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孤独之星际穿越第四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9:07:13
孤独之星际穿越
孤独之星际穿越
作者:顾凡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几百万年后的初中生少女有多么强大,我来带大家见证一下

大齐国,鹂州郡,因为水陆两道交通发达,因此商贾云集,经济极为繁荣。郡中买卖铺户,青楼妓馆比比皆是,更兼鹂州郡不仅景繁荣,其景色在大齐也是首屈一指。郡中有一胡,当地称成为鹂胡,湖水碧绿,清澈见底。一目望去宛如一整块翡翠一般。无风时,水平如镜,白云青山映于湖面,山光水色,融为一体。大小的鱼儿水中穿梭,好像是在崇山、白云之间游动,使人仿佛置身于仙境。湖的四周山峰连绵不绝,山水钟灵毓秀,山涧瀑布宛若银河倒挂,其景色美不胜收,山中更有几座以历百年的古寺,也是颇为灵验,不仅年年引得众多香客络绎不绝,还有那有那文人雅士留下诗词无数。因此这鹂州郡虽非大齐国都,但其繁华成都却不遑多让。

金宝街是鹂州郡最繁华的一条街,凡是能在金宝街立足的商户,莫不是大买卖,商户所售,无不是精品中的精品。饭店酒楼所烹饪的饭菜,不仅美味无比,并且囊括四方,各种菜系,可说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的。此街的青楼女子更是貌美如花,各个不仅能歌善舞,甚至吟诗弹唱,无所不精。甚至一些头牌更是非才子名仕不见。鹂州郡可当得大齐国的销金窟,而这金宝街则是这销金窟中的销金窟,正可谓:官人若非多金宝,行在此街羞见人。

这一日,金宝街最大的酒楼之一的四海楼大门前,一个伙计正一边推搡着一个青年书生一边骂到:他妈的!你这穷要饭的,滚滚滚,若还是堵在我家门前扰了客人的兴致,看老子不打死你!

书生辩解道:“你这伙计,我乃堂堂一个读书人,并非是什么行乞之人。再说我也只是在你家门前略作休息,如今天色尚早,你家也并未营业,何来堵门一说,你怎可如此辱我,真是岂有此理!”

伙计怎会听他辩解,只说了句:“去你妈的!”跟着照书生臀部就是狠狠一脚,书生几乎是直接飞了出去,正巧街上走来一人,装了个满怀。

幸好所撞之人身材魁梧,力气颇大,才没被跟着一起撞倒,只是撞了个趔趄,顺手扶稳了书生问道:“你没事吧?”

只见书生此时早已撞了个七荤八素,幸好那人扶了一把才站稳脚跟,等站稳之后急忙道谢:“无妨无妨,小生没事,多谢兄台了。”

此时店中伙计也看清了所撞之人,不由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陪笑道:“哎呦,洛公子,怎么是您,小的真是不长眼。本来店里正要开门营业,不想一开门就看见这个臭要饭的在门口堵门,真是晦气。这一急着赶他,不想冲撞了您老贵体,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说罢一脸谄笑的向着洛公子作揖道歉。

这小二口中的洛公子乃是鹂州大户人家之子,年满十七。祖父曾任过户部尚书,其父也是中过举人,后弃文经商,创下偌大家业。因这洛公子出生时正下大雨,且雷声不止,因此取名洛雷。洛公子乃是家中独苗,家中自然百般溺爱。洛雷自由便聪颖无比,尤其好武,只要一习武,多大的苦都能吃,奈何家中心疼独子,所找师傅虽然不少,但大多是那些名不符实,嘴上功夫多于手上功夫的,请来后父母又背着孩子千万叮嘱,只要孩子高兴即可,切莫要真伤了孩子。这些徒有虚名的师傅更是巴不得有这种不费力气的好买卖,于是教起来十成中倒有九成是花架子,若是在府中和公子比试,也是百般留手,交手不到几合便倒地不起,假装受伤,有那演得好的还能从少爷手中拿到赏的医药费。若是在府外遇事,大多惧怕洛家势力,不敢与洛雷交手,即便洛雷出手将人打了,也只能默认。偶有那不开眼的想要动手,弱的自然就被洛公子拿下,遇到强一些的,还不到洛公子出手就被这群教师一拥而上,群殴之下想爬起来都不能。不过虽然所习花架子居多,但多年下来,也是练得身材魁梧,筋骨结实,若是真遇到争斗,寻常三五壮汉到也近不得身。好在这洛公子虽然好武,却从不欺压良善,更喜好打抱不平,最看不惯那欺善怕恶之人,若遇到有穷困之人,还经常给予接济,因此在百姓中口碑颇好。

