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帝族誓约第五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20:34:14
帝族誓约
帝族誓约
作者:泡沫狙击手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语在耳边呢喃。王座之上,少年俯视众神。黄金城,烛天之址,智慧树枝,神与生灵签订誓约。诸神时代的降临。有人说,谁都逃不过命运,而在王座之下,那个凝视少年的人紧握若铭,随时准备划破那个少年的悲哀。这是一个隐藏在和平下的新时代,人类与神的黄昏时代。众生盼我遗失所有,我赐众生失苦积悲。

“哎哎哎,阿铮,你说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我说你可以啊!还英雄救美呢。”

卫晏穿着一身骚包的粉色西装一个劲儿追着前面的人询问,那语气好奇得很。

“你不走?没事做?”席子铮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对着快要撞上自己的人开口,语气带着几分警告。

“啊?有事,有事!我先去忙,呵呵。”说实话,自家好友这气势这些年越来越足,尽管从小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但也架不住对方变得太快,卫晏知道此时的情况对方显然不想跟自己浪费时间,既然套不出什么东西,便只能打着哈哈主动离开,免得招人嫌被报复。

这八卦王终于走了,席子铮微微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停在走廊尽头的一间包厢门口,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进去,一气呵成。

宽大的包厢,清雅幽静,此刻却安静得过分,只有他的脚步声。

“来了。”

昏黄的灯光中,餐桌主位上的男子整个人隐在阴影下,听到脚步声缓缓抬头,同样是一袭黑色西装,那人却有着比席子铮更加精雕细琢的脸庞,通身清冷矜贵更甚。

而旁边的位子上,同样坐着一个面容清峻的男人,他见席子铮进来,赶忙起身,对着他点头。

“小席总!”

席子铮点头回应,然后对着主位上的男人开口叫了一声“哥!”,看似镇定,心中却很不平静,而这不平静的原因只有他知道,是因为刚才那人,也是因为眼前这人。

“坐。”

看了一眼多年未见的弟弟,席暮臣应声,语气平静得让人猜不出情绪。

呵,这态度。

席子铮心中冷嗤,却也不能去介意,拉开凳子坐下。

这一幕,杨文瑞在一旁看得忍不住嘴抽。

要不怎么说是兄弟呢?

你看,自家老板的弟弟,这秉性多少跟老板也太像了,冷冷淡淡的,能做的就绝不多说。

人一坐下,杨文瑞就招呼了服务员。

菜陆续地上来,酒也已经打开,这场阔别已久的兄弟会面就这样开始。

一般来说,席子铮很少喝酒,只是今天难免多喝了点,加上对面的人不理自己他心有郁闷,酒过三巡微醺,心里越想越郁闷,很多话忽然就借机说出口了。

“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当年你一走了之,如今回国是打算回来了?”他问得很平静,但不断握紧酒杯的手还是出卖了他。

饥饿许久,杨文瑞正狼吞虎咽地进食听此便觉得有些疑惑,但也只是疑惑而已,跟在自家老板身边多年,又是身为首席秘书,察言观色这点他还是懂的,于是他低头默默进食,努力当自己不存在,却不由自主地降低进食的声音,竖起耳朵时刻准备听一听那些豪门八卦。

席子铮的话出口时,席暮臣正伸着他那白皙修长的手端起一杯红酒轻晃,闻言后静静看着杯中缓缓流动的红色液体没有说话,但席子铮知道他在听。

“哥,这些年爸、妈、爷爷他们都很想你!从小你就比别人成熟,所以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肯回家?不肯回家,又为什么要联系我?”

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席子铮憋了很多年的话还是说了出来,他不能忍受看似平静的家里潜藏着的沉默,他一直想要改变,只是没有人给他机会,而今他的哥哥主动见他,是否意味着改变的可能。

席暮臣就那样坐着,听着他的话,始终不发一言,然而就是他这样的态度激怒了席子铮,席子铮“噌”地站起身,撞倒了桌上的酒杯,砸在地上声音清脆。

“呵呵呵·····我知道你为什么离开!可难道我们一家人还比不上一个女人?你还想着她对不对?想着她为什么不去找她?有本事把她找回来啊,把她带到我们面前,带回家,不行吗?席暮臣,你真懦弱!”

席子铮看着眼前这个万事无动于衷的人,又想到先前见到的人,这会儿酒气上来,压抑了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矛头直指他大哥,他这气势吓得一旁佯装吃饭的杨文瑞不敢动筷了。

“你就是这么想的?”手中的动作顿住,席暮臣直视对方突然开口,语气中全是冷意,隐藏的心思被这么掀开,他坦然,但没想到自己的弟弟会这么误会。

“哥,对不起,我······”看着席暮臣这样的眼神,席子铮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刚才的气势一下子萎了下去。

席子铮打算进一步解释,可席暮臣显然不会给他机会,只见他陡然起身走至窗前看着外面明灭不一的灯火,扔下一句“阿铮,醉了就去睡觉!”。

“呵,醉了吗?呵呵,我没醉!哥,我没醉!我只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席子铮心中埋了多少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人懂得他这些年为了这个素来懂事却一朝离家出走的哥哥操了多少心,他踉跄着后退,始终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

席暮臣看着这个几年不见已能独掌一方的弟弟,内心无疑是欣慰的,甚至带着感激,只是这一刻听到这些话,他隐隐有些恼怒,素来情绪淡淡的人此刻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他弟弟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任性。

“阿瑞,开间房,把他送去睡觉。”

他的弟弟太傻,他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因为了解对方是个死脑筋,加上自己不愿多做解释,于是席暮臣只对着杨文瑞发话。

一直在旁边当空气的杨秘书一听到上司的命令,马不停蹄地执行,赶紧咽下口中刚才因为两人的这一段而停止咀嚼的最后一口肉,站起身就想要将一旁的人搀出去。

“哥!”

“等你想通了再说话。”

席子铮还努力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发现完全不知道怎么说,欲言又止心里很难受但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认命地由着杨文瑞动手。

说完最后一句,席暮臣便不再关注二人,他直接转身,站在十二楼的玻璃前看着窗外的夜色,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手中的酒杯,眼底一片深邃。

而此时,房门外,被判定已经“醉酒”的某人清明的眼神中没有半分醉意,别有深意地回头看了一眼,他便由着人将自己扶走。

他们走了,偌大的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只剩下落地窗前的身影,灯光拉长了他的身影,显得更加挺拔,可没有人能明白每一个夜晚之时他心中那不为人知的孤寂与落寞。

他站在窗前的背影,自成一体,与周围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带着一种虚无的不真实感。

自家弟弟的心思,席暮臣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把当年的事情误会成那样。

他的这个弟弟,一直都弄错了一件事:的确,这个世上,能够彻底影响他的人和事一直都也许只有那一个罢了,但不代表他会因此伤害自己的家人,他的离开绝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但他不想解释,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之前,一切多说无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