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灵异正文

开局一颗精灵树灵祭司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5/4 12:38:56
开局一颗精灵树
开局一颗精灵树
作者:大学森
来源:纵横中文网
路易穿越之后,携带魔兽精灵族的生命之树,注定要成为席卷整个异世大陆的王者!

“自然!事关月朦国脉,还请圣子移步!”梦锦痕强调道,“至于圣子之友还请暂出灵祭司。我月朦灵祭司不是什么人都能闯入的地方!尤其是身份不明之人”

“且慢,倦收天还未答应要与你同入内室。其次,原无乡与我肝胆相照,若他不能在灵祭司停留,那倦收天也没有停在此处的必要。若真有事相商,倦收天自会在绝寒山迎候大驾。请!”

“阿倦!”原无乡扶着倦收天的手紧了紧,“我觉得事有蹊跷,不然你跟他进去谈谈。”

“那么好友你呢?我与你只是探寻冰弦花下落的而非来纠结一个莫名其妙的圣子之名的。真的是我也好不是也罢,倦收天山云野鹤惯了,虚名并不是束缚我的理由!”

“锦痕我就知道我不在你这张嘴又会坏事!”玄衣的凌祭司匆匆赶来对着倦收天以及原无乡微微鞠躬算是赔礼。

“凌幽扬。”梦锦痕无奈地看他一眼,“我灵祭司有灵祭司的规矩。原无乡乃远穆废后之子,立场未明。只能抹去记忆让其在外等候。”

“哦!你这样说就中听多了嘛!两位海涵!” 凌幽扬拍拍梦锦痕的肩表示赞许。

“我出去等好友,待你们谈好再商量这抹不抹记忆的事,不然我忘记我在这冷宫门口等谁,万一被当成夜闯皇宫的贼人捉去就亏了。”胸口被突如其来的钝痛蚕食着,原无乡知晓这三月之内必发之毒还是按时来了。以前曾侥幸地想那人不会真对自己如此,现在看来所谓亲情只是虚妄!原无乡终归无乡。

“原无乡!”倦收天低低地唤了一声,似是错觉,他总觉得此时的原无乡全身在微微打颤,“你松手,我现在能站稳了!”

“我没事!”原无乡给倦收天一个放心的笑容,“快去吧!我在门外等你。”说罢便要起身出去,却在飞身出院的一刹身形一滞直直地落了下来。

“原无乡!”话语刚落倦收天已接住了对方,眼前之人捂着胸口,面色苍白,眉头深锁,咬着唇,“究竟怎么回事!”

“圣子,把人交给我!”梦锦痕准备接过原无乡,奈何倦收天将人死死地扣在怀里,梦锦痕根本抢不过来。

“月朦圣子误会了,我和锦痕均略懂医术,你不介意的话将人抱进屋里。”凌幽扬含笑道。这倦收天不会以为梦锦痕要将人丢出去吧?

“这样?有劳你们了,哪间屋子?我抱原无乡进去!”倦收天始终不放心把这样的原无乡交给他人。

“跟我来!”

梦锦痕带一行人进了最近的厢房。倦收天将原无乡置于榻上,后者却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怎么也不愿放开,如同两人初遇的那日。

“就这样诊吧。”看着凌幽扬似笑非笑的脸倦收天耳尖微红不自然地撇过头。

凌幽扬也不多言,执起原无乡的另一只手,只是片刻便轻轻放下一脸凝重道:“怎么会是远穆的忘醉?”

“忘醉!此毒不是数十年前毁于凌宇的神典上了吗?好友怎会身中此毒?”倦收天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忘醉本就是远穆皇室为惩戒犯事臣子所炼出来的药。其毒性随着中毒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强,且发作时间会随着中毒时间的长短而发生改变。第一次毒发是三个月,服下解药后变为两个月,然后是一月,半月。最后变成每天。毒发时忘醉并非剧毒,但其毒性却是最为折磨人的存在。凌宇帝觉得此毒过于残忍便让凌宇国师府出面勒令远穆帝交出药方以及丹药在神典之礼上全数销毁。

“其实并不奇怪,月朦圣子想想。原无乡本是废后之子,若远穆帝以其母为要挟,让其为他办事。再加上这忘醉本就是远穆皇室所炼制出来的药。原无乡会中此毒并不奇怪。”凌幽扬化出一枚莹白色的丹药,“此药名曰静弦,有定心安神抑痛之功效。暂且可以抑制毒发的痛楚。其实此毒也不是并无解法。当年国师府和灵祭司一起尝试过研制解药,最终却因忘醉被毁而搁浅。”

“多谢!”倦收天充凌幽扬点头致谢,然后手指轻轻点了点原无乡的唇随即附身在他耳边小声道,“原无乡张嘴。”

原无乡迟疑半刻含住倦收天递在唇边的药,微凉的唇蹭过倦收天的指尖,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蓦地从倦收天心疼升起,像是一份从未有过的悸动。让人琢磨不透又略显不安,倦收天猛收回手,“不知两位能否……”

“继续研制解毒之法吗?”梦锦痕淡笑,“只要圣子愿意回归我灵祭司,圣子所说的话梦锦痕自是不会违背。”

“这算要挟还是交易?倦收天从不屑于此种行径!”倦收天尝试着抽回另一只被原无乡握着的手,仍旧未果,“不过,这次如你的愿。”

“你不问何谓圣子?”

“重要吗?”

