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重生未来之王的麒麟五)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16:44:34
重生未来之王的麒麟
重生未来之王的麒麟
作者:秋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怜的小麒麟哟。妖孽,快闪开!王后已缩成一团,王,可以开吃了!作者专栏:纯爱完结文:

域界禁地当中,一道身影飞了出来。其他宗主也察觉到气息不对,早已有所防备。

司空空张口对着那身影吐道:“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只见一张巨大的太极图案被他祭起,周转盘旋,向那道身影压下。

那身影亦发声道:“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一道亮光冲顶,高逾数丈,触碰到太极图案,两者立时消弭于无。而刹那间,一声虎啸如轰雷乍落,响彻群山,一团白茫从空生出,形状如同一头白虎,张牙舞爪,猛地扑咬过来。

韩笑之大喝道:“染血老儿,你这白虎御灵术可算是家猫了!”拉开架势,气海当中传出一声龙吟,威震云霄。只见他身子往下一沉,顿时光华大盛,一条青芒巨龙从身上赫然腾起,冲入层云,大小如同山岳,带着雷霆之意击向白虎。

龙虎相斗,空中气象突变,云浪翻滚,那只硕大青龙之颢然灵光眨眼便将白虎吞没。龙爪如同天雷直劈下去,轰隆一声,地上碎石纷飞,峰尖崩断。

于此同时,丹宗木茯苓和剑宗东方不平也相继出手。

木茯苓喊了一声:“韩兄且收敛功法,当心禁地!”纤指一伸,指尖一道仙光射出,但她功法不如司空空和韩笑之,这一击轻易便被染血老祖避开。

染血老祖还欲出手还击,却见东方不平已傲然立于空中,手持仙剑,长喝一声:“孽障休要猖狂!”真炁勃发,一剑挥出六百六十道剑意,密密麻麻穿织成一张剑意大网,网中又自带剑阵,隐隐约约有摧山阻流之力,几乎对准了染血老祖各处要穴点位,八面玲珑,囊括无遗。把染血老祖困在中间,疾速向其收拢。

染血老祖大惊道:“九九归真剑法!想不到东方小儿竟修炼到了这种程度!”当即念道:“化血重生!”邪誓密咒立时从肌骨当中浮现,布满全身。

而此时剑网已然收拢成一个光点,轰然炸开,但见一滩血水飞溅而出。这滩血水却显然是某种法术,汇聚在空中,如同一条蟒蛇蹿入了禁地。

几位宗主都知染血老祖不好对付,因此上来便用上了自家真诀,但仍是被他用邪术逃脱。眼看前方便是域界禁地,几位宗主只能止步在此,面面相觑,不敢踏入其内。

东方不平疑道:“这孽障怎进得了禁地当中,莫非他知晓禁地法阵破解之术?”忽然脸色一寒,又道:“姬宗主至今还未现身,难不成竟和孽障勾结?”

木茯苓道:“嗜血邪宗中的孽障,会一种残忍毒法,食人脑髓,便能夺走那人所学功法记忆。从前也有六甲宗的前辈被嗜血邪宗所害,难免会泄露一些域界之密。”转身看向东方不平,妙目如冰,正色道:“东方宗主不可乱讲。”

东方不平哼了一声,道:“倘若我九九归真剑法修炼圆满,便再来十个百个邪宗孽障,也一并斩尽杀绝,在此诛尽,怎会再令脱逃!”

韩笑之冷冷地道:“方才那孽障会咱们各宗功法,看来死在他手下的道宫弟子不在少数。”

此刻灵宝真君巡察其它各处禁地回来,将身立在此处禁地正上空。此处禁地名为‘玉泉禁地’,禁地当中有一处玉泉洞,相传为上古仙人所留。禁地另一侧便是魔界,有‘独眼魔族’聚落在外。

灵宝真君说道:“此地并无其他邪宗顽孽,仅染血老儿一人而已,如今他已躲入禁地,倘若贸然闯进拿人,交手之时,恐怕伤了禁地风水根脉,为今之计,唯有动用域界大阵封杀之!”

