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迷途中的训练家之第九章(9)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21:52:13
迷途中的训练家
迷途中的训练家
作者:兔爰爰
来源:纵横中文网
联盟历567年,若寺出发寻找自己的人生,一路上的神奇宝贝,一路上的贵人相助,让一个普通的训练家走过了一段难忘的旅途,一条迷途。

唐柒了解虞墨染,她知道虞墨染已经生气了,可是她有些不太明白,虞墨染不会甘愿受他人控制,即便这个蛊虫是虞墨染自愿服下的,但难免不会后悔,再说解了蛊虫也算是把上一次想做却没做成的事情给完成了。

唐柒:“不是吗?”从鬼域来到这里并不近,况且虞墨染身为鬼域的域主是不能随便离开鬼域的,他顶着被人夺权的风险来找她,不就是为了缓解他体内因为蛊虫产生的疼痛嘛。

说是要带她回鬼域也是为了吸血的时候方便些吧!

只是,虞墨染从来不曾说过这蛊虫的名字,系统也说她现在的权限还不够,不能解锁蛊虫的名字。

“呵呵……”虞墨染嘴角扬起凉薄的弧度,“小师弟你呀,总是懂得怎么……”弄伤我。

他不远万里从鬼域赶过来,只是因为他听说她的女儿身被人识破,还被贬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担心唐柒会有危险,所以才会急匆匆的赶来,谁知他的小师弟正和其他男人相处的愉快,完全忘了还有他这个师兄。

他想把唐柒带回鬼域,因为只有唐柒待在他的身边,他才能好好的保护她。就连他的这个域主的位置也是为了唐柒,他听年幼的唐柒说起过,她想当鬼域的域主,他就替她夺来了,可是还没等他想唐柒说起此事,他的小师弟却早就离他而去了。

“什么?”唐柒没有听清虞墨染说的最后几个字。

虞墨染压下心底的酸涩,表面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什么。”

他走到唐柒的身前,慢慢伏下身子,就在二人鼻尖快要碰触到一起的时候,虞墨染停下了,他不得不停下,因为一把锋利的鱼骨刃正抵在他的脖间。

寒光利刃,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

虞墨染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唐柒,那时唐柒还很小,但是眼眸是和现在一样的干净澄澈,是不属于这个肮脏的世界的干净。

她单纯的就像个刚刚出生的小白兔,对整个残酷的世界充满了懵懂无知,和他是那样的不同。

虞墨染想唐柒一定是和他不同的,她有人疼,有人保护,和他一点都不一样。

当时的虞墨染只有一个念头,弄脏她,或者是把她拉到自己的世界里。

他教她武功,也捉弄她,告诉她这个世界的险恶,有时做的太过火了,但唐柒每次都可以身负重伤的重新站起来。

虞墨染看到唐柒眼中的警惕,他自嘲的笑了笑。

可惜,他失败了。

他教会了唐柒要警惕任何人,却没有想到唐柒第一个会警惕的人是他。

一个和她素未谋面的男人都可得她保护,但他只能被她用匕首抵着脖子。

唐柒实在是小时候被虞墨染给整怕了,就如同刚才,要不是沈无衣替她当下,不然她也得受伤。

唐柒声音有些冰凉,“师兄还是赶紧回鬼域比较好,域主不能随意离开鬼域。”

虞墨染包含深意的笑着,他毫不在意脖颈处的匕首,即使瓷白的肌肤上已然出现了一道红血丝,他依旧欺压下身子,如墨的发丝滑落肩头,“要我走也行,但小师弟得和我一起走。”

虞墨染不自主的释放着威压,指尖轻轻捻着。

唐柒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她说要解蛊,虞墨染不愿意,但还非要带她回鬼域,难道就这么想吸她的血?

要不就是因为她没有绑定任何npc,系统暗中操控npc这么做的。

唐柒趁虞墨染不注意的时候,从他的身边退开,只是手中依旧紧握匕首。

唐柒晃了晃手中的鱼骨刃,“我不能跟你回去,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做。”

山中的雾气模糊了虞墨染的眼眸,指腹轻点在薄唇上刚刚粘过血的地方,“因为那个沈无衣?”

“难不成小师弟对皇位还有兴趣?想做女帝?别怪师兄没提醒你,那可是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唐柒摸着鱼骨刃的刀锋,半垂眼眸,长而弯的睫羽轻轻的颤了两下,“我对皇位没有兴趣。”

对鬼域更没兴趣,我对你们唯恐避之不及,但偏偏又对你们无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糟心!

虞墨染:“那就是看上沈无衣了?”

唐柒眼角抽了两下。

虞墨染见唐柒不说话,他嗤笑了一声,眼角染上一层薄怒,“没想到小师弟喜欢这种柔柔弱弱的。”

唐柒:他可一点都不柔弱,你是没见过他屠杀半城的人。

唐柒实在是听不下去虞墨染在那里猜来猜去了,故作烦躁的说,“师兄,今晚你可是玩够了?”

“没,有。”虞墨染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个字他够狠狠的咬着,脖间青筋凸起,深邃的眼眸漆黑的就像是无底的枯井,看上去极为渗人。

唐柒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踩到虞墨染的雷了,她只好握住她现在唯一的匕首,她轻功不好,武功大部分都是虞墨染教的,实在不行她就只能拼内力了,经过这么多次读档,她的内力还是相当深厚。

虞墨染见到唐柒的眼中凝上了一层戒备,他强行压下暴戾的情绪,心中疼的厉害,比那蛊虫作祟还疼。

“既然小师弟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了。”

唐柒放下手中的鱼骨刃,有些诧异虞墨染会这么痛快的说走就走,以往他可是很难缠的。

虞墨染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脚步顿了一顿,“那些躲在暗处的人我帮你处理了,记得可以感谢师兄我。”

唐柒站在原地,望着虞墨染逐渐被雾气吞噬掉的身影,手指捏住刀柄,转了个圈。

暗处的人?应该是沈无衣带来的国师的人。

倒是这次虞墨染匆匆离去让她很是疑惑,算了先回去吧。

*

小童将沈无衣扶到床上,然后起身去找唐柒说的医疗外伤的药。

他在屋内看了一圈,除了一些破掉的瓶瓶罐罐就再也没有别的了,还有就是地上的那几个又大又破的木箱子。

小童担心沈无衣的伤势,也顾不上许多,他觉得唐柒应该没有骗他才对,他走到木箱旁,打开了木箱,里面的东西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以前,曾经来拜见过先生的人不在少数,送给他家先生的东西那也算得上是珍宝,但比起这个破烂木箱里装的价值连城,难得一见的珠宝,那些根本什么都不是。

小童想不到唐柒这个被贬的伪皇子居然这么有钱,可她却居住在这个破旧的茅草屋里,身上穿的也是麻衣,吃着粗茶淡饭。

小童微微出神了一下,他拨开那些珍宝,果然在箱底找到了治疗外伤的药膏。

小童拿起药膏,急匆匆的跑到床边,“先生,我找到药膏了。我现在就给你上药。”

小童说着就想给沈无衣褪下外衣,但是被沈无衣制止住了,他舔了舔发白的薄唇,“……再等等。”

沈无衣的声音沙哑极了,没有了往日谈吐间的温文如玉。

再等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