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不崩主线就会死[快穿]第8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0:08:17
不崩主线就会死[快穿]
不崩主线就会死[快穿]
作者:暮安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求预收~《猫的自我修养[快穿]》请假条:作者准备考试去了,更新可能不稳定,么么哒大家作者林落落被读者诅咒,穿进书中成了恶毒女配。想起女配被挖心挖肝,林落落坚决表示,主线必须崩坏。——————【穿成玛丽苏文男主的未婚妻】未婚夫被小白花拐跑了?没关系,收购未婚夫公司了解下。【穿成互换人生的真千金】父母亲人都爱天真假千金?亲情不重要,我是全市首富了解下。【替嫁的恶毒继姐】妹妹重生回来爱上姐夫让她离婚?没问题,公司大半资产已掌握,请尽快离婚分割财产。——————#想让我认命做炮灰,不存在的##不崩主

“?”安卿抬起頭,不解地回望程陽。

程陽一直稱他作‘店長’,如今直呼他的名字,沒有絲亳的冷硬與拗口,好像他就是一直都這般叫的。

感覺好像不錯。

程陽輕笑一聲:道:“沒甚麼,就想這樣叫一叫。”

安卿吃完了,低頭擦手,道:“那以後也這樣叫?”

再看過去時,程陽已經愣住,俊俏的模樣看上去無比的呆滯。

“怎麼了,怎麼傻了?”安卿在他眼前揮揮手﹐問道:“我沒說些不得了的東西吧?”

“不,沒有...”

程陽受到了本日最大的衝擊,頭腦渾渾沌沌,思維就像打結了,理不出順暢合理的羅輯。

“?”

程陽回過神來,連忙道:“好、好,以後就喊你名字。”

他說得很是冷靜淡定,可喜悅的光芒綻放於瞳孔深處,難以掩飾。

有甚麼好高興的?

安卿這般想道,他回憶了一下不久前的對話,好像沒有值到高興的部份。

疑惑不得解,安卿直接伸出手,撫上程陽被風吹過稍涼的額頭。

沒有問題啊?

“我沒事,真的沒事。”

安卿放下手,見他真的沒有奇異的喜悅才點頭認同。

吃完東西,安雅畢竟仍是個小孩,此時已經累得睡過去,正趴在安卿懷裡,輕輕的打鼾。

“你們住哪兒,我送你們回去吧?”安卿抱着安雅,程陽便貼心地把他落下的背包提走。

“你駕車來的?”

“嗯,車就停在不遠處公園的停車場裡。”

現在安雅睡着了,坐巴士回去十分不方便,不坐巴士走回去路程十分‘可觀’。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安卿道:“謝謝,麻煩了。”

“不麻煩,能幫到你就好。”

走到停車場,程陽非常紳士地打開了車門,“後座裡有兒童座椅,小雅睡了,放到兒童座椅比較安全。”

這個兒童座椅出現得巧合,程陽有時也會帶姐姐的兒子到處玩,這個兒童座椅正是那時留下的。

安卿把安雅放進兒童座椅中,把安全扣扣好,便打算爬出去坐進副駕。

“怎麼不坐後座?”

“不合適,我還是坐副駕吧。”

程陽點點頭,沒有勉強。

安卿家離動物園不遠,也就十五分鐘車程。

行駛中兩人低輕聊着些不相幹的無聊事,說到好笑的地方兩人都會自覺地壓低聲輕笑,以免吵醒安雅。安雅不安份地動動身子,兩人配合地噤聲,確定她仍然熟睡,便相視一笑。

程陽本想把人送到樓下後離開的,卻被安卿叫住了,他投以疑惑的眼神:“嗯?”

“要不要上來坐坐?”安卿問。

人家把你送回家了,請人上去一坐也是應有的禮貌。更何況,安卿還是很請程陽喝杯東西的。

“不打擾嗎?”

“不打擾,家裡只有我和小雅,上去喝杯東西吧?”

程陽彎起嘴角,笑容如明媚陽光:“好啊。”

回到家,安卿先是把安雅送回房間,被子蓋得嚴嚴實實,輕聲道了聲“晚安。”,躡手躡腳關門退出去。

程陽在看他與安雅的合照。

那是放在電視機旁的的一幅照片,是安卿抱着當時只有五歲的安雅於公園的照片。

照片中兩人笑對鏡頭,安卿雙手抱住安雅,安雅則比了個大大的V,看上去是無比溫馨幸褔。

聽到那近乎無的關門聲,程陽回過頭,看到望過來的安卿,不由得感到尷尬。

他坐到沙發上,不敢再隨意走動。

安卿見他慌張放下照片,佯裝淡然坐好,想來也就那麼一回事了。

不理會程陽的不自在,安卿故作輕鬆問道:“要喝甚麼?”

程陽的聲音帶着緊張,期期艾艾道:“都﹑都可以。”

有甚麼好緊張的?

