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檀香记吸血鬼世界(六)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1:09:11
檀香记
檀香记
作者:度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五月的风吹在花上朵朵的花儿吐露芬芳假如呀花儿你确有知懂得人海的沧桑她该低下头来哭断了肝肠五月的风吹在树上枝头的鸟儿发出歌唱假如呀鸟儿你确有知懂得日月的消长她该息下歌喉羞惭的躲藏五月的风吹在天上朵朵的云儿颜色金黄假如呀云儿你确有知懂得人间的兴亡她该掉过头去离开这地方——周璇1934《五月的风》

当遇奇他们赶到大厅的时候,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维生零的枪/口对准了冬马的脑袋,面色冷凝,皱紧了眉头,手指在扳机上收紧,蓄势待发。吸血姬展开双翼,挡在冬马前面,一小群黑色蝙蝠盘旋在她前方,一个个亮出尖牙,不知是那吸血鬼猎人的枪子快还是吸血姬的小蝙蝠的牙口快。

姑获鸟手持长剑,左顾右盼,似是不知道该帮哪边,只好僵持在原地没有动。而引发战争的源头冬马却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他身后的墙壁上还印着焦灼的弹孔,看见遇奇进来了,一下子扑过来,急切的喊道,“遇奇,救我!那个人要杀了我!”

遇奇下意识的把冬马推到后面,才上前几步,“维生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不是来袭击的吸血鬼。”

“哼!朋友?如果你知道他们做的好事,还维护他们,你也算是同谋了。”维生零的猎人枪依旧没有放下,遇奇见他不像是虚张声势,不由得回头扫了眼身后人。

“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发誓!”冬马急急的说道。

维生零的枪口刚移动到遇奇的方向,巴卫立即闪身到维生零跟前,赤手打掉了他的枪,两人争夺间,吸血姬的小蝙蝠倾巢出动,眼看就要逼近维生零的颈部。

“慢着!吸血姬,叫他们停下!”遇奇大吼出声,吸血姬的眼睛瞬间闪了闪,将黑蝙蝠悉数招回,收敛了蝠翼,乖乖的站着不动。

“巴卫,你也回来,维生君,我们谈一下。”

巴卫与维生零同时松手,撤回原地,遇奇向着姑获鸟招了招手,“你带着他们两个先去厨房,然后给他们安排房间。”

“是的,大人。”

等到姑获鸟将他们引开,遇奇抬手示意维生零坐下说话,“你所说的两只吸血鬼就是他们?”就算他再愚钝,也该明白了维生零话里的意思,他当然相信真正的冬马是绝对不会残害人类的,联系起吸血姬此行的目的,怕是与附在冬马身体里的那个家伙有关。

“你真的与他们不是一伙的?”维生零用怀疑的眼神凝视着遇奇,似是在揣度他的真正用意。

“如果我们真的包庇吸血姬他们,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安然坐在这吗?”巴卫听不惯他质问的口气,反问道。

遇奇沉吟了下,“不瞒你说,吸血姬此次来找我,也是为了冬马被附身的事,如果你说的都没有错,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相同的,那就是住在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很有可能是个厉害的吸血鬼。”

维生零垂下眼帘,面色晦暗不明,遇奇等了一下会儿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既然你说他是被控制的,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怎么把控制他的家伙逼出来吧。”维生零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什么情况,维生零居然出屋子了?”人未到声先到,基本上说的就像是蓝堂英这样的,他先于后面的大部队,脚步轻快的走到维生零旁边,居高临下道,“怎么终于放下你那猎人的骄傲,不嫌弃我们这帮吸血鬼了?”

“我先回房间了。”说罢维生零便起了身,看也不看蓝堂,转身上了楼梯。

蓝堂在背后指着他高声道,“什么态度!”

“你们回来的很早嘛,逛的怎么样,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吗?”遇奇轻笑了下,看着张牙舞爪的蓝堂问道。

蓝堂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懒懒的伸展着四肢,“也没什么啦,还不就是那些蛋糕店,茶叶店,服装店什么的,也就是她们小女生爱逛这些。”他瞥了眼后面的莹草,不小心看见玖兰枢和优姬,本是四仰八叉的仰趟在沙发上,顿时直立起身体,坐的中规中矩。

“优姬,这件衣服真的很衬你。”玖兰枢整理了下优姬的衣领,柔声说道。

优姬脸红的垂下头,“谢谢枢哥哥。”由于玖兰枢另一只手臂还揽着她的肩膀,她无处安放的双手只好垂在两边,拽了拽新买的紫色洋装。

“我买了好多新式的蛋糕,明天、后天的下午茶又有新样式了。”莹草献宝一样,拉着觉一起,把大盒小盒子统统摆在遇奇眼前。

遇奇满意的点点头,“莹草真棒!”

