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逝水昙花在线阅读第3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15:34:07
逝水昙花
逝水昙花
作者:霍家小二
来源:纵横中文网
看惯了美女,也适当的看一下丑女吧,看惯了长篇,也适当的看一下短篇吧,这里有你意想不到的剧情与结局。

回去是难了,没看到那几个也没能回去,自己脸也不比别人大,人家都回不去,你老丁就能回?你以为你是谁?好好的干好这个大秦帝国二百五十世的皇帝陛下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总比某些穿成了落魄书生,饿的半死的流民,困苦艰难混日子的小兵要高大上好多。二百五十世皇帝哎,还不够咱吹一辈子的?这起点,就一个字,牛逼。

对了,现在我叫什么名字?问问,“过来,我,呃,朕叫什么名字,”

“皇上名讳,奴婢不敢提,”

“叫你说你就说,恕你无罪,”

“皇上您讳旦”“你才混蛋”

噗通一声,把个侍奉的小太监吓得两腿发软站立不住,跪地求饶“皇上,奴婢该死”

“该死不该死的另说,你干嘛骂我,”

“冤枉啊陛下,您问奴婢您的名讳,小的不敢说,您让小的说的,”

哦,原来我现在是叫混蛋,不对,小太监说的是讳旦,也就是说我现在应该叫赢旦,什么破名字,赢旦,谁给起的名字,这个没文化真可怕,就不能叫个赢钱什么的,哪个彩头多好?

无语了,这个破名字可能还不好改,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派出所什么的,就是有也不知道接待咱们不,如果顶着这么个破名字出去,还不得叫人家笑掉大牙啊?哦,也对,自己现在是皇帝了,可能也没有人敢笑话自己名字不好听,管他呢,反正丢人也是老赢家丢人,自己是老丁头,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老丁自我安慰道。

哦,对了,看别人穿越都是搞点什么小发明,咱虽然不大懂,但是现在咱们是皇帝啊,是个超级牛叉的人物,可以说手下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咱天朝上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对了,先搞个科学院什么的,然后自己兼个院长,把在老家见到的现代科技发明找几个简单的吹吹,然后一大帮科学家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口里高呼陛下天资聪颖,万世师表也,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想好了就要去做,“来人”,

“陛下有何吩咐”,

“传丞相,朕要见他”。

“遵命 回去是难了,没看到那几个也没能回去,自己脸也不比别人大,人家都回不去,你老丁就能回?你以为你是谁?好好的干好这个大秦帝国二百五十世的皇帝陛下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总比某些穿成了落魄书生,饿的半死的流民,困苦艰难混日子的小兵要高大上好多。二百五十世皇帝哎,还不够咱吹一辈子的?这起点,就一个字,牛逼。

对了,现在我叫什么名字?问问,“过来,我,呃,朕叫什么名字,”

“皇上名讳,奴婢不敢提,”

“叫你说你就说,恕你无罪,”

“皇上您讳旦”“你才混蛋”

噗通一声,把个侍奉的小太监吓得两腿发软站立不住,跪地求饶“皇上,奴婢该死”

“该死不该死的另说,你干嘛骂我,”

“冤枉啊陛下,您问奴婢您的名讳,小的不敢说,您让小的说的,”

哦,原来我现在是叫混蛋,不对,小太监说的是讳旦,也就是说我现在应该叫赢旦,什么破名字,赢旦,谁给起的名字,这个没文化真可怕,就不能叫个赢钱什么的,哪个彩头多好?

无语了,这个破名字可能还不好改,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派出所什么的,就是有也不知道接待咱们不,如果顶着这么个破名字出去,还不得叫人家笑掉大牙啊?哦,也对,自己现在是皇帝了,可能也没有人敢笑话自己名字不好听,管他呢,反正丢人也是老赢家丢人,自己是老丁头,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老丁自我安慰道。

哦,对了,看别人穿越都是搞点什么小发明,咱虽然不大懂,但是现在咱们是皇帝啊,是个超级牛叉的人物,可以说手下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咱天朝上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对了,先搞个科学院什么的,然后自己兼个院长,把在老家见到的现代科技发明找几个简单的吹吹,然后一大帮科学家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口里高呼陛下天资聪颖,万世师表也,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想好了就要去做,“来人”,

“陛下有何吩咐”,

“传丞相,朕要见他”。

“遵命”

老丁坐着没事上下左右打量,嗯,什么鬼,房间里好像有灯泡?电灯,怎么回事?他母亲的电灯都有?老子刚才还琢磨找人发明个玻璃,发明个鬼?没有玻璃,电灯泡用什么做出来?

