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盗墓:开局迎娶美女禁婆之霸气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7:58:06
盗墓:开局迎娶美女禁婆
盗墓:开局迎娶美女禁婆
作者:小行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动穿越盗墓世界,获得神级签到系统。第一次签到,系统就奖励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老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010 霸气

秋宜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最后坐起身看向窗外。

这会儿月色正浓,可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最后不得不把电脑拿到床上,拿枕头靠在背后,手指敲击着键盘。

起来倒水的卓珂,无意中看到秋宜佳卧室有亮光,她走到卧室前,抬手想要敲门,但最后还是放下手,端着水杯回了房间。

翌日,秋宜佳顶着黑眼圈从床上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客厅时,发现本应该上班的女人,这会儿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而另一边单人沙发上也坐着一个人。

秋宜佳定睛看了一眼,立刻腰板挺直,朗声道:“爸爸早上好!”随后嬉皮笑脸的凑过去,一边给她老爸殷勤地捶肩一边询问道:“爸,你怎么过来了,来之前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呢,我也好去迎接您啊。”说完这话她悄悄瞪了眼卓珂,怪对方没叫自己起床。

秋德江睨她一眼,“早告诉你,这会儿我还逮不到人。”

被戳破底了,秋宜佳尴尬地嘿嘿笑着,食指挠了挠脸,小声道:“哪能啊,我一定恭候您的大驾。”

“好了,别跟我嬉皮笑脸的。”秋德江肃然道:“你坐在哪里,我有话要说。”

秋宜佳正襟危坐的靠在卓珂身边,卓珂不动声色的和她拉开距离,秋宜佳鼓了鼓嘴,也没敢瞪她,怕被她爸发现。

秋德江把俩人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言归正传的直接进入主题。

“下星期三你们奶奶要过八十大寿,这次我会邀请很多老朋友过来,操办的事情就留给你们了。”说到这,秋德江看向自己的女儿,再三嘱咐道:“尤其是你,你奶奶最喜欢你,在这件事上你不得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

“对哦,奶奶今年八十大寿啊。”秋宜佳咬着拇指,蹙着眉沉思着,随后直起身拍了下腿,看向她爸说:“好,我会和珂姐一起准备的,爸,你就放心吧。”

“你少点碰那赛车,我才放心。”秋德江教育完她,站起身对卓珂说:“你跟我去一下书房。”

“是,董事长。”卓珂恭敬道。

秋宜佳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就看着她爸和珂姐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想到以前在家里时,她爸也是这样,顿时无聊的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书房里。

秋德江坐在皮椅上,卓珂则脊背挺直地站在办公桌前。

秋德江这会儿脸上已然没有了在客厅里那种好说话的表情,这会儿脸上有的全是冷漠,他淡然道:“佳佳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卓珂微微低垂着头认真道:“没有。”

“上次和你说的事情还记得吗?”秋德江眼神犀利的看着她。

“是。”卓珂眼底划过一丝伤痛,面上却很平静道:“我会尽快和大小姐离婚,请董事长放心。”

“嗯。”秋德江满意的点头,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拍拍她的肩膀说:“希望你说到做到。”说完和她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出了书房,和客厅里的女儿说话去了。

独自一人留在书房里的卓珂,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了好几次,最后微微呼出一口气,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出去了。

“珂姐,吃不吃粥?”这会儿客厅里只有秋宜佳一人,秋德江明显回去了。

“不用,你吃吧。”卓珂说完,便拿着包和外套出门了。

秋宜佳叼着勺子,看着女人离开的家门,微微蹙起了眉,她怎么感觉珂姐有心事?

要为奶奶准备八十大寿,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秋宜佳可谓是忙的焦头烂额,朗雯那一群人叫她出去玩她都没有时间去。

瘫在沙发上,秋宜佳休息了一会儿,随后想到什么,侧头看向办公室后面和机器人一样一直在工作的女人,询问道:“珂姐,我们还有什么没准备?”

