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恶毒男配要洗白[快穿]在线阅读第9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1:28:34
恶毒男配要洗白[快穿]
恶毒男配要洗白[快穿]
作者:米粒小酒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双开文:《假戏真做后生了个崽》】男配这种存在,专为主角而活,随时都要送人头,送炮灰,当备胎……关键时刻还要推动剧情的发展,怎么惨怎么来,怎么憋屈怎么来,最后基本没有好下场林昭言穿越各个小世界扮演男配,真受够了这种鸟气,终于找到机会撂挑子不干了!今后做男配,只为自己而活!主角?管他去死!:)林昭言: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然而总有人想断他活路断人活路,无异于找死林昭言微笑着掰断剧情,打脸主角,顺便找了个真爱攻:……我就是个顺便林昭言:嘻嘻———————————————————————————本文接档

离开青山书院后,叶子辛抿了抿唇,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

“夫子那么敏锐的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他对夫子很了解,任何一点不寻常的异动,都会被夫子注意到,而他今天问花楼那件事,已经是出格了。

之前他从来不在夫子面前多嘴问一点会让夫子提起警惕的问题,夫子让他走他就走,让他留他就留,有些时候,甚至不需要夫子说,他自己就会保持距离的主动提出离开。

也因此夫子没有怀疑过他的心思。

但现在,叶子辛有些不确定了。

他回到叶家,却发现叶家的下人比以前热情了许多,就连那些冷眼看他的家中长老们,态度也温和了不少。

叶子辛心里嗤笑了一声,却佯做不知他们变化的原因。

叶家是利益之上的家族,他们只需要叶家繁荣,至于让叶家繁荣的是谁,他们并不在意。

他们可以捧叶闻,也能捧他,哪怕学院论坛会上叶闻输给李笑,叶子辛也不觉得他们会舍得放弃叶闻。

毕竟会试将临,若是现在舍了叶闻,他日叶闻高中,那且不是伤了血,对他,也同样如此。

叶子辛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一点儿也不将叶闻放在眼里,留着叶闻,也只是为了夺得一点夫子的关注罢了。

所以叶家长老过来打探他在青山书院的表现的时候,他只是平静的回答着自己在青山书院排末尾,学不上什么。

叶家长老失望的离开了,得知这个消息的叶闻却很高兴。

“那李笑果然是在骗我,实在可恨!”

还有青山书院的夫子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学生,谎话连篇,看来整个青山书院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冷笑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会试等着瞧。”

还有何宛宛,他费尽心机好不容易让她心生爱慕,结果他不过是输了一场比试,何宛宛那个小贱人,竟对他说不要再接触了。

等会试高中,他要让那个贱人跪着求自己,还有何承那个老匹夫,欺他辱他者,他日必让对方双倍奉还!

这一晚上,许扶斯在考虑如何试探叶子辛,叶子辛在考虑如何打消夫子的怀疑,叶闻在幻想自己会试高中的美好生活,李笑做着自己迎娶娇妻的美梦,而在京城,谢陵轻描淡写的又仗杀了一批臣子。

燕明宫外的青石阶已经覆盖了一层猩红的鲜血,宫女奴才们忙用水冲刷,只是血腥味一直散不去,水流冲刷带走血肉沫子,流进了花园里,看守燕明宫的御林军已经习以为常这样的情景,面无表情的伫立着。

路一匆匆经过,短暂的停顿之后,卸了腰间的佩剑进了燕明宫。

“陛下——”

路一跪在地上。

在他头顶,年轻的帝王正在批阅奏折,少年帝王面容明丽,眉眼漂亮到了极致,只是这张造物主天赐的脸此时满是阴沉与冷戾。

谢陵不说话。

路一一如往常的禀告着:“属下奉陛下之命,调集全燕朝的暗网,但是都没有找到苏大人的踪影。”

谢陵批完一本奏折,又换了另外一本奏折批。

路一看着陛下这个样子,叹了叹气。

他不知道为什么陛下认为苏大人没有死,但……

“陛下,您若是再这样下去,苏大人知道的话,他会心疼的。”

苏大人还在的时候,对陛下是千般万般的呵护,若是让他看到陛下如今这样,只怕不知道有多难受。

谢陵勾了勾唇,嗓音有些沙哑,“你认为,他会心疼我?”

谢陵自顾自的分析着,“若是他真的心疼我,他就不会离开我,而是百般迁就我,就算我说要和他在一起,他也不会拒绝我。”

可是他将他抛弃得彻彻底底,一点儿犹豫都没有,这样的人,真的会心疼他,为他难过吗?