太虚宫几位宗主和灵宝真君之所以悉数到此,便是考虑到染血老祖极可能并非孤身一人,恐有嗜血神宗之人在此埋伏。然而此刻听了灵宝真君之言,几位宗主都是吃了一惊。惊的不是嗜血神宗没来埋伏,而是灵宝真君后半句话——动用域界大阵。

域界大阵唯有魔族入侵时才动用过,如今对付染血老祖一人,竟要不惜发动大阵。但为保禁地周全,除此之外的确别无它法。

木茯苓道:“真君,可要三思而行!”

域界大阵虽然能在不损坏禁地之前提下,除掉染血老祖和禁地中的所有生灵,但也不是随便发动。如今只需发动此一处便可。而域界禁地虽名为禁地,实则为域界大阵阵眼,乃域界大山穴脉,动用一次,便要将此前凝聚的所有灵气耗尽,在灵气再次凝聚足够之前,此处阵眼便不可用,也即陷入一段歇停期。倘若魔族趁此时来犯,则道域恐有危险!

灵宝真君当然也明白此中道理,但他道:“域界共二十四处阵眼,如今只动用此一处,不会有事。”立于玉泉禁地之上,大袍飘然,开始诵念法咒。

这时染血老祖的声音从禁地当中传出,只听他道:“太虚宫的小辈们,你们姬宗主在我手中,若想要我留她性命,便老老实实滚回太虚宫!”

域界大山之上,玉泉禁地当中,一处古洞幽然隐在半山麓上,便是玉泉洞了。

玉泉洞中,一位老者嗓音沙哑,灰白的头发披散在脸上,看不清他神色面貌。唯有两道阴森可怖的目光,透过带着血垢的发丝,从殷红的眼眶中直射而出,说道:“小崽子,你来告诉我,人长脑子用来作甚?”

洞中潮湿冰冷,令人感觉仿佛置身幽冥地狱之中,几块火灵石,散乱的扔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冒着火星,勉强驱退了四周黑暗。

那石洞中的少年,抱着双臂缩在角落,目光中的恐惧已经逐渐变得麻木,唯有两腿还哆嗦个不停,眼看便要站立不住。在他右首不远处,还有一名女子,正是姬凌雪。

姬凌雪娇容惨白,被染血老祖用锁链紧紧缚住,吊在石梁上。

染血老祖身前也躺着一人,不过已是一具死尸,从衣着来看,乃是名域界守卫弟子。那弟子死不瞑目,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灵台被染血老祖生生掀开,白花花的脑髓冒出,情形惨绝人寰,不堪入目。

听不到云长逝答复,染血老祖语气陡然变厉,吓问道:“我再问一遍,人长脑子用来作甚?你不回答,我便杀了你!”

云长逝纵然天不怕地不怕,但亲眼见到如此惊悚的一幕,已让他魂飞魄散,小声回答道:“用来装东西。”

染血老祖道:“装东西?”他似乎对此回答颇为满意,连夸了几个“好”字,又道:“不错,是装东西,好比包子装着馅儿,只要我一口吃下去,那包子馅儿便被我消化,成了我的肉。人的脑袋好似包子,脑髓还似馅儿,只要我把馅儿吃下,那他们脑子里的东西,便全归我所有!”越说越是癫狂,眼神中光芒愈发渗人。

云长逝糊里糊涂听着他发狂般的话语,身上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

染血老祖又问道:“小崽子,你睁开眼瞧瞧,告诉我,我在吃什么?”

云长逝根本不敢睁眼去瞧,说道:“你在……吃脑髓。”

此刻染血老祖正津津有味的品尝着那名域界守卫弟子的脑髓。只见他将铁钩般的手指挖下一小块脑髓,舔进了嘴里。

染血老祖阴恻恻笑道:“错了。我吃的不是他的脑髓,而是他脑子里的记忆。他们脑子里都装着记忆,当然也包括功法,什么道德真言、剑意、奇门遁甲等等,便如各种滋味,只要你尝够了足够多的滋味,那些功法便都属于你了!”