卓珂翻合同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淡漠道:“秋总,在公司,还请您叫我卓副总。”

秋宜佳趴在沙发上,双手趴在沙发扶手上,下巴搭在手臂上,撅起嘴很不屑地翻了个大白眼说:“卓副总这个称呼多生疏,我们怎么说也是结过婚的,我叫你老婆才对。”说完这话,她眼眸‘刷’的一下亮了,坐起身走到卓珂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上,倾身道:“老婆,你觉得这个称呼怎么样?”

“不怎么样。”卓珂想要呵斥,但终究没舍得,又怕泄露自己的心理,转移视线看向自己的屏幕,手指在键盘上跳动了好一会儿,接着转过头看向女孩,迎接上女孩失落的眼神,她眼睫毛颤抖了一下,冷声道:“如果秋总没什么事,可以回自己办公室。”

“略!”秋宜佳对她做了个鬼脸,气鼓鼓的走了。

办公室里的卓珂松了口气,目光无意中看向自己电脑屏幕,那上面打了一堆为了掩藏刚刚自己慌乱的乱码。

她一个个消除,同时内心的悲伤却一个个增加。

为了不让自己再乱想,也为了不想让自己沉浸在伤心中,她站起身,拿着文件到六楼,召集员工开会。

没有接到开会通知的秋宜佳,此刻却很无聊的趴在桌上,拿着手机翻转着,脑海里都是刚刚女人拒绝她的表情,越想越觉得委屈,鼓起嘴喃喃道:“不喜欢就不喜欢,哼。”

说完之后,因为嘴鼓的太大,嘴巴没抿住,露了风,瞬间就和气球泄了气一样,鼓起的嘴憋了下去。

她仿佛找到了好玩的事情,再次鼓起嘴,又慢慢泄气,如此反复之后,刚刚的委屈没了,甚至还被自己幼稚的行为逗笑了。

她也不继续在办公室坐着了,站起身拿着手机,很是潇洒的手插口袋出办公室,准备出去造。

“秋总,卓副总刚刚给了您一个任务。”秘书看到她,立刻站起身说。

“什么任务?”脚已经迈出去几步的秋宜佳,听到是卓珂发布任务,立刻又后退回来,手臂搭在秘书桌上,微微上扬着下巴,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实则眼底满是期待。

秘书:“一会儿魏岚小姐要过来,卓副总让您先去招待一下。”

本是期待地秋宜佳,听到魏岚的名字,眼眸瞬间冷了一下,紧抿地嘴角扯了扯,挑了下眉说:“好啊,我去招待。”

秘书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觉得秋总又被卓副总附身了。

秋宜佳站在电梯里,对着镜子照了照,整了整衣服,又从包里掏出口红补了补妆,抿了下唇,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她把口红扔进包里,抬起下巴,一副‘全副武装’的姿态走出电梯。

迎面走过来的员工们本来还没反应过来,看到是她,吓的连忙站直身体问好,“秋总好。”

“嗯。”秋宜佳淡淡地晗了下首,依旧腰背挺直的往会客室走去。

经过窗户的时候,她往里看了一眼,看到那个上辈子和她珂姐结婚的女人,女人身边还坐着一个男人,应该是她的秘书,她微微眯了眯眼,走到门前,抬手敲了敲,接着推开门,微笑道:“是魏岚小姐吗?”

“啊,你好。”魏岚和秘书在说话,一时看到她还有点懵,随后惊了般回神,站起身笑着说:“我是魏岚,您是秋总吧。”

秋宜佳的大名,可谓是全民都知,所以魏岚哪怕没和她见过面,也在网络上见过她的面容,至于她的‘事迹’,更是一清二楚。

秋宜佳没有回她,而是走到她对面,拉开椅子坐下,随后这才看向她,笑道:“坐下说吧。”

