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刻魇第七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5 7:58:48
刻魇
刻魇
作者:轻翼之翔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次意外让邢哲可以接触到驻留世间的灵魂。每一个灵魂都是未完结人生的延续,每一次接触都是邢哲对人生的再认识。阳世阴间的穿行,历经世间百态,邢哲的转变,成长,使一个普通的人,最终做出了不普通的决定。

接下来,万娆娆就像个被遗弃的不再感兴趣的玩具,就这么从空中被扔到地上。

童灵熙是一路剧烈喘息着艰难地跑下来的,自从进入这古墓就只觉浑身不对劲。无比悲伤的情绪突如其来,毫无缘故,可又像大海一样把她完全吞没了。头痛欲裂。

然后她先是看到了濒死的万娆娆,下意识喊出留人,必须逼问此人是如何知道的古墓秘密,偷袭天欲雪小队的最终目的,其实是什么。

但她脱口而出后,本应继续冲上去救人,却整个人都愣在了入口处。

她怔怔看着那古墓正中,前所未见的男人,只觉心脏猛烈一跳,浑身血液随之凝固。

同时,一路奔跑而下,积压在心中的全部悲伤、惆怅、绝望就在此刻如山呼海啸般全部爆发。头疼更是仿佛要把每一条神经都撕裂、搅碎了。童灵熙发出一声悲鸣,站立不稳,捂着心脏靠墙慢慢滑了下去。

低垂的模糊视线里,她看到那人信步慢慢走来。

下颚被人轻轻捏了捏,扬起来。

意识模糊的边缘,听到男人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端详她。

“啧。”他低笑一声:“小猫儿好大的胆。”

那宠溺的语气无论说什么,都让人感觉自己在被之无比珍重着。

“擅闯此墓者,本应死无葬身处。”

“你说说,朕该拿你怎么办?”

………

======

“灵熙……灵熙……!”

混乱的脚步声,新鲜的风声,什么人关切的呼唤声一并混合着传来。

童灵熙皱了皱眉,强迫自己将意识从深处快速调动起来。

“我……”眼前一片模糊。她显示吃力的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身边站着天欲雪和小队成员叶依依,瞬间神色一绷,整个人条件反射似的向后退开。

“……是我本人。”天欲雪苦笑道,倒是也感同身受童灵熙为何会这么警惕:“真是我。那个……今年裴照清生日,你送他一盒珍藏版迪士尼乐高,对不对?”

童灵熙:“……”

这种事,确实只有真正的天欲雪才有可能知道,不过……

她揉了揉后脑:“你怎么知道……”

“裴照清发朋友圈了。这是他半年内可见的唯一一张图片。”天欲雪看童灵熙终于放下紧绷的神经,这才慢慢回来身边坐下,苦笑:“放心。是我本人。不会再有幻术了。”

“我……”童灵熙再揉了揉眼睛,四顾时看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破晓分队的临时据点:“怎么在这里……老万怎么样了?!”

“老万是皮外伤,没事。”

“我们灵力恢复后,第一时间追下墓中救人,找到了昏过去的你和浑身烧伤的万娆娆。”旁边,受伤最轻的除妖小队成员叶依依回答,也是关切地看着童灵熙:“我把你从下面背出来的。灵熙你还好么?怎么就昏过去了?”

“我没事……”童灵熙只看到了远处浑身上下焦糊一片,吊着柔如弱丝的半口气,但仍被毫不留情五花大绑的万娆娆,她并没找到古墓中那玄衣男人:“你们在下面……就只看到了我和万娆娆?”

天欲雪向旁边桌上一指:“当然还有这个。”

桌案之上,苍月珠白皙莹润,闪烁着一种引诱的光芒。但玉珠被罩在一层咒文流转的玻璃罩中,那是破晓专门用来隔离不祥妖术的防护罩。

童灵熙看着,心中忽然一紧。看这架势,天欲雪是要把苍月珠带回破晓总部的。

“灵熙,”确认这女孩已无恙后,天欲雪便不徇私情地追问:“为什么苍月珠会在你那里?”