突然把一小块脑髓送到云长逝面前,笑道:“来,尝尝滋味。”

嗜血神宗的独门绝技,乃吞噬神功,其诡秘毒辣,正如染血老祖所言,能食人脑髓,并从中提炼功法,化为己身所有。而嗜血神宗亦是人族宗派,故吞噬神功只针对人族使用。此邪功太过灭绝人寰,比那些食人魔族都要残忍,因此嗜血神宗之人遭到各道宫捕杀。

云长逝只觉一股恶臭扑鼻,见染血老祖已把脑髓送来。他自然从没有吃脑髓的念头,更不会去吃。脸色一白,忍不住呕吐了一地。

姬凌雪在一旁咬牙切齿道:“你能进到这玉泉禁地,解开此地法阵,已然能用奇门遁甲之术。我师父他老人家至今杳无音讯,难道竟遭你这恶贼毒手!”

染血老祖笑道:“姬宗主息怒,我没害你师父,倒是吃了个我宗弟子的脑子,这玉泉禁地的秘密也是从那弟子的脑子里获悉,想必跟你师父无关吧!哈哈……”

姬凌雪冷道:“我六甲宗弟子,和太虚宫众人,定不会饶过你!”气得娇躯不住发抖。

染血老祖不再理会她,而是把血红双眼看向云长逝,恫吓道:“你若不吃下这一口,我便立刻把你的脑髓挖出来!”

云长逝心中恐惧爆发出来,伸手打了染血老祖,叫道:“你要杀便杀,难道我害怕不成!”

染血老祖却不生气,声音阴冷,说道:“那我先杀了你,再杀了你的家人,把你们的脑子挖开,再加点盐巴,慢慢地都吃进肚子……”

云长逝平日便受尽屈辱,仿佛天下之大,却无人瞧得起他,此刻真有一死了之的心。但他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母亲,母亲身子有恙,倘若他出了事,那母亲也不能活命。如今只得吃了一口那弟子尸首的脑髓。

刚一入口,不待他任何反应,染血老祖已把手掌按在他天灵之上,默念密咒。

云长逝只觉头痛欲裂,脑海翻涌,出现一些不属于自己记忆的画面,其中有各种法阵、机关要道等等。那尸首原来是名六甲宗弟子。

染血老祖放开了他,道:“滋味如何?你是不是也想如道宫弟子一般,会各种道法……”话未说完,突然口中吐血,过了片刻,说道:“我方才用了‘化血重生’之术,此术一辈子只能用上一次,先把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尽化为血水,再凝成身形,相当于投了次胎,几乎耗尽老朽修为。如今外头又有太虚宫那帮小儿,都还有点本事,看来老朽这回是在劫难逃,但可惜老朽一身神功。”

看了看云长逝和姬凌雪两人,道:“老朽要把神功传承下去,如今有你们二人在此,但我只须传给一人。”

姬凌雪闻言大怒,道:“无耻孽障!死到临头还来辱我。什么邪魔歪道,竟敢自称‘神功’,真乃大言不惭!”她身为六甲宗宗主,修行无上大道,领悟玄奥真意,怎会看得起什么吞噬神功、化血重生?若再被染血老祖这邪魔收为弟子,真是辱没了她。

染血老祖道:“姬宗主,我倒希望把神功传给你,若是被这小子学去,他还不一定能活得下来。况且你得了我的吞噬神功,对你修炼一途也大有益处。识时务者为俊杰,姬宗主怎能犯傻?”