魏岚脸上露出一抹尴尬地笑容,手拂着自己的裙子坐下。

秋宜佳手托着腮看向魏岚身旁的男秘书,手心朝上,食指中指对他勾了勾,接着又看向男秘书面前的文件。

这姿态太高冷,男秘书眉头皱了皱,魏岚面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内心却矿翻白眼,果然,和网络上说的一样,秋家的大小姐,纨绔子弟一枚,骄纵狂妄。

男秘书忍着不耐把文件递到她面前。

秋宜佳就手托着腮一副不认真的表情看着文件,翻了两三页就合上了合同,手指在合同上敲击了几下,给人种不耐烦的样子。

魏岚微笑着询问:“秋总,这份合同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秋宜佳拖长声音,看着俩人认真的看着她,她笑着说:“问题什么我也没看出来,不如魏副总亲自口头和我阐述阐述吧。”

魏岚:“……”

“秋总,你……”男秘书没忍住站起身,一旁的魏岚拉住他,眼神示意了一下,男秘书满脸不甘的坐下。

秋宜佳的表情依旧没变的看着他们俩人,甚至在眼中能看到‘看戏’的神情。

卓珂开完会,便直接乘坐电梯来会客室,经过窗户时,就看到女孩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而坐在她对面的魏岚小姐却很认真的和女孩说着什么。

卓珂敲开门进来的时候,秋宜佳刚打了个呵欠,这会儿刚用手指抹去眼角因为生理性沁出的眼泪。

卓珂看她一眼,随后抱歉地看向过来签合同的魏小姐和她的秘书。

魏岚站起身笑道:“卓总您好,我是魏岚,上次已经和您见过一面。”

“坐。”卓珂拉开椅子坐在秋宜佳身边,拿过她面前的合同,低头翻起合同,一边翻一边抬头看向魏岚,说道:“上次合同事项都已经说过,麻烦魏总亲自跑一趟。”

“不麻烦。”魏岚微笑着说,仿佛刚刚被秋宜佳刁难的事根本没发生。

秋宜佳在一旁看的翻了个大白眼。

把魏岚和她秘书送走之后,卓珂转过身看向趴在桌上的女孩,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干嘛。”秋宜佳害怕看到她这个表情,可还强硬的看向她。

卓珂深深看了她一眼,不言,拿起桌上的合同,转身离开。

直到会客室门关上,秋宜佳还没有反应过来,眨了下眼,等反应过来之后,人早已经走远了,瞪着眼哼道:“什么嘛,有什么话就说啊,人家哪里知道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下班的时候,秋宜佳拎着包经过卓珂办公室,看到那个女人还坐在办公桌前,虽然今天在女人面前受了委屈,但她还是敲了敲门,推开,伸头进去问:“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

卓珂从电脑中抬眸看向她,推了下眼镜说:“秋总先下班吧,我一会儿还有一个视频会议。”

秋宜佳推开门进来,坐在沙发上说:“你不下班,那我也不走了。”

卓珂抿紧唇,开口说:“秋总还是先下班吧,你在这里我不能专心工作。”

“是因为看到我,你无心工作吗?”秋宜佳又皮又期待地问。

卓珂收回目光,看向屏幕说:“秋总心里有数,就不用我多说。”

“哼。”秋宜佳躺在沙发上,翘着腿小声嘀咕着:“承认一下又不会怎样,违心的承认一下也好啊。”

卓珂听到她小声说的话,敲键盘的手顿了一下,眼眸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沙发上的女孩。

秋宜佳为了不吵到女人,她从包里掏出耳机带上,找了部电视剧打发时间。

时间在悄悄划过,卓珂打完视频会议之后,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女孩,早已经睡着,手里的手机摔落在地上,上面还继续放着宫斗电视剧,一边耳机也早已经滑落,还有一边还挂在耳朵上。

卓珂打视频会议早已经忘记时间,这会儿才发现已经十一点。

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放轻脚步走过去,蹲在女孩面前,近距离看着睡着时才会乖巧的女孩,眼底满满都宠溺情绪,那是秋宜佳从未见过却一直想要看到的情绪。

“秋总。”

