悲愤。”

“奴婢是不懂,不过这时辰该用午膳了,公主想用些什么?”晴烟是前日被分派到长乐宫里伺候的,经了前夜,宫里原先的老人不论主子奴才死的死,关的关,只剩不到一半,罗常林带着人连夜查了一遍,才梳理了些身家清白的出来暂且伺候新主子们。

提起吃食,闻静菀那点子忧愁立时飞散,先还一潭死水似的眼眸泛起星星波澜,从软塌上微微起身:“今儿有什么好吃的?”要说她对这皇宫有什么满意的地方,御膳房当属第一。

时值深冬,暖阁内燃了红通通的炭火,墙角四处各置了座鎏银镂百花香炉,细薄的白烟袅袅挥散。

闻静菀拥坐的软塌上铺了件白狐皮子,皮子是昨日罗常林送来的,一袭纯白无一丝杂色。她赤脚踩在上头,白莹莹的小巧玉足竟比皮子还要引人注目。

因着在榻上翻身折腾了小半日,这忽然起身,红绸单衣也被扯开些许,肤如凝脂,眸光潋滟生辉,晴烟只看了一眼便匆忙别过头,面颊红了红,应道:“奴婢也不知,还得去御膳房看,公主若有什么想吃的,可叫御厨现做。”

先皇后去得早,晴烟这等年岁的宫女不曾得见,但也偶听老人念叨过先皇后容貌艳冠六宫,只先帝是个好美色的,后宫佳丽如云,她们想不出先皇后还能美成何等模样,直到亲眼见了寿安长公主,这才忽的有些了悟。

原来有些人,能美到叫人直视一眼都觉得是亵渎。

“现做就不用了,你去替我瞧瞧,捡好吃的拿几样。”想着今日是傀儡小皇帝的登基大典,御膳房只怕忙得很,闻静菀赶紧摆摆手,叫她速去速回,“有劳你了,雾雨。”

晴烟面上的笑微微一顿,有些无奈地道:“回长公主,奴婢是晴烟,雾雨方才领柴炭去了。”这已经是长公主第三回把她和雾雨弄混了。

晴烟和雾雨都是前日才被分派来长乐宫伺候的,原还担心寿安长公主性子不好相与,两日下来倒是极好伺候,只一点,寿安长公主似乎总是弄不得她与雾雨谁是谁。

一听自己又叫错,闻静菀也尴尬笑了两声,连忙改口:“有劳晴烟了!”

今日的御膳房许是忙碌,菜色比昨日可是差远了,闻静菀兴致缺缺戳了几筷子,终是忍不住丢开:“晴烟,我昨日那包腌肉干呢?”

这腌肉干是她下山时特意准备在路上吃的干粮,只是一下山就遇上了吕阁老,后来又被提溜进宫,倒是一直没用上,不过时不时做零嘴摸出来吃一点,昨日又分出来给晴烟两个,现下剩余的也不多了。

晴烟将腌肉干取来,闻静菀看着瘪了一半的油纸包,不由叹一口气,真是吃一点少一点喽。

刚捏起一块要往嘴里送,门口侍立的小太监便高声唱道:“赵太尉到——”

肉干还没来得及放下,暖阁的苏绣海棠门帘就被撩开,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今日外头正冷,闻静菀只早间稍稍出门站了会子,便觉冷得不行,钻进暖阁里不想再动弹,这会儿看见赵太尉从外头进来,身上只一件单薄的玄色锦袍,不由替他感到一阵哆嗦。

“太尉来了,本宫正用膳呢,太尉可吃过了,不如一起再用些?御膳房的手艺可真不错。”闻静菀暗叹晦气,面上却堆满了笑意,色若春晓眉目妖娆,语气也温温软软好似撒娇一般。

赵冕目光微微一动,却是神情平淡,避过她弯弯的眉眼,从内侧铺着白狐皮的软塌转到桌上被戳了几下的丰盛菜肴,最后看向那包硬邦邦的腌肉干,忽的挑了挑眉。

“长公主这是……”疏淡嗓音拖长了语调,闻静菀偏偏从中听出几分嘲讽,笑脸一僵,连忙将玉箸从碟边拿开,又捧起腌肉干,似是沾沾自喜地举荐道:“太尉大人只怕没尝过这样的山间野食,其实滋味很不错,我自幼在山上长大,吃惯了这口味,反倒是宫里玉盘珍馐,一时竟有些不习惯,难免想念这粗野之味,太尉……可要尝尝?”

