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往君归之徐连胜的回忆2(10)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0:05:59
往君归
往君归
作者:卿沐寒殇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里没有仙界,却有着恬淡;这里没有蛮荒,却有着狂野。这里没有地狱,但并不缺苦痛。待岁月流逝,着一生道袍;望佳人等候,守一世繁华……

抓阄,在现今多是游戏或者公司指派任务之类的分配人员,抓到鬼的可能会高兴或者其他心情吧···

而对于那年的战事而言,那场抓阄,抓的不是鬼,抓的是生,那没抓到的只是白纸一张,那可能是一场有去无回的任务,无声的代表着——死!

“王阳!”连长冲着王阳大喊!

王阳洪亮的声音喊道:“到!”

“出列!”连长怒目着王阳,王阳那坚定的目光回应着连长,身体未动丝毫,连长突然像疯了一样踹了王阳一脚,王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又是一脚更重的,王阳这次倒地刚想爬起来,连长像疯了一样冲着地上的王阳边打边骂道:“格老子滴!老子治不了你个龟儿子了啊!让你出列你就给老子滚出来!”其实谁都看出来连长除了刚才那一脚有点重之外,剩下的一点都不重,他只是不忍抓到“生”的王阳去赴死而已···

王阳突然一把推开连长,站起身大声喊道:“我不走!我要去!”连长缓住身形,怒骂:“你个龟儿子还敢还手!老子命令你出列!不服从军令信不信老子现在毙了你!”说着掏出备枪指向王阳的脑袋,指导员一看立马上前夺过手枪,连长盛怒未消继续道:“你个龟儿子滴逞啥子英雄!团部要十人!不要多余的!你看不到已经选好了吗!”王阳反驳道:“报告连长!这里只有九人,加我一个正好十人!”连长从口袋里掏出张白纸冲王阳大骂:“放你娘的屁!老子才是那第十个!你个瓜娃子给老子滚球!”

王阳不可置信的看着连长手里的白纸,其他战士包括指导员在内都是一阵惊讶!

王阳回过神,掷地有声地说道:“报告连长!既然如此,我建议你替换徐连胜!”徐连胜一听当即操着大嗓门道:“报告连长!不用替换我!班长抓到阄,该留下的是班长!”王阳转头对着徐连胜道:“你这小王八蛋造反啊!你家里就你一个独苗,你娘走的早,你爹还靠着你给他养老!别不懂事,听我的,你留下!”

徐连胜已经泪流满面,哭着说:“班长!我不!呜呜··该留下的是你!嫂子刚给你生了孩子!你还没见过你儿子呢!呜呜呜···该留下的是你啊班长!我爹要是知道我苟且偷生,就算我活着回去他也会不让我进家门,不让我给他老养老送终的啊···呜呜呜···”

在场的所有人都悲痛的流着泪,王阳也痛哭着,一把揽过徐连胜,二人抱头痛哭起来,王阳捶打着徐连胜那结实的后背呜咽道:“小胜子你不孝顺啊··呜··我如果光荣了我还有后·呜呜··你还没娶媳妇··没给你家留下种你能··呜呜··你忍心看着你爹没人管吗啊···兄弟啊··你听哥哥的话啊··呜呜··你留下不为别的··给你家里留个后就好啊呜呜··”

徐连胜一把推开王阳,倔强的脸上泪水横流,站直身形抹了一把泪水,冲连长,也冲在场的所有战士坚定的说道:“我徐连胜是听我爹话来当兵的!快一年了!可我还记得我爹送我的时候说的话,他老人家说现在又有人想来欺负咱,他身体不太好来不了前线,但能把儿子送来他骄傲自豪!他说让我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就算壮烈了他老人家也骄傲高兴!因为他能给人们说他儿子是英雄!他能告诉以后的人他儿子是祖国御敌长城上的一块砖!能让人们活的好好的有他儿子一份贡献!”他缓了口气,牵强的笑道:“如果我真壮烈了,恳请哥哥们有空看看我爹去,如果不嫌弃,待我喊他老人家一声爹!谢谢了···”

徐连胜话必,只听那八位被抽中的战士也纷纷嘱咐道——

“兄弟们,如果我壮烈了,待我看看我爹娘去···”

“我老婆对我忠贞,你们这些单身汉别打主意啊,做我儿子的干爹行,将来让他也当兵,继承老子的衣钵再上阵杀敌,给老子报仇···”

“我那闺女有些娇气,如果我壮烈了,将来兄弟们帮你嫂子给咱闺女找个好人家···”

“亮子!如果我壮烈了,你告诉你姑和你大爷,你哥我没给咱家里丢人,哦对了,你也告诉你嫂子··让她再找个,别委屈了自家···”

