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道士下山之七杀令3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2:23:37
道士下山之七杀令
道士下山之七杀令
作者:招牌菜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于战乱年间,何无恨带着一身玄功道术下山,驱鬼赶尸,布阵斗法,龙虎山,太极门,一个个强敌皆被收入麾下,召唤万鬼袭杀日军,驱使僵尸生撕洋人,更是带领一众道门高手对决西方吸血鬼,大战东洋忍者武士团,泱泱华夏自有我道门护佑,看我何无恨拥万美战豪强,富士山下赏花,多瑙河畔饮马,仗剑高歌,剑指天下!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有些诧异,早就听妈妈说娃子哥教育小孩就是告诉他要天不怕地不怕,见谁不爽就打谁,但我好歹也是他叔叔,他年纪再小,也不应该这样对我说话。

娃子哥和娃子嫂就在旁边,嫣然也听到了。娃子哥什么都没说,不知道是觉得没必要小题大做还是觉得儿子被他教育的很好,倒是娃子嫂说了一句“涛涛你怎么跟叔叔说话的?”

宏涛头都没抬的走了,其他长辈们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我想了想没有继续借题发挥,以免扰了过年的兴致。不过心里难免有些不悦:“以后一定要和娃子哥聊聊孩子教育的问题。”

大人们在大姑父的撮合下打起了牌,堂屋里大些的孩子一堆,小些的孩子一堆,到处都挤满了人。加上几个姑姑的帮忙,饭菜也在午时做好了,吃饭之前我们拍了一张全家福,然后就互相张罗,在院子里摆了一个大桌子,旁边又架起来一个小些的。当然这还是坐不下这三十号人的,于是男人们坐在桌子上吃,桌子旁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后辈站着吃,女人们带着更小的一些孩子在锅屋里吃饭。不过吃着吃着,这种阵型就不那么严密了,孩子们会跑来跑去,早些吃完饭的孩子已经跑去出玩了,大些的晚辈更会被叫上桌喝几杯。

我不太喜欢见父亲喝酒,小时候几次酒疯让我印象深刻。我一句话不说只是低头吃饭,

很快也酒足饭饱,跑到了一边玩耍。

突然不知道怎么的,小姑从堂屋里跑了出来,隐约还能听到她的哭声,小姑父从饭桌前跑来护在旁边。而后小叔有些微醺的跟着出来又训斥了几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我只听到花婶冲着大叔喊道“喝点酒,你弄啥你?可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刚站到小姑面前想要搞清楚怎么回事,父亲也从饭桌旁走了过来,对小姑说

“小妮,你咋这么不懂事啊,他喝了酒你跟他说什么啊?”

小姑像是炸了毛一样“我为啥不能说了,我为啥不能!”

父亲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跑到饭桌面前“好,来说,来,今天大家都说一说!”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我不知道怎么了,大家突然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我心中不免又活泛起对喝酒的厌恶,跑过去一下子向父亲扑过去,他应该也是喝了不少,一个踉跄被我扑倒在地,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小姑父把我拉了起来,我大喊着指着这些亲戚:

“以后谁再来我们家喝酒我弄死谁!”

大家面面相觑,没有理会我这个小辈,小姑父把我拉出了大门外,而后关上了门,我听到院子里又吵了起来,又挣扎开一脚把门踢开,可还没踏进门又被小姑父抱了出去

“大触,大触,你不要这样,那都是大人的事情。”

又这样来来回回踢门被抱回几次,我着实有点累了,屋内的争吵让我有些厌恶,我跑到了村口蹲着抽起了烟,越想越烦躁,又对所有人都感到厌烦。

大年初一,团圆之日,为什么要吵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娃子哥一家的车开了出来,车经过我时停了下来,我没有理睬,又点了一根烟,我以为车窗会摇下来和我说几句话,结果只是停了一下,就直直的开走了。

我拍拍屁股,回到了家里,人已走了大半。

奶奶坐在椅子上,气的身子一抖一抖,我心里一惊,赶忙到了杯热水给她。

父亲坐在不远处,二姑和姑父也没有说话,孩子们都在屋里,见气氛不对也大气不敢出。

花婶拿出一沓钱递给了小姑“来,小妮,咱娘药的钱”

还没放到手上,小姑就把钱甩开,撒的到处都是“我不要”,然后就哭了起来。

花婶没有说话,任由钱撒落在地上,带着晶晶走出了家门。

父亲见状又往小姑身前走去,刚要开口训斥,爷爷跨在前面挡住了他护住小姑:

“恁是弄啥啊,大过年的”

“俺da你起来,我跟小妮说说”

也不知道爷爷能不能听清,他看父亲还继续往走。心中一急作势就要下跪“我给你跪下了给管?你是爹可管?”