赵冕垂眸,看着满面讨好之色的小公主,鸦羽似的睫宇忽闪,在眼底照下一层阴影,菱唇轻翘,一袭红绫绸衣皱巴巴裹在身上,踩着一双兔毛软鞋,整个人看起来又乖又软。

若不是深知她性情狡黠,只怕也要以为她眼中的期待濡慕是真的。

不过纵是知道,他还是免不得恍了恍神,斜睨了一眼她高高捧起的腌肉干,瞳眸幽深,口气不咸不淡:“长公主真是好胃口。”

闻静菀闻言也不恼反而生出几分喜意,看来太尉对她这肉干不甚感兴趣,想来也是,赵冕出身诸侯世家,从小便锦衣玉食,哪里看得上她这点子粗俗野物。

毕竟这是仅剩的腌肉干,闻静菀正待美滋滋收起来,却忽的听见赵太尉话音一转,道:“不过,既是长公主盛情,臣自然不该推拒。”

嗯?闻静菀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小耳朵,面上笑颜直直僵住,陡然睁大的映水秋眸看向他,满是茫然。

太尉大人容颜清隽,肃然而立,浑然君子之态。看见她的表情,薄唇微微上翘,声音也仿佛染了几分愉悦,见她不动,还催促道:“长公主?”

君子个鬼!

闻静菀看着太尉大人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在她眼里却好似成了深不见底的黑洞,心里滴着血颤巍巍将包好的腌肉干放在他掌心,可小手却久久不肯松开:“太、太尉,这肉干晾晒了许久,吃起来很有嚼头,您处理政务繁忙时用来垫饥最好不过了……只可惜剩得不多,就这么一些了,我平日最爱吃这个……”

嗓音娇糯,期期艾艾的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委屈,简直叫人软在心底,恨不得立刻把她想要的都捧到她跟前来,一旁低着头畏惧赵冕的晴烟都忍不住抬眼担心地看了看小主子,这赵太尉据说是个性情喜怒无常的,可别被这句话惹恼了。

赵冕却只做听不出她话里的暗示,手掌一收便将那不大的纸包拢在手心,也不去看她盯着肉干那可怜兮兮的目光:“多谢长公主,既如此,臣就不打扰长公主用膳了。”

说罢,快意地扯了下嘴角,复又撩开帘子出去。

见他转身,闻静菀小脸顿时就垮了,疾走几步挨到门边,依依不舍看着腌肉干离她远去,小嘴一瘪,本就雾蒙蒙的眸子更添几分可怜。

直到那玄色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良久,闻静菀才狠狠一跺脚,悲痛道:“那人这时候到底来做什么的!”不在大典上吃香喝辣,偏来她这里抢那么一点儿腌肉干?

这人心性可真是太恶劣了!

这问题新任太监总管娄公公也很是好奇,但他并不敢问。

前儿一遭,死在赵太尉手上的人不可计数,多少位高权重呼风唤雨的人到了赵太尉面前比鹌鹑还乖,早年宫里叱咤风云压在他头顶的人物转眼间就成了刀下亡魂,娄崧自诩也算眼力过人,这才能一朝被赵太尉提拔。

不过今日这一回,他心里也是拿不准了。

本来他在外头听着太尉缴获了长公主的小零嘴,还以为是太尉故意来泄火气找麻烦,毕竟今早朝堂上以吕阁老为首的一干老臣对太尉可不太恭敬。

但等太尉出了门,他上前想要接过那包腌肉干时,却被太尉一个冷眼定在了当场,只眼睁睁看着太尉凤眸冰寒,警告似的瞥他一眼,继而轻哼一声,犹自将那肉干收进了怀里。

娄崧脊背沁出一层冷汗,低垂着头跟在太尉身后,按捺住心中百般猜测。

莫非,太尉是真喜欢那腌肉干?

闻静菀跳着脚狠狠指责了一通不要脸抢食的赵太尉,尽了兴才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站在角落的晴烟,故作凶恶地威胁道:“方才这番话可不要让我知道还有第三个人听见,不然咱们谁都跑不了!”赵冕那厮要是知道她这样背地里骂他,只怕抽筋扒皮都不为过。

晴烟见小主子朝自己怒目圆睁故作凶恶,却不知她这会子乌丝飞散,红绫绸衣歪斜,大大的眼眸中还盛满委屈,说是威胁,更像撒娇。

顿时心底那点残余的惊惧也都散了去,忍笑点头:“是,奴婢记下了。”

“唉——”闻静菀坐在软塌上正泄气,海棠门帘再次被撩开,粉色宫装的雾雨面带怒色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晴烟一惊,连忙问,“你不是去尚食局取柴炭了吗?”

雾雨先朝闻静菀福身,接着委屈不忿地道:“奴婢去找了那掌柴炭的林司饎,可是林司饎说如今宫里已有了新太后,一干贵重供应都要有太后的准许才能发放,便不肯给奴婢银霜炭,只肯给些烧灶的黑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