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寒门崛起:科举让我富贵荣华在线阅读八角铃铛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21:42:52
寒门崛起:科举让我富贵荣华
寒门崛起:科举让我富贵荣华
作者:作者明光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俞阅一朝梦醒忆起悲惨前世,醍醐灌顶般明白,想要改变祖祖辈辈土里刨食的艰辛状况,除了读书一路外,别无他法。家里一穷二白,再大的磨难他都坚持科举,最终改天换命,踏上富贵荣华之路。不狗血、无极品亲戚,挖坑必填。好看,快去看第一章啦~。《科举兴家:唐瑾他天生好命》连载文全族渴盼中,唐家长房长媳在连生了五个女儿后,终于生出了个儿子来!出生在小村庄里,徭役、赋税、贫穷、卑贱的社会地位、落后的生活水平……为了好好活着,唐瑾从此走上科举路,买田、发家……带领落魄家族一步步走向荣华。《穿到乡绅之家考科举》待填坑顾

时间“一个星期前”

深夜的丛林中,白幽幽的雾气缠绕着整个丛林,把明亮的月光拒之门外,从不远处的山脚边上闪现出丝丝微光。

“少主、大少主,现在可暖和些了。”半山腰下有一个高不到两米,宽不足一米的天然洞穴,洞里传来一声沙哑而深沉的男声,一名看似四十左右身着白色交领皮革异服,头围黑色斗篷大衣的中年男子边说边把抱在怀里的干柴放进眼前的火堆里。

摇摆飞舞的火光打在他的脸上,他那一脸长短不一的胡渣子,应该是最近才清洗过,可又清洗得不够干净,一看就知道他最近过得十分仓忙邋遢,他的左眼用黑色麻布简单包裹着,右眼也肿得十分厉害。

“嗯……。”倚靠在洞内墙上坐着两名男子,其中一名看似二十岁的年轻男子应声道,他身着尤其古怪,白色异服袖子一面长而宽一面窄而短,领口为盘扣红领,肩上披着一面红色毛狐皮草,红边带有黑色腰带上有着几个小型长形口袋,口袋里装着各式小竹管緾绕在腰部,腰带上挂着四五个小挂包,白色的绑腰上衣,右胸口绣着类似朱雀图案,金丝边在火光照耀下,显得无比华丽。

他留有一头黑紫色中长尖尾发,右鬓上戴着一个如同小指大小的束发扣,束发扣由银色金丝红边组成,上面垂吊着用细红金丝线吊有的银色红边透明铃铛及一个红色狼牙显得他格外金贵,他的右手掌被一块破旧的黑破麻布包裹着,左手伸出中指和食指,手指上方飘浮着的是一颗发着红光不停滚动的透明圆珠,他那似乎能看穿一切的魅紫色双瞳正不停瞪着那颗珠子。

即使衣着奇怪,却遮盖不住他那冷俊如月,棱角天赐的颜貌,尤其是他那股出生就显高贵的气质,此人是异界四大家族之一聂氏掌首聂鹄沣(音:聂古丰),也是现任“天馗”组织十职中三大梵者之一,更因天赐绝才被异界人称为“天赤”,在异界高权可谓是拥有双职。

“少主,极星珠上显现出什么……。”中年男子望向珠子询问出,只见那聂鹄沣闻声把双指收了回去,泛着红光的透明珠子瞬间消失,聂鹄沣望向跟前的火堆,回道:“极星危日,看样子他是凶多吉少了。”中年男子听罢,脸竟沉了下来,低下头没有再作声。

“康叔,您在过“黑沙”时,就已经受了重伤,要不今天就我和小鹄守夜吧……。”说话的是坐在聂鹄沣旁边一名唇角无色,多了一份病容,却不失贵气看似二十四岁的年轻男子,他身着白色交领异服身披黑色加绒斗篷大衣,见中年男子面露担忧,想转移话题缓解气氛,此人是聂鹄沣的亲兄长“聂骐沣”。

