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特摄:张伟复制成神第10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20:08:56
特摄:张伟复制成神
特摄:张伟复制成神
作者:无上单身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张伟凭借系统,能够复制能力,成神。他和炎龙侠对打,复制炎龙侠的能力外加火行村!之后,他又遇到了其他几位铠甲勇士,复印了他们的能力,以及五行村血脉召唤出帝皇侠铠甲见到奥特曼,复制他们的能力,从此张伟无人能挡了,他又伸向了假面骑士……(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看着齐大嘴风风火火的走出房门,陈骏德长长的出了口气,闹吧,最好是闹得人尽皆知,要不然我这就不好办了。

“骏哥,我看这回这山里肯定的乱套了,这小子肯定得按你说的法子去查,最后肯定就得大打出手,我们就趁乱逃,等到家就灭了他这山寨”。

“是啊,我们在这土匪窝里待的时日夜不短了,而且乡试在即,一刻也耽误不得了,就这几日,此间事就给他了结,我们就稳坐楼台,等待山中烽火四起吧。对了大宇,药方的事你得想点折,无论如何,明早之前必须想出来,要不然不用等到他们狗咬狗,你我就得先玩完了”。

冯天宇的笑脸瞬间变成了苦瓜脸,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幽怨的眼神看得陈骏德浑身都不自在。

娘子山上,一壮汉对着上首坐着的一女子恭敬的说到:“四奶奶,大爷被人诊断出中毒,山中不静,大爷让小的来跟四奶奶说,带着郎中,人手速来平顶山,要尽快,迟则生变”。

“大哥最近身体都不好,最近如何”?

“大爷最近病是越来越严重,我来之前,大爷的身体怕是熬不过这个月了,前几日三爷抓来了两个肉票,其中一人说大爷是中毒之症,故大爷派我前来,让四奶奶带着郎中、人手前去,要是小子胡说就一刀宰了。要是不幸言中,怕是已成气候,就得与四奶奶一起清理门户了”。

“来人,去找郎中,集合人马,马上出发”。

这一下午陈骏德心中无事,大体的都按照自己的计策发展,就等着齐大嘴给自己来传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安静的等着结果就行了。

冯天宇唉声叹气,脑中一刻不得清闲,心中也暗怪自己,这咋就想不起来呢,我记得有过中毒的事,到底是啥药给治好的呢。若在平时这都不算事,自己家有医馆,随便找个坐堂大夫问问就成,可今日不同以往,闹不明白,小命就搭在这了,细想起来还真有过一个砒霜中毒的事,那阵是医馆孙掌柜的给看的呢,人都快不行了,孙掌柜的妙手回春,药到病除,当时好大的名声呢,记得自己还问过他到底如何治的,他跟我说过一些药方的事,我还真没记住,到底是什么来着。冯天宇脑袋都要炸了,感觉自己活了这么大,之前想的事都没有今天一天想的多。

“骏哥,我想起来了,之前我是听说过这样的事,我还问过当时治好中毒的药方的事呢,但具体的药我没住记啊”!

“恩,想起来有这事就行,药方呢不用想得太全,主要的几味药想出来就是,他这也不一定有药材,只要不太离谱,糊弄过去也就得了”。

“这你不早告诉我,害得我担惊受怕了一天,主要的几味药我还是有可能想起来的,你容我好好想想”。

陈骏德不去打扰冥思苦想的冯天宇,自己走到院子当中,仰望天空,心中暗自苦笑。唉,这叫什么事啊,好端端的来到这古代,不奢求富甲一方,妻妾成群。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要求也不高啊,这刚出门就进了土匪窝了,整日提心吊胆,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这日子真不是人能过的,这古代治安真差,占山为王在后世都是很遥远的传说了,没想到自己这次亲身经历了一次,真真的要了亲命了。莫非真的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要其筋骨,饿其体肤不成?我遭这么大罪,这得扛多大的责任啊。