听得伙计说完,洛公子也是聪慧之人,心中暗笑,心想这伙计不愧是个人精,三言两语歉也道了,还把责任都推到了那个书生身上。

但想到这伙计就因为书生在门口坐了会便恶语相加,甚至还动手打人。心中极为气愤。转眼再细看书生,身穿一件灰布儒衫,虽然略有破旧也还算整洁,但和乞丐绝对挂不上边。再看脸上,书生生的长眉细目,但二目无神,一脸倦色,仿佛还未睡醒。洛公子见书生这般神态,他常接济穷人,心知必是家境不甚富裕,营养不足,看如今的样子,应该是有些时日未曾吃过饱饭了。

洛雷平日便最看不惯欺软怕硬之人,当即心下大怒,冲着伙计道:“混账东西,莫说这位兄台一看便不是行乞之人,即便是了,你也不应拳脚相加,我看你这势力小人也是皮痒痒了,小爷今天就给你个教训!”说罢挥拳便要向那伙计打去。

伙计见这位小祖宗发了性,心知不妙,可又毫无办法,此时就算掌柜的再这儿也只有赔笑的份。而且慢说打不过人家,就算打得过,这鹂州郡谁能惹得起这位小爷。可你说转身跑吧,躲得初一躲不得十五,就算现在逃了,以这位小祖宗的性子,改日也必将找上门来,那时恐怕打的更重。当下狠心咬牙,心道:“算老子今天晦气,打便打了,等这位小爷打两拳出了气也就罢了。”

哪知正待伙计伸着脖子仰着脸准备迎接洛大公子的拳头时,一旁的书生竟突然蹿到前面用力抱住洛公子手臂,口中直喊道:“打不得!打不得!仁兄快快住手。”

洛雷一愣,手臂既被书生抱住,自然无法再打下去,当下大奇,道:“这势利小人,如今不给他个教训,将来必然还会欺辱别人,今日既然被我撞到,必然要给他个教训,兄台却为何要阻拦我?”

书生松开洛雷手臂,或许是阻拦时用力过大,再加上多日未曾吃饱,竟显得有些气喘,喘了几口粗气后才对洛雷道:“这伙计辱我在先,确实可恶。但他既然在这店中工作,必然要为店中生意着想,否则掌柜也会怪他。今日兄台要是将他打了,若打的重了,卧床不起,家中父母妻儿如何生计?若是轻了,有些擦伤,到时虽然可以工作,但定会怕被往来客人见到取笑,羞于见人,必定遮遮掩掩,到时影响了工作,还是会被掌柜责难。我看倒不如教导一番也就是了,何况有了今日兄台之威,他日后也必定记得教训。”

那伙计听完后,睁大双目看着书生,心想这天下还有如此滥好人,要知道刚才那一脚可是着实不轻,自己的鞋印还清晰地印在书生衣服的臀部位置上,清晰到甚至可以看见鞋底的真脚印。

洛雷也被书生这一番充满书生酸腐味道的话闹得哭笑不得。但也知道这书生也是心地善良之人,自己虽挨了打,但此时仍在为伙计着想,就是没想到能为伙计想的这么全面。当下心中也对书生油然升起了好感。

就在此时,酒店掌柜也已闻讯到来,并在旁人口中知道了原由。掌柜更是个人精,听完之后,走上前来显示向洛公子问了个好后,便立即向书生深施一礼道:“都是小店管束不周才生出今日之事,日后必对属下严加管束。今日之事还望公子多多见谅。”

说罢朝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伙计急忙上前冲着书生跪倒,这一跪到一大半是真心,毕竟若不是人家拦着洛公子,这顿打是跑不了的,以洛公子手段,虽不至骨断筋折,但在家躺个几天是免不了的。伙计一边跪倒嘴里还说道:“都是小的瞎了狗眼,辱了公子,小的这张臭嘴,”说罢便顺手给了自己两个嘴巴,“还有小的这狗腿也该……也该剁了才是……”

书生急忙道:“免了免了,不必如此,兄台以后只需多多宽厚待人即可。”说罢伸手扶起伙计。

掌柜此时又道:“错自是在小店,正好洛公子也在此,今日小店做东,请二位公子在小店痛饮几杯,这样既赔了罪,也赏了小店的光,不知二位公子意下如何?”说罢捻须微笑看着二人。

书生心知掌柜如此客气,这一切都是冲着身边那位洛公子,正要推辞,洛公子却道:“如此甚好,那我们两个就叨扰了。”回头又对书生道:“不用客气,既然打了你 这也算是赔罪了,你若不应,人家心里也是于心难安啊。”

说着拉着书生手臂就往酒楼里走去,同时在书生耳边小声说了句:“不吃白不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