“大少主,这可使不得,哪有主的为仆守夜的,聂上的规矩不可乱,再说我康祁真何德何能,让两位主人为我守夜……。”康祁真带有教训的口吻说道。

聂骐沣见康祁真始忠于心,显得很是无奈,却又不甘于这迂腐的规矩,说出:“康叔,你我怎么是主仆呢?当初若不是您的舍命相救,怎会有我们兄弟俩的今日……。”

“大少主,您别说了,规矩就是规矩,不可乱。”聂骐沣的话让康祁真为之动容,却还是坚持狠批道,聂骐沣本想再说,可余角却俯向坐在旁边的聂鹄沣,聂鹄沣并没有打算加入俩人的争论,而是一脸严谨瞪向康祁真身后的洞外。

聂骐沣心里清楚,聂鹄沣身为掌首却身负重责,而自己只是一个累赘,更是族中的牵犯,若不是康祁真坚守自规,救下自己,他早被族人弃于“神骸之地”自灭成亡了,而聂鹄沣虽视康祁真恩同父母,可主仆自始就成定局,让本就傲骨贵风的聂鹄沣对一个外姓誓奴毕恭毕敬怕是难,突然那康祁真皱眉站起,然后瞪向洞外,聂骐沣闻响,瞬露冰霜也看了过去。

“小狐狸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聂鹄沣颜中带冰,望向洞外说出,只见洞外那原本风中飘舞的竹林突然沉寂了下来,地面一阵阵阴风卷起扑来,树林四周的雾气也变得越来越浓密,随着四周被浓雾包围,洞内的火堆变小然后熄灭,沉寂中,三人没有发出声响,康祁真伸出手在兄弟二人面前护了起来。

“呜呜……嘎嘎……。”四周响起尖锐且刺耳不知是笑声还是哭声的阴郁响声,声响持续了一分钟,四周的雾气如同被风吹般渐渐散去,怪声在黑暗中消失,传来“沙沙”声。

不远处出现一丝微光,一名身穿红色旗袍身披白色围巾的娇艳女子提着一盏白色花灯走向众人,女子张开嘴露出鬼异的笑容,一步步向众人逼近。

“不知死活的东西。”康祁真伸出右手,从他右掌中浮出一颗白珠子,珠子浮在兄弟二人跟前,竟像花般展开,然后分裂出如竹筷般大小的短刃。

康祁真见那女子没有停下的意思,伸出左手,戴在左手手腕上的黑色手环忽然变大,然后冲出他的手腕直击地面弹起,康祁真反应及时伸出右手快速接过手环,手环在他手中一甩,一把短剑赫然出现在他手中。

“少主,大少主,待我把这小妖收拾了……。”康祁真双瞳俯向兄弟俩,并把短剑护在胸前用左手挡在兄弟二人面前说出。

女子许是感觉到了杀气,在众人不到两米处停了下来,此时也真正看到她的容颜,只见她狐眉仙颜,给人一种冷艳绝貌却不失甄心动惧感,突然她的眼睛与坐在洞里,聂鹄沣那魅紫色双瞳对上时,女子感觉脚下无数双腐手伸出,游走至她全身并把她拉向那暗无天日的无尽深渊。

见女子站得笔直发起抖来,康祁真知道,聂鹄沣虽对他冷观漠表,但由心,还是想以行动表示自己对他的感恩,那女子也绝非凡俗之辈,在如此重压下,竟能咬破唇嘴得以恢复自由,她咪起眼匆忙从聂鹄沣的视线中挣脱出来,然后快速飞向空中消失在众人面前。

众人自知那女子不可能轻易离开,仍保持警惕,聂鹄沣倒是轻松,他低眉露睫,眼前那火堆竟由灭变小然后燃起,就在光起瞬间,康祁真眼前一红雾浮出,定眼一看时,那女子已然出现在他跟前,而此时的她已不再是艳美绝色之女,而是脸上显露出令人胆丧魂消的刀刮露骨鬼样。

“你们这群异杂种,受死吧……。”女子张开那裸露在外的牙骨,面露凶煞喊出,话间指间变长,她用那锋如利刃的指器就是朝康祁真劈去,没等康祁真反应过来,那女子一个后退,然后像被拎起般,停在半空中自己狂叫起来,她双手捂脑袋,瞬露骇颜,身体则是不停扭动着。

