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言情正文

羽殇凌天之怀疑(9)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1:53:57
羽殇凌天
羽殇凌天
作者:聆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天界,我不想称霸,但我也不愿任人宰割!我管你是万叶清也好,叶玖诗也罢!这三天界内,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便将他全身毛都扒光!

幽深的夜幕,一道流星倏忽划过,留下长长的尾迹。

一路化光,甩脱追兵,眼看正气山庄近在眼前,风无常松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当真是气空力尽,无以为继。

计算得刚刚好。

只不过,这么慢的恢复速度,恐怕三天内他的功力都无法回到全盛时期。

这个时候就分外怀念魔剑杀生,剑之魔能无穷无尽,若魔剑还在,也不至于仅仅几招就力不从心。

魔剑失落何处仍旧全无头绪,等西剑流之事完结,他就该去寻剑,还要设法回转苦境。

“是风无常,嗯,怎会如此?”

一进正气山庄,史艳文察觉风无常脚步呼吸有异,嘴角还残留血渍,连忙上前。

伸手一探,对方体内空虚,显然内元消耗过渡,还有不轻内伤。

史艳文眉头微微一皱。

“这魔气…是炎魔幻十郎。让我助你。”

“那就麻烦了。”

风无常神态轻松,并不在意自身伤势。他此刻内元不足,无法自行疗伤,有他人相助,可以省下不少力气。

纯阳的内力带着暖融融的热量,所过之处,抚平细微不可见的创伤。

感觉到内伤大致平复,史艳文还要继续输功,风无常摇头拒绝。

“明日是天下风云碑开碑之日,你不宜过多消耗,接下来我自己便可。”

风无常站起来,随手拍拍灰,一抬眼却对上了俏如来愧疚的眼神。

俏如来沉重道:“是吾之过,如果不是因为我太大意,离开了忆姑娘身边,也不会……”

“事发突然,你总不能不顾燕驼龙安危,说到底,是我太过轻敌……”

风无常叹了口气,动作夸张的以袖掩面,道:“再这么互相自责下去,我这个正气山庄的新任护卫,就无颜再待下去了。”

“来来来,别自责,笑一笑,眉头不要皱的那么紧嘛。”

俏如来勉强一笑,风无常内心一叹,这孩子……心里苦啊。

从种种迹象,史艳文大概猜出风无常所做之事。

他温言问道:“先生去了西剑流?”

“打了一架,魔之甲果然麻烦。”

风无常瞅了瞅俏如来,白发的少年闻言神色一黯。

“喂喂,这边没缺角哦,不用担心。走跳江湖这么年,要是这等程度都闯不过,那才是真正漏气……这一次收获不少,只是没能带回忆无心。”

“忆姑娘之事,艳文会全力营救。但先生实不该独自面对西剑流,此番全身而退,已是万幸。”

淡淡责怪之意,却不显突兀,只让人感受到全然的关心与亲近。

帮风无常疗伤,史艳文才是最了解情况之人,功力透支到这种地步,要是再晚一点回到正气山庄,就是十分的危险。

当事人反倒感受不深。

在苦境,风无常已经习惯挑战一个又一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对手,习惯了一次次超越自己的极限,此时面临的境况让他有一种司空见惯的感觉。

风无常就是这样一个人,任何时候都不悲观,永远相信自己手中之剑。

但史艳文的关切让他十分受用,那种发自内心真诚就像是温暖动人的春风,轻轻拂过人心。

尽管他们认识不久,风无常某种程度上身份神秘,可史艳文待他的态度,却是始终如一的真挚。

这样的史艳文,总是令风无常联想到素还真。素还真有一种奇异的人格魅力,可以轻易化解一个人的防备,就连曾经不死不休的敌人,也可化敌为友,倾心相交。

因为只要走近他,与他相处,就能领会到那份纯粹的心意。

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永远不需要怀疑他的真心。

所以就算是他那小气任性,个性极端的半身——拒绝所有人的接近,看待万事万物冷酷漠然。面对素还真也会一退再退,对于他的请托从不拒绝。

二者这种以心交心,以真待人的风格简直一模一样。

“我是胸有成竹才行此险招,咳咳…你们就不想知道我有什么收获吗?”

对抗西剑流,是当前最重要之事,史艳文和俏如来的表情都严肃起来。

风无常回忆之前交手的细节,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顿住。

小空之事,尚无完全把握,此时告知史艳文,只会给他多添负担。明日天下风云碑开碑,西剑流必有算计,他须专心应对,还是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再说。

只要炎魔不死,一切都还有机会。

他若无其事的换了个话题,先简单交代了一遍经过,然后道:

“我与炎魔对战过程中,发现魔之甲似乎存在隐藏破绽,虽不是完全确定,但也有七成把握。如果有人能够从旁牵制,助我一臂之力,或有可能突破魔之甲。”

“之前你们曾提起黑白郎君可破魔之甲,若白狼黑龙合一之事一直无进展的话,不妨由我一试。”

史艳文眼中满是动容,正是因为在炎魔复生之际与他交过手,他深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江湖中有多少人会主动承担起如此危险的任务?

