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火影:红发不死族杀戮之夜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17:24:06
火影:红发不死族
火影:红发不死族
作者:暴燥老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请选择一项进行神级强化:一,封印术;二,影分身术;三,仙人体初步觉醒。”穿越火影世界,成为漩涡族的少族长,开局云隐雾隐便杀到村外,灭族在即。幸好系统到来,令漩涡夜云激动万分!于是他手一抖,选错了……“叮!你强化了影分身术。影分身术升级为神级影分身术,分身获得以下特性:”“一,获得血条,受到攻击不会消失,直至血条耗尽才消失。”“二,获得蓝条,分身死亡时所有剩余MP回归本体,无额外损耗。”“三,获得怒气条,分身被攻击到一定程度时可自爆,也可消耗MP进入狂暴状态。”夜云:“……”OK,兄弟们,开启十

看着中年人死不瞑目的双眼,活傀儡并没有什么感触。想当初刚成为傀儡师时自己也会恐惧,也会因为杀戮而彻夜难眠。可是,他娘的现在已经记不清楚究竟杀了多少人,渐渐地自己就和真正的傀儡一样了!

杀杀杀!杀他个天翻地覆,杀他个万古不存!

“噗嗤!”月光下泛着悠悠蓝光的弯刀从后背穿过,活傀儡感到体内的傀儡丝线断裂,双眼中充满感激。

“谢……谢……!”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后,倒在自己与中年人的血液中。

“诃!‘始皇’剑可不需要你这个杀人凶手的感谢坳!”手中握着一柄充满着古朴与血腥气息的刀剑,来人身穿一身湛蓝色道袍言语间充满了轻佻。

刀剑拔出插在地上如若插在豆腐之上,走到中年人尸首前,蹲下道:“以后再也无法吃到你卖给我的免费早点喽,为什么不听我的话非要出来?”轻轻的阖上中年人的双目,中年人本来惊恐的面庞也变得安详起来,整个人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你们,想要怎么死!”从地上起来看着在小区中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的活傀儡,道士一脸怒气的冰冷的说道。

拔出地上上的刀剑,步伐有些凌乱和缓慢的朝着最近的活傀儡冲去。转眼之间,一个个的活傀儡倒在地上,暗红色的血液染红了小区的灰色水泥道路。

一个个的活傀儡被始皇剑砍断体内的傀儡丝,死亡后的面庞之上洋溢着解脱的笑容。他们生前也许无恶不作,但在经过傀儡丝的折磨后早已沉沦在无尽的痛苦中。

轻挽一个帅气的剑花,剑端指地,甩去始皇剑上的血迹。身后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傀儡丝蓄势待发,疾如风,猛如雷电,傀儡丝在道士甩掉剑上的血迹趁对方不被猛然袭去。银白色的刀光闪过原地只剩下一根根如同晶莹剔透的鱼线的线状物。

“傀儡师?不过尔尔罢了!难道只会躲在角落里充当一个在暗中偷袭的废物?!”道士手持刀剑语气极其冰冷的不屑道。

微风卷起道士的衣角,衣抉飘飘,宛若谪仙降世。

回应道士的唯有寂静,显然隐藏在暗中的傀儡师并不吃这一套。傀儡丝从四面八方涌来,显然对方被道士激怒了。

傀儡丝略过刀剑迸发出火光,被刀刃划断的丝线落到地面被鲜血染红。

“无尽流.凝丝吗?”道士低声自言道,说话见用刀面格挡住如针长短的傀儡丝。

无尽流.凝丝是傀儡师一脉特有的攻击的方式,将无数的傀儡丝凝聚到一起无差别攻击。特点是消耗小威力大,且诡异莫测莫测。

尼玛,还有完没完了!三百六十度无差别阻挡,不能让傀儡丝碰到自己一丝一毫。这无论是对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消耗,若是一旦被傀儡丝触碰到那可真是没有地方去哭了。‘寄生’是无尽流.凝丝的一个分支,一旦接触到人,虽不会致死但却会像寄生虫般不断的阻碍体内灵气的运转。

很恶心的一招,但却不得不说对绝大数普通的修士都很有效。面对如此招式,绝大多数人都是在防守中寻找机会反击。然而,今天这个傀儡师却是踢到了铁板。

一道道剑气在道士的挥舞下发出,同时周围变得坑坑洼洼。剑气与傀儡丝碰撞,两者要么相互抵消要么发出爆裂声。

凭借着剑气一时间两者陷入了平衡,现在道士与隐藏在黑暗中的傀儡师要比的就是看谁更具有耐心。

当然拖延的时间越长对于道士而言就越有利,毕竟朝廷不是白吃干饭的的!长剑当空,一朵又一朵的剑花华为无影无形的剑气。

傀儡丝忽然间停止不再向道士攻击,“道士你的刀剑从何而来?”嘶哑的声音幽幽地从四面八方传来。

“道爷为什么要告诉你?”道士声音极为轻佻的挽了个剑花道。 “老夫从未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能够克制傀儡丝的兵器!”言谈中充满了对道士手中刀剑的忌惮。