老丁对旁边的小太监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急忙回答:回陛下,小的贱名安德海。

得,听这名字,也不是个好人啊。“你不是服侍老佛爷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呃,陛下说的话,奴婢不懂,请陛下明示。”

“呵呵,朕开个玩笑,”也就是人家不懂,要是知道怎么回事肯定要骂老丁,你丫的进入角色还挺快,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你以前当过吗?知道皇帝怎么当吗?连皇帝都没见过吧?你一个小老百姓到我们这里开开眼,还不老老实实的小心我们揍你丫的。

可惜,这帮家伙没有上帝视角,千多年的皇权威压,大秦帝国早已深入骨髓,对着皇帝,老太监可能是明白,十步以内,皇帝也是个普通人。但是这个小太监还嫩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垂手而立,低头不敢言语。

“呵呵,朕这次病了以后,有好多事情都忘记了,安德海你如果知道就来提醒一下,朕会记住你的功劳,明白了吗?”

安德海道:“回陛下,奴婢明白。”

“嗯,朕看好你。”老丁这老不要脸的说道。“这个电灯是什么时候研究的事?”

“回陛下,这是咱大秦第二百世陛下消灭了几个蛮夷外族之后,下诏令组建了皇家科学院,经过了一百多年的研究发展,与二百四十五世陛下登基周年庆典所献,至今为止已有二十三年了。”

这个大秦帝国的皇帝换的挺快啊!老子是二百五,二十三年他母亲的五代?怪可怕的来。联想到自己如果不来,过几天就有二百五十一世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咱刚来不清楚但也不敢问啊?在一个,问谁?就问外边这些小太监?还是问外边那些听名字就不像好人的奸臣们?老丁感觉鸭梨山大,怎么办?这可咋整啊?咱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懂得,就记得有人说过:总有刁民想要害朕,这可真的遇上了。

过不多时,就听外面小黄门传话:“秦相爷和蔡相爷到了。”

“快请”。

只听得一阵不急不速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小黄门帘子一打,外面进来俩半大老头,当前一个容貌不俗,看起来清硕俊郎,面皮白净,额下三缕长髯,另一个也是白白净净的,双眼格外有神,颌下短髯,就是头发都有点斑白,所以算半大老头。

只见俩老头随意拱拱手:“见过陛下,陛下康复,乃是大秦帝国江山社稷之福。”

老丁心想:电视上人家大臣见皇帝不都是又磕头又请安吗?这俩老头和自己以前年龄差不多吧,看来拿这个皇帝没当回事,说不定就是个傀儡皇帝。

想到这里老丁急忙站起来,有样学样的拱拱手:“也见过两位相爷。”

俩老头面色大变,心想:皇帝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知道了点什么?老赢家的皇帝这一代代的!傻的是真傻,精的也是真精,这位二百五十世陛下自十五岁登基也三年了,一直不着调,也没什么主意,只要能穷奢极侈,酒池肉林,再来几个丹师时不时的和他聊聊长生不老,对自己两位那也是相当信任的,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俩老头不敢再多想,关键时间不多,立即正正衣冠拱手鞠躬:“陛下折煞微臣了,不知陛下传召微臣何事?”

“呃,没什么大事,朕就想问问,现在皇家科学院可有研究新的成果?”

“回陛下,那个科学院皇上嫌它靡费居多,这些年是光花不赚,与半年前以下旨撤裁,把所有院士贬为庶民,并叱之为朝廷之蠹虫,永不叙用。”

老丁尴尬,这里没我什么事啊,不是我干的,俺老家的朝廷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就算到这里了,俺也不能给瞎改啊!科学研究花钱不错,但是刚才听小太监说外面很危险的,周边国家一听就很牛叉,好像有点不服气咱们,在听听好像咱还杀了能战之大将?这不是我的锅?我不能背。要不和这俩老头商量商量让他俩背着?......

安德海。

得,听这名字,也不是个好人啊。“你不是服侍老佛爷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呃,陛下说的话,奴婢不懂,请陛下明示。”

“呵呵,朕开个玩笑,”也就是人家不懂,要是知道 回去是难了,没看到那几个也没能回去,自己脸也不比别人大,人家都回不去,你老丁就能回?你以为你是谁?好好的干好这个大秦帝国二百五十世的皇帝陛下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总比某些穿成了落魄书生,饿的半死的流民,困苦艰难混日子的小兵要高大上好多。二百五十世皇帝哎,还不够咱吹一辈子的?这起点,就一个字,牛逼。

对了,现在我叫什么名字?问问,“过来,我,呃,朕叫什么名字,”

“皇上名讳,奴婢不敢提,”

“叫你说你就说,恕你无罪,”

“皇上您讳旦”“你才混蛋”

噗通一声,把个侍奉的小太监吓得两腿发软站立不住,跪地求饶“皇上,奴婢该死”

“该死不该死的另说,你干嘛骂我,”

“冤枉啊陛下,您问奴婢您的名讳,小的不敢说,您让小的说的,”

哦,原来我现在是叫混蛋,不对,小太监说的是讳旦,也就是说我现在应该叫赢旦,什么破名字,赢旦,谁给起的名字,这个没文化真可怕,就不能叫个赢钱什么的,哪个彩头多好?

