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妖尾:最强剑圣第1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6:21:33
妖尾:最强剑圣
妖尾:最强剑圣
作者:萌宝做的封面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逍穿越到妖精的尾巴世界,四百年前龙族称霸天下的时间段,苦不堪言。所幸,林逍身上还带着魔兽剑圣系统的传承。...“不可能!”“能够杀死的龙的,只有龙!”成千上万的龙族对林逍咆哮。“那只是你们龙族的偏见罢了。”“算了,还是让你们亲身体会一下吧,剑刃风暴!”林逍轻笑了一声,瞬间周身剑气纵ba横。那一日,龙族彻底销声匿迹,宣告灭族。那一日,天空中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龙之血雨。而林逍则被历史所铭记,被称之为弑龙者,四百年前的弑龙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今天是2016年9月1日,是我到青城警察局的第一天,早上刚到办公室,就看到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我看到这样的景象就好像回到了大学的时光,每个人都挺匆忙,但是很充实。

我找到局长报道,他把我分到了专案一组,因为这个组正好缺人手,毕竟我刚毕业,所以他们觉得我只能过来打打下手。

我在局长的带领下来到了专案一组,他们正在开会。

“小王啊,停一下,我给你带了个高材生过来。”

“局长你来了啊,快坐,快坐。你看我们这忙着这个案子焦头烂额的,都没注意到你来了。”

通过组长的言语,我推断他是一个靠奉承上的位,毕竟他没有为大案忙碌得焦头烂额的形象。

“小林啊,过来。”

“哎,好的,局长。”我一边在大脑里评判着在座的六七个人一边向所长旁边走去。

“这家伙叫王林,青城警察学院痕检的高材生,我好不容易才给你请来的。”局长一边向他们介绍我一边笑着。

“你好你好,欢迎加入我们专案一组,以后你就是我们专案一组的人了,专案一组就是你的家。”

果真是个语言上有天赋的人,他不去做演说家太屈才了。我这样想着握向他伸出的手,并说了句谢谢。

“既然这样我就走了,你们继续讨论案子,顺便介绍他们几个家伙给这个新来的认识认识。”说着局长就推门走了。

“过来坐吧,我们先把案子讨论完,一会再给你介绍这几个家伙。”组长笑着走回了他的位置上。但是坐到位置上的一瞬间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满面愁容。

“张陆,你来介绍一下具体情况吧,小王刚来,不太清楚情况,指不定这个高材生能发现点什么呢。”我知道他虽然是这么说,其实是不信任我。

张陆是个瘦子,一米六七的样子,带着个眼镜,胡子拉碴的,一看就是个玩技术的,从我进来到现在他一直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

“是这样的,我们昨天接到人报案,说一家人死了俩,失踪了一个,我们到现场发现死的是两个老人,被乱刀砍死的。”说着他在投影仪上放出了现场图片,一个人趴在地上,但是能看到他面部下边有很大的一片血迹。

“死者名叫陆大春,男,62岁,通过走访了解到他以前是一名教师,退休后就在家带孙女,近期没有与人有过矛盾。我们再看一下下一张。”话音未落就在投影仪下呈现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通过头发个身形可以推断是个女性。

“死者姜佩雯,女,60岁,也是一名教师,是陆大春的妻子。还有一个是失踪的小女孩,这是她的照片。”照片上的小女孩笑得很甜美,十来岁的样子。

“我们接到报案是昨天下午四点半,因为小女孩陆茵茵没去上课,而她的班主任是陆大春曾经的学生,所以就决定来他家看看,据他说因为他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放心不下,所以才决定去他曾经的老师家看看,去了之后他发现大门紧闭,叫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就绕道房屋的后边,恰好看到窗帘没有拉上,穿上躺着他曾经的师母。就打电话报了警。据他说他只看见躺在床上的师母,并没有看到他曾经的老师。这是我们在他说的位置排的照片,的确只能看见床上的尸体。”

看着投影仪下的照片我就在脑海里勾勒现场的场景。就顺口问了一句“死者家后边没有其他住户吗?”

“这个还真有,根据了解并没有发现死者尸体。”张陆继续介绍到。

“那附近的住户有看到小女孩被带走的吗?”我又问到。

“并没有,死者的尸体还是昨天下午,也就是8月28日才发现的,如果要带走小女孩也应该前天晚上就带走了。”

“27日晚上?”

“对,法医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死亡时间是27日晚上十一点左右,所以小女孩也应该是当时就被带走的。”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一次去复勘现场,说不定我们错过了很多东西。”我提议到。

“好,那我们就再去一趟现场,张陆你继续查监控,看看附近路过的有没有符合要求的可疑人。”说着组长王武安排到。

“符合条件的可疑人?什么意思?”

