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第七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17:25:31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
作者:岩城太瘦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本君仙友遍天下》求收藏,文案在后边~】本文文案:“朕膝下几子……五皇子狠戾,六皇子羸弱。唯七皇子温良恭俭,德才出众,可王天下。望爱卿……尽力辅佐。”被老皇帝钦点的顾命大臣许观尘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直接来到了三年后。龙床帐暖。他揽着锦被偷笑,没想到七皇子原来也喜欢……“你醒了?”——被老皇帝以狠戾一词评点的五皇子萧贽掀开锦被,如是道。【非爽文】【直接到了三年后=失忆,忘记了三年的事情】【神经病阴鸷恶龙属性攻×人前仙风道骨,人后皮得一比受】【感谢少时好多许小可爱的封面】【完结文】《忠义侯天生反

“好久不见,不请我进门坐一坐吗?”

接近晚饭时间,安静的楼道里虽然没人,但却飘着厨房里普通人家的人间烟火味道。

这样的情境中,久违的相见一下子就变得没那么突兀了。

米黄色毛衣,灰色休闲裤,头发松软,虽然外表还是稍显冷漠,但让易灵来看,连穆身上从前那些隐隐约约的尖锐仿佛消失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家破产带来的连锁反应。

“你不该来这里。”连穆神色平静的看着她,站在门口,没有邀请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进门的意思。

易灵朝他笑,笑容里没有怜悯同情也没有心软疼惜,她只是揉了揉自己酸痛发软的双.腿,软声软气的朝人撒娇示弱,“这里好偏啊,一点都不好找,我冒着雨走了好久才到的,现在又饿又冷,你要不要可怜下我,收留我吃顿晚饭?”

漫长的拉锯战过后,连穆终是让人进了家门,毕竟以易灵的坚持与固执,如果他不让人进门,恐怕她还真能像自己所说在楼道里上演一出“痴情女子负心汉千里寻渣男”的好戏给人看。

无奈接受如此威胁的连穆为了自己以后的清净日子,难得的发了善心,允许这人到家里蹭上那么一顿饭。

虽然蹭完肯定就会立刻赶走。

连穆明显不是个擅长做饭的人,冰箱里除了矿泉水和啤酒没多少东西,易灵勉强找出了点挂面和鸡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做了碗清汤寡水的鸡蛋面来吃,考虑到连穆这个主人,她意思意思多做了一点,没想到对方并不挑嘴,沉默的吃完了那碗面。

饭后,连穆拿了伞准备把人送走,易灵却不肯,她从包里掏出来文件夹,将里面的合同书拿出来摊开在桌面上。

“这个是连家老宅的购入合同,这个是你以前经常开的那辆跑车,这边是首饰,哦对了,还有你父亲画室里的那些作品……”

易灵边看边说,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成果摆在了连穆面前,“虽然和连家原本的家产相比不值一提只是九牛一毛,但好歹那些有意义的东西我都尽量让人拍了回来,你看着清点一下,要是还有哪些重要的我再努努力,尽量帮你买回来。”

她说得热火朝天,对面坐着的连穆却极为沉默,他视线只在那些合同上停留了短暂的一瞬,很快将全副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女孩子身上,眼神幽深,眸色沉沉。

“你带这些东西过来,是什么意思?”连穆道,“我们都很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说清楚你的来意。”

“我们啊,”易灵捧着脸笑眯眯的感叹,“真难得,能听到你说我们,不虚此行。”

连穆目光深沉,对易灵的调侃笑语不予回应,只专注于他想要的答案。

易灵叹了口气,靠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出声抱怨,“看来你不解风情的老.毛病依旧。”

见连穆一心想要答案,她废话不多说,直接点明来意,“我千里迢迢带着这些东西来找你,还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我喜欢你?”

