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一起吃早餐吗之领导,进度条拉的有点儿快啊(7)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4 23:52:00
一起吃早餐吗
一起吃早餐吗
作者:树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唐梨是一个从未露脸却因为画风清奇吸粉无数的游戏女主播因为一次人气主播活动她“被迫”和一个只在早晨定点直播吃早餐的天菜禁欲男成为对家双方粉丝陷入了你家黑我是坦克我家diss你美颜怪的惨烈骂战而作为正主本人却被对方圈在墙角——“不是说要泡我?怎么盯着别的男人看?”奇怪的cp增加了*灵感来源于我喜欢的主播*文中游戏有借鉴,篇幅不多,只在前几章*【日更】短篇小甜饼

今天的美食似乎对袁晓葵一点儿吸引力也没有了,她的心思都在向阳身上,她总觉得刚刚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简单地见合同这么简单,总感觉今天晚上领导很危险,于是简单地吃了点儿东西,就快速回到了向阳身边

“领导,那个女人来过了?”袁晓葵一定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特别像一只炸了毛的母鸡,要火力全开的护住自己的小鸡

“来过了,”向阳有些笑意的看着袁晓葵,这丫头在干嘛?还怕自己被别人吃了不成?

“啊,已经来过了,那她说什么了,干什么了?”袁晓葵着急的问

“就喝了一杯酒,”向阳很有耐心的解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么担心自己,护着自己,心情很好

“酒?她敬的酒你也敢喝?要万一。。。。。。”万一什么袁晓葵也不知道,但就是直觉不应该喝的

“晓葵,你是第一次见周总吧,”向阳其实有些不太明白第一次见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呢

“对,虽然我是第一次见,但凭我这么多年的阅人经历,她肯定不是什么善茬,”袁晓葵信心满满的说

“这么多年?你有很大吗?”向阳没忍住笑了一声

袁晓葵这次没有应话,因为她完全沉浸在了向阳的笑容里,领导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眼睛里装满了星辰大海,让人沉沦深陷,一刻也不愿醒来,就这么溺死得了

向阳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袁晓葵盯得红了脸,于是赶紧出声,“你吃饱了?”

“恩?啊?恩,吃饱了,”袁晓葵赶紧回过神来

生日宴会很开就开始了,主人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大家就各自玩各自的了。像这种有钱人的宴会没有几个是真心要来的,只不过都是为了能结识对自己有益的人而聚到一起罢了。

向阳很不喜欢这种气氛,袁晓葵也不喜欢,觉得乌烟瘴气的,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起来,并异口同声的说,“去找那个女人吧,”“去找周总吧,”

站起来的一瞬间,向阳觉得头有些晕,但是他也没在意,‘可能是坐的时间太长了引起的吧,’

周诺雨早就离开了宴会厅,来到2楼的VIP室,两个人进去的时候,周诺雨正拿着高脚杯一个人悠悠的喝着

“周总,合同,”向阳言简意赅

“你说你,总是这么不解风情的,可怎么能追到女孩子呢,”周诺雨像是有些微醺的说道

“周总,这些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向阳有些厌恶的说道

“好,那我就不费心了,签合同是吧,留你一个人,”周诺雨必须要清理到多余的人,这样她就能得到他了,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她注重的是结果

“啊?这怎么行?不行,”没等向阳说话,袁晓葵直接拒绝

“你一个助理,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周诺雨傲慢的说道

“你。。。。。。”袁晓葵一时气结,不过她说的也有道理,确实自己是有些失礼了。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向阳,期待他拒绝的话语

“晓葵,你先出去,”向阳说完,又接了一句,“我没事,”

既然领导都发话了,那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袁晓葵委屈巴巴的出去了,“这个臭领导,怎么就不知道别人担心他呢,那个女人的眼光跟饿狼一样,他就没察觉吗?”

屋子里只剩下向阳和周诺雨两个人了,周诺雨也不主动搭话,就那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红酒。不知道是不是屋子里太闷,太压抑了,向阳觉得身体有些燥热,脸上也出现一些潮红,不自觉地松了松领带。这些小细节周诺雨都看在眼里,她需要找准时机才能出击,一击必中,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周总,咱们也别绕弯子了,今天。。。。。。”向阳还没有说完

“合同?别这么着急嘛,”周诺雨说着,身体微微向前倾斜,还故意暧昧的舔了一下嘴唇

向阳本能的向后仰了一下,他讨厌这样的接近,可是身体却莫名的渴望着靠近,靠近眼前这个女人。向阳的意识有些溃散,眼神一些迷离,他奋力的摇了摇头,可是好像没有什么作用。瞬间想到刚刚那一杯酒是有问题的,看来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对的,他必须要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靠着还残存的一丝清醒意识,向阳猛地站起来,向后退。可是哪有那么简单呢,猎物马上就到嘴了,猎人岂有轻易放弃的道理呢。

周诺雨在向阳有动作之前,就已经转到他的身边了,见他后退,伸手揽住他的腰,阻止他。向阳想拿开那只讨厌的手,可是身体绵软无力,只能用眼神恨恨地盯着周诺雨,似乎在说,“你敢动我?”

