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九尾龙狐在线阅读第4节

来源:言情小说吧 2021/5/4 13:01:16
九尾龙狐
九尾龙狐
作者:束负
来源:言情小说吧
凤凰族与龙狐的曲折爱恋。她的身份百转千回的九尾龙狐,他是意气风发的神尊,他本无意神位,可是机缘,让他不得不接受这神尊之位。她是他守护的的小狐狸,他是她崇拜的神尊。

百谷道:“你这小子资质很不错,虽不及当年的我,但也好过常人许多。若再经我调教几年,你这解阵之术不说举世无双,也是独占鳌头。嘿嘿,到时你再去找谢陆,那老小子虽然打败了我,可他天赋有限,年纪也大了,是怎么也赢不了你的。哈哈哈,谢陆啊谢陆,你赢我一时又如何,这一战终究还不是败在我手下了。”他说的高兴,放声大笑,震得石壁上的灰簌簌落下。

顾诛道:“谢前辈厚爱。但晚辈自有门派,不便转投师门。”

百谷道:“什么狗屁门派及的上我?”

顾诛道:“不是什么名门,但所教所学,出于真心,晚辈已经心满意足。“百谷摇头道:”全是放屁放屁。你过来,让师父好好瞧瞧你。”

左临心已经瞧出来百谷固执之极,根本不听人言,且武功又高。他们三人追踪生魔要紧,实在不应该在这里浪费功夫,于是走到顾诛面前悄声问他:“可有办法脱身?”

顾诛沉吟。

左临心道:“不然你带着谢歌台先走,我来拖住他。”顾诛立刻拒绝:”不可。”

左临心一愣,接着笑道:“我武功虽差,但要豁出命去拦,也未必拦不住他。再者他一心收你为徒,也不会多和我纠缠,你放心好了。”这谢歌台若是醒着,非得回他一句”你武功何止是烂而已”,但顾诛却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是没有办法,何必要豁出命去。”

左临心猝不及防看见了他的笑容,先是觉得如雪地花开,心旷神怡,后面又想,奇怪,我当真是在哪里见过他吗?可怎么一点都想不起了。

顾诛踏前一步,道:“前辈若真想收我为徒,所学需要胜过我师门才行。晚辈这里有一题,还请前辈来解。”这正中百谷下怀,他道:”你说。”

顾诛道:“石门无坎,前四后六。中为乾卦,右为坤卦。”

左临心听的心中一片茫然,那边顾诛已经说了一连串,等说到:“六方是耳,中冢无鼎”时,百谷忽地喝道:”你拿老夫消遣?”顾诛道:”怎么?”

百谷道:“你这阵法诡异难辨,虽不是解不了,但这布阵之地也太过稀奇了。按你所说,这阵法需无风之地,入骨之寒,有终年不化之雪,极地之渊英魂。这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地方来布阵?这不是消遣老夫是什么?”说着眼神阴骛,似乎随时都要冲过来一般。

左临心道:“这天下如此之大,前辈莫不是都去过?不然怎么知道这世间就没有这样的地方?”

他也觉得这世间没有这样的地方,但自然是要站在顾诛这一边的,所以不管百谷说了什么,就先反驳一通。谁知道百谷听了却是一愣。他年少时孤身一身,确实去过不少地方,可中年遇见谢陆之后便大受挫折,自此就闭关修炼,再也没出过这山门。若说这世上所有地方都去过那自然是骗人的,因此听左临心这么一说,不由心想,是了,我这一生,又不曾见过这天下的风景,又怎知就没有这样的地方呢?再一想自己本来何等风光风光,心性高傲,世人敬仰,现在却要窝在这三尺之地里,一身本领无处施展,不由感慨。

他神色变幻莫测,眼珠子转来转去。左临心倒也不怕,等百谷思索了一会儿,听见他大喝一声:“老夫解不开,你们滚吧。”

说着长袖一挥,一股劲风袭来,顾诛拉着左临心,左临心又拖着谢歌台,三人顺着这股力道迅速退出洞口。

左临心叹了一口气:“倒是没法子看看那生魔是不是躲在里面了。”

顾诛道:“我已经探查过了,里面并没有生魔的气息。”他看左临心四处张望,依然不死心的样子,接着道:“不必担心。这里四面环山,那生魔又受了伤,想逃出去只能走我们来时的那一条路。我有位同伴在那里守着,一旦发现了消息就会通知我,必定不会让它逃脱。”

这是自几人相识后,顾诛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左临心大为感动:“多谢你。”这句话是真心真意的,生魔不难解决,但若不赶紧抓住,就怕它反过头来再去找连家麻烦,左临心不怕别的,就担心自己非但没帮上忙,反而连累了连家,那就不妙了。

