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柯南]每天都在努力地远离死神小学生之【世子】(8)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15:51:40
[柯南]每天都在努力地远离死神小学生
[柯南]每天都在努力地远离死神小学生
作者:丹易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晴作为一个弃坑已久的正常人穿越到了柯南的世界次元壁破了?她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只是来日本学习的大学生。柯南?那个死神小学生,太恐怖了,她不要被死神的光环照耀啊然后她发现了死神光环是逃不掉的,那就还是加入死神光环庇护的朋友圈吧阿拉,帅哥你谁?酒厂二五仔?MMP,霓虹太危险,她想回祖国(微笑)每天想要逃离死神小学生男主透子CP透她就是一个可能偶尔吐槽的无脑恋爱文

掌老爷赶到时,宝络已经挨了赵雄年三藤杖,把个掌老爷心疼坏了,顿足捶胸,抱着晕厥过去的宝络,哭个不住,“我的肉嗳,你说你有武艺傍身,为何不用,你这个傻孩子哟。”

自己莫不是做错了事?

赵雄年上前刚唤了声:“老爷。”

掌老爷赤红着眼眶狠狠看过来,吓得赵雄年一哆嗦。

掌老爷将宝络交给一边哭天抹泪的荣氏,起身,他走向赵雄年,也不听他解释,一脚狠踹向赵雄年裆部,把个赵雄年家的吓懵了,看着自家男人蜷着身子在地上滚做一团。

待反应过来,赵雄年家的杀猪般的尖叫着跑向自家男人,“当家的,当家的......”回头,赵雄年家的冷冷瞪着掌老爷,“夫人下的令,我们有什么错,老爷要下这等狠手。”

“呸”掌老爷一口浓痰吐到赵雄年家的脸上,大骂赵雄年家的吃里扒外,顺带的将一众仆妇全骂了个遍。

“夫人执行家法,你们全都是死人呐,也不知道拦一拦,老爷我留你们何用,统统给我卷铺盖滚蛋。”

杜氏,沈氏容色大变,连声唤“老爷。”跪下苦声哀求。

杨氏自知事情闹大,脸色青白,紧咬了嘴唇,把心一横,膝行爬向荣氏,抱着荣氏腿,哭道:“求夫人给咱们说句公道话,咱们以后做牛做马答谢夫人大恩大德。”

还不是你这贱妇惹出来的事,你还有脸?

荣氏别开脸,直哭她那宝贝女儿。

“求夫人开恩,别让老爷赶咱们出去,求夫人了。”沈氏,杜氏亦跪求荣氏。

念在沈杜二人曾向宝络求过情,荣氏闭了闭眼,银牙一错,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此事与他们无干,是我下的命令,要打要罚,老爷做主便是。”

掌老爷气不打一处来,食指点着荣氏面门,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颤着手,连说:“糊涂,糊涂。”

你就不能等我来了再管教么,有你这当娘的么,孩子被你打出好歹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听到众人哭求声,掌老爷就心烦,直骂:“还不紧了去请郎中,都杵这干嘛,统统滚出去。”

一干人等四下散了。

回到蔚藻堂,掌老爷愈加怒不可抑,颤着声道:“你拿我的宝贝儿立威你可有问过我的意思?我在人前给你留足面子,你还想怎么着,虎毒还不食子,你这是要我的老命你知不知道。”

荣氏自打嫁过来,多年来夫妻相敬如宾,几时被丈夫这般指着鼻子吼骂过,默默淌着泪,慢慢地把宝络因何被打,一五一十将事情始末说出来。

“老爷有所不知,宝络今儿擅自离家,和她那师兄在莲花寺被人给撞见了,妾身也是为了宝络的清誉才会出此下策。”

荣氏泣不成声,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焉有不心疼之理,杜氏有句话说对了,打在儿身痛在娘身。

掌老爷听了悲喜交加,直骂:“妇人之见。”冷笑看向荣氏:“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道那卫峥是谁?”

“不就是宝络那师兄。”荣氏拿帕子揩了揩潮湿的眼角。

“除却他是褚慈炯徒弟这层身份,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说出来吓死你。”

老爷你就别卖关子了,有话你就直说呗,荣氏痛哭流涕,只不答话,她知道还有后话在等着她。

“卫姓可是我们大胤朝的国姓,在这怀阳城,又有几个卫姓人家,动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掌老爷这样说。

荣氏何等聪慧之人,经掌老爷这一点拨,止了哭泣,稍加思索,眼前豁然开朗,“总不会与怀阳王府有关?”

掌老爷点头,道:“卫峥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怀阳王世子。”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可是......”

