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仙侠正文

重生之轮回纪元第二章在线阅读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8 18:51:31
重生之轮回纪元
重生之轮回纪元
作者:卑微梦者
来源:17K小说网
轮回录降临将世界带入深渊,幻尘,一个遗忘过往的卑微灵魂在轮回界中苦苦挣扎但最终他依旧见证了轮回录撕裂世界的终章,他和伴随一生的人共同坠入深渊,然而一切却被改变,他奇迹般的重生回到了轮回录降临之前,他发誓要用自己的记忆让轮回录付出代价!然而一个意外让这一切变得扑朔迷离,未来被迷雾笼罩!“你是谁?”幻尘的声音冷漠的如同凛冽的寒风一般让人胆颤,黑暗世界的那头一个浑身颤抖的身影看着幻尘,他恐惧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叫王阳......”(新人开书考虑很久,但发现闭门造车终究是最愚蠢的行为,虽然基本上肯定扑街

三年后,元界,帘国国边境

一小楼内,人声鼎沸,在角落中,一袭白衣,衣角用红色的丝线勾勒出诡异的图案。一个白色色的斗篷掩盖了她优美的身躯。隐隐约约竟看不真切,好似仅仅只是一末虚影。正是当年夺舍上身,大搅刑法台的月席!

月席一手抱剑一手放在桌子上,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面,表情沉寂好似在思考这什么。

门口忽然来了一名青衣男子行色冲冲,一脸惶恐。风元素灵力在其身边翻滚,到了茶楼又被门前的结界掀翻了出去!。来人见状连忙收了灵力。

对店家道“在下无意冒犯,可否找管事的聊聊?在下近日得到消息,追杀我的‘霖雨桥’便是这的掌柜!”

茶楼沸腾了!

“霖雨桥!三年前凭空出现的杀手势力!竟然和这垄断了整个帘国的市场的‘烟酒’同一家!”

“据说,‘晓霞’‘夜神殿’也是他家的!”

“快!快去告诉当家的,‘烟酒’动不了!”

似有一丝轻笑从楼中传来“要变天了!不过正合我意。”青衣女子说着,转身消失在人海中。

楼里,月席勾了勾嘴角,道“让他进来吧!知道这些,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

青衣男子连忙谦虚的说“不及阁下半分。”

月席缓缓站起身,转身走到了后院。这时人们才注意到月席。随着她的转身,结界应声碎裂!

青衣男子皱了皱眉头,边走边想“这结界只会挡住使用灵力的人很是强劲怎会……看来,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她是真正有实力的,不是靠肉体……”

密室内,月席慵懒地倚在椅子上,而青衣男子便坐在月席的对面。

月席把玩着茶杯,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就这样看着青衣男子。眼神轻蔑好似在审视一件物品。

青衣男子虽然在这眼神下很不自然但又想起自己的处境不得不任由月席这样盯着,又不想输了风头,一直不开口。

几个时辰后,青衣男子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对月席道:“鄙人李寄,东玥帝国二皇子,淋暗国主。不知,阁下可否收回追杀令并且帮助鄙人恢复身份?”

李寄的语气很冲,就好像月席欠了他的钱似得,一点也没有求人的自觉,毕竟李寄一直认为,这烟酒和霖雨桥的主子另有其人,再怎么说他都不会相信会是一个女人。

月席笑了笑,道:“我霖雨桥的规矩便是:讲信。如果我记得没错……淋暗……是搞暗杀的吧!其国主竟然被偷梁换柱?可笑可笑。”

李寄皱了皱眉头,道:“条件随便开。不过……我被偷梁换柱还不是因为你?”

月席笑了笑,道:“我?要怪就怪委托我的人吧!”

李寄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我淋暗报复吗?”

月席勾了勾嘴角,道:“不怕!就算是得罪了整个东玥又如何?我烟酒可不只是烟酒!!”狂傲的语气,傲气实足的话语,使得李寄楞了楞,怒火冲天!

李寄怒道:“你未免太狂傲了些!”

月席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说:“不狂可为人乎?”

李寄见月席如此心中自是慌张,忙道:“说的好!不愧是烟酒的主子!说吧!要什么才肯帮助我恢复身份。”

月席缓缓抬起了手,指中凭空出现了一张纸。其上只有五个字:扳倒二皇子。

李寄的瞳孔缩了缩,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道:“你想如何?”

月席勾了勾嘴角,道:“与我一起,扳倒他。就这一个要求,至于皇位吗?无所谓。”

李寄皱了皱眉头。还未等李寄开口,月席便道:“不必纠结,我无意于皇位,如果你没那个能力,我会换人。”

李寄激动地拍案而起,急忙道:“多谢!!!李某定全力以赴!不知掌柜的何名?”

月席冷哼道:“月席。”语气平淡,无一点多余的情感。

李寄心道:“初步判断,狐狸,无情,实力强大,野心更大,老二可是我们4人中最厉害的……”

翌日,烟酒

李寄刚起床,竟发现自己在一个马车上。仔细看看,竟是檀木!这个马车,光这木头就要好多钱啊!李寄望着四周不知不觉竟流了些许口水。

另一边,月席用衣袖象征性的捂了捂嘴。轻笑道:“有什么好羡慕的?据我所知,你那个可是比这更大一号的。而且……进京,低调一点,甚好。”

李寄抱头大哭,道:“我哪有那么多钱啊!我的钱都养暗势力了!那只是个空壳子,就一层檀木。还低调……”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李寄的眼眸中好似有光华流转。

月席笑了笑,不语。心中想道:看来还是要对他多加提防……故意提醒我吗?多此一举……能走到这个位置,怎么可能没有心机……

不一会儿,便有喧闹声传来。

马车缓缓地驶入了淋暗的京城。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一个青衣女子被巨力从窗口丢入。在看不见的阴影中月席勾了勾嘴角,并未出手。李寄亦是如此。

二人就这样冷冷地看着青衣女子飞似得“砰!”的一声撞到了马车内壁。

月席的眸子暗了暗想了想,在看不见的阴影中月席勾了勾嘴角向后一仰倚在了马车上,似嘟囔地说:“还是熟人呢~”

李寄走上前去扶起了青衣女子,礼貌性的说:“姑娘小心。不知道姑娘因为什么而进入了马车?”

花容心里不屑的撇了撇嘴想道:“哼!那女的是什么人物我还不清楚?她要来救我才奇怪呢!你嘛,就是个国主,我要是想让你死,帝尊都未必发现!”心里这么想着,青衣女子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说:

“小女名叫顾真真,是淋暗人。世家小姐欺辱于我,将我扔的马车中,想让马车中人致我罪,这样也不脏了她们的手。呜呜呜呜……”

李寄看着楚楚可怜的“顾真真”皱了皱眉头,竟然想将其丢出去。

这时月席开口:“何必呢……不如来我烟酒做事吧……”

花容愣了愣,心中惊讶的说“不会……被发现了吧?我在三年前刑法台说的她夺了蓝茗的舍……没什么事吧?”不过一瞬间,花容就回过神来,紧忙道:“多谢店主!”

月席一行人来到京城的烟酒,住了下来。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有人来闹事找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