傍晚时分,送饭的是齐大嘴的手下,放下饭菜,对着陈骏德说了一句一切都顺利,便走了。陈骏德与冯天宇这饭吃的真是没劲。

冯天宇一言不发,饭吃的也少,满脑子想的都是解毒药方,陈骏德心中也是微微叹息,苦了兄弟了,但这事真得你来啊,要是有一点法子,我也不想难为你。也只能不住的安慰冯天宇,最后也是怕他憋坏了自己,不用他想药方的事了,自己另想他法,可这货倔脾气上来了,非要想出来不可,这真怕人认真做事,以前挺懒散的冯天宇,认真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相信这一次的遭遇会改变冯天宇这一生。

吃过饭的冯天宇转身进屋,留下陈骏德一人在院子里等着齐大嘴来说一说今天的战果如何,今天只是小打小闹,试试深浅,明日才是重头戏登台,自己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搞不定这帮原始人,还真对不起咱这张脸了。

夜幕降临,山里漆黑一片,虫鸣狼嚎不绝于耳,借着微弱的烛光,齐大嘴与陈骏德低声的说着话。

“陈兄弟,我按你说的拿了做饭的厨子吴老头,这老头子嘴可真硬啊,手下的弟兄这通好打,除了喊饶命之外,啥也没说啊,这可如何是好啊,他可是二爷的人,据说是同村的,这要被二爷知道了,可没我好果子吃啊”。

“齐哥切莫慌张,此举也没想让他说什么,这是在敲山震虎,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无处下手,实在是被动。今日你拿了他的人,他势必要站出来,只要他走出幕后,即便掩饰的在好,其中破绽便在也无所隐遁。今晚你就让手下的兄弟传出去,老吴头说是二爷给大爷下了毒,大爷要清理门户,你再去抓几个二爷身边的人,只要他心中有鬼,必然有所动作,到那时候,你齐哥护主有功,以后这山寨的二当家必是你齐哥囊中之物了”。

“你说的也对,但我是不是得跟大爷说一声这个事啊,他之前还警告我不让外传,我这要是传出去让大爷知道,他还不活活的扒了我的皮啊”。

“齐哥不用担忧,大爷现在自顾不暇,身体精力都不足以判断局势了,今日齐哥你不动,来日他人就动你了,我这要不来山寨,给大爷解了部分毒,想必大爷现在早就魂归西天,命丧黄泉了,这山寨姓什么都不可得知了,齐哥莫要行小女儿姿态,踟蹰不前,瞻前顾后,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齐哥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切莫白白溜掉”。

“恩,一切就听陈兄弟的,老子一辈子窝窝囊囊,这次就赌这一把,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兄弟好生休息,我去安排安排”。

“齐哥慢走”,陈骏德看着步履坚定走出房门的齐大嘴,这人真是奇怪,没想到一个看起来窝窝囊囊的人,为了地位名利,竟能变化至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唉,明日去见大当家的,这药方必须的弄出来,要不然明天这没法演下去了,我如若不能消除大当家的心中疑虑,做的再多也是无用,只有让他的病情好转,我的话在其心中才会有分量,要不然四面楚歌,身陷囹圄生死皆半分由不得自己了。

走进卧房,冯天宇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一刻也不得消停,整个人犹如入了魔般,嘴里边嘀嘀咕咕的捣鼓药方,药材,给陈骏德吓出一身的冷汗,“大宇别想了,我还有其他的办法,怎么的都能糊弄过去,你可别这样祸害自己啊”。

“骏哥,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想不出来,以后我就不吃饭了,我饿死得了”。

陈骏德看了看陷入疯狂境地的冯天宇,心中有些担忧,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真怕这货魔怔喽。“你早点休息吧,要是实在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都会解决的”。

“你先歇着吧,明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的”,陈骏德摇了摇头,转身进了里屋,心中直犯嘀咕,我这事是不是做错了啊,别土匪没咋地呢,自己先给自己逼疯了,事在人为,相信大宇一定会想起来的。

山寨一房子中人头攒动,二当家庞德龙高坐上首,一撮八字胡微微抖动,手中的折扇胡乱的挥舞,手中酒碗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口中怒气冲冲的说到:“齐大嘴这个王八羔子,居然敢抓老子的人,以前狗一样的东西现在也敢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了,他这是要死啊”。

