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娱乐:我成了爱豆界的太子爷在线阅读赤火兽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5/4 12:53:10
娱乐:我成了爱豆界的太子爷
娱乐:我成了爱豆界的太子爷
作者:软软的橘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路霄穿越重生到与地球相似度99%的平行世界,开局一只软,成了少女时代队长金泰妍的干弟弟;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还多了个干妈?!这个干妈有点厉害,竟然让他成为了中韩爱豆界的太子爷!于是,一个在东亚爱豆圈呼风唤雨的男人诞生了!从少女时代到宇宙少女,从T-ara到Apink到TWICE再到(G)I-DLE,从IOI到101,从AKB48到SNH48到BEJ48再到GNZ48……有杀错,没放过!(本书主爱豆副明星次主播。)(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通幽山,位于江州城外二十里处,因山中的景象与外界的沙漠戈壁不符,于扬州之外却只有春冬二季,二季更替,周而复始,春季时树木翠绿山草摇曳,更是有遍布山林的血陀罗花,以及各类花卉奇草,“争奇斗艳”足以让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

只是其中的妖兽却是遍布各处,时而仰天嘶吼、鼻息喷吐,时而暴躁不安。

冬季时却是山中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山外依然是那副荒凉的景象,只是奇怪的是,冬季的山间如同一座死山,整座山林寂静无声,黑雾缭绕,连山间的花鸟鱼虫都被白雪覆盖,一动不动,如同死物!

此间种种,也让这座充满了诡异的山峦,就算连那飞天遁地的“仙人”亦是不甘轻易踏足其中,而更可怕的却是一则骇人听闻的奇谈,据说有一仙风道骨,童颜鹤发的“老神仙”在扬州城主的提议下,秉承着除妖卫道,福泽一方的宏伟目的,孤身一人,单手掐诀,如同闲庭漫步般,惬意非常的,进入这通幽山中,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天晚上就有人看到这位悍不畏死的“老神仙”发出凄厉如嘶般的吼叫之声,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好似摸爬滚打的跑了出来,从背后看去,鲜血淋漓,好不可怕。

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目击者眼神不好,还是天黑看不清的缘故,据说这老神仙竟然...

哭了!

扬州城外一处险峻山峰处,一道瘦弱的身影于崖壁之间飞跃攀爬,时而停在一处崖壁上,将手中的药镐对着一处光滑处,躬身抬臂,狠狠砸击而下,只见碎石纷飞,石屑飞溅。

十三岁的陈非虽然身形瘦弱,却是肌肉轮廓分明,肤色如雪,甚至就连本因粉嫩的嘴唇,都带着一抹冰霜,一呼一吸之间嘴上的凝霜若隐若现,

砸向石壁的小手却是纹丝不动,并没有因为石壁上反弹的巨大力道而动摇丝毫,只见他砸完后,一道道如同蜘蛛丝网般的细纹出现在了刚才砸击过的地方,陈非呆滞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化,将药镐放入后背药篮中,一只手抓住崖壁,一只手变掌为指,伸出两指,对着裂纹中心直戳而入,其后双指一分,整个满布着裂纹的崖壁,处咔咔声接连而起,随后崖壁脱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身赤色的皮肤上皱巴巴的没有一丝绒毛,类似与小老鼠一般的小兽,陈非顺势便对着小兽抓了过去。

小兽仿佛新生不久,双目未睁,但感受到外界的危险,对着袭来之物就露出一张充满细小尖牙的兽嘴,张口就咬。

只是当咬下时却是如同泥牛入海一样,入得微许,便寸进不得,小兽自然是咬到了陈非的一只雪白小手上,只是这只手却是老茧遍布,粗糙不已,俨然不像是属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孩童的手,陈非也不在意,对着小兽的脖颈处就是一捏,小兽立马不在折腾撕咬,缓缓晕厥过去。

此兽名为赤火,只因全体通红,身体滚烫,一般人只要皮肤碰触到,便如同遇到烙铁一般,被烫的皮椒肉烂,成年的赤火兽更是凶戾异常,据说能吞吐火焰,厉害异常,就连飞天遁地的仙人都是人人谈虎色变。