莹草甜甜的笑着,一旁的觉虽然无语,但显然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目光一直追着眼前绿色的身影,不自觉的跟着她一起笑了。

“你们见到狐崽他们了吗?”遇奇放下蛋糕盒,抬头问着莹草。

“见到了,不过他们还要去另外的地方,我们就先回来了。”

“你们把蛋糕都搬到厨房去吧,告诉姑获鸟,这两天的甜品不用再更新了。”

莹草连忙应承着,双手提起两个大盒飞奔在前,“你等我一下!”觉胡乱的收拾了小盒子,一路追上去。

“优姬累了吗,上楼休息吧。”玖兰枢抚摸着她的发梢道。

优姬轻轻的应了声,提着裙摆,端端庄庄的向玖兰枢行了个礼,步伐优雅,上楼的姿势俨然一个淑女。

“遇奇先生似乎有事情想要问我。”没有优姬在场,玖兰枢整个人都少了几分温度,他双手抵在一起,看着遇奇就像是在审视。

“枢大人对维生君他们追查的吸血鬼时间是否早有耳闻呢?”遇奇也不想与他多绕弯,单刀直入的问出心中所想。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你们的问题似乎已经危及到了我的朋友,那个人是冲着优姬来的,所以,我们应该是有共同的立场。”遇奇拿准了他对优姬的在意,果然一提到优姬,玖兰枢就不再默然。

“你预备怎么办呢?”

“他是谁?”遇奇追问道。

玖兰枢沉了半晌,悠悠开口道,“一个已死之人,我的同族。”

原来是没了身躯,所以夺他人身体吗?遇奇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驱逐吸血鬼他还从来没试过,不知道对付寄生魂的法阵对付吸血鬼是否奏效。

“那枢大人有何打算?”

“再杀他一次。”玖兰枢面不改色的说道,遇奇看着他酒红色的眼眸又暗上了几分,就知道他不是随便说说。

见遇奇沉默,他适时的露出一个微笑,“既然,遇奇先生与我在统一战线,想必也会帮忙的。”

“自然会的。”

“有这句话,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各偿所愿。”玖兰枢说着起了身,“我去看看优姬。”蓝堂英一见他的枢大人也要回房间,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遇奇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喝茶了。”

“我去沏。”巴卫转身迅速的走向厨房,大厅里只剩下了遇奇一个人盯着墙壁上的弹孔发呆。

“遇奇,你怎么不回房间啊?”冬马不知从哪又窜了回来,靠在沙发背上,俯下身子问道。

遇奇没有回头,只听着他的声音从自己耳后的方向传过来,“在等你。”

“哦?是想与我聊天吗?也是,我们许久未见,我也很是想念遇奇你呢。”

遇奇偏过头,看着他笑了下,“叔叔还好吗?”

“他啊,已经过世了,他与我不同,没有吸血鬼的力量支撑,早就变成了灰烬,至于那雨女也是蠢,说什么会永远怀念他的,何不选择把他也变得长生不老,拥有强大的力量,永远相伴呢。”

“你到底是谁?”遇奇没有了与他打太极的耐心,正色道。

他嗤笑了声,“我就是我啊,我是你的朋友,冬马。”

“冬马是不会说出你刚才的那番言论的,既然要装就要装的像一点,要不然就干脆别装了,你来的时候放出冬马的灵魂,想要减轻我的戒备,现在又是干什么,亲自上阵探查敌情吗?”

他长大了嘴,露出两颗尖牙,却没有笑出声,手扶着沙发背,一个翻身到了遇奇面前,弯下腰,直视着遇奇的眼睛,“你,一个小小的人类,明知我不是本人,还敢单独与我同处,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点,还是说你有什么底牌?我告诉你没有人能坏了我的好事,如果你搞什么花样,最先倒霉的不是玖兰优姬,而是你的朋友冬马。”

他噙着笑意,直起腰板,在遇奇面前随意操控着冬马的身体,“那个吸血姬也是笨,竟然为了保护她的小恋人,就给我善后,被带成同谋了还不自知,她是你的式神?你这个人倒是蛮有趣的,能驱使一只吸血鬼为你所用,阴阳师是什么,我得慢慢的了解一下。”

他离开的时候恰巧与巴卫擦肩而过,两人只是淡淡的打了个照面,巴卫端着热茶,几步走到遇奇身边,将茶杯放到桌子上,“你和他摊牌了?”

“不得不摊牌啊。”遇奇叹了声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不能置冬马的安危不顾,只好先让他原形毕露,给他敲敲警钟。”

“你觉得玖兰枢会有不同的做法?”

“他的做法我不能预料,一切以优姬为先应该是他的准则,所以我不能完全的听凭。”遇奇又尝了一口,叹道,“还是红茶好喝啊,喝完以后整个人的舒爽了很多。”

巴卫凝视了他的嘴角良久,终是伸手擦去了挂在上边的水珠,见他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连自己的动作都没有察觉,轻轻的坐到遇奇身边,余光带着他举动,原本冷着的脸越发的柔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