“你人不见踪影我得找你,不然梦里都要担心你在哪个地方被人追债追到要被迫去卖.身,要不就是突然成了哪个有钱人家的入赘女婿,被其他女人捷足先登,无论是为了哪个理由,我都要找到你,确定你的安危和生活现状。”

“至于买下这些东西的理由,很简单,我有钱,买就买了,拿来哄你高兴,顺便,能在你身心受创的时候趁虚而入一举拿下美男芳心就更好了。”

“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心意打动?”易灵笑看向连穆,“我不介意美人投怀送抱的。”

连穆眼中深沉渐渐淡去,他看着眼前满眼明媚的女孩儿,用一种极为冷漠疏远的语气开口道,“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并不太需要。”

“连家这些东西,买下来就是你的,你可以随意处理,我没意见,至于其他的,很抱歉,我无意于此。”

连穆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沙发,他站在窗前,看向外面深沉夜色与雨幕,“雨越来越大了,我送你去酒店。”

被易灵故意活跃的轻松气氛终结于连穆冷冽的姿态与嗓音里。

灯光下,易灵坐在那里看着他,目不转睛,突然间想起当年初遇时让她心跳失衡的那个人。

房间里安静得近乎沉闷,连穆不为所动,易灵呆怔失神,唯有窗台上那盆娇弱的茉莉花静静的散发着动人幽香。

易灵已经很多年不愿意接触茉莉花的香味了,这样一个被喜欢的人再次拒绝的夜晚,她心中那点难言的恶意突然间就膨.胀了起来。

如果说曾经的生活有教给过她什么宝贵的生活经验的话,那大概就是抓.住时机由着自己的想法任性。

事实上,她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无论是在宁城,还是来江城之后,她一直如此,没道理现在不行。

于是,她从沙发上起来,在连穆以为她会乖巧离开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一个迈步扑进了对方怀里。

连穆一直是冷的,冷漠冷硬清冷,哪个都很适合用来形容他,但此时易灵享受的拥抱感受到的温度却是温暖宜人的。

这个短暂的单方面的拥抱只持续了几秒钟不到,很快,易灵被连穆揪着后颈从怀里提了出来。

他神色不大好看,嗓音微寒,“看来是我太好说话了,才会给了你能为所欲为的错觉。”

易灵明显察觉到这人在生气,她心虚了一秒,怂这种情绪很快被任性的想法取代,她抓.住连穆的手腕,扬起小脑袋振振有词道,“应该是我太好说话了,你说不要就不要!”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连穆,”易灵气势十足的叫了对方的名字,“我认真郑重的和你做一桩交易,你做我的男朋友,我把连家那些东西给你,顺便,你创业的话,资金和人脉方面我可以无条件支持,不用你低声下气,也不用你入赘联姻,更不用你委曲求全和那些想要对你落井下石的人周旋,只要你成为我的男朋友,你就能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

“这个交易条件,你看怎么样?”易灵此时的眼神称得上是虎视眈眈了,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逼人的锋芒。

连穆看得出,此时的易灵确实没开玩笑,她是以再认真不过的态度提出这个名为恋爱合约实为包养协议的交易的。

易灵没等到像以往一样的拒绝,空气里全是沉默。

连穆站在那里,手腕被她抓着,垂下来的视线对上她的眼睛,眸色淡淡,却完全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许久以后,连穆的视线落在桌子上那些散乱的合同上,还有眼前仰着头瞪着一双漂亮眼睛仰头不服输看他的易灵身上。

时间过得很慢,慢得就在易灵都以为她不会得到回应只会被人毫不客气的扫地出门时,她听到了连穆宛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好,我同意。”

得到期待答案的易灵在大脑终于成功的解析对方的话语掌握其中真意后,她直接扑进了对方怀里以作庆祝。

这次,连穆没有推开她,但也同样没有拥抱她。

不过这些易灵并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

“我终于能对你为所欲为了!”