周诺雨才不管这些呢,凭着自己这些年在A市打拼下的势力,他能拿自己怎么样呢?一只手在向阳的腰间游走,“你的腰真细,”

“晓葵,”向阳大声地喊道,他想既然她这么担心他,肯定没有走远,应该就在这附近。可没想到自己发出的声绵软无力,还带着一丝喘息,向阳羞愤的想咬舌自尽

“你这个人,咱们俩之间的事情,你喊第三个人就不好了吧,不过,刚刚那一声叫的可真好听。来,叫我的名字,听听,”周诺雨调笑着说

向阳不发声了,他怪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他怪自己怎么能这么轻敌,即使对方是女人。他发誓如果这个女人真对他怎么样了,他定要让她万劫不复。

“哎呦,闹脾气了,不叫啊,没关系,一会儿让你叫的想停都停不下来,”周诺雨说完还故意舔了一下向阳的耳垂

“嗯啊,”完蛋了,向阳像捶死自己的心都有了,耳朵是他的敏感地带,所以一下子没忍住

“哎呀,叫的真好听,我喜欢,”周诺雨一边说,一边在向阳的后背上来回摩挲

尽管生理上已经有了反应,但向阳紧咬牙关绝不会再出声半句,他只盼着袁晓葵能察觉出什么异常,破门而入,解救自己

袁晓葵一直站在门外,没有走,而且还好几次将耳朵贴在门上,努力的想听清里面人的对话,但奈何这门儿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啥也没听见。来来回回溜达了十好几圈,溜达的自己都有点儿晕了。

“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不放心的袁晓葵,决定进去看一看,虽然这样做可能会有失礼貌,但她的心总是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推了推门,开了,可是没看见人,袁晓葵觉得有些异样,试探着向里走去,隐约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喘息声,“这声音咋听着这么耳熟呢,”

又走近一些,蹑手蹑脚的边走边朝里张望,果不其然,领导被撂倒在宽大的床铺上,上面趴着那个‘女禽兽’,简直是气死了,怎么可以这样呢,袁晓葵好想大喊一声,“放开他,让我来,”

现在床上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的靠近,她轻声轻脚的四处寻找合适的东西,好能一招制敌。正好瞥到一个烟灰缸,恩,不错,打在头上应该能晕,但不至于残废。拿起烟灰缸,瞄准目标,使出吃奶的力气,当然不用吃奶的力气也够用了,打了出去。

“哇哦,全垒打,正中目标,”袁晓葵小声欢呼

那个‘禽兽’般的女人应声倒下,袁晓葵嫌恶的一掌把她扒拉下来,“你个臭女人,居然欺负我领导,”说完转身,本来是想看看向阳怎么样了,按理说向阳不会任人宰割的啊。这一看不要紧,袁晓葵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甚至感觉鼻腔里有股蠢蠢欲动的红色液体。。。。。。

迷离的眼神,微吐的舌尖,皙白的天鹅颈,精致的锁骨……简直了,简直了,太活色生香了,袁晓葵真真是受不了了,好想扑上去,但这时还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该死的理智,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在呢,”心有不甘的低声抱怨了一句。抱怨归抱怨,但袁晓葵还是默默地拉过一旁的被子,准备给领导盖上,以防自己色心大起

这时的向阳已经什么神志都没有了,他需要解脱,很需要,所以当感觉到有人在眼前晃得时候,想都没想就一把拽倒,准确地找到对方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上去。袁晓葵一个没想到啊,就占了领导的便宜。微微怔愣间,已经被向阳占据口腔的领地,唇舌交战,把袁晓葵最后一丝理智都浇没了,她生涩的回应他,尽量的满足他,她想就这么沉沦下去也挺好的。得到回应的向阳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更加的肆无忌惮,似乎要把对方的氧气全都吸走一样。就在袁晓葵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向阳终于给了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我想要,更多,”向阳略带沙哑的嗓音带着重重的蛊惑,伸手抚了抚对方的脸颊

向阳手指冰凉的触感,一下子就把袁晓葵拉回了现实,迅速从向阳身上下来,使劲儿打了打自己的脸,“袁晓葵啊,你是想让领导恨你吗?趁他神志不清的时候欺负他,算什么?有能耐你在他神志清醒的时候,欺负他啊,”

为了让向阳减轻一些痛楚,降低一些□□,袁晓葵跑到厕所,拿起毛巾沾了满满湿湿的凉水,

对着向阳的脸一拧,凉水顺着脸颊滴滴哒哒的流下,冰凉的触感让向阳感觉很舒服,忍不住发出一声□□,“嗯啊,”

“哎呦,我去,领导你别叫了,你再叫,我可欺负你了,”袁晓葵被向阳叫的差点儿腿软了,“看来还得更多水才行,”

来来回回好几趟,向阳终于消停了,好像是睡着了。袁晓葵坐在床边,喘着大气,真是身心俱疲啊,“领导啊,领导,今天晚上进度条拉得有点儿快啊,幸亏我定力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