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都市之神级纪检委斩尽杀绝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23:03:00
都市之神级纪检委
都市之神级纪检委
作者:枸杞泡水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成为最强娱乐纪检委。很快整个娱乐圈发生了巨大变故,华夏也从此再也没有出现数..字..小..姐,天价小鲜肉以及各种风气不好的事件!(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从本章开始,故事的视角便转移到了青鳞雄龙青罡与他的小队身上。不一样的奇遇与不一样的眼睛,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是青罡,今年20岁。

两个小时前,我正走在茫茫大山的腹地,周围一片寂静。已是午夜时分,万籁俱寂。旁边的朋友们也沉默不语,只有龙的爪尖磕碰石头的声音传来。

表面上一切平静,但实际上每只龙的内心早已一片波澜万丈。尤其是我心里,一句时髦话就是“一万只羊驼横冲直撞飞奔而过”。

谁也没想过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天桭焦急的声音传来:“青罡,你快想想办法!怎么会摊上这事!”

“我怎么知道?”我无可奈何地说,“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对于闯入山林的盗猎者,我们一向是绝不留情且不留痕迹。但是最近不知怎的,数支盗猎队伍莫名频频出现。在我的权衡之下,我们决定对其进行跟踪,以找到他们的幕后始作俑者。

谁都没想到,这片平时鬼都不来的地方今天会忽然闯进一个人类来!听到这个情报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计划泡汤了。但是盗猎者绝不会因为我们的撤退就善罢甘休。所以我只得兵分两路,一路监视盗猎者,我带凌汐和天桭一众跟踪那个倒霉的迷路人类,希望他早点找到出去的山路。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啊啊啊!!!我狠狠地一爪打在路边的树上。

啪!

“什么人?”

我连忙向后一缩,只听轰然一响,我眼前立刻草木横飞,吓得我浑身一颤(这就是韩君杰听到的第一声枪响)。后面不明所以的众龙以为我中弹了,惊慌地扑上来:“青罡!青罡!”

“没事。”我扫一眼身上,没有伤口,“应该是遇上猎人了,大家都散开,当心被发现!”说罢,我开启“神隐”,悄然让我眼前那片草丛变成高大的灌木。

“嘿!老三——”尖锐的恼怒声传来,“你乱开什么枪——”

我轻轻探出头,外面是一胖一瘦两个猎人,似乎在争吵着什么。但是当我不经意向远处看去时,不禁拧紧了眉头——在两个猎人脚旁边不到三米的地方,趴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年轻人类。盗猎者就坐在他身边,几乎要被怀疑了。

该死,欠你的!

“神隐”只能同时作用于一个目标,不过这时候显然他比我要危险得多。容不得多想,我立即调动意念,让他看上去像一块大青石一样,这才混过了两个猎人的眼睛。

两个猎人不知在聊什么,不停地傻笑着。我也没心思管他们,一直在关注那个倒霉的人类,祈祷他能安分守己地趴着。果然,我还是太高估他了,盗猎者可能说了什么狠话,他开始不断哆嗦起来。胖家伙盯着他的藏身之处,如果再这样,“神隐”会马上失效的!

不容置疑地,我一口咬住身边的树枝,狠狠摇动了一下。

“青罡!”后面天桭的惊叫才出口,砰地一下,子弹便到了眼前。我早作了准备,用肩部厚厚的鳞片硬接下了这一击。锵地一下,碎鳞乱飞,我疼得差点叫出声来。

“没事,我没事,”我忍住痛说道,“马上做好准备,我们要强攻了!”

“我先上,”天桭咬牙切齿道,“我要撕碎这群混蛋!”

“不要大意,”我警告,“记得用你的“天盾”,那些枪不是吃素的。”

看样子我的命令下得很是时候,刚刚伸出头去,我便看见那两个猎人的脸正对着我们。而他们身后就是那个被揪出来的可怜的人类!

“什么东西!杀了它!”

“住手!阻止他们!”