她扬眉吐气一般说出这句话,然后黏在连穆怀里勾着对方的颈项毫不客气的亲了上去。

嘴对嘴王见王的那种。

***

连穆和易灵的归来在江城圈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原本准备看笑话的捡漏的众人几乎是个个跌破眼镜,还不等这些人有什么动作,最先按捺不住的反而是连穆的朋友们,尤以郑元夏为最。

他几乎是上蹿下跳的以自己的暴躁态度展现了对两人新关系的抗拒与反对,不过对于已经成为人生赢家的易灵而言,她此刻完全不care,江山在手美人在怀,她哪顾得上一个根本无法撼动全局的小反贼呢?

跳就让他跳去吧,反正她抱在怀里的是美人,晚上身边睡的是美人,虽然这美人慢热冷淡了些,但没关系,她充满热情活力十足,完全可以补足这个小小的缺憾。

易灵那副沉迷美色的昏君模样实在是太扎人眼了,至少郑元夏就被气得差点吐血,他拉着好哥们在一旁絮絮叨叨,只差指着易灵的脸说她不怀好意威逼利诱了,言语间很是痛心连穆晚节不保。

易灵被他那副自己玷污了高岭之花连美人的可恶嘴脸恶心得够呛,逮着人就是一通怼,成功用自己的牙尖嘴利把这人气到暴跳如雷,如果不是连穆从中阻拦协调,易灵估计能让人当场气绝身亡。

最后,这场争斗以易灵大获全胜带着美人得意洋洋离开收场。

至此,两人入住连家老宅,宅子里的佣人们也基本没动。

因为易灵托了人情关系,宅子里模样一如过去,除了三楼多了个她的卧室以及连穆原本的卧室里突然多出来许多她的东西之外,一切看起来变化并不大。

成功侵占了连穆个人空间的易灵心情是真的好,好到她差点走上“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之路,可惜连穆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即便两人此刻已经成为了货真价实的恋人,他也没多给她半分放纵。

连穆这破釜沉舟的一应确实改变了很多东西,易灵如自己所说,在几个拍卖会上买回了些连家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比如连父的画,去世的连爷爷的古董收藏,连母的首饰等,花钱如流水,大手笔看得周遭人直咂舌。

至于她答应的给连穆的创业投资,更是快速到账,在两人签下恋爱合同在一起的第二天下午,前期资金一千万就已到账。

对于这些钱,易灵当着连穆的面是这么说的,“因为最近买东西现金流有些紧张,我手头上目前能动用的钱就这么多,不过不用担心,等过阵子我让理财顾问运作下,或者提前支取下股份分红,到时候就有更多后续资金到账了。”

“所以,你先凑合着用吧。”

至于她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被老师数落被闺蜜教训被易弘毅半夜打电话追问这些事就不用提了。

易灵记得很清楚,在她这么做时,连穆有一瞬间是被打动了的,那种柔软下来认真看她的眼神,虽然如昙花般转瞬即逝,但真的是很美很值得纪念珍藏。

只可惜,可能是回江城后迎面而来的风言风语太多,两人之间的关系时远时近,总需要她特意去维护努力去靠近,否则连穆只会被动的等她开口提要求,从来没有想要积极投入经营好一段感情的打算。

于是,在新年慢慢临近时,她彻底了解了他的想法。

恋爱合约,她有热情也有合同精神,连穆只有合同精神则无热情。

这种认知很是让易灵低落了一段时间,等她因事回宁城,在自己的私.密小公寓里心情复杂的想明白她到底在做些什么想要些什么时,这种趁虚而入的软弱与低落情绪就像冬日暖阳下的积雪,尽数融化,无影无踪。

等易灵再次回到江城后,她已然重新调整好了心情,在和连穆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里,他们两人的步调逐渐一致了。