“我……”童灵熙被问得一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那天在酒店,我听到这珠子忽然唤了我一声,好像想和我一起走…”

天欲雪听得摇头:“果然邪门,这珠子一定有问题。有什么邪术……”

“可是后来回忆,那声呼唤更像是我自己脑中的声音。”童灵熙为苍月珠辩解道,不过自己也尚未想清楚前因后果,神色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不管怎样,你也不该那一时不清醒。这有多危险?传闻妖王死得极惨,随之下葬都是不祥之物。看着宝贝似的,其实藏有恶咒。”天欲雪摇头,脸色微有严厉:“灵熙,下不为例。”

童灵熙垂了垂头:“对不起。”

“唉,欲雪姐,”旁边,小师妹叶依依忍不住轻声细语的帮她说话:“其实,要不是灵熙那天恰巧把那珠子拿走,她今天也不会赶来。要不是万娆娆没找到苍月珠,想留着我们吊灵熙现身,那我们所有人不早就出事了?……你别怪她了。”

“是。”天欲雪有一说一,一点头:“确实要多谢灵熙你救了我们。你这事我就不上报了……但仅此一次。”

童灵熙只是挂念着那被封印罩住的苍月珠:“你们接下来,打算把这珠子……怎么样?”

“本来,所有陪葬品都要封回古墓中。但我看这玉珠着实邪门,还是先交予老师看看。”

童灵熙一时皱眉:“师父在闭关呢。”

“等他出来的。到时不管如何分解,务必弄清楚里面藏着什么邪术。为何会吸引来一众贼人?或者为了防止落入恶人手中,不如干脆先毁了。”

分解……毁了……

童灵熙一瞬间脸色都不好了。

“还有,等回总部,也要再严刑逼问这个万娆娆,从哪儿得到的消息,那个墓底诡异的法阵,这都是要做什么。”天欲雪往焦枯的万娆娆那边看了一眼:“她是怎么变成那副鬼样的?”

也不知为什么,童灵熙第一反应就是不想把那男人存在的事实告诉天欲雪,但所回答的也确实都是亲眼所见的实情:“我没看到起因。我追下去时,万娆娆正在启动什么禁术,然后便燃烧了。”

“恩。”天欲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禁术出问题了?果然多行不义必自毙。总之等我们回头审出结果,我再告诉你。”

她说完,看着女孩仍然没什么血色的脸,不由关切地叹了一声:“我刚刚为你在伤上涂了些药膏,还疼不疼?这闹了一夜,你累坏了吧?总部的车已经在路上了,到时候我让人送你回去。”

童灵熙先摇摇头,再点点头。

“对了灵熙,你怎么破解千面幻象的幻术的?”叶依依在旁边若有所思地回忆:“那个女人可真是老奸巨猾,幻术逼真得慎人……她变作成员彼此的样子,把我们逐个击破,只靠一人就瓦解了小队防线……你是怎么看穿的?”

“欲雪姐一直怕我受伤出事,”童灵熙回答:“她担心不好和照清师兄交代,所以不可能那么干脆就把据点地址给我。我那时就已经知道打电话的人不可能是天欲雪。”

旁边两人听得一愣。

“我也想过,把玉珠藏好在家中,不带出来,也许更安全。”童灵熙皱了皱眉,继续说,声音还是低软:“但敌人既然把电话都打过来,肯定已怀疑苍月珠就在我手里。”

“我不清楚对方了解到什么地步的情报。万一已知道我的住址了?她电话里也说了要派人来找我。当时没那么多时间犹豫,只觉玉珠放在家中也不安全。但我带在身边还也是有些托大,幸亏结果是好的。”

“你……”叶依依愣愣看着童灵熙平淡的分析,震惊的口气藏不住了:“反应真快……这么果敢……”

看上去明明只是个瘦瘦软软,需要被所有人护在身后的小女孩。

“你……”天欲雪也显然被震撼了:“这种头脑,这个身手,这等反应力,不加入破晓……”

“欲雪姐,”童灵熙从始到终只心系一件事:“如果你们检查完后,发现那苍月珠并不是恶咒呢?会把它怎么办?”

天欲雪:“物归原主。封回墓中。”

她说完,观察童灵熙欲言又止的表情:“要不然破晓成什么了?岂不是变成监守自盗了?”

女孩半响无言,最后垂一下头:“…说的是。”

这一夜兵荒马乱,灵力损耗太多。童灵熙无力再操作异元跃,只能接受破晓成员开车,送自己返回大学城附近的公寓。

临走前,女孩几番回头,眼睁睁看着天欲雪将那苍月珠装箱密封,贴了符文,连带失魂落魄乌漆嘛黑的万娆娆一起,亲自押送回破晓总部。

再过两小时后,童灵熙终于再度推开了自己那间新公寓的大门。

时间已将近五点,东方微白,空旷的客厅被熹微的晨光照得一片浅淡清澈。

童灵熙关门落锁,靠在铁门上,深深呼吸。

少倾,女孩伸手在包中摸了摸。

拿出了那枚幽白润泽,清冽晶莹得仿佛不是凡尘之物的月白玉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