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小桃花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2:43:18
小桃花
小桃花
作者:秦寺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陶星雨捡到个失忆的小傻子,又软又甜。本来准备养她一辈子,谁知道小傻子是才名赫赫超超超超有钱的富家千金。本以为是小棉袄,结果是块黑心棉。她们有截然不同的前半生。直到相遇,才发现人生处处是锦绣。_食用指南:1.互宠,双向暗恋。甜度++++2.失去记忆的真腹黑vs又美又御的小天使。*风里雨里,日更等你。微博@秦寺

救完老霍丁后楚长吉便和两位道别了,临行前楚长吉将这两月换来的源晶尽皆给了两位,虽然不多,但也算是尽了一份心意。

之后,楚长吉便出了狩鬼荒。

狩鬼荒周围的城池建设呈现出了极为明显的畸形状态,围绕着这片危机四伏的广袤森林,大量娱乐性的产业茁壮成长。

类似酒肆,商行,妓院这些纸醉金迷的服务都是手里有闲钱的佣兵大爷们乐于资助的朝阳产业。

由于收了货的商家与大都市之间有大量的物资运输的需求,这里的旅航业也发展的相当繁荣。

楚长吉走在路上,盘算起怎么去白玉京比较好,虽然旅航发达,但是狩鬼荒毕竟离白玉京还离着十来天的行程,路途遥远。

一般人都会选择源银列车,这也是最便宜的方式,只是耗时良久,而且极其拥挤。

如果想追求速度的话,大量快速直达的载人飞舰显然是首选;如果想看沿途风景的话,可以选择租疾风鹫或者更舒适的负山鸟......

正当楚长吉潜心研究的时候,前方一阵喧哗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哎哎哎,要跳了要跳了!”

“怎么还带着孩子呐!”

只见前方桥头围了乌泱泱的人群,桥上一妇女披头散发,抱着个婴儿,站在栏杆上怒视着旁边畏畏缩缩的一男一女。

楚长吉像鲇鱼一样挤到前头,向旁边一个矮瘦的男人低声问道:“老哥,这怎么一回事?怎么还抱着孩子?”

矮瘦男子正眉飞色舞的探头看着,看了眼楚长吉,兴致勃勃的解释起来:

“嗨!哥们刚来吧,这事说起来狗血的很,是一原配打小三的戏码。那男的背着自家夫人找情妇,还弄了个孩子出来。”

“那情妇便抱着孩子想讨个名分,但未曾想夫人泼悍呐!这不,还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来这扬言要跳河呢。”

矮瘦男人拍了拍楚长吉的肩膀,一脸自来熟的模样:“老弟什么名字?我叫林常善。你说这事闹的,唉,只是可怜了孩子,还没出生多久呢就被抱出来了。”

楚长吉看着他满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一阵厌烦,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回道:“我叫楚长吉。”

林常善虽然生的矮,但是手掌却极大极厚,他用大手挠挠头,笑嘻嘻的说道:“好名字好名字,我看这次是不好收场了,你看夫人容不下那情人,可情人却又必要个名分,那男人又是个孬种。嘿嘿嘿,难办的很呐!”

楚长吉也皱起了眉头,狩鬼荒是强人横行的地方,这里虽是狩鬼荒周边,但也不乏高手。

如果只有那妇女一人倒还好办,就算跳了河也能救起来。

关键是婴儿的安全,孩子出生没多久,看上去得不到什么营养,虚弱的很,容不得些许闪失。

恐怕也正是因为孩子需要抚养,那情妇才会来讨个名分。

那男人看自家夫人面色刚毅,不由慌了神,但却没主意,只顾喊着“别冲动别冲动”云云。

而旁边的情人则是眼巴巴的看着孩子,青紫的嘴唇不住颤抖,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是流泪。

楚长吉环视一圈,围观人群中源力修为最高的恐怕就是他了,可就算是他也没把握能护住婴儿,就怕他稍有异动,那妇人激动之下可能会无意识地伤害到孩子。

对错先不论,但孩子是无辜的。

现在正是初秋时节,风吹的抖索。

那妇人只是个普通人,身体发颤,脸色泛青。可怀中的婴儿却睡得踏实,看上去丝毫没有被周围影响到。

楚长吉神色一动,释放出几丝源力探向婴儿,只觉婴儿周围有一层薄却坚韧的源力膜,将孩子和外界分隔开来。

这种对源力精细的控制,定然是绝代层次的高手所为。

世间修行境界分炼源,绝代,圣人三境。其中炼源按帝国册封九品为标准,绝大多数人都处在这一层。绝代高手在寥北足以奉为上宾。

楚长吉偷眼扫了一圈人群,人群叽叽喳喳,没人显示出丝毫异样,显然,那位高手刻意隐藏了自己。

林常善神采奕奕的随着人群起哄,有人向那男子喊道:“别怂啊,做个决断!”

