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拽校草 别跑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18:38:15
拽校草 别跑
拽校草 别跑
作者:素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文后半部分非常虐,看之前做好哭的准备哈哈……因为一颗小石子而相遇……因为一颗小石子引发的争执……且看我们的穆樱灵如何玩转我们的校草级人物---莫凌轩一场华丽的兄弟争妻之战究竟孰输孰赢?这是一场极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一次?

那一次是哪一次?

乔禾根本就不知道岑亚在说什么,她想岑亚大概是认错了人。

不过这样小猫似的贴在乔禾颈间,嗷呜嗷呜喃喃自语的岑亚让人舍不得。

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抱着自己想到的是谁,乔禾还是抬起双手,轻轻拍着岑亚的脊背,给予安慰。

“好了,没事了,你不能再喝酒了,跟我去那边坐一下,一会儿我送你回家。”乔禾柔声道。

这声音真好听,让岑亚不自觉想到了记忆中母亲哼唱着哄她睡觉时的腔调。

岑亚可乖了。

被乔禾拉了手就跟着人走了,乖巧的表现很让人满意。

只可惜,这状态也就持续了两分钟。

来到位子上坐定。

岑亚道:“小乔律师,你也是华经毕业的呀。”

乔禾道:“嗯,华经法学院。”

岑亚刚刚一杯烈酒下肚,喉咙往下一片火烧火燎,她看到桌上摆着一个装了白水的小杯子,随手端起,一饮而尽。

饶是乔禾眼疾手快,也没有拦住她喝下大半。

看着只剩下的浅浅杯底,岑亚被呛得剧烈咳嗦,“这什么呀。”

乔禾无奈。

这丫头,把伏特加当水喝下去了。

岑亚只觉得一阵上头,拉着乔禾的手问,“这是你的?”

“嗯。”乔禾应道。

还嗯?

岑亚自认为酒量虽不好,但也不差,可这种传统的小杯冷冻伏特加酒的喝法她也无福消受。

岑亚只觉得视线都有点模糊,眼前的乔禾一头黑发披散而下,眉如远山,眼似墨色,那样温温婉婉,身形上甚至有些清瘦的姑娘,竟然能喝这种东西?

这真是比酒还让人上头。

“你大概送不了我。”岑亚道。

乔禾笑笑,“你放心,我没沾酒,可以开车,就那两杯都让你喝了。”

这一次乔禾没来得及喝。

岑亚想,上一次她大概也没来得及。

每次遇上自己,乔禾都挺倒霉的。

二十一岁岑亚的身体,终究不如上一世经过无数酒会的千锤百炼,在酒吧晕染开的光圈里,岑亚靠乔禾越来越近。

“你说你也是华经的学生,那我可以叫你学姐吗?”

叫声学姐倒也没什么,乔禾点点头,然后……

然后岑亚就开始随心所欲起来,对她的称呼从早上的小乔律师,变成了小乔学姐,学姐,小乔姐,亲爱的……唔。

前面都是柔声细语,也就只有乔禾一个人听得见,可最后“亲爱的”这三个字儿,岑亚基本上是喊出来的,刚出口的时候,乔禾就下意识捂住了岑亚的嘴。

周遭的目光望过来,带着探究,带着窥视,甚至有人开始指指点点,显然有不少人误会了,大家似乎将她们当成了不愿意公开关系的一对儿。

各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但这种事情,你又没有办法开口去解释。

被捂着嘴的始作俑者,此时此刻说不出话,可她也并没闲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岑亚就开始解自己外衣的扣子,扯自己内衫的领口。

乔禾吓坏了,“你,你要干什么。”

岑亚拍拍乔禾还按在她嘴上的手,示意她拿开。

乔禾照做了,好不容易重获发言自由,岑亚眼巴巴看着乔禾道,“姐姐,这里好热。”

乔禾连忙握住岑亚不安分的手,将人从座位上扶起来,“好了,我送你回家。”

岑亚并不打算自己好好站着,她挽着乔禾的手臂,脸颊贴在对方肩窝,摇头的动作让乔禾感到两个人贴近的位置有些痒。

“不想回去?”乔禾问道。

岑亚抬头,眼睛里满是压抑的渴望,“不知道。”

乔禾是明白这种感觉的,她能做的就只是不再追问,轻轻拍了拍赖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姑娘。

岑亚就势环上了乔禾的脖颈,将自己整个挂在了对方身上。

对着喝了两杯烈酒,看上去有些不清醒的丫头,乔禾显得很有耐心,她拍拍岑亚的背。

“你乖乖坐好,我陪你坐一会儿。”乔禾道。

岑亚松开手,眼睛眨呀眨,最终乖乖听了她的话。

“吃过晚饭了吗?”乔禾问道。

岑亚摇摇头。

乔禾头疼。

这家伙胃里空空就已经两杯酒下肚了,待会儿要难受的。

“饿不饿。”乔禾又问。

岑亚拉上乔禾的手,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上去孩子一样可爱。

“姐姐,我饿了。”