“阿倦……”服药后的原无乡恍恍惚惚听见原无乡为他似乎跟人妥协,心急之下反而睁开了眼。知晓倦收天的脾性,原无乡想问一句值得吗。却不料话还未出口倦收天到:

“为你,值得。”

“咳咳!你们这样说也不怕一旁的人误会!”凌幽扬清咳一声,这两人此时简直让人睁不开眼,“其实并非锦痕以圣子之名作为交易。实在是,他们灵祭司那个密室非圣子无人能开启。你不要理他,他不会说话人又死板。”

“我好奇的是,这月朦灵祭司的事情你国师府之人怎会知晓地如此清楚!”原无乡索性将头枕在倦收天腿上,阿倦温温软软的果然很舒服。

“这嘛!不方便跟你说啊。”凌幽扬不知什么时候化出一把折扇,还故作风流地扇扇。

“没事你跟阿倦说,以后我让他偷偷告诉我。”

“你这人真的很狡猾诶!”凌幽扬抗议道,“我的药有奇效,你现在应该不痛了吧!舒服了就赶紧起来,出去等你家阿倦给你找解药!”

“……”倦收天瞅了一眼原无乡,后者惬意地跟凌幽扬大眼瞪小眼,“你给我起来!”

“乐极生悲吧!”凌幽扬偷笑。

“凌幽扬你闹够了没!还有原无乡你暂且呆在此处,我与圣子有事相谈。”梦锦痕道。

“怎么?不赶我出去了?”原无乡起身理理散乱的衣衫。虽然夜行衣没什么风度可言。

“幽扬劳烦你看着他。”梦锦痕补充道。

“这人跟我八字不合,锦痕不可啊!”凌幽扬抗议。

“我能拒绝吗?” 原无乡同意抗议。

“圣子请!”梦锦痕也不理会他俩,直接携倦收天出了门。

两人一路无言,梦锦痕将倦收天领至一堵石壁前。“自上代圣子消失后,这石壁已数十载未曾打开过。圣子可知为何?”

“月朦最高的秘密无非有关于冰弦,圣子一职究竟是因何而诞生的?”

梦锦痕闻言低头不语,半响突然双腿跪地面上满是歉意:“以灵力凝水,浇灌冰弦以保冰弦得以延续。但……”

“嗯?起来说。”倦收天将人扶起,“不必跪我。”

“灵枯一日便是殒命之时,故每仁圣子均活不过五十岁。梦锦痕知晓此法有损阴德但月朦自古时历来如此,且一直未能找到解决之法。这些年一直无人能进密室凝灵故灵空冰弦花一直杳无踪迹。”

“为何我是圣子?”倦收天不是没想过为何,但是还是想从梦锦痕口中知道答案,“还有,每任圣子如何产生?”

“圣子出现时灵气与此壁有所感应。此壁必有预言。”梦锦痕解释道,“且圣子只会出现在月朦夜绝城。”

“这么说,我若按照这个线索找必然能寻到自己的父母。”倦收天自语道,“呵呵……但那又有何意义。倦收天以前有师父现在有好友。家人并不是必须寻求的存在。”

“圣子……”梦锦痕欲言又止。

“叫我倦收天就好有话直说!”

“灵壁预言今夜所来之人一为归者,一为祸。所以……”

“我知晓。原无乡入月朦目的就是冰弦,或许你们灵祭司并不知晓,月朦在绝寒山派驻有守花人。师父逝后我便代替他守着绝寒山。原无乡闯入绝寒山时我便知晓他所来何意。但我未曾点破,这些时日来的相处我发现他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若冰弦落在他手里,我想不会引起祸世之灾。”

“不可能!月朦从未有过什么守花人,因为根本没有必要。若非圣子或圣子授意根本不可能摘下冰弦。至于原无乡,锦痕就信你一次!”

“什么!师父不可能骗我!”从未质疑过的临终托福如今在梦锦痕的言语下变成了一场谎言。倦收天虽难以置信却始终未怪师父,既然师父能出此言,自有原因。

“倦收天。我想你师父是为了保护你,他一定是灵祭司之人。为了护住你他才甘愿藏迹于绝寒山。绝寒山乃整个灵空力气最盛之处,大概能掩盖住圣子的气息,让灵祭司找不到人。而灵祭司近年来并无失踪的长老以及普通弟子,所以你师父很可能上任首席或者圣子。”

“这样吗?”倦收天回味着梦锦痕刚刚的一番话,“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能进这密室找到忘醉的解决之法,然后你告诉我怎么能凝灵成水来浇灌冰弦花,让冰弦早日现世。”

“倦收天你有私心。”梦锦痕一针见血道。

“对!原无乡想看冰弦我便给他看,仅此而已。”

“看?”

“不错,他一直跟我说是看!所以暂且收起你的防备心,倦收天在世一日变不会让此花祸世。接下来告诉我此壁要怎么开启吧。”

“你将灵力尽全力散发出来,自可穿透此壁。”梦锦痕将一本薄薄的手札递给倦收天,“这是凝灵决,还请你择日闭关修炼。”

“好。待我安顿好原无乡自会进去,等我进去以后原无乡就麻烦梦首席了。”

“哈!倦收天你果然聪慧,居然猜出了我的身份。”

许是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倦收天本想着跟原无乡道别后再入密室。本以为原无乡就算拉着自己的衣衫也会被阻隔在密室外,谁知这人就这么跟着自己进去了。密室里原无乡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密室外梦锦痕一边这人太犯规,一边又不禁暗赞此代圣子灵力恐怕空前绝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