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枪王是怎么练成的之竹笛悠扬

来源:17K小说网 2021/5/4 16:33:08
枪王是怎么练成的
枪王是怎么练成的
作者:海边捡沙
来源:17K小说网
不是吧老兄!电子竞技要考脑子吗?那年夏天,我们在一起拼搏一起训练,每天面对着各种强队,五狙战队?龙影战队?蛋疼五侠?难道不能视为掌上玩物吗?

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季节总是急着往前赶。人们仿佛刚刚送走冬季,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春天的滋味,就不知不觉进入了夏季。

江宜市的大街小巷,不少男人开始身着短衫短裤,女人们也急不可待地换上了柔软轻薄的夏装,一些姑娘还穿上了飘逸的长裙——无论人们的物质生活多么匮乏,都不会放弃美的向往,美的追求和美的展示。

1966年5月中旬的一天,江宜市后围墙街的一栋新建四层居民楼建成封顶。虽然这这栋楼房并不宏伟也不华丽,但由于置身于矮小、陈旧的建筑中,仍然聚集了许多好奇的目光。随着新楼封顶喜庆的鞭炮声和弥漫的硝烟渐渐散去,这座楼房新颖、整洁的外表,与周围凌乱、破旧的老式民居相比,显得是那样的鹤立鸡群、亮眼夺目。如一位贵公子被一群拾荒者好奇而又虔诚地围观着、簇拥着。

可是当时谁也没想到,这栋小楼成为那个特殊年代这座古老小城的缩影,在她的周围演绎出一串串那个非常时期特有的情感故事......

新楼对面,是一字儿排开的高矮不一的旧民房。这一幢幢参差不齐、破烂不堪的一层或二层民居均为砖木结构,外墙的石灰涂料大多早已剥落,斑驳的青砖争先恐后地从里面挤出来。仿佛一个个乞丐向行人伸出脏兮兮的手。

二十二岁的郝仁穿过一扇有些变形的破旧木制门框,门框里面是一口天井。天井由于常年积水,将青石地面泡得黑黢黢的。天井后面是个过道,过道深处有个通向二楼的木梯。木梯由于岁月的侵蚀,有些腐朽、发黑。老态龙钟的木梯已经不堪重负,似乎不愿再让人践踏,郝仁每踩一步,木梯就发出“唉哟唉哟”的声音。

郝仁和母亲就住在这个两层小楼的二楼。

登上楼梯,就是二楼人家共用的堂屋。堂屋西边是楼梯口,东面是木制围栏,围栏外面就是刚才已经介绍过的天井。倚在围栏上,不仅天井全貌一览无余,而且透过院落的围墙,可见院外的部分世界。

堂屋的隔墙和地面都是木制结构。堂屋南北两侧的住房,壁板陈旧,且缝隙宽窄不一,宽些的缝隙可以清晰看到几家屋内的墙壁都糊了报纸。堂屋的地板有些变形,显得坑坑洼洼、高低不平。

解放初期,郝仁的父亲郝善友在当地开了家理发店。1956年公私合营,理发店收归国有。为确保这项工作顺利进行,当地有关部门举办私方人员学习班,学习有关政策,促进思想转变。学习班结束前,会议组织者要求参加学习的人员给学习班组织部门和当地政府提意见,不提意见者不准回家。郝善友自幼学徒,没上过学堂,识不了几个字,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所以只能请人代笔,抄了别人的几条意见递上去。不料,由于后来的政治运动扩大化,这几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具体内容的意见却换来了一顶严严实实的“老右帽子”。

多年后,虽然地方政府落实政策,给已经病逝的郝善友平反,但随着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来临,“问题家属”的阴云却卷土重来,笼罩在郝仁母子的头上,不幸的家境和旁人的冷眼歧视,让郝仁养成了处事谨小慎微,待人宽宏大量的性格。

郝仁十四岁时,他们母子以前居住的房屋需要拆除建国营粮站。街道委员会就把他们母子塞到这个小二楼的一间过路厅暂住,这一暂住就是六、七年。

郝仁家没有门,门口一张厚布帘隔出十来个平米的空间就是母亲的卧室。里面黄姓人家进出都要从母亲卧室外面经过。母亲每天清晨拉开布帘,将柔和的光线和新鲜的空气引进来,睡觉前再拉上布帘,遮住自己的私密空间。

郝仁用两条长凳和几块条板在过路厅外的堂屋搭了个简易的床铺,除冬季与母亲共处一室,躲避风寒的侵袭外,春夏秋三季就睡在堂屋的床铺上。

郝仁上了二楼的堂屋后,将装有白菜萝卜等蔬菜的竹篮递给跟母亲去打理,然后拿出自己心爱的竹笛,倚在堂屋的围栏边吹奏起来。

郝仁吹得十分投入和尽兴。

一根竹管,1个吹孔、1个膜孔、6个音孔,内加一个木塞,就成了音色明亮、悠扬的民族乐器。

这种乐器制作工艺简单,掌握吹奏的基本方法容易。所以有人说,千日的胡琴百日的箫,笛子只要一天教。

正因为结构简单,将笛子吹出美妙动听的旋律就更难。因为吹好竹笛不仅中气要足,而且技巧繁多。要在长短音、高低音、强弱音的掌握,呼吸、指法、吐音之间的配合,都必须做到运用自如、浑然一体。

虽然那年月,由于组织性的文娱活动单调匮乏,有不少青少年为了丰富自己的娱乐生活,积极投入学吹竹笛的行列,但能坚持下来,吹得悦耳动听、扣人心弦,吹得引人入胜、让人荡气回肠的人却凤毛麟角。

郝仁母亲没有正式工作,平时靠给别人缝缝补补的点滴收入贴补家用。由于用眼过度,母亲几年前患了眼疾,后因无钱医治,每况愈下,双眼仅看到近距离的光亮和他人模糊的身影,再也无法为别人做针线活,母子二人的生活更加艰辛。

为了维持基本生计,减轻母亲的生活压力,郝仁从小就为罐头厂拣蚕豆、为火柴厂糊火柴盒,揽些力所能及能挣钱的活,以贴补家用,分担母亲的生活重担。

郝仁虽然家境贫寒,但贫困的生活挡不住他对音乐的追求与向往。郝仁打小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和很强的感知领悟力。

由于家里经济拮据,郝仁不敢奢望自己拥有二胡、小提琴这些价格昂贵的乐器。儿时的郝仁最大的心愿就是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竹笛。

那时,郝仁一有空就跑到文具店,趴着乐器柜台欣赏里面各式各样的竹笛,但因囊中羞涩,只能望笛兴叹。

后来在发小李魁的帮助下,郝仁终于拥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竹笛。

郝仁虽然没有经过名师指点,也没有经过正规的专业训练,但他只要听到收音机和有线广播播放笛子独奏曲,就屏声静气地侧耳聆听,认真揣摩,然后再用这支竹笛模仿着吹,刻苦地练。

经过几年的不懈练习,郝仁终于熟练掌握了竹笛许多吹奏技巧。他吹出的笛声时而像云雀欢唱,时而如骏马嘶鸣,时而似潺潺流水,时而若如风起云涌。

郝仁每次吹奏竹笛时,悠扬的笛声总会引来一些邻家小孩甚至还有一些大人在楼下院外的小巷倾听。他每吹完一首曲子,总会迎来一阵热烈的鼓掌和喝彩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