他不了解风无常此前的经历,但这几日相处,从风无常的一言一行可以看出,剑客与西剑流之间,并不存在不可解的仇恨。对于中原局势,也并没有忧愤之心。

既不是血海深仇,也不是心怀天下,而以剑者非凡的修为,是否由西剑流主宰中原对他根本毫无影响。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对上西剑流?

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他看着风无常的眼睛,那种温暖而充满情感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多年的朋友。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会由然生出一种力量,那就是友情的力量。

世上没有什么比友谊更加珍贵,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了。

只要有朋友在,你就永远不用担心自己的后背,永远不会孤立无援,永远不会寂寞凄清。

这样的感受史艳文并不陌生,一路历经江湖风波,他有很多可以交托生死的挚交与战友。

但风无常不一样。

这名剑客的身上带着深深的神秘,就如同对自己莫名的善意。

风无常用手指挠挠脸,道:“那个,布局什么的不是我长项,只要你觉得时机合适,需要我出手,直接告诉我就行…这边砍人是专门的!”

史艳文深深看了他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好。”

他已经明白了,风无常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挑上西剑流,不仅仅是为了忆无心,也是为了炎魔幻十郎。

不需要任何客气与感谢的言辞。因为说什么已是多余。

风无常一怔,突然觉得这个场面似曾相识,非常熟悉。他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哦,对了。”他想起今日西剑流的见闻,补了一句:“我还在西剑流看到了神蛊温皇,不过奇怪的是,尽管面目一致,但我能确定这个并非我在正气山庄所见的温皇。这其中内幕,我不清楚,只是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

一言出,听的两人都是惊疑万分。

俏如来惊道:“怎会?!难道西剑流又有阴谋。”

风无常:“这还不清楚,我也只能确定两个温皇不是同一个人。”

史艳文面色凝重,缓缓道:“我明白了……神蛊温皇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很多人。同样,一个人可以是神蛊温皇,也可以有其他身份。”

风无常眨眨眼,奇怪,怎么感觉话里有话。

俏如来有些难以接受:“温皇前辈屡次相助我们,难道是另有目的吗?”

“未必然,厘清真相,并不等同伤害温皇。”史艳文温言安慰,然后看向风无常:

“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的吗?”

风无常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是感觉,你会相信吗?”

史艳文毫不犹豫答道:“我信。”

风无常道:“具体原理不清楚,就当是我的一种特殊能力好了——凡是我见过的人,就绝不会再错认。”

史艳文略一思索,道:“我希望你明日能帮我注意一人。”

“谁?”

“风云碑开碑至少需要四名位列名人贴之人,其中三人已定,分别是我、藏镜人以及荒野金刀独眼龙,你需要注意的便是出现的另外一人。”

独眼龙……风无常听到这话的第一个反应,这货不是素还真的外甥么?

哦,对了。

这里是隔壁棚,这个不算。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话题一下子从神蛊温皇转移到了另一人,不过早就习惯了这些人说一就联想到七□□十的风格,风无常没有多问,直接答应了下来。

同一时间,西剑流。

身为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抓紧时间引导整顿秩序,在短暂的混乱过后,一切又很快的井井有条起来。

休整建筑,医治伤员…这说不上西剑流入中原以来所遭受的最严重的损失,然而给西剑流总部带来的混乱却是前所未有。

这一场袭击,真正的伤亡也只有一些普通的忍者,然而赤羽信之介却看到了真正的威胁。

正面可单独对抗流主,大范围攻击的剑技不惧战阵威胁,而极致的速度使得以多胜少的方式难起作用。

只要想想就知道,一个光明正大表现出敌意的高手 ,如果他直接瞄准西剑流的高层进行暗杀,恐怕很多战略,他们都将备受制肘。

而这样一个实力非凡的人,却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般,无人知道他的过去。

为了入侵中原,西剑流同样在情报上花了巨大的功夫,但无论赤羽信之介如何回忆,都无法想起中原武林曾出过这样的人物。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意味着全然的陌生。

这个人有过怎样的战绩?他有没有亲人朋友?他的弱点又是什么?可否策反?可否利用?想杀死他又必须付出怎样的代价?

未知,总是令人不安。

西剑流是外来者,但作为本地人的神蛊温皇同样也给出了相似的回答。

温皇深浅难测,即便几经试探,赤羽信之介仍感觉这人身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迷雾。

他的话对于赤羽来说并不值得相信,但在此事上的态度、表现,真实的难以让人怀疑。

“在出现在正气山庄之前,江湖之中确实无此人记载,只是自古以来,就有九界的说法,或许他就是出自其他境界,所以在中原武林身名不显……。”

口胡了有等于没有的分析,神蛊温皇察觉炎魔幻十郎的深深不耐,话风一转,道:

“吾既然投靠西剑流,自当要为西剑流做出贡献。史艳文对吾有一定信任。温皇愿前往正气山庄探查此情报。”

深知没有厘清自己与任飘渺关系,至少在明天开碑之前,西剑流不会动到自己。

摇摇扇子……炎魔性情暴戾,枭雄之辈,残忍暴虐,说不定真会动手,还是需要给他一个理由。

神蛊温皇这个身份,他还不打算仅仅用到今夜为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