睡梦中的秋宜佳听到耳边传来珂姐的声音,嘴巴咂了咂嘴,翻了个身,呢喃着:“嗯~不要吵。”

软萌的撒娇声,让卓珂的眼眸都变得深意了起来,最后隐忍住要吻女孩的冲动,再次叫道:“秋总,该起来了。”

一连被催促起来,秋宜佳不耐烦地睁开惺忪地睡眼,第一眼就看到面前的大长腿,好像柯姐姐的大长腿哟,想到这,她傻笑了起来,甚至还伸手过去摸。

卓珂后退一步,冷声道:“秋总,下班了。”

“嗯?”秋宜佳呆呆地抬眸看向她,随后瞬间回神,坐起身,用手背擦了擦嘴边不存在的口水,左右看了看,醒悟道:“对哦,该下班了。”说完她看向女人,问:“你会议结束了?”

刚睡醒的女孩同样很乖,卓珂身侧的手攥紧,转过身走向办公桌前,背对着女孩,眼底满是压抑地神色,声音却很平淡道:“秋总收拾一下,该走了。”

“哦哦。”秋宜佳乖乖地点头,拿起桌上的手机,拎起包说:“走吧。”

这会儿的地下室有点空旷,又有点冷,秋宜佳有点害怕的往卓珂身边凑了凑。

卓珂知道女孩怕鬼,所以她并没有像往常那般推开女孩,放慢脚步,带着女孩走到车门前,拉开门坐进去。

秋宜佳也快速坐进车里,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等到家之后,已经十一点半,俩人洗漱完已经凌晨十二点半,秋宜佳因为刚刚睡了几个小时,这会儿还不困,但看到柯姐姐眼下的黑眼圈,她打了个呵欠,躺进被窝里说:“我们快睡觉吧。”

卓珂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秋宜佳闭上眼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感应到身旁的动静,于是疑惑地睁开眼,一睁开眼就看到珂姐站在床边看着她,她吓了一跳,抱着被子问:“怎……怎么啦?”

“秋总,请回自己房间。”卓珂说。

“这个就是我的房间啊。”秋宜佳说:“我们都结婚了,干嘛要分床睡啊。”

卓珂抿紧唇,在秋宜佳以为她没辙的时候,女人拿着枕头和自己的被子出去了。

“喂!”秋宜佳坐起身干瞪眼,看着女人离去的身影,气恼的捶了下床,委屈的躺下,用被子把自己全身包住,委屈的眼泪当即流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放弃了。

可是最后她又舍不得,想想哭的更伤心了,声音一不小心大了起来。

门没有关紧,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卓珂听到了,刚闭上的眼睁开,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咬咬牙逼迫自己再次闭上了眼。

秋宜佳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而客厅里,本已经睡着的卓珂,这会儿睁开了眼,掀开被子坐起身,放轻脚步进了房间。

女孩睡觉害怕黑暗,所以床头开了一盏小灯,卓珂走过去,就看到女孩满是泪痕的脸,蹲下身,手指怜惜地摸上女孩的脸,用拇指轻轻抹去女孩脸上的泪痕。

“柯姐姐。”睡梦中的秋宜佳在她手心蹭了蹭,委屈的扁扁嘴说:“你不要走。”

卓珂眼底满是复杂神色,倾身在女孩眉心吻了一下,站起身离开女孩的房间。

睡梦中的秋宜佳,手虚抓了抓,最后有可能冷了,往被窝里钻了钻。

翌日,秋宜佳被外面的阳光刺痛了眼,微眯着眼看向窗外,随后揉了揉有点微肿的眼睛,从床上下来。

家里早已经没有卓珂的身影,秋宜佳就知道对方一早就上班去了,最后给手臂挠了挠痒,洗漱去了。

等她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半。

站在电梯前打着呵欠时,身边站着一个人,她无意中侧头看了一眼,当看到是宋雅思的时候,她瞬间清醒了,“哟”了一声说:“这不是宋影后嘛,今天怎么过来了?”

