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红楼之一梦一杀偏执(修)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5:40:42
红楼之一梦一杀
红楼之一梦一杀
作者:香溪河畔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赤练仙子李莫愁为情而死,情心不灭,心心念念再回古墓,重见情郎一面。为了躲避黑白无常冤魂追索,她被渊源颇深的绿衣仙姑青姑姑丢进红楼世界去避祸,等待时机重回当初。李莫愁因此进入陌生红楼世界。为了等待千载难逢的时光回溯机遇,李莫愁不得不暂时栖身红楼,一次又一次夺舍重生,先后成为秦可卿,贾敏,湘云,李纨,尤氏姐妹,三春姐妹,香菱,晴雯,鸳鸯,紫鹃等聪慧灵巧薄命女子,承继她们生命,利用自己武林手腕,对抗宅斗打击敌人,改变命运。PS:李莫愁夺舍后人物,会秉承李莫愁的果决与狠辣。一句话概括:对待朋友会像对待小

然而,吹一辈子的前提是——得能活一辈子。

虽然之前面对蛊雕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乔洛觉得死了也挺省心的,但自从她误打误撞把蛊雕封印之后,她又由衷觉得,活着还是挺好的。

所以此时此刻,乔洛在白玖的袖子里摸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枕着手臂望着黑漆漆的上空,开始和他打商量:

“白玖,你能不能不杀我?”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

“水灵珠究竟是什么东西,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么?非要杀了我才能拿回水灵珠?”

……

“你想拿水灵珠做什么事情?你教教我怎么用它,我帮你做了不就好了吗?”

……

“达成目的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你就不能换一个不杀我的方法么?”

……

白玖依旧沉默,乔洛感觉自己完全是在对牛弹琴。

“你趁凤三爷昏迷的时候把我抓走,他醒过来可是会找你麻烦的!”

……

“我好歹也封印了蛊雕,多少是个有功之人,你杀了我,未免太过河拆桥了罢?”

……

白玖始终不理睬她,乔洛丧气地用双手盖住脸,小声道:“你这样是会受到老天惩罚的……”

过了许久,头顶才传来白玖似是喃喃自语的声音——

“只要她能回来……我白玖愿遭天谴。”

乔洛怔了怔,随即只觉内心一片黑暗——这人宁可遭天谴也要杀她,看来她的小命是注定要不保了……

——————————

白玖垂眸,看了一眼袖中的小人。

这凡人有水灵珠护体,眼下他没办法直接取出她的心。

但若是把这个凡人带到雪山去……说不定水灵珠感受到原主的气息,就能自动离体。

她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哪怕只有一线微薄的希望,他也不能放弃。

——————————

白琅带着一把年纪的老龙王回到洛水河畔的时候,封印的缺口已经补好了,残局也已经清理了,白玖和乔洛不知所踪,只剩下忙前忙后处理事宜的明氏兄弟和一个躺在树下昏迷多时的凤池。

“哎呀,这不是没事了吗?你这丫头总是咋咋呼呼的,我这一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拽散了……”老龙王见这里似乎没他什么事,便抱怨了一句,转身走了。

“那个不省心的石猴子还等着我给他找称手的兵器呢……”

白琅给凤池输了些元气,他才悠悠醒转,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乔洛。

白琅狠狠敲了下他的脑袋,道:“焦乌鸦,旁的事你想如何便如何,但唯独这件事,我劝你还是别阻拦九哥,不然,他是会真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凤池摸了摸头,嘟囔道:“疯婆娘,竟然打这么狠……”又按捺不住心中好奇,问道:“你九哥到底为什么非要乔洛的命?那个水灵珠不是洛神遗物么?你九哥为何那么看重?他和洛神之间莫非有什么关系?”

白琅本不欲告诉他,奈何禁不住凤池软磨硬泡,只好幽幽叹了口气,道:“那你保证不会告诉别人啊,尤其是我九哥,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提起!”

凤池连连点头,白琅便与他娓娓道来:

“我也是后来听说。这件事,大概要从我九哥四百岁的时候开始说起,那时候的他,性子和现在大为不同,总是趁爹娘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玩……”

……

听罢,一向话多的凤池也不由得沉默了许久,才道:“原来