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和死对头一起穿进年代文之糖糕很好吃(二更)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5:09:28
和死对头一起穿进年代文
和死对头一起穿进年代文
作者:冬冬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世前不对付的两人都穿进了架空年代文。在这饥饿是常态,物质贫乏的年代里,异能也跟过来的两人开启了种田成长篇↓:①饥饿?一个空间异能在手,一个木系异能在手,小case~②贫穷?一个上辈子社会大学毕业,一个上辈子就是高才生,哼哧哼哧就挣他个万元户没在怕的。③人祸?末世时什么恶人没见过,送菜的不值一提~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后,这才发现自己一家竟然都是不得好死的配角。两人看了看还是个跟屁虫流着鼻涕泡泡的弟弟,无语摇了摇头:嗐~穷凶极恶的大反派什么的,不可能的。两人又互相看了看对方,无语摇了摇头:淦~惨死什

老夫人本是想亲自去逸园看看下人们是否安排的妥当,虽然她看不上范香儿,但是她肚子的孩子可是个宝,她盼这个孩子盼的紧呢。

老夫人老远就看到一个蹦跶哒过来的丫头,还没看到脸,心里就不高兴了,这府里的规矩真是越来越散漫了!

谁想到,近了一看,正是她要去找的正主!

“范香儿!你不好好在逸园养胎,在哪里弄的灰头土脸的?”老夫人板着脸训斥道。

范香儿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绣鞋上沾了泥巴,手上也有,脸上?八成也有,就默默不说话了。

老夫人看她犯了错误不乖乖认错,居然装哑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乡下蹄子,打又打不得,肚里有孙子!骂又骂不得,怕告状!

老夫人一眯眼,她非要想办法正了家风不可。

今日就小惩治一下,等她想了办法再说。

“春梅,带她去祠堂跪半个时辰!看她还敢不敢淘气?”

春梅得令上前拉着范香儿就要走,范香儿很想争辩,这个老太婆,就是看自己不顺眼。

但她不小心又看到了手上的泥,算了,半个时辰又死不了人。

于是扬起个小下巴,也不用春梅扯,主动挎上了春梅的胳膊,露出了娇憨可爱的笑容,“春梅姐,咱们走吧!”

差点把老夫人气的原地倒仰。

方时君回府的路上听到马车外面很是吵闹。

“贵香斋新出炉的糖糕,热乎着咧!数量有限,先买先得!”

他忽然想到了范香儿,今天是她独自在家第一天,她不会看书写字,绣活也一般,他还真有点好奇她这一天是怎么过的了。

“糖糕糖糕!每天只出一百个,还有五十个!卖完为止!”

她应该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逸园里吧?

“还有三十个!马上卖完!”

“平安,停车,快去买两块糖糕来。”他记得她好像是爱吃这种甜的掉牙的玩意儿。

平安牵着马绳的手一抖,差点没拉住。

平顺也是惊讶了一下,他们两个跟着大爷好多年了,就没见过他吃一口甜食。

幸运的,方时君捧到了最后两块糖糕。

糖糕都被人买走了,来晚的两个小丫鬟忍不住抱怨,“又来晚了,郡主肯定得罚咱们。”

另一个丫鬟眯着眼盯着已经走远的马车,“今天真不一定哦,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好像是方侍郎的马车。”

两个丫鬟随便买了点其他糕点就匆匆赶回去了。

方时君回到逸园的时候,金玉她们几个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姑娘丢了,根本不在花房里,她们又不敢大张旗鼓的找,这可怎么办呢?

一看大爷回来了,她们也顾不上被罚了,赶紧把情况和方时君说了。

方时君倒是没那么着急,府里没什么死角,迷路了找不回来的可能很小。这才回府的第二天,他也不相信谁会蠢到急着这个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那么偌大的方府,唯一能给自己找麻烦的就只有那一位了。

“你们四个,这次就先饶过你们,下次再出这种事情,逸园就留不住你们了。”

几个丫鬟赶紧磕头认错,方时君则亲自奔着春晖园方向去了。

祠堂就在春晖园边上,话说范香儿自来熟的挽着春梅的胳膊去了祠堂。

一路上春梅真是哭笑不得的,这位新来的范通房,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下凡。

她春梅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小丫鬟们见了她都恭恭敬敬的大气不敢喘,就是二夫人三夫人见了她都要客气三分。

这个范通房呢,一路上挽着她的胳膊不松开,姐姐长姐姐短,絮絮叨叨的一会儿问问这,一会儿问问那,小嘴吧唧吧唧就没停过。

春梅精着呢,老夫人犯糊涂,可她不糊涂。

老夫人一共生了两个孩子,大爷和早就嫁出去的大姑娘。虽然老夫人和大爷之间有隔阂了,那人家也是亲母子,老夫人日日夜夜盼着大爷娶妻生子的。庶出的那些孙子孙女始终不是亲的。

她要是真按照老夫人说的看着范通房罚跪了,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不仅大爷拿她是问,老夫人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

于是范香儿就在祠堂外间捧着一杯花蜜水在软垫上坐了半个时辰。

嘿!这跪罚的,真是神清气爽!