这就是她和连穆在一起的前缘,两人之间以金钱和利益维系的契约纽带。

***

蒋菡开车将易灵送回了连家老宅,在这里喝了个下午茶后回了自己在这边的单身公寓。

如果不是连穆没空,她大概是打算见上一见的,事到如今,易灵只庆幸连穆每天忙得不见人影,不然事到临头还真不好打发蒋菡的邀约。

她身边,除了她自己,大约所有人都是反对她和连穆在一起的,无论是真谈恋爱还是拿钱砸感情,虽说大家理由各不相同,但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赞同她和连穆在一起。

如果被老师和师姐亲眼目睹两人相处时连穆的那副模样,恐怕皮都能给她揭掉,用蒋菡下午坐在露台上笑眯眯和她说的话就是——“孩子不打,上房揭瓦,孩子不收拾,在外瞎搞事”。

易灵打了个寒战,为自己避过一劫庆幸。

她正在花房里挑拣自己带回来的纸和笔墨,就听女管家说连妙来访。

连妙的来访让易灵有些意外,两人有一段时间不见了,上次见面还是新年时她上门拜年,说是来探望弟弟。

至于那个从头到尾冷着脸把她当陌生人冷待的弟弟,因为是自己人,易灵对他的行为就不予评价了,只是尽职尽责的做好了一个女主人应有的招待姿态。

虽然被招待的对象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这幢宅子的另一个主人,不过鉴于房产证上目前写着她的名字,易灵就懒得顾忌这位姐姐怎么想了。

连妙跟着佣人来了花房,依旧是熟悉的温柔端庄姿态,打了个招呼,“灵灵,一段时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和连穆相比,连妙算是过得很好了,母亲那边的亲戚在连家出事时及时帮了一把,还有个身价不菲的男朋友做后盾,日子虽然不如以前风光,但也还算过得去。

两人聊了几句近况后连妙道明来意,“灵灵,知道你一直在收连家那些旧东西,我前阵子在某个朋友手里见到了小妈最喜欢的那条宝石项链,就自作主张买了下来,算是给弟弟做个念想吧。”

在易灵面前,连妙叫连穆的母亲为“小妈”其实是很失礼的,但从两人认识之初,她就是这么叫的,就算连穆不喜欢,这么多年也没改过。

虽然易灵也觉得不怎么入耳,但考虑到自己以前叫继母也是小妈,就懒得费心计较了,横竖不是叫她妈,没必要节外生枝费那个力气。

略过这些不提,易灵看向连妙拿出来的项链,

由绿玉髓、紫水晶还有红猫眼石构成的项链,被错落有致的镶嵌在黄色玫瑰金上,色彩冲击强烈,搭配适宜,有种灼目的美.感,无论是从设计角度来说是审美角度来看,都无疑是一件值得收藏的珍品。

连妙将项链递给易灵,笑容温柔,“这是小妈最喜欢的一条项链,是当年结婚时爸爸送给她的,她一向很珍爱,打算作为传家.宝送给未来儿媳妇,弟弟也很看重,所以见到后我就买下来了。”

“那就多谢妙姐了。”易灵爽快的收下项链,和连妙一番你来我往的推辞后,用给连穆惊喜的名义态度强硬的买了下来,给连妙写了一张支票。

拿钱来讨美人欢心,易灵自从和连穆在一起后已经做得很熟练了。

连妙在这边呆了一个多小时才起身离开,易灵将人送到门外,心情甚好的回去欣赏那条项链。

晚上连穆难得回来的早一些,晚饭后,易灵拿着这条项链去书房找人。

“这是连妙今天送过来的,说是你.妈妈最喜欢看重的一条项链,我就给买了下来。”她给自己表功。

连穆看到项链,冷淡的神色有了改变,察觉到那点儿波动,易灵确定了,连妙没说谎。

她清清嗓子,往前走了一步,“这条项链很漂亮,你愿意送我的话我会很开心,所以,你要不要送给我讨我开心?”

易灵难得的多了点期待,笑眯眯的看向连穆。

只可惜,被她满眼期待的看着的那个人,深邃的眼神里充满了和他本人话语一样的冰冷与坚决——

“不行,这条项链不能给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