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第二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5/5 0:34:15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
作者:木梓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要声明:拒绝野味从我做起,贩卖饲养和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是错误的,文中都是虚构,请勿参考。没喝孟婆汤的阮荷,降生在了六十年代前山村阮家。六十年代的华国,哪里都穷,前山村更是穷中之穷!为了不饿肚子,阮荷只能靠着见鬼的能力,偷偷从地府手里换吃换喝!别的穿越者都是空间异能啥都有,带领全村奔小康!只有她连饭都吃不饱,还天天被鬼吓,没见过比她更废柴的穿越者!预收文:《我在星际传播中国古文化》by木梓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魏婉儿,因为一场风寒,变成了星际贫民窟的一个小可怜。居无定所,身无分文不说,肚子

网吧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周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要坐在这个环境嘈杂的破地方看《战狼》,尤其旁边还有个晏行,简直是活受罪。

他的心思压根没在屏幕上,撑着下巴看斜前方的三号机送人头送得越来越熟练,自成一条流水线,即使只能看到小半块屏幕也不觉无趣。

偶尔视线偏移,落到晏行身上。

规矩的板凳没能压制住他那一身懒散的气质,他似乎也没在认真看电影,每次抬眼好像都只是在给主演面子,匆匆一眼又开始走神。

走神的间隙他也会往周知这边瞥两眼,频率略高,但都很不动声色,基本与周知投来的视线错开。

只有一次,三号机那人头送得简直没眼看,周知收回目光,恰好跟晏行的视线对上。

晏行唇角一翘,眼神含着兴味,还带点说不上来的挑衅。

目光交汇,一来一往间,潜藏刀光剑影无数。

大概是“你怎么没在看”和“你不也没在看”的互相轮番质问。

一个目露凶光,一个眼含戏谑。

周知算是明白了,晏行哪里是想看《战狼》,纯粹就是在跟他作对。

事实证明,无论是哪个版本的晏行,都极其不可爱。

什么乖巧温顺、平易近人……都是不存在的。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面子问题了。

这是战争。

现在就是看谁憋得久,谁先开口谁是狗。

躁动也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慌慌张张的脚步声伴随着“成年了吗”“成年了跑什么啊”之类的询问一同传来,倏地门一推开,几位警察同志裹挟着热浪,气势汹汹地进来了。

刚一进门,就被社会主义英雄气息糊了一脸。

警察同志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

“……成年了吗?”

也就例行公事一问,看这帮人穿着校服就知道,八成没有。

人民警察一视同仁,管你是来看《战狼》还是来打游戏,统统带回去批评教育。

十分钟后,他们俩跟一群不良少年在派出所排排坐。

这绝对是周知进派出所最憋屈的一次。

重生第一天就来派出所走一遭,无疑是往周知那不怎么灿烂的心情上再添了一把火。

本来就看晏行不太顺眼,这会儿更是已经在心里把人千刀万剐了。

晏行对那两道如影随形的杀人目光浑然不觉,坐在派出所里,自在得跟来参加茶话会的一样。

旁边那个黄毛可能是想找人说说话缓解一下内心的紧张,对着他俩问:“哎,没见过你们啊,哪条道上的?”

黄毛混迹江湖多年,这条街新来了什么人就算不认识也大概能看个眼熟,眼前这俩他敢打包票,绝对是新人。

“别加‘们’,”周知听着烦,仰头靠着椅背,“老子跟他不是一伙的。”

晏行难得赞同他的说法:“我也不太想。”

……那你们他妈一起看战狼?

黄毛不是很能理解。

这个话题在这里就聊死了,黄毛只好另寻他路:“你们新来的吧,最近这条街不太平啊,蛇皮哥,就那个最拽的蛇皮哥你们知道吗!”

黄毛挺有说相声的天赋,还非得人应和他。

周知没这个雅兴,晏行闲得无聊回了他一句:“听起来是挺蛇皮的。”

“……”

没得到想象中的回复,黄毛也不在意,接着往下说:“听说最近来了个比他更拽的,蛇皮哥放话出来要找他单挑——据说就是今天?好像是个戴口罩的——”

黄毛说到一半,盯着晏行耳朵上挂着的口罩,闭了嘴。

“别紧张。”晏行看他反应挺有意思,摘下口罩晃了晃,笑着道:“流感高发期。”

周知闻言撩起眼皮瞥一眼晏行的口罩,不无嘲讽地说:“别死了。”

你大爷就是你大爷,一句“别死了”说得像“你赶紧原地去世”。

就在这时,一个警察拉个椅子在他们面前坐下。

“请你们来聊天的?都坐好了。”

负责教育他们的警察应该是新来的,心怀正义,向往光明,坚信天降大任于己身,所以对待祖国的花朵既不责骂也不呵斥,只用潺潺溪水春风化雨般的教导给他们讲道理。

什么都好,缺点只有一个:

啰嗦,真的啰嗦。

从下午六点讲到晚上八点,滔滔不绝如长江流水,听得在座的刺头们昏昏欲睡,但又不太敢睡,毕竟身处派出所,大大的警徽正对着脸,震慑力还是有的。

唯独坐在最边上的那位比较我行我素,头似钓鱼般地重重点了几下,接着就毫无负担地堕入梦乡了。

遇见太多糟心事,这天的周知的确疲惫。

警察同志用十五分钟收个尾,终于讲出了今晚最后一句话:

“回去都写检讨啊,不多,就500字,明天自己交过来。”

警察不愧是讲道理的人民警察。

体罚斥责都是些不入流的法子,咱瞧不上,还是检讨最实在。

从派出所出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八点半,正是城市最繁华的时候,这条破烂街道也挂上了华丽的灯彩,红橙黄绿青蓝紫一个赛一个艳,犹如百鬼夜行群魔乱舞。

这个点了还没吃饭,周知头有些晕,现在这些五颜六色的灯一晃,更是头昏眼花。

胃也有点痛,他不自觉地按了按胃。

他的胃娇贵得很,不按时吃饭就一定会痛,偏偏他在这方面很不注意,时髦的坏毛病他全都有——偶尔不吃早餐,吃饭不按时,晚上饿了又会吃夜宵。

周知加快步伐。

晏行跟上来——倒不是故意的,晏行确实应该跟他走一条道,确切地说,他们俩家就住隔壁,能从窗户观赏彼此的卧室的那种。

他们俩从小就是死对头,偏偏长辈之间关系很要好,刨去恶劣关系不看,晏行还勉强能算周知半个竹马。

“你饿吗?”晏行忽然出声问道。

周知用力按按眉心,以此转移注意力,“你管我饿不饿?”

晏行状似可惜地“噢”一声。

接着从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包装撕得哗啦响。

周知以为晏行准备跟他分享,当即提前拒绝:“别问,不受嗟来之食。”

话音刚落,就见晏行将巧克力放进自己口中,用实力告诉周知他在自作多情。

人家就没打算问。

然后是一包小熊饼干。

再然后是一袋可乐味QQ糖。

仿佛是一个移动的甜食售卖机。

听到这里周知忍不下去了,反手就拽住晏行的领子,“你能不能滚——”

没说完,嘴里多了一块巧克力。

晏行趁着他口型最圆润的时候眼疾手快地塞进去的。

一块巧克力堵在那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晏行意有所指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衣领。

周知拽着他领子的手僵了两秒,粗暴地松开了。

现在他确信这个晏行是温和版的晏行了,要搁以往,他这么拽着晏行领子,三秒之内就能打起来。

像今天这样,将战争停留在言语阶段的相处,好像还是第一回。

随后一路无言。

一直到家楼下他们才分道扬镳。

不说再见,各回各家。

背影相对,各有各的潇洒。

*

周知一天过得跌宕起伏,身心疲惫,回到家吃完饭洗完澡倒头就睡,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

学校七点半早读,这个点起床绝对是迟到预定。

周知妈妈,曾美萍女士将门敲得哐啷响,中气十足地吼道:“给老娘起床了啊!”

脸狰狞得仿佛要吃人。

曾美萍女士年轻时也是娇花一朵,肤白貌美娇小可爱,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起来能让人恨不得立马把命都给她。

就是脾气不太好,狠起来甚至能徒手把人掰骨折。

她儿子哪吒闹海的功夫就是从她这传承下来的。

“起了。”

周知不耐烦地翻身跃起,随手拨拨睡乱的黑发,走到飘窗前。

卧室窗帘时常关着,原因有二,一是周知不想看晏行卧室,二是周知不想看大概率会出现在哪个角落的晏行。

不过此时七点过十分,晏行估计早已经在教室里早读了。

他“唰”地一下拉开窗帘。

然后就见晏行隔着玻璃窗对他笑了笑。

……周知浑身起床气顿时在头顶凝聚成三个凶残的问号。

他面无表情地迅速拉上窗帘,力道重得差点没把窗帘撕出一道口子。

“我出门了啊,”曾美萍在门外拉长了嗓音喊,“你动作快点,别忘了去接晏行。”

接着是“砰”的一道关门声,夹着一句混在风里的叮嘱:“记得吃早餐!”

周知半垂着眼,叼着牙刷,满嘴泡沫,思考他妈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东西——

“去接晏行”是什么?

这四个字拆开来他都认得,合在一起就不太能明白其中含义了,顶多算是有点耳熟。

半分钟后。

周知吐掉嘴里的泡沫,原本半阖着的眼霎时睁开。

手上的杯子被重重地搁到洗手台上。

他想起来了。

高二的时候,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晏行那辆破自行车坏了,坏得很彻底,刚巧他们住的这个地方是个富人区,最近的公交车站都很远,家里又没人有空接送他。上学要么步行几千米,要么天天约滴滴,麻烦得很。

曾美萍听说这事,心直口快地就提议可以让自家儿子接送一条龙,权当锻炼身体。

于是这事就这么一拍脑门定下来了。

效率极高,一度让周知以为自己是曾美萍充话费送的。

那是上一世的周知最难熬、最烦躁的一个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