方时君还没走到春晖园呢,就看到范香儿迎面走了过来。

他身体行动的比脑子快,一瞬间就躲进了路边的假山边上。等她路过了假山一段时间后,才在后面跟了上去。

瞧她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肯定是被母亲教训了。

其实范香儿看上去没精神完全是因为她感到有些饿了,自从莫名其妙的怀了个宝宝,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就是时常会饿。

回到逸园,屁股还没坐下,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糕点,黄澄澄的散发着蜜糖的香气,引的她馋虫直跳。

伸出爪子一看,春梅姐姐给洗过了,还挺白净的。于是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块糖糕就开始吃。

金玉看她终于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姑娘您这一下午都去哪儿了?可把奴婢们给急坏了,奴婢去花园找您,老奶娘说您早就走了,大爷回来……”

“咳!”方时君及时的咳嗽了一声,制止金玉把他找过她的事情说出来。

“糖糕好吃吗?”

范香儿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好像一块糖糕就足够让她感到幸福了。

“特别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糕点了,大爷你要不要来一块?”她还是很大方的。

“我就不来了,我不喜欢吃甜的。”

“对了,这糖糕是哪里来的?”都吃了一大块了才想起了金玉的警告,不能乱吃东西。

“是我买回来的。”方时君如实回答。

范香儿睁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公务那么忙,竟然还替她想这种小事儿,果然大爷人是很好的。

范香儿心里美开了花,原来他也不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嘛。他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对她真是没的说。他至少有注意到自己是喜欢吃甜食的。

方时君看她因为小小的糖糕就这样开心,不禁失笑,“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比如今天白天都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特别事?”

“没有啊,我白天去花房里和一个老奶奶呆了一会儿,然后就回来了。”她吃完一整块糖糕,又拿起了另一块。

被罚跪的事情她不打算告诉他,她看的出来大爷和老夫人的关系不好,她不想让他再因为这么点小事为难,如果他会为难的话。

自家二嫂每次和娘吵架了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二哥,二哥再去质问娘,次数多了本来和睦的家庭变的乱糟糟的。

方时君别有深意的看了她几眼。

“大爷别这么看着我呀,你是不是也想吃糖糕了,喏,给你尝尝就是了。”

说着她的小手飞快的揪下了一大口糖糕怼进了他的嘴里。

方时君被怼的措手不及,但是他从小的教养是吃进了嘴里的东西就不好再吐出去了。

上次吃甜食不知道是哪一辈子的事了。

本来淡定如水的方时君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大块糖糕,他连嚼都没嚼,直接就给咽下去了。

然后猛灌了一盏茶水。

范香儿吓了一大跳,惊呼,“大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噎住了?”

方时君赶紧冲她挥挥手,“我没事儿。”

方大爷也是要面子的啊!他绝对不会说他是被糖糕给吓成这样的。

不过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头倒是下了一个小小的决定,再也不给这丫头买零嘴儿吃了!

直到他起身走了,范香儿还一脸懵懵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方时君回了书房,去春晖园打探的平安也回来了。

“今天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回大爷,是这么回事儿,姑娘今天去了花房,出来的时候冲撞了老夫人,被老夫人罚跪了半个时辰。”

方时君听了紧紧的皱拢了眉。

“大爷,您看要不要把大夫叫进来给香儿姑娘看看?不然想办法和老夫人说一说轻点整治香儿姑娘,毕竟她这身子……”

方时君想起她吃糖糕的样子,嘴巴里还觉得不舒服,“暂时不必找大夫,我看她身体无碍。至于老夫人那里……你不懂,我越是替香儿说话,老夫人只会整治她更狠,她没把这事和我说想必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平安恍然大悟,点着头说道,“看不出香儿姑娘虽然出身乡土,懂的道理还挺多的。”

“是啊。”方时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就是这样一个水晶人儿似的丫头被他给带进了她完全陌生的复杂的漩涡。

她要真是傻的透气,蠢的要命,他也不至于这样良心不安。

自从被老夫人罚跪之后,范香儿就决定再也不出逸园的门了,她就不信不出这个门,她还能惹到那个不讲理的老太太?

可她没想到,她不主动去惹人家,可人家还惦记她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