“他只是在演一场戏罢了,可惜你们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路一没有说话。

他知道苏大人的死对陛下的打击太大,陛下不愿意相信这件事,还在寻找着苏大人存活的证据。

已经将近三年的时间,派出的暗卫一无所获,也许时间再长一点,陛下就会清醒过来,放弃做这种无用的事情了。

他等待着谢陵那句再去找的吩咐,没想到谢陵说不用找了。

路一抬头,只见少年帝王的冕冠上,玉串微微晃动,他的陛下撑着下巴在笑,已经许久没笑过的陛下,眉眼弯成新月,近乎天真的模样,路一已经多年未曾见到了。

“他既然不愿出来,那也只能逼他出来了。”

谢陵说。

“两年前,我在想,他回来的话,我就不生气,他要什么我给什么,甚至我可以和他保持该有的距离,不去打扰他,只要他肯回来。”

他的语调慢悠悠的。

“一年前,我在想,他回来的话,我就生气一会儿,然后好好看着他,不再让他跑。”

“路一。”他忽然叫了路一的名字,“你猜朕现在在想什么?”

路一后背渐渐浸出了汗,在谢陵弯成新月的眼眸中,身体微微发抖。

“臣——不知。”他艰涩的说着。

谢陵伸出手指,按住了自己的唇瓣,“朕现在在想。”

“等朕找到了他,朕要砍了他的双腿,砍了他的双手,将他的身体用锁链锁在朕的床上,让他谁也见不到,让他哪里都不能去,他的眼睛只能看朕,嘴巴也只能叫朕。”

“这样,纵使他再有神通的手段,也跑不了了。”

这句话在路一听来实在太过恐怖,更别提说这句话的还是他看着长大的陛下,路一喉咙微动,吞了吞口水,额头上细汗蔓延。

若陛下真的这样想的话,那他真心希望苏大人死得透透的,这样的对待,比死还痛苦。

“下去吧。”

笑容从谢陵的脸上消失,少年帝王面无表情,“让人传出朕患疾的消息。”

“他最好还对我有点心疼的情绪。”

“否则。”

谢陵低垂下眼睫,“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路一拱手,退了下去。

*

*

远在南江骗了人感情的渣男打了一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换了身衣服去授课。

课堂上叶子辛的表现一如往常的正常,看不出什么,就是李笑有点骚动,时不时出神脸红还偷偷写写画画。

不过这种骚动在许扶斯无情的体训镇压下很快就被压灭了,李笑做俯卧撑做得想哭,“夫子咱们可以换个吗?站半个时辰的军姿都行,别再让我做俯卧撑了。”

许扶斯捧着书卷翻了篇,头也不抬到:“等你成亲以后你会感谢我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夫子开了一辆卡车碾过去的李笑:“???”

他做俯卧撑和他成亲有什么关系?

看着李笑做完俯卧撑,许扶斯放李笑回学室,这个时候学室的学生都在考试,李笑坐下来摸毛笔,感觉手都是颤抖的,他偷偷戳了戳前排的叶子辛,趁许扶斯在看书将一张纸丢给叶子辛。

考试内容是什么?

他做俯卧撑做得头昏,给搞忘记了。

叶子辛写了题目丢回给他。

李笑一看题,恨不得双腿一蹬,当场去世。

天要亡我!居然是两千字策论!还是关于水利的!

时间到了,许扶斯收纸卷,李笑奋笔疾书赶在许扶斯到自己面前写完,低着头交了上去。

许扶斯是从李笑背后收过来的,他走到叶子辛面前,伸出手。

叶子辛也交了,神色和往常一样,许扶斯短暂瞥了一眼内容,看得出来叶子辛进步不少。

收了作业后,他说下课,带着作业回了卧房。

看着许扶斯离开,叶子辛慢慢攥紧了手,夫子果然开始怀疑了。

回叶家的时候,他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下人们看见便心生害怕,匆匆喊了句少爷就连忙离开,伺候叶子辛的下人放完了水,没多做停留就离开了,叶子辛沐浴完,穿上亵衣出去,耳朵动了动,停住脚步。

层层的纱帘外,几名丫鬟正在低声讨论。

“那表小姐生得可真是好看,难怪叶闻少爷那般献殷勤。”

“不过我看表小姐好像看不上叶闻少爷,叶闻少爷几次搭话,她都爱理不理的。”

叶子辛拉开纱帘,那些丫鬟听到声音立刻闭上了嘴,低垂着脑袋安安静静的。

叶子辛面无表情走到书柜前,取出一本书看,仿佛没有听见这些丫鬟刚才的八卦。

唯独那握出褶皱的书本泄露了少年的心思。

他需要一名女子,来打消掉夫子的怀疑,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