顾诛微微抿唇,他生的极白,此刻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连两颊的绒毛都能看得清:“降妖除魔,我辈职责所在。你,你不必客气。”

那边的谢歌台已经幽幽转醒。出来时左临心随手把他扔在地上,此刻他一手撑腰,一手支地,就要去找尺寡。

然后顾诛喝左临心便听到他一声惊叫:“啊!”左临心望过去,只见谢歌台盘腿坐在地上,兜着衣摆,里面赫然是被捏成两半的尺寡。

谢歌台气的浑身发抖:“那个老混蛋!”左临心生怕他头脑发热去找百谷算账,急忙向顾诛使了个眼色。顾诛淡淡道:“尺寡不是寻常之物,即便是捏断了,灵力也在。”他走过去,左右各拿起一半尺寡,略微拉开了些距离,两半尺寡便于这白日中发出微微的光来。

谢歌台怒道:“只会发光做什么用?难不成让我拿去给小姑娘,哄她们开心不成?”

顾诛道:“那也是可以的。”左临心扑哧一笑。

谢歌台武功不及顾诛,也说不过他,只好转头迁怒左临心:“你笑什么!若不是你拦着我,我早就。。。。。。” 话未说完,就听见一声巨响,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正落在顾诛面前。紧跟着就是一道青影跃下。

青影转过身来,他一头黑发,细长双眼,身量奇高,和顾诛一样的兜帽长衣装扮。左临心心想,这人多半就是顾诛说的同伴了。果然那人道:“锦珧,快抓住他。”

那黑影落地成雾,自然就是左临心他们一直在找的生魔了。

四人拉开架势,分别站在四个方向,把生魔围在中间。黑影飘忽无形,一顿之后果断朝左临心冲来。离的最近的谢歌台要来救,却见左临心丝毫不惧,挺身向前,居然就这么赤手空拳地和它纠缠在了一起。黑雾无实形,三人就看见左临心裹在其中,他身量纤细,看的谢歌台心惊肉跳,生怕这生魔发怒,就这么把左临心给撕了。

谢歌台:“阿左也太过鲁莽,他功夫这么差,这般拼命作什么?”

顾诛手持长鞭随时准备扑救,此刻听见“阿左”这个称呼,手掌一顿,过一会儿才道:“你仔细看他的出招。” 原来左临心虽然灵力不够,但胜在招式巧妙,出手又极其狠辣,全然不像是一个新手。旁人落到这个境地一定保命为先,他反其道而行,不守不退,反而是生魔顾忌一边观战的三人,落了下风。

谢歌台叹道:“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我倒是没见过。”顾诛将长鞭收起,竖起食指拇指捏了个法诀,谢歌台凑过去想看他做什么,却被和顾诛一样装扮的少年轻轻一扯。

谢歌台:“你拉我做什么?”

那个少年看起来比顾诛还要小几岁,虽然身材高大,但脸颊微鼓,透着一股稚气,稍稍中和了些他凌冽的五官:“他在逼出那生魔原型,你不要打扰他。”

谢歌台嘟囔着:“又是阵法又是道学的,这小子到底哪里来的,真是杂学家。”

少年微微一笑。

左临心和妖魔斗到正酣,他越战越勇,却察觉了对方有了退意。它不退左临心尚且不让,何况现在?生魔一个不察,被左临心一掌贯穿,又被顾诛的长鞭困了个严严实实,这下才轰然倒地,抽搐几下后黑雾散去,露出一张干瘪的虎皮来。

左临心:“白虎?”他和谢歌台对视一眼,两人都想到了在城外小道上遇见的平生子。谢歌台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线索,得意地叉腰仰天长啸:“哈哈哈哈哈哈。” 和顾诛是同伴的少年面露难色,偷偷看向顾诛,似乎在问谢歌台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左临心憋着笑,问:“这位是?”

少年道:“在下顾长弃。”

左临心将自己和谢歌台在路上遇见平生子的事情一说,顾长弃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为人正直,当下就觉得自己误会了谢歌台,不由转过去向他歉疚一笑。谢歌台莫名其妙地收了一个笑脸,也懒得理他,转而问顾诛:“那现在怎么办?”

顾诛道:“既然是修道之人,必然是有道所的。”

这点余下的人当然也想到了,但还是问了顾诛,待顾诛说了,才拿上了虎皮去找平生子,哪知平生子逃的倒快,四人到了观里,只有个年纪尚小的小童。本来还只是怀疑是平生子,这么看来,反而就是他了。

小童战战兢兢地立在四人面前:“道长平日就在道观,只偶尔会去城外的束女庙开坛。。。。。。”

左临心只觉得这庙名耳熟,一回想,不正是自己刚到妄西城那晚住的小庙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