“别可是了,我也是近几日才知晓。”顿了顿,掌老爷接着说:“比起付鸣镝小小的御前行走,怀阳王世子那可是皇孙,这孩子在我眼皮子底下多年,他是个什么秉性我比你清楚。”

卢芸的提议,荣氏有和丈夫提起过,掌老爷当时没说反对,但也没同意,荣氏知道,丈夫肯定另有打算,今儿才知道,原来丈夫看好的最佳女婿人选竟是怀阳王世子,可他们商贾之家如何高攀得上。

“你算盘倒打得精,关键世子对宝络有没有那份心思还不知道呢,当初,宝络拜师时,对外只说是远房侄子,如今,侄子变女儿,你要向世人如何交代。”真是悔不当初呀。

“要说没感情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在南明巷朝夕相对了五年,况且,世子早就知道宝络是女儿家,碍于师傅教诲,人前拿宝络只当师弟,谁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荣氏一惊,“世子知道宝络是女儿家?”

“应是知道的。”

当初宝络拜师心切,见到褚慈炯自报家门,说得已然很清楚,他记得世子当时就唤宝络作师妹,只是碍于师傅教诲,没有明说罢了。

这些年,世子居然没点破宝络女儿身份,确实够沉得住气。

荣氏突然想起一事,“我觉得世子对咱们宝络八成是有些意思的,且看看这个。”荣氏将那会儿从宝络那里收缴来的玉连环以及请帖递给丈夫。

“此物你从何处得来?”

掌老爷毕竟是大胤朝颇具盛名的一等皇商,见多识广,若他所料不差,这便是去岁经他手由瀚海进献给朝廷的东井玉连环。

听说此物世间仅此一件,他还听说皇上最宠的贵妃娘娘对这玉连环爱不释手,向今上讨要多次未果,最后,这玉连环的归处也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今上一时高兴赏给了贵妃,也可能今上自己留着了。

如今,这玉连环在怀阳出现,他想,今上九成九是将玉连环赏给了怀阳王。

“世子将它给了咱们宝络,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么。”荣氏会心一笑。

“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好,宝络果然没令我失望。”掌老爷哈哈大笑。

怀阳王子息单薄,就卫峥一棵独苗,有好物件自是留给爱子,宝络又是卫峥欢喜之人,转送宝络,也在情理之中。

“老爷再看看这个。”荣氏将请帖展开,荣氏指给丈夫看,“这是世子亲下的帖子,他的字,我识得。”

荣氏对宝络学业很看重,隔三差五会去南明巷检查,有一次,无意中在宝络的书桌上看到卫峥的一幅题字,荣氏记性好,便记住了。

“这日子与怀阳王妃寿辰正好吻合,关键还在这里。”掌老爷顺着荣氏指尖看过去,“送呈掌上珠贤妹启......”

世子果是知道宝络的女儿身份,这份请帖以及那挂东井玉连环已经表明了一切,世子想借王妃生辰之际带宝络给怀阳王妃相看,说不准,怀阳王妃也早就知道了宝络的存在。

掌老爷夫妇喜上心头,同时又有些担忧,西苑毕竟还住着一个‘讨债鬼’陈绍,那可是宝络的准夫婿,这可如何是好呢?

明白丈夫担忧什么,荣氏在丈夫耳边悄声说了句话,掌老爷点头,“也只能如此了。”他这样应该不算违背江湖道义吧,他不过是将嫡女换成了庶女,陈绍还是他的女婿。

鱼书来报,“回老爷夫人话,才刚郎中来过了,说是大小姐不碍事,将养三五日便能下榻走动了。”

掌老爷冷瞪荣氏一眼,都是你干的好事。

荣氏悻悻别过脸,她哪里知道这孩子会这般听话,她只道宝络毕竟习过武,那赵雄年奈何她不得,以致拖延到六福搬‘救兵’来,不曾想,人算不如天算,当赵雄年那一藤杖打下去,差点没心疼死她。遂吩咐鱼书尽心伺候着,日后少不了她的好处。

冯嬷嬷将宝络带回来的糖葫芦给了鱼书,虽说已尽数融化,鱼书却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之融化了,小姐待她是真的好,其实,不用荣氏说,鱼书对宝络亦是愈加的上心。

宝络挨打的第二天,掌府来了一位访客,“我乃卫公子亲随陈觉,听闻你家公子抱恙,卫公子特令陈某送来一物,以供公子消遣娱乐。”

陈觉拍拍手,有小厮手拎一物进来,鉴于那物什周遭用罩子严丝合缝遮挡,谁也不知其内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掌老爷不在,荣氏一届女流不便见外客,便由新任总管荣海出面。陈觉任务完成,亦不耽搁,告辞离去。

荣氏从里间踱出来,问道:“可知是何物?”

荣海摇摇头,表示不知。

荣氏绕着那物转了一圈,说:“将罩子打开我瞧瞧。”

荣海依命,待罩子取下的刹那,一个公鸭嗓子突得冒将出来:“憋死我了,谢过,谢过。”

荣海一呆。

荣氏一怔,继而,展颜一笑:“呵,我当是什么宝贝,这东西倒也有趣。”遂吩咐,“给大小姐送过去吧,就说是卫公子着人送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