“那是自然!”道士则是以一种极其傲然的口气答道。

两人都在拖延时间,显然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两人都有所消耗。

“小子将你手中的东西交于老夫,你我就当做什么都从未发生过,如何?”嘶哑的声音音再次道。

“哦?不知道你想要我手中的什么东西?不妨说来听听看。”

“百岁丹!”隐藏在黑暗中嘶哑的声音的声音充满了热切以及赤裸裸的贪婪道。

“哈哈哈!”听其相言,道士直接笑出了眼泪,若不是有始皇剑支撑,恐怕就笑倒在了地上“你这是在看玩笑吗?还是说你哪里来的这个自信?”声音逐渐冰冷,直到最后浑身上下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百岁丹’服之增寿百岁,故曰百岁丹。其珍贵程度甚至高过一个宗门的传承,昔者曾有人为求一颗百岁丹屠戮几十个宗门。

如今有人就想凭着一句嚣张的话,来图谋换取如此珍贵的药物,如此听来岂不是滑天下之不大稽?这样的话道士听了又怎会不大笑?

“何故如此大笑,难道在你的眼中一颗百岁丹比不上这里的上百条熟人的性命?”话声刚落,居民楼里的房门大开,一个个的居民从楼里走出来。

“道士你有两个选择……”

“我选第三个!”道士打断隐藏在黑暗中傀儡师的话直接道。

“那你可不要后悔!”嘶哑的声音音中夹杂些许的恼怒,显然是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的无情。傀儡师控制着居民靠向道士,想要以此胁迫对方妥协。

双眸合上,道士仿佛已经预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幕显然有所不忍。

“剑四.雨落!”道士回想起自己在交谈看似不经意间挽的剑花,一道道剑气划过人们的头上方。

用这种方法也许救不了全部的人,但是能救一个算一个。在不损害自己的利益之下,吴岩还是乐意帮助他人的。

本来女鬼离开后,自己刚刚换上新的衣服要出去,却不曾与到了这样的破事!百岁丹那东西可宝贵着呐,若是拿相同等价的东西和自己来换,自己肯定愿意。可千不该万不该,对方不该当着自己的面杀了人还他么威胁自己!如此这般,若是不和对方不死不休,他吴岩的名字倒过来写!

随着剑气向四周的阔散,居民不断的倒在地上。当然其中的一部分居民恐怕再也起不来了,毕竟他们是普通人,无法抵抗傀儡丝中所含的能够束缚肉体与魂魄的东西。唯一能做的就是使他们少受折磨,让后在无任何痛苦中魂飞魄散。

“臭小子,看来老夫还是太小瞧你了!细水长流,未来我们继续!”听着不断倒地的声音,隐藏在暗中的傀儡师知道这次失败了。因为他知道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而且自己手中能威胁对方的居民现在已无用,再耗下去无疑是对自己最为不利!

听着逐渐消散的声音,吴岩知道对方要跑路。

“你以为就这样能跑的了吗?”吴岩看着手中的始皇剑低声呢喃道。

“呼呼……”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人,在路边扶着路灯杆弯着腰低着头直喘粗气。

“兄弟,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人从这里过去了?”一个身穿湛蓝色的士向青年人道。

青年人低着头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未看到有人过去。青年人见对方没多问边走开了,也没有多想继续着他的喘气大业。

几分钟后,青年人朝四周张望了一会儿后直起身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喂!你终于喘好气了?”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青年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起来。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却更是令他冷汗浸湿了后背。“接下来就让我们算算总账!”

“你……你……”青年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对方始终未曾离去。

“你什么你,大晚上的只要不是个傻子,谁会像你这样?”直接打断对方的话,吴岩继续道:“还有什么遗言吗?”

说完便不再给对方开口说话的机会,寒芒闪过,银白色的傀儡丝从青年身上散开消失在月光下。

吴岩一脸的阴沉,自己显然是被对方摆了一道。在远方的路口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他走来。

走近,领头的居然是温可儿!

“抱歉我们来晚了!”温可儿一脸歉意的向吴岩道歉道。

“对不起不要对我说,去向那些应该道歉的人去说!”吴岩话中带刺的说道。

温可儿身后的一群人脸色难看显然是有所不满,幸好被及时的制止!

“你知道他们为何袭击普通人吗?”

“不知道!”吴岩显然是撒了慌,这个时候要是不撒谎就是傻子。

一旦让温可儿知道自己手中有百岁丹,这场袭击主要是针对自己的,那么自己铁定要玩完。现在要做的就是一问三不知,然后努力推卸责!话说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有百岁丹的,而且在洛妃秋雪走后就遭到了袭击,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联想起这两天的遭遇,吴岩觉得在暗中有一张大网再向自己扑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