奶奶被气的身子再次抖了起来,不停的啜泣,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眼泪也从眼眶中涌了出来,慌乱的不断轻拍她的肩膀。

几个还没走的弟弟妹妹也从堂屋悄悄往这边看,显得不知所措。

父亲终于坐了回去,一副有气宣泄不出的样子。二姑看了看他,又发话了“全体,你今天怎么这么冲动啊?”

父亲一听又来劲“我冲动,我怎么冲动了?”

“你还不冲动?你看你,又要打谁?这事情可怪小妮?”

二姑也有些怒色充斥在脸上,更加大声了起来。

“我打谁了我?你怎么不说富军,今个都想拿板凳砸我,我有一点对不起他吗?”

说着,父亲又激动了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怒气冲冲的像二姑走去。

“你弄啥你?你还想打我可是?你看看我这旁边两个孩子可先拦住你”

话音还没落,静静姐和莹莹姐就往前站了两步。

父亲瞪了二姑一眼,不知道是冷静了,还是觉得有后辈在这,再闹下去不好,一句话也没有说了。

空气突然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安静,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又仿佛能听到每个人内心的呐喊。

过了良久,二姑父叹了口气发话了“行了,全体,我们先回去了,不是说你冲动,毕竟你是当大哥的,今天确实不该这样做,几个兄弟姐妹聊聊多好”

直到二姑一家走完,父亲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又给奶奶到了杯水,也不想在家里待,走到了村里时常会有火车路过的铁道上溜达。

也不知走了多久,太阳悄然的已经落下了山,我走下铁道,正准备往家走去,“呜呜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一辆拉煤的长长火车厢。我回过头怔怔的看了很久,心中莫名的难受,火车疾驰向前,轮子摩擦铁轨的声音不绝于耳,我总觉得这像是整个家族逝去的亲情。

回到家吃完饭,我心情依旧低落,小姑一家睡在堂屋,我和爷爷奶奶睡在偏屋。

我在院子里发了好一会呆,听到父亲和母亲在正屋里讨论着什么,我无心听,也洗漱完上床睡觉了。我对父亲还是有些许怨气,如果不喝酒,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大叔,二姑,三姑都来了,大姑一家没有来。

二姑父亲大叔三姑四姑他们紧锁着堂屋的门,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偶尔还传来一阵争吵声。过了好一会,大家都出来了,父亲给小姑银行卡转了一些钱,当作是分担奶奶的药钱——我才知道奶奶有些血脂稠。三姑恰巧看到这一幕,她和父亲说了些什么,父亲又给她转了一笔钱。

还没到多久,父亲让我收拾行李,说要回合肥。我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收拾行李。

父亲见我不动,训斥我动作快一点。我的眼泪一下掉了出来,我内心是极度不愿意走的。

但还是收拾了行李,二姑见状拉了拉我的手,也有些悲伤溢于脸上。

二姑三姑四姑把我们送到了门外,我站在爷爷奶奶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是不停的哭。

父亲从车上等了许久,见我还不上车,下车催促我,我只是狠狠瞪他,一句话也不说。

他见状有些恼火,扬起手想要打我,我愤懑的心情一下子被点燃

“打,你打,你可配当爹”

哭的声音也更大了,余光能清楚的看见已经有街坊往这里瞟过来了。

父亲像是触电一般,把扬起的手又放下,回头走向车里,嘴巴呢喃着

“对,对,我不配当爹,我不配”

二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大触,这事情不能全怪你爸”

我什么也听不下去,这两天积攒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我不明白为什么团圆之日要这样,也不知道这些大人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闹别扭,为什么不可以好好沟通非要吵架。

我心里又想起奶奶气的身子直抖,爷爷作势要跪下阻止争端的场景。

眼泪止不住的流,很快就哭不出声来,变成了不自主的哽咽。

我后退了两步“俺爷俺奶,给你们磕头,下次放假再来看你”

爷爷这次还是连忙用手托住我,但我坚持的跪了下去。

哭着连磕三个头再起身时,几个姑姑已经哭成一片,爷爷听不清声音,但是见我磕头,也表现出极为不忍的神情,奶奶拉住我的手,哭着叮嘱着我一些话,我什么也没听进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路在哭,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母亲想要和我搭话,被我大声呛了回去,脑子里乱麻麻,莫名出现以后不愿意再回家过年的念头。

为什么要这样!一家人为什么不可以好好说话!

这是我过的最不快乐的一个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