无语了,这个破名字可能还不好改,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派出所什么的,就是有也不知道接待咱们不,如果顶着这么个破名字出去,还不得叫人家笑掉大牙啊?哦,也对,自己现在是皇帝了,可能也没有人敢笑话自己名字不好听,管他呢,反正丢人也是老赢家丢人,自己是老丁头,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老丁自我安慰道。

哦,对了,看别人穿越都是搞点什么小发明,咱虽然不大懂,但是现在咱们是皇帝啊,是个超级牛叉的人物,可以说手下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咱天朝上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对了,先搞个科学院什么的,然后自己兼个院长,把在老家见到的现代科技发明找几个简单的吹吹,然后一大帮科学家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口里高呼陛下天资聪颖,万世师表也,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想好了就要去做,“来人”,

“陛下有何吩咐”,

“传丞相,朕要见他”。

“遵命”

老丁坐着没事上下左右打量,嗯,什么鬼,房间里好像有灯泡?电灯,怎么回事?他母亲的电灯都有?老子刚才还琢磨找人发明个玻璃,发明个鬼?没有玻璃,电灯泡用什么做出来?

老丁对旁边的小太监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急忙回答:回陛下,小的贱名安德海。

得,听这名字,也不是个好人啊。“你不是服侍老佛爷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呃,陛下说的话,奴婢不懂,请陛下明示。”

“呵呵,朕开个玩笑,”也就是人家不懂,要是知道怎么回事肯定要骂老丁,你丫的进入角色还挺快,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你以前当过吗?知道皇帝怎么当吗?连皇帝都没见过吧?你一个小老百姓到我们这里开开眼,还不老老实实的小心我们揍你丫的。

可惜,这帮家伙没有上帝视角,千多年的皇权威压,大秦帝国早已深入骨髓,对着皇帝,老太监可能是明白,十步以内,皇帝也是个普通人。但是这个小太监还嫩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垂手而立,低头不敢言语。

“呵呵,朕这次病了以后,有好多事情都忘记了,安德海你如果知道就来提醒一下,朕会记住你的功劳,明白了吗?”

安德海道:“回陛下,奴婢明白。”

“嗯,朕看好你。”老丁这老不要脸的说道。“这个电灯是什么时候研究的事?”

“回陛下,这是咱大秦第二百世陛下消灭了几个蛮夷外族之后,下诏令组建了皇家科学院,经过了一百多年的研究发展,与二百四十五世陛下登基周年庆典所献,至今为止已有二十三年了。”

这个大秦帝国的皇帝换的挺快啊!老子是二百五,二十三年他母亲的五代?怪可怕的来。联想到自己如果不来,过几天就有二百五十一世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咱刚来不清楚但也不敢问啊?在一个,问谁?就问外边这些小太监?还是问外边那些听名字就不像好人的奸臣们?老丁感觉鸭梨山大,怎么办?这可咋整啊?咱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懂得,就记得有人说过:总有刁民想要害朕,这可真的遇上了。

过不多时,就听外面小黄门传话:“秦相爷和蔡相爷到了。”

“快请”。

只听得一阵不急不速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小黄门帘子一打,外面进来俩半大老头,当前一个容貌不俗,看起来清硕俊郎,面皮白净,额下三缕长髯,另一个也是白白净净的,双眼格外有神,颌下短髯,就是头发都有点斑白,所以算半大老头。

只见俩老头随意拱拱手:“见过陛下,陛下康复,乃是大秦帝国江山社稷之福。”

老丁心想:电视上人家大臣见皇帝不都是又磕头又请安吗?这俩老头和自己以前年龄差不多吧,看来拿这个皇帝没当回事,说不定就是个傀儡皇帝。

想到这里老丁急忙站起来,有样学样的拱拱手:“也见过两位相爷。”

俩老头面色大变,心想:皇帝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知道了点什么?老赢家的皇帝这一代代的!傻的是真傻,精的也是真精,这位二百五十世陛下自十五岁登基也三年了,一直不着调,也没什么主意,只要能穷奢极侈,酒池肉林,再来几个丹师时不时的和他聊聊长生不老,对自己两位那也是相当信任的,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俩老头不敢再多想,关键时间不多,立即正正衣冠拱手鞠躬:“陛下折煞微臣了,不知陛下传召微臣何事?”

“呃,没什么大事,朕就想问问,现在皇家科学院可有研究新的成果?”

“回陛下,那个科学院皇上嫌它靡费居多,这些年是光花不赚,与半年前以下旨撤裁,把所有院士贬为庶民,并叱之为朝廷之蠹虫,永不叙用。”

老丁尴尬,这里没我什么事啊,不是我干的,俺老家的朝廷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就算到这里了,俺也不能给瞎改啊!科学研究花钱不错,但是刚才听小太监说外面很危险的,周边国家一听就很牛叉,好像有点不服气咱们,在听听好像咱还杀了能战之大将?这不是我的锅?我不能背。要不和这俩老头商量商量让他俩背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