女子那原是魑魅异脸,忽然变得扭曲起来,就好像一张纸被人揉捏般,然后女子整个身躯如同石化般一动不动浮在空中,没过两秒女子脑袋出现裂痕,从脑袋到脚部,她的身躯渐渐脱落开来,整个过程就像是脱了皮的蛇,剩余的人皮及衣服则是重重滑落在地面上,显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面露凶煞的长发狐面人身怪,怪物全身裸露,他那双如泉水般的黄色瞳孔正直沟沟瞪向众人。

“为了找到我们,不惜牺牲同伴,果然是九狐的作风。”聂鹄沣喃喃说罢,康祁真闻声担心望向聂鹄沣,此时的聂鹄沣面若冰霜,魅紫色双瞳变红,正瞪向正对面的狐面人身怪,那妖身瞳孔似是被人所控,由黄变绿,聂鹄沣看到,双瞳也由红变紫,那瞬间,狐头人身怪额头上竟闪现出血管爆裂红光。

那狐面人身怪应该是被人所弃,他面露出青筋用手上那利爪抓向自己,纵使他身出现血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那血管爆光从狐面人身怪额头冲出,如同绽放的花炮般,红光飘落在狐面人身怪身上散发出红色火焰,狐面人身怪张大嘴巴未来得及出声,就已经被火焰吞噬,消失在众人面前。

“此地不宜久留,看来我们的行踪已经被那只老狐狸盯上了。”还未等康祁真及聂骐沣反应过来,倚靠在石墙上的聂鹄沣已经站起身。

聂鹄沣说罢,从腰包里用中指和食指夹出一颗红色圆珠,然后一个抛掷动作把圆珠扔至洞外,圆珠落在地面上,如同被拽进了土里般,遁地消失,然后地面浮出一具红色粘土人偶,人偶飞速窜向已经站起的聂骐沣脚下,聂骐沣身后的影子瞬间变红并自行走动起来。

映在石墙上的红色影子一分为四,其中两个影子缓缓走下,聂骐沣不慌不忙地望向康祁真,康祁真后退一步,护在兄弟二人跟前的短刃竟合体,变回白珠并消失不见。

康祁真很是识趣的让开洞穴出口,那四个影子则是围向聂骐沣,其中两个影子在聂骐沣面前蹲了下来并伸手往土地里一拉,此时石墙上的另两个影子也在同时蹲下,并伸出手往石墙里拉了一下,聂骐沣脚下升出一口红色透明轿子。

轿子升起把聂骐沣罩在里面,四个影子遁地消失得无踪,突然透明轿子好像被抬起般升了起来,聂骐沣被轿坐顶了一下,坐了上去,轿子缓缓浮出洞外。

在堆火微光照耀下,透明轿子抬桥四扛处出现四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红色无脸面具,轿子随着红色无脸面具的摆动而摇摆着,每挪动一点,红色无脸面具下的人身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只见那四个身穿红色长袍面戴红色无脸面具人扛着轿子朝洞外深处竹林走去。

聂鹄沣面无表情拎起堆放在洞穴旁的行李跟了上去,而那火堆则是在逐渐变小,康祁真背起身旁的行李正想跟上兄弟二人时,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那狐面人身怪脱退掉的人皮衣裳处,从腰包里取出颗黄色珠子并抛至遗裳处,那一刹那珠子扩散出红色小型光阵包围衣裳,随着康祁真嘴里念叨的咒语,整个光阵出现火光,人皮衣裳瞬间被绿色火焰吞噬,自燃起来。

“走好……。”康祁真看着逐渐息灭的绿色火焰,面露忧愁,说罢拉了拉肩上的行李,转身准备离开,“铛”从人皮衣裳消失处传来一声铃铛清脆声。

康祁真闻声,愣了一愣,转身走向那人皮衣裳消失处,只见那处出现一颗精致八角铃铛,康祁真蹲下身伸出那红肿的右手捡了起来。

“康叔……。”不远处传来聂骐沣的呼唤声,康祁真望向竹林深处,此时聂骐沣等人已经走出几米远,正停下来等待自己,康祁真嘴角扬起,紧握铃铛,再次拉了拉行李袋,向聂鹄沣兄弟二人快步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