他便立马挥舞着双手向那男子喊道:“对啊!老怂逼!没出息还学人家找女人!软蛋!”或者是“大家别骂那男的了!他剪头发都不打麻药!堪称咱们狩鬼荒的头号硬汉!”

有人对那抱着孩子的妇人喊着:“跳吧跳吧!”林常善立马捏细嗓音向妇人喊道:“姐妹!跳他妈的!遇到这种男人就不能让步!让所有人知道,咱们女子也不是好欺负的!妇女能顶半边天!”

楚长吉不由对他侧目,没想到他可男可女,倒是个挑事的好苗子。

林常善却没注意到楚长吉的目光,他脸上尽是“你们快跳啊快跳啊这么热闹不跳就可惜啦”的快活。

楚长吉强忍着一脚踹死林常善的冲动,一边分神寻找人群中的隐藏高手,一边注意着事态发展。

林常善又开始欢乐的扯着嗓子大声嘟囔道:“嗨!尽整这些没用的!你们跳不跳啊,不跳我还得回去吃饭呢!”

人群哄然大笑,被林常善一闹,大家都抱着看猴戏的心态注意着这场闹剧如何收场。

林常善目光滴溜溜的一转,眼中精芒一闪而逝。

这时,桥另一头忽然迎面来了个醉汉,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扯着衣襟,歪歪斜斜的往这走来。

有人认出那醉汉:“吴老三,喝醉了别来这捣乱!”

那吴老三抬起醉眼看了眼,眯了眯眼睛,哼哼的说道:“你算个屁也来吼我?老子偏往这来,你咬我啊?”

楚长吉看着这吴老三,觉得颇有些不对劲。吴老三的眼中精芒溃散,但却隐隐显出炯炯的神色,这是典型的被幻术控制的迹象。

换而言之,吴老三是真醉了,但却有人用秘术控制着他来这。

难道是那个护住婴儿的绝代高手?楚长吉暗自琢磨。

那醉汉旁若无人挤过来,人群莫名的为他让了条路,或许大家都想看看事态会朝着什么地方发展。

吴老三摇摇摆摆,酒气冲腾,被风一吹,感到颇为畅意,遂解开腰带,踱到桥边。

林常善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楚长吉惊呼道:“我的妈呀,这老哥不会是要......”

是的,吴老三解开腰带,下襟一摆,迎风一抖,快意十足的释放出来!

水声涌入涛流。

妇人尖叫一声,气沉丹田由腹发声飙出一连串高音:“吴老三!你干什么!死变态死流氓!!”

围观众人神态各异,小姑娘又羞又恼的别过脸去,汉子吹着轻佻的口哨,脸上是琢磨不透的笑容。

当然也有大妈半掩着脸调笑道:吴老三你这不行啊......

在喧闹中,林常善的声音显得尤为瞩目:“妈呀这河还能跳吗?!”

妇人看着这河,脸上变了又变,不由咬了咬牙,抱着孩子对那男人喝道:“我们回家!回家说道说道这事!”

末了她怒意十足的瞪了吴老三一眼,吴老三虽是市井无赖,但倒也知书达理,向她回敬了个礼......

看事情就这样收场,观众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

林常善抚掌笑道:“正该如此,这样收场是最好不过了。”

楚长吉已然料定那醉汉就是那高人安排的,这法子虽然粗鄙,但不得不说很实用。

事情解决,楚长吉心情大好,也附和道:“正是如此。”

林常善道:“长吉老弟想必应该是来此的佣兵吧?可惜我正要去白玉京,不然还可以给你当当向导什么的。”

楚长吉露出惊容:“这么巧?我正要去白玉京。”

林常善摸了摸下巴道:“......其实不巧,我觉得我不能和你一起走。”

楚长吉沉默了一下,老实说他根本没想过和他同行。

林常善耸耸肩,笑道:“反正大家都会在白玉京的,我们有缘再见吧。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楚长吉一愣,也笑着说道:“也好,有缘再见,不过我怎么能忘了老哥的名字呢?我......嗯?”

话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没记住眼前这个矮瘦男子的名字!

身为修士,精研源力,别说一个名字,就算一本秘籍也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记得分毫不差!

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林常善宽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头:“没事,楚老弟,我叫林常善,有缘再见吧。”

楚长吉点头,却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一个恍惚间,林常善便已远去。

看着林常善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楚长吉忽然想到,那个暗中保护婴儿的高人,会不会就是林常善?

这是楚长吉和林常善的第一次见面。

彼时他们一个是无拘无束的游子,一个是守望寥北的至尊。虽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过客,但在谁都不知道的未来,他们将会并肩作战,一同迎来一个辉煌崩落的盛世。

正当楚长吉沉思时,忽然有一人猛地一拍他的肩膀:“楚老弟!你怎么回来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