“大刘啊,如果我壮烈了,咱两家定的娃娃亲你小子可别作废啊,不然老子从地理爬出来真去霍霍你···”

“坤子,我们两个县城的不远,如果我壮烈了还能找到身子,你到我村里打听打听,就把我埋到我家祖坟那里吧···”

“堂子哥,如果俺壮烈了别像三排长那样啊,俺可不想临了还占用国家的土地,俺想象总理那样,再说俺游泳那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天生喜欢水,要是去不了大江大海,就把俺洒向俺们村南那条小水沟就行···”

“老孙,洒家还是不服你那东北第一厨的称号,洒家当年在梁山也做过鲁菜师傅,不过你那简易版扒三白挺不错的,老孙啊,如果洒家壮烈了,将来条件好了给洒家整回正宗的扒三白,配上洒家当地的梁山酒,嘿!带劲儿···”

八个人说的有些云淡风轻,甚至有几人还以开玩笑的方式试图调节气氛,怎奈其他人早已泣不成声,百余名不怕苦不怕死的战士,曾几何时只流血汗未曾流泪的铁血男儿,听着那简短的话语,就像有根根钢针扎穿心脏一般的疼!

大家都知道,这些话是遗言,他们来不及写遗书,来不及以冰冷的文字去对亲人诉说表达那份依恋与不舍,即便再好的文笔,也拉不近那阴阳两隔的距离···

“行了!格老子滴!都别跟娘们似得哭哭啼啼了!”连长悲痛的这么说着,刚毅的脸上泪水横流,自己的声音也带着哭腔对徐连胜骂道:“都是你个瓜娃子带的头!你给老子滚出去!”

徐连胜倔强的道:“我不!”连长指着他鼻子道:“老子替你去!你个瓜娃子上去能做啥子!”徐连胜大声对连长怒吼道:“连长!你我职责不同!我能作为尖刀去侦查,死了没啥!但是,你是指战员!如果你去了,那兄弟们谁来指挥!谁来下达进一步的指令!你的责任是带领兄弟们做后续的冲锋!给死了兄弟报仇!”

连长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没想到他的觉悟那么高,其实他自己何尝不知道利害关系,只是他对指战员交代过,假如自己壮烈了就让指导员带领连队同团部汇合再做打算,自己为此跟指导员也争论了多时,才劝说过指导员留下,自己去,他们都想能留下一个是一个,未曾想到徐连胜会有此番话语···

连长还想对王阳说什么,王阳一把夺过前者手里那张褶皱不堪的纸条,不容置疑的说道:“连长,兄弟我的觉悟不比小胜子差,我现在代替你去,不然你现在就毙了我吧。”说着“咔咔”一声拉下手里的56自动步的枪栓往前一推。

连长紧握的拳头太过用力,以至于并不长的指甲都陷进手掌之中,这时,通讯员上前报告说营部命令,各连选出的尖刀班十分钟后赶往一里处的某高地集合待命,连长转身冲炊事班老孙吼道:“老孙!你个瓜娃子把从老家带的酒都给老子拿过来!”老孙没用一分钟从自己帐篷里提出一个白色大塑料桶,有其他炊事班的战士也拿来几只大碗,一一分给连长以及王阳和徐连胜十人,老孙亲自给众人斟满酒,退在一旁。

连长举起酒碗冲十人说道:“都给老子活着滚回来!干!”

“干!”十人豪情万丈的齐声大喊!

众人一扬脖子,那辛辣中带着甜味的东北高粱酒混杂着将士们那苦涩的泪水一同下肚,随即,“啪”的一声,连长将手中大碗猛烈摔碎,其余是人亦是如此,那声声碎碗之声夹杂着太多的情感,更强烈的表达出他们作为那一代军人保家卫国、以战止战、心愿和平的决心!

天云聚集,闷雷滚滚,似乎也受够了那声声炮火,在这南疆大地之上痛斥着罪恶!

“敬礼!”指导员喊道,百余人冲着王阳和徐连胜那十人,敬上他们这一辈子最悲情的一个军礼,这是他们向可能以后不会再见到的亲人、兄弟、战友致以的最后军礼!

连长流着泪抽泣道:“等你们回来!”

“等你们回来!”

“等你们回来!”

“等你们回来!”

······

百余名战士齐声喊着,“轰隆隆”伴着更加紧凑的雷声,王阳他们十人尖刀班在三排长的口令下齐神转步,迈着慷锵有力的步伐,向着那罪恶深渊般的战事前线挺近!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这选自某个大世之中概写英雄刺王事败之言,来表达此时的悲壮不觉欠妥。

毕竟,有些事还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不然,在那万古历史的长河里,又怎会留有——

“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的绝妙佳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