姬凌雪冷道:“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染血老祖叹了一声,对云长逝笑道:“我也可收你为弟子,只要你得了我的神功,以后便不需再怕那些道宫弟子。但在此之前你得先杀了她。你们二人,若不是她死,便是你死。”说罢森然一笑,转身走出了洞口。

云长逝听他说“不怕道宫弟子”,的确有些心动,但还是打消此念。他虽不会分辨道法邪术,然而单单看他食人脑髓,也清楚他不是什么好人,更不会起杀心对付姬凌雪。

扭头一看,只见姬凌雪柔曼婀娜的娇躯,被锁链缚得玲珑浮凸,显然十分难受,心头一热,道:“我帮你解开铁链!”可仔细一瞧锁链,却不禁让他皱起眉头,但见这锁链捆得复杂,其上还有一道道禁锢铭文。

姬凌雪道:“这条铁链连我都解不开,更可况是你。且我真炁还未恢复,不然这区区机关锁链,如何能困得住我。”

云长逝不懂什么叫真炁,但知道她身怀异术,十分厉害,如今她是在等恢复真炁,乃问道:“那怎么帮你恢复真炁?”

姬凌雪闻言,静了片刻,缓缓道:“在我上中下丹田处各取一滴鲜血,滴在我颈中项圈上。”

上、中、下三处丹田,乃道家修真炼气会神之所,对修道者而言至关重要。

云长逝随口答应道:“好!”但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三处丹田在哪儿,挠着头问道:“上丹田在哪儿?”

姬凌雪言简意赅,对他说道:“在我额头。”

云长逝抬眼看向她额头,但见螓首蛾眉,洁净滑腻,面颊上也不着粉黛,依然娇艳如蕖,心中一阵慌乱,低头又问道:“那中丹田呢?”

姬凌雪道:“中丹田在我心口。”

云长逝仅仅只听到她声音,便觉脸上有些发烫,不敢去看,连忙又问道:“那下丹田在哪儿?”

姬凌雪道:“在我脐下三指处。”

云长逝“啊?”了一声,面露难色,此三处地方都极为私密,都言男女有不亲之礼,他如何也下不去手。偷偷瞥了姬凌雪一眼,但见她神情自若,眉目淡然。

姬凌雪见他神色间有些忸怩,忽然发问道:“你在想什么?”

云长逝慌了道:“没……没什么。”

姬凌雪淡然道:“我发间有根玉著,里面藏有金针。”

没过多久,染血老祖便又回来。云长逝原本想从洞口逃走,但刚来到洞口,身前忽然出现一层金光,其中有字迹悬浮,将他震退回来。姬凌雪却告知他,洞口设有禁制,他是出不去的。而且,便算他逃出玉泉洞,也未必能走出玉泉禁地。

云长逝知道姬凌雪不会骗他,且对她已渐渐有了敬佩之心,只得等她真炁恢复,好带他一同离开此地。念及此处,他又想起母亲的话来,真想赶快回到家中。

但如今染血老祖已然回来,云长逝不禁心中焦急,扭头看了眼姬凌雪,方才他已按姬凌雪之言,把三滴鲜血滴在她项圈之上,但此刻她仍一动未动,被铁链缚在石梁上。

染血老祖来到云长逝身前,道:“你不杀她,最后死的会是你。修道之人都会辟谷之术,几天不吃不喝也饿不死,但你会饿死在这儿!”

云长逝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只想着尽快逃出魔爪。

便在此时,忽听姬凌雪娇喝一声:“去!”颈中项圈上猛地射出一道华光,向染血老祖背后打来。

这一下虽是迅雷不及掩耳,但还是被染血老祖挡下。但姬凌雪话音未消,紧接着又是两道华光从项圈飞出。

染血老祖伸手凝出一团黑气,将这两道华光先后挡下,笑道:“姬宗主若不怕毁了着玉泉洞,可随意施为!”

姬凌雪听了不禁一怔。她中了丹宗的封脉软筋香,若无解药,一时半刻根本无法提起真炁,全靠着颈中项圈里残留的一丝真炁,以她自身三才之血,才突发三下奇袭。此刻她已束手无策,且染血老祖又拿玉泉洞威胁,让她不得不惊。

这玉泉洞乃玉泉禁地重中之重,而缚住她的那根石梁,便是阵眼死穴,别人或许不知,她身为六甲宗宗主,可是心知肚明,再清楚不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