情调酒吧是不提供正经餐食的,乔禾只好带着人出门换了个能够好好吃饭的地方。

景观大道大学城附近,想要找些吃的并不难。

乔禾熟悉的面馆还开着,她扶着岑亚过去,坐定后,要了一碗热汤面,乔禾顺便跟服务生叫了两杯温水。

在乔禾的要求下,岑亚抱着,就像是家养的小猫咪一样,一小口一小口一点一点喝着,时不时还眼睛悄悄往上瞄,偷偷去看盯着她喝水的乔禾。

“姐姐,我喝好了。”

岑亚说得好像自己在完成什么任务,让乔禾有些哭笑不得,她不自觉地上手揉了揉岑亚的脑袋,鼓励道,“嗯,乖了。”

大概是得到了鼓励,岑亚笑得花一样甜。

看着这样的家伙,乔禾有些感慨,她今晚是因为什么去的情调来着?想不起来了,她只知道,有了岑亚这个小包袱,原本好好喝两杯的晚上也就这样泡汤了,她一会儿要开车送岑亚回家,喝酒是不可能了,眼下她只是希望岑亚能够吃碗热乎乎的面条,能够舒服一点,舒服一点之后……

能够把一直牵着她不放的手松开。

热汤面很快被端上来。

岑亚将汤碗往乔禾面前推了推。

乔禾心中一暖,“你吃,姐姐吃过了。”

岑亚似乎是很不好意思,她看了看汤碗,又看了看乔禾,又把碗往乔禾的面前推了推。

乔禾还没有被人这样惦记过,正有些感动呢,结果就听岑亚紧接着跟了句话。

“拿筷子好累啊。”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委屈啊,看着乔禾的眼睛都快滴出眼泪了。

乔禾:“……”

还有人耍酒疯耍得这么骨骼清奇的吗?拿筷子好累……难道这是要让人喂她?!

“姐姐。”岑亚看着乔禾又摇晃着她的手叫道。

乔禾头疼,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今晚第几次头疼了。

“好,好。”

乔禾拿起筷子和汤勺,夹了面,盛了热汤,还轻轻吹了吹递到岑亚面前。

岑亚笑盈盈张开嘴,除了面颊上那一片绯红,实在让人看不出她醉酒的端倪。

吃饱了的岑亚笑得更甜了,挽着乔禾紧贴着她的手臂,坐上了她的车。

乔禾好细心,她给自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开了暖风,温柔地为她系了安全带。

乔禾从耳后滑落的黑发擦过岑亚锁骨的肌肤,让她觉得有些痒,大概是吃饱了,喝足了,乔禾的手那样暖,让岑亚不自觉就想闭上眼睛。

“岑亚,别睡。”

刚刚还被岑亚握在掌心的手,此刻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动作很轻,仿佛岑亚是易碎的白瓷。

从没有人对岑亚这样温柔呵护,大概她早逝的母亲会吧,只可惜妈妈离开她的时候,她还太小,如今记忆中母亲的样子都已经模糊了,只能靠着留下的照片维持着些许印象。

乔禾柔声道,“你来给我指路好不好,我送你回家。”

岑亚半晌没说话,她就呆呆盯着乔禾看着,突然她凑过去抵着乔禾的额头,“你和我一起造一个家好不好。”

乔禾笑笑。

岑亚明白那笑容的意思。

不和喝多的人计较。

一路上岑亚难得安静,跟在酒吧大喊乔禾“亲爱的”家伙判若两人。

霓虹灯火,夜色辉煌,乔禾带着岑亚走了一路,喧嚣闹市街头渐渐安静下来。

富人区有自成一派的格调,也有着自成一派的沉寂,越往高档小区开,一路上就越安静。

岑家的祖宅坐落在b市城西,白墙灰瓦,肃穆庄重又有年代感,完全不像摩登都市b城该有的样子,可就是这样没有任何高楼大厦的地界,才是寸土寸金的所在。

独立门户,自成院落,乔禾将车行至门口,按下了门铃。

“您好,哪位?”里面传来了中年女人礼貌的询问声。

乔禾看向岑亚,可岑亚立刻闭上眼睛装死,摆明了耍赖不想应答。

乔禾没办法,只好自己开口,“您好,我是乔禾,是来……”

话还没完,那边已经热络攀谈道,“是小乔律师啊,快请进,快请进,我这就去告诉我们家老爷子小乔律师您来了。”

对这样的热情,乔禾有些哭笑不得,她回自己家都不会受到这样的欢迎。

乔禾正有些出神,身边响起了轻轻一声笑。

岑亚那家伙仍旧闭着眼睛。

回来的路上她嚷嚷着头疼,说是要睡一会儿,现在已经到家门口了,这家伙竟然还要装睡。

“岑亚,到家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帮我向你爷爷问好。”乔禾柔声道。

岑亚一听,也不装睡了,她立刻坐起来看着乔禾的眼睛。

“你去哪里?”

乔禾笑笑,帮岑亚整理了在靠坐上蹭乱的发丝,“你到家了,我也该回家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