安卿泡了兩杯他常用來醒神的咖啡,霧氣氤氳,恍得人迷矇。

“謝謝。”程陽接過咖啡,細細品嚐。

與往常在咖啡店裡的不一樣,咖啡店的咖啡更偏向於精緻細膩,完全就是‘店鋪的味道’。而這一杯,或許是欠缺了較為專業的工具,單純是手泡的,相較之下雖然粗糙不少,卻增添許多‘家裡的味道’。

“和店裡的不同,可能不好喝。”安卿道。

“不會,很好喝。”

比起店裡缺少人情味的精細咖啡,反倒是這杯粗制咖啡更合他胃口。

真希望以後能天天喝。

程陽暗想,雖然也有可能是痴心妄想。

可是,能上他家已經是一大進步了,再努力一把,說不定就能行了。

“每次都這麼麻煩了,不好意思。”安卿道。

“不麻煩﹑不麻煩,舉手之勞而已。”

“沒甚麼好回報的,請你多喝幾杯咖啡吧。”

安卿家裡用的是柔和的橙光燈,輕柔的打在身上,都能看到眉間虛幻似真的柔情,那人光是勾一勾唇,都能把人攝去魂魄似的。

這樣的安卿,更顯得溫柔。

眼神恍惚,狀若從容的喝咖啡已經成了程陽掩飾心虛的唯一一種辦法,他不知幾次的於心底罵自己,以務求令自己冷靜下來。

安卿看他如此,挑眉猜測。

不敢看人真是人心虛時常有的動作,不過程陽到底在心虛甚麼?

一個仍在偽裝,一個看穿不說破。

兩人如平常般閒話家常,這一聊,直接聊到一點多。

程陽一瞥手表,已是如此深夜時份,他驚得從沙發上彈起來。

安卿不知何事,眨眨眼,疑惑的神情似是詢問。

“一點多了,我該走了。”程陽替他解惑,伸手裝外套套上,準備離開。

“家裡有人在等?”安卿問。

“不,沒有,我獨居的。”

“那就好,坐着吧,我拿些換洗的給你。”

“嗯?”

“留宿一晚,不妨事吧?”

意外得到留宿的機會,程陽也不是浪費機會的人,他答道:“那謝謝了。”

“我才該說謝謝。”話畢,安卿轉身拿新牙刷。

找了好一番,安卿才找到新的牙刷,隨後他才意識到,這裡可沒有適合程陽身形的衣服。

“那個,這裡沒有合你身形的衣服,要不先穿着我的將就一下?”安卿問道,然後揚揚剛找出來較為寛鬆的他的衣服。

“可以嗎?”

“能找給你就是可以了。”

程陽點頭作回應。

在喜歡的人家裡留宿,想想還是有點小緊張。

程陽這個小心思未免有點像情竇初開的青年,他又暗暗厭棄自己,抱着衣服牙刷便去洗澡。

洗着洗着,程陽才發覺不對,安卿如此容易留人過夜,可是很危險的。

對安卿寛鬆的衣服於程陽而言還是有些緊窄,可程陽歡喜得不行,也把這小小的不舒適棄之不顧。

他總覺得這乾淨的白衣有安卿的一股書卷味,弄得他有點飄飄然。

“洗好了?”安卿道。

“嗯,好了。”

又陷入了難題,這裡一共就兩間房間,一是安卿的房間,二是安雅的房間,半點沒有邀請客人來住的想法。

程陽的擔心不成立。

因此衍生出程陽睡哪兒的問題。

安卿思量良久,決定讓程陽睡自己的房間,而自己則睡客廳的沙發。

“不,我睡沙發吧。”程陽拒絕道。

“哪有讓客人睡沙發的道理,你睡床吧。”安卿反駁。

讓程陽睡床,程陽倒是會不好意思,他又道:“不用了,反正就一晚,我將就下就好,時間也不早了,你趕緊洗澡,洗完該睡了。”

說不過程陽,安卿只好抱出一套被子枕頭給程陽鋪好。

程陽躺下時,再一深思。

不對啊,他睡沙發,別人也可以睡沙發的!

還是得提醒提醒他!

待安卿洗完澡出來,只見程陽正襟危坐,神情嚴肅,似是在思考甚麼高深的問題。

“?”

程陽醞釀好一會,要說的話仍不知如何開口,支支吾吾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安卿試探的道了一句:“晚安?”

程陽緊繃的神經彷彿洪水缺堤,一下子被沖散了,聲音放鬆不少,道:“嗯,晚安。”

這可沒把程陽愁死,他與安卿之間也並非像好友般親密,這樣的話可不能直說。

半夜時份,安卿起床打算喝杯水,路過客廳時瞥了正在安睡的程陽一眼。

由於程陽起先只是把被子隨意蓋在身上,身子一翻,被子鬆垮垮的快要滑落。

安卿當下覺得好笑,為了不吵醒人忍住笑意,有如替安雅蓋被一樣把程陽也裹個嚴嚴實實。

待他喝完水出來,程陽又不老實的把被子掙開。

此時正值酷暑,就算是晚上也是炎熱非常,程陽被裹得嚴密,熱得受不了實屬正常。

放置在客廳的風扇靜置不動沒有開啟,不知道是為了替他省錢還是怎樣,程陽熱成這樣居然能睡着。

安卿把風扇調至中檔,放到離程陽稍遠一點,免得風扇的轉動聲吵到人。又打開了窗,好讓空氣流通一點。

確定客廳沒有之前般悶熱,安卿才重新把被子蓋上,這次他沒有蓋得那麼密不透風,留了點小縫縫通風。

這晚程陽睡得沉穩,絲毫沒被外界影響。

倒是安卿,夜裡又起了一次,看看安雅看看程陽,有需要時給他們掀個被子﹑調調風扇,晚上做夢都是兩人又踢被子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