只不过虽然扬州城周边,火山岩壁处经常孕育出幼年赤火兽,不过却从来没有出现过成年的赤火兽。

人们虽避而远之,但也并不畏惧。

这种兽类通常都是于火山崖壁中从生到死,从始至终不会自己破壁而出,小陈非也是偶然一次将父亲给他买肉的银两弄丢了,才别出心裁的出了这么一招,父亲看着碗里的肉也没问,便大快朵颐了起来。

毕竟,他对他这个傻儿子的厨艺还是颇为满意的,虽然味道不似野猪肉,但他也不愿费那个力气去刨根问底什么,好吃就行,只是吃完后身上的寒气却是有了稍微的好转,甚至比一些火属性的山中老药,还要有效一些。

故而,每次父亲给他的钱他都会存起来,到了足够的量后,便会去买上一本被父亲不屑某某某仙人除魔卫道,造福一方,侠义故事。

陈非虽然神情有些呆滞木讷的样子,却是思维灵动,悟性极高,在他内心深处,向往的不是炼气士的仗剑恩仇,也不是江湖高手的十步一人,而是那虚无缥缈,飞天遁地的仙家侠士,一念予人生,一念断人死!

躬身屈腿上峰峦,的豪放气概。

看着天边快要落下的三轮太阳时,陈非知道必须赶紧回去了,否则到了晚上,这山峰暗洞之中的野兽飞禽便要出来觅食了,以他的武学造诣,自然无法与一些猛禽凶兽,厮杀拼搏。

小陈非干瘦的身子,背着一框用老竹编织而成的药篮,手中拿着锈迹斑斑的药镐,从火山群渐渐远去,他的背影被三轮夕阳形成的光晕拖的越来越长,从一道变成三道,而后九道,渐渐不再清晰,不再可视。

干瘦的身子却是在一片黄土的广袤戈壁,显得那样的孤寂,却又坚强。

就在走到家附近时,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只见一个年龄与小陈非差不多大的,扎着一双马尾辫的小姑娘,骑在一只红鹤的身上,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血色,紧紧的抱着红鹤的脖子,红鹤不停的煽动着翅膀,缓缓离地。

看到这一幕,小女孩更是惊恐极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当红鹤离地三尺时,又好似自身太胖,飞不动了,发出了像鸭子一样的凄厉叫声,慢慢的降了下来,一张鹤脸上充满着不甘。

双马尾小姑娘见到红鹤好像累着了,不再拍打翅膀,便用一只粉嫩的小手轻轻的,拍打着胸口,就在小姑娘暗松一口气时,准备慢慢从红鹤身上爬下的时候,那红鹤却是满脸的倔强,伸出翅膀便又准备“扶摇直上九万里”一般。

小陈非看到此处,却是傻呵呵的笑了一下,走过去,伸手抱着小姑凉的一双纤细白皙的小腿,将她从红鹤身上倒提了下来...

小姑娘这下更是吓了六神无主,绣眉紧皱,小脸上都要急出水来了,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声来。

只听小姑凉怯生生的说道:坏人!坏人!你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我不好吃的,我的肉是苦的,血是....血是腥的...脚是臭的。

就在小姑娘要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出自己身上的各种缺点,仿佛天底下,她是最可怜,最凄苦的时候。

小陈非却是将她以头着地,慢慢放下,闻了闻抓过小姑娘小脚的手,先是皱了皱眉,而且舒展开来,学着父亲的模样,轻抚下巴,口中说道:“你骗我,明明是兽奶的味道。”

小姑娘坐在地上脸上神情丝毫不见放松,一双大眼睛,紧张兮兮的看着小陈非,问道:“你...不吃我?”

小陈非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人怎么会吃人呢?那不是成了老虎么。”

小姑娘听他这话,看着眼前这个衣不遮体的小男孩,疑惑的走到小陈非的身边,用手去捏了捏小陈非白皙的小脸问道:“你不是野人?”

“不是。”

小陈非点了点头,很肯定的回答。

女孩小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开心瞅了瞅陈非,口中却是说道:“娘亲又骗我,说着说着竟然就哭了起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小陈非却是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的坐在小姑娘身边,守着她。

同时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土坡后面的一双双幽幽眼眸。

只是奇怪的是,这些凶兽竟都是看了一眼此处便缓缓退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