“二爷,这小子怕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居然敢动咱们的人,我这就去废了他去,反了天了他要”。说罢起身要走。

“疯子,回来”。庞德龙面色恢复了平静低声说到。

“二爷,这小子不能这么放过他啊,刚傍上大爷的大腿,没怎么地呢,就拽上了,也不看看大爷还有几天活头”。

“你给我闭上你那张臭嘴,这话是你能说的吗?大爷偶感风寒,用不了几日当可无碍,若要再敢胡说八道,老子就整死你”。庞德龙大声斥责疯子,吓得疯子连忙低下了头,嘴吧张张合合,不敢言语了。

庞德龙环顾四周,屋子里的人满面怒色,这些全都是自己的心腹,自己在平顶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了就攒下了这点家底,今日他人把我的人给收拾了,我要是不出手,他日这帮兄弟必定寒心,日后怎么还能跟我同心同德。可齐大嘴的举动确实有些奇怪,无缘无故拿了老吴头,这是他自己的主张,还是大哥的主张呢?难道是。。。。。。可事到如今,也就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能无动于衷,要不然分崩离析就在眼前,大哥明显的要完蛋了,老三天天的上碰下跳的,这时候要手下没人,日后这山寨之主岂不是便宜他了。姑且再让他蹦跶一阵,等到那最后关头,老子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都是自己的兄弟,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人性命呢,疯子,你现在就去把齐大嘴给我带来,他要是识相跟来,你不可造次,我要好好问问他,吴老头因为什么事被整。要是敢反抗,那必是心中有鬼,你就给我就地弄死他,在这山寨我的令子都敢不听,老子绝容不下他”。庞德龙说的霸道非凡,听得众兄弟顿时面带激动,一扫方才满脸的怒气抱怨。庞德龙看了看众位兄弟,心中略安,今天的事透着古怪,到底因为什么事啊,难道是老三捣鬼?我得好好查一查。

“好嘞,二爷,我这就去找齐大嘴来”,转身要走还没走呢,一个人大步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着庞德龙说到:“二爷,听手下的兄弟传,吴老头被抓是因为齐大嘴在大爷的饭食里发现了毒药,这会正在挨揍呢,让老吴头交代同伙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满屋的人一片哗然,这话是怎么说的,咋还给大爷下毒了呢,这也不可能啊,他老吴头没儿没女的孑然一身,年岁也大了,估计是没几年活头了,给大爷下毒有什么好处啊。就算毒死了大爷他也当不了老大,山里不还有二爷呢嘛,众人看了看上首面色铁青的庞德龙,顿时明白了,这不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嘛。这老吴头是二爷的人,这明显示在问是不是二爷主使的吗?此时就连那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心中也在打鼓,我这是去还是不去啊,这要是去了,岂不是说咱做贼心虚,要杀人灭口嘛。

庞德龙心里咯噔一下,这事有些麻烦了,我量他齐大嘴也没那么大的胆子,看来此事定是大哥那个老不死的授意的,可齐大嘴怎么知道他是中毒了呢,之前的郎中都说是风寒,他大字不是一个的齐大嘴怎么突然之间就会看病了呢,处处透漏着古怪,现在不可轻举妄动,怕是这其中隐藏着巨大的阴谋,我得查明白了再说。

“看来此事不是那么简单,疯子你先别去了,沈老六,你去打听一下,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的答复”,庞德龙此时选择稳扎稳打,没有贸然行动,沈老六带着几个人出了房间,一瞬间,屋子里静悄悄的,连呼吸都是细微难闻。

三当家的听手下人说完此事之后,面露狂喜之色,心中暗自欢喜,哈哈,庞二哥,我看你这关怎么过,以前凡事总是压我一头,今日我看你如何应付。吩咐手下兄弟各自回去该喝喝,该睡睡。让自己心腹之人暗中散布二当家的给大当家的下毒的谣言,说的端的是有板有眼,这一夜看来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平顶山再无往日之宁静,你方唱罢我登场,端得热闹非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