我和盗猎者的声音同时爆发出来,只见身旁一个金色的身影豁然跃出。“天盾!”一声清亮的啸叫,一个醒目的球形盾落在了那个人类身上。

第一波子弹射了出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刺鼻的火药味里,我一个健步避开飞来的弹头,狠狠将胖猎人撞倒在地!两颗尖锐的犬齿,准确地扣在他的喉咙上!

龙鳞是对付子弹有效的防具,猎人的射击几乎只是打掉了我们的几片角质鳞,没有任何龙伤亡。在他们的猎枪没有重装之前,我们就是如饿虎扑羊一般,简直毫无压力。

“受死吧!”

我的上下腭发力,只听一声咔嚓响!噗一下!我的嘴里便充盈了那种温热咸腥的液体!我甩甩脑袋,仰天长啸!

“嗷呜——真他妈痛快——”

另一边,天桭对上了那个瘦猎人。盗猎者扔下枪,手里攥着一把醒目的砍刀,虚张声势地大吼着:“滚开!给我滚开!”

“当心!”我大喊。

天桭向左一偏,躲过了一记利刃。他低头向前用力一冲,用犄角架住了盗猎者的又一次袭击。瘦猎人惊惶地挥舞刀刃,胡乱劈砍着眼前的空气。

金龙轻蔑地一笑:“我去你的!”砰,一头撞在猎人身上,把他撞飞出去好远。猎人慌不择路地乱跑,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那个人类没事吧?”天桭没有去追。

我低头看看身前的这个人类,用嘴叼住他的衣服,将他拽到树下通风的地方。为了以防万一,我使用“神隐”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人类的假象。他没受伤,可能只是吓晕了而已。现在,他已经缓缓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怎么样,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我关切地问,“神隐”给了我最好的伪装。只要我不干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他就会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普通人类。

“青罡,都看过了,没有漏网之鱼。”一只名叫霜炎的雄龙跑过来,远远地说。

“好的,你们先等一下,我先给这个人说完话——”

突然,树后面一只黑漆漆的枪管钻出来,正对着他的后背。枪口仿佛在狞笑,迫不及待地要吞噬年轻的生命——

“趴下!”我纵身一跃,扑向毫无察觉的雄龙。

我将霜炎扑倒的一刹那,枪响了。

砰——

子弹划破空气,带着尖锐的啸叫朝我飞来。与此同时,一层薄薄的金色屏障在我身前迅猛生长,快速地笼罩了我的全身。子弹慢了下来,在空气之中缓缓颤动,终于无力再突破这层看似轻薄的气体,叮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啊——”

我听见一声惊叫。回头一看,那个人类正震惊地看着我,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伪装要崩溃了。

“看起来,”我略显无奈地说,“到底是瞒不下去了,看好了!”轻轻一抖,撤除了身上的“神隐”。

“啊!怪物啊!”

…………

…………

…………

我站在风中,静静地等待着。

凌汐赶上来了,韩君杰满头大汗地骑在他的背上。我想说些什么,凌汐却笑了:“没必要,青罡。他和我们一样,都只是初出茅庐的孩子呢!”

我叹了口气:“希望他也会这么想。”

这时,我听见怯生生的说话声。原来是韩君杰,他问我:“青罡……你们……真的是龙吗?”

“如假包换。”

“可是,你们……身子又没画上那么长……又没有翅膀……”

“长?你要多长?再长不打结了?”我好气又好笑,“长翅膀的是鸟,不是龙,明白没有?”

“可……你们是什么动物?”韩君杰仍然心有疑虑。

“按你们的分类方式,绝对的哺乳动物,”我看看他的呆样,“怎么?还不信?来来来,你摸摸我身上热不热?再不行就咬我一口,尝尝龙血是不是温的?”

“不是不是,我……”韩君杰险些从凌汐背上掉下来,“我,我无意冒犯……”他嗫嚅道,凌汐责怪地看了我一眼。

“嘿嘿,开个玩笑而已。”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又恢复了正经样子,“我们附近没有什么麻烦了,今天可以先在这里驻营,明天再回去——”

“青罡!青罡,不好了!”一只年轻的雄龙步履匆匆地跑来,“我们的前面有动静!”

“猎人是吗?”