宋雅思手指绕着胸.前的发丝,妩媚的笑了一下看向她,“秋总每天都积极上班了,我们这些员工怎么能懈怠呢?”

在后面偷听的员工们,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就当两位大佬没看到自己。

“呵呵。”秋宜佳笑了,“你这话说的,这是我的公司,我想什么事来就什么时候来啊,不然怎么捧红你们这些艺人呢。”说完电梯到了,她挥挥手满脸得意道:“我还有事要忙,就不和宋影后在这里唠嗑了。”话音落,就踩着高跟鞋,很是高傲的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宋雅思笑了一下,接着看向缩在角落里的几名员工,继续保持着自己影后的形象,直到她的楼层到了,走出去之后,这才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秋宜佳坐在办公室大大打了个喷嚏,手指揉了揉鼻子小声嘀咕着:“谁在念我。”

刚好这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她勾头看了一眼,是朗雯那个小浪蹄,她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一下,接着打开免提,直奔主题问:“找我什么事,说。”

那边的朗雯被她这霸气的气势镇住了,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当即笑开了,“艹,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你家卓副总接的电话呢。”

秋宜佳瘫在椅子上,双脚翘在桌上,仿佛大爷一般的姿势,挑眉问:“我就是卓副总,现在给你两分钟时间,有什么事快说。”

她话音落,手机那边就传来朗雯那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我滴妈,笑死我了,小佳佳,我怎么以前没觉得你这么逗比呢。”

“你才逗比。”听到她笑了,秋宜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拿起手机问:“快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没什么事我挂了啊,我还要工作呢。”

“啧啧啧。”朗雯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说:“小佳佳,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要回家继承家业啊。”

秋宜佳挑眉说:“怎么,我就不能继承家业了?”

朗雯明显不相信她,但这会儿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说,所以也不和她继续皮了,言归正传道:“小佳佳,明晚有一场比赛你来不来?”

在秋宜佳要拒绝的时候,朗雯继续说:“有人欺负柳冰,堵住是柳冰她父母的命,这件事你管不管。”

“柳冰父母?”秋宜佳放下腿,坐直身认真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具体和我说说。”

当听完朗雯的话之后,秋宜佳咬着牙冷笑道:“又是她那群神经病亲戚,这些人是傻.逼吗?”

“就是啊,柳冰她父母也是,还和她那些神经病亲戚联系什么,现在好了,被她那群亲戚坑的把命都搭进去了。”朗雯心里也是一股气,问:“你明晚能不能来,明晚九点半,依旧老地方。”

朗雯一时间左右为难,因为明天是她姥姥的生日,可另一边是自己朋友父母的命,她最后咬咬牙说:“等我,我九点半一定准时到。”

“好。”朗雯说:“小佳佳,这次一定不要放水,给那些傻.逼看看,你真实实力。”

“嗯。”

电话挂断之后,秋宜佳拧紧眉坐在电脑前,最后打电话给柳冰。

柳冰这会儿很憔悴,她这会儿除了等明晚的比赛,别的一切都做不到。

手边的电话响起,她眼珠子转了一下,随后接通手机,声音有气无力道:“佳佳。”

“冰姐,明晚一切有我。”秋宜佳开口第一句就是这。

柳冰一天都是死气沉沉的脸,这会儿活了起来,眼眶湿润了起来,轻声道:“谢谢你,佳佳。”

“冰姐,你跟我客气什么。”秋宜佳说:“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然后找到你那些亲戚以前留下的‘证据’,这次我不把他们送进去,我就不姓秋!”

卓珂敲开门进来就听到女孩说这句话,眉头皱起。

秋宜佳看到她,吓的背过身,小声地对电话那边的柳冰说:“一切都等明天再说,我现在还有事。”

“好。”

挂断电话,秋宜佳笑着转过身,“卓副总,你来啦。”

“嗯。”卓珂深深看她一眼,这眼神看的后者心虚地转移视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