“噢,忘了说了,就是我们的犯罪心理学天才做的侧画。”说着王武指向一个坐在角落里发呆的女生,挺清秀的一个女孩,很瘦弱,有点天然呆。

“她叫李怡然,也是你们学校毕业的,犯罪心理学天才,你应该听说过她的传说吧?我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挖到我们组来的。”我听着组长的介绍,有点惊讶,原来她就是我们学校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学校一直流传着她的传说,在校的时候就通过心理侧画破获了当时警局特别头疼的一个案子。

“能给我说说她的侧画吗?也许对我们复勘现场有帮助。”

“哦,可以的,张陆,你再放一下她画的像,让王林也看看,也许能给这位痕迹检查的专家一些灵感。”张陆放出一张铅笔素描像,是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大概一米七,有点驼背,很像一个流浪汉。

“好了,谢谢张哥了。”我暗暗的记了一下这个素描。

“那好,都收拾一下,马上出发吧,我们早点去,回来再碰个头,希望能有一些收获。”组长不带希望的说到。

“对了,王林,你跟夏宇一起吧,让他给你说说我们第一次勘察现场的具体情况。”说着他拉过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比我高一点,看起来肌肉比较发达。

“哦,是,组长。”

“别组长长组长短的,叫我王哥吧,比较亲切。”他开玩笑似的跟我说。

“好勒,王哥。”

“都收拾好了吧,那我们出发吧。”说着拿起衣服就往门外走。

我就听组长的和夏宇进了一趟车。

“我给你说说昨天我们勘察现场的情况吧,是这样的,现场的门锁窗户都没有损坏,死者陆大春应该是在门口被捅了一刀,应该是腹部那一刀,不是致命伤,但是却能让他流出大量的血,所以从死者腹部以下都有大量死者的血液,从门口到床的方向有死者的血足迹,而死者姜佩雯只有颈部和面部有刀伤,所以死者应该是在床上被杀死的,致命伤是颈动脉被割破,但是床上没有发现喷射状血迹,因为伤口是被被子盖住的,所以血液喷出来都被被子吸收了。窗户没有打开。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他用极其精炼的语句介绍完情况。

“我有几个疑惑的地方,第一是门窗都没有损坏凶手是怎么进入现场的,是不是有熟人作案的可能。第二,陆大春是从门口到床走去,能确定是他先受的伤吗?有没有可能凶手先杀的是姜佩雯,因为某种情况惊动了陆大春,所以他才冲入卧室,但进入的时候就被歹徒捅了一刀,但是没有伤到要害。第三,既然是割破了颈动脉,但是没有喷射状血迹,所以是不是能够判断凶手当时的站位呢。第四,窗户没打开但是窗帘没有拉上,是不是窗户是拉开的,被凶手关上了的呢?”我也简短的陈述了我的疑问。

“我们当时也考虑过窗户的问题,但是并没有发现指纹和足迹。门上也没有。”

“好吧,那我们去现场看看再说吧。”说完我就靠在座椅上假寐了。

我们的汽车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城郊的案发现场。当警车停下的一瞬间我就醒了过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现场。”下了车后组长说到。

我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些需要的装备后就跟着他们走向了看着还算别致的小院,到了门口我们停下来穿戴鞋套,为了保护现场不被破坏。

“等等,这个大门当时就没有关吗?”我边换鞋套边问。

“这个听报案人说是开着的,有问题吗?”组长怪异的看着我。

“提取过这个门上的指纹了吗?”因为我发现这个院子的大门是从里边锁的,所以凶手如果开门走有可能没有机会锁上大门,如果凶手不走大门那应该能在院子的墙上发现翻越的痕迹。

“这个没有,有问题吗?”组长问到

“没什么,对了,死者的家属还没回来吗?”我并没有把我想到的问题说出来。

“没呢,年轻的两个人都在外地打工,还没赶回来,不过应该快了。”壮壮的夏宇说到。

“那我们先去里面看看?”我看向组长试探的问到。

“好,走吧”刚进门我发现一栋二层小楼和,四五十平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个葡萄架,葡萄架下有一个很大的水缸,水缸旁边有一个躺椅。

“那个水缸你们去看过吗?”

“没有,里案发现场这么远,并且上边被盖住的,所以就没管它。”一个长得比较黝黑的男人说到。他叫徐克。

“你负责的外围侦查?”

“对,这周围一圈我都看过了,没什么异常。”他坚定的说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