“不,不知道。”雄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确实有不少人。”

“可能是我的朋友,他们来找我。”韩君杰忽然说道,我看看他,“大半夜没回去,自然会有人找。”

“别过去,绕开。”我向先遣哨兵命令道,“我亲自去看看。”

然后,我向凌汐说:“跟韩君杰聊一会吧,随便聊点什么,只要坚持到我回来。”

凌汐不解地看看我,点了点头。

我并不是意图阻拦这个人类回到他的族群里去。相反,我正苦恼着如何将他安然无恙地送下山。毕竟,这座山并不是只属于我们。避开那些人只是保险起见,我可不想和猎人们打上一场头顶头的硬仗——勇敢是看时候的。

我无声地潜到那里,并用“神隐”的不可见伪装将自己包裹上。只能同时用于一个区域,真是麻烦!远远看来,那些人训练有素,绝不像什么上山找人的村民。我暗自窃喜没有贸然把韩君杰放走,伏在地上悄悄凑了过去。

只有三个人,我还是高估他们了。我竖起耳朵,听见其中的一个人在嘟囔着一个我记忆尤深的名字:“真是的!黑子他们哪去了?不会迷路了吧。”

“在这等吧,”一个下巴上有着一道刀伤的中年人说道,“到天亮他们还不来,我们就走。”

“把他们扔下?”第一个人不可思议地问道。

“这一行的规矩,谁都不会照顾谁。”中年人吐了口唾沫,“这就是命,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我听着这话,心里一阵阵犯恶心,真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畜牲!

“话说回来,他们走了,钱也多了!”后面那个一脸横肉的家伙粗鲁地笑道,那个什么姓J的,真是他妈的有钱,找个动物出手这么大方。”

“你管他什么,干就行。”刀疤男摩挲着手里的刀柄,“有碍事的通通这个玩意伺候,切!咱们怕谁?”

真够狂的!

“有了这些钱,咱们干什么不成?”横肉脸还在一个劲地狂喜着,“什么药啊,妞啊,要多少多少!嘿,我干——”

他的眼睛瞪圆了,半句话卡在嘴边。喉咙里喷出来的不再是一句句肮脏的话,而是一股股黑红色的液体。他呲牙咧嘴地向前一歪,噗通一声,那副臭皮囊便倒下地上,再也不能为非作歹了。

“什么鬼东西!”

我昂首站在他们面前,两颗犬齿淋漓着温热的鲜血。青色的鳞片闪闪发光,显出无穷威严——

杀!这样的渣滓,多留一秒钟,都是对宝贵空气资源的浪费!

“快!快打它!”

一支慌忙拿起的枪管喷射出炽热的火舌。我就地一滚,霰弹在沙地上迸出一个个凹痕,尘土飞扬。我感到两下轻微的撞击砸在我的鳞甲上,大概是飞溅的碎子弹。

“去死吧!”

我爪下运劲,身体像一道利箭飞出,狠狠刺向猎人的胸腹。只听啊地一声,猎人被我接近一吨的体重狠狠撞飞出去,重重栽在地上,筋断骨折,绝不可能再苟活了。

另一个猎人嗷嗷叫着,举着刀冲上来,直向我的颈部砍去。

“还要再来吗?”我轻轻转身,一尾巴拍在他脆弱的脸上。趁盗猎者毫无防备猛然跃起,一记力道十足的腾空飞腿,噗一声,尖锐的龙爪直插进他的胸膛。血液喷溅,染红了我淡青的鳞片。猎人的尸体滚到一边,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再无刚才耀武扬威、无法无天的样子。

一场遭遇战就这么结束了,唯一的胜利者站在血泊当中。我看着一身猩红,庆幸韩君杰作为人夜视能力并不好。

“OK了,解决。”我向最近的天桭说道,“帮忙收拾一下吧,我可不想让那个人类看见。”

“我马上过来,你没事吧?”天桭关切地询问。

“我很好,你过来——”我半句话没说完,只听背后一阵窸窸窣窣,还没等回过头来,一个冰凉尖锐的东西顶上了我的喉咙。

“不许动,给我站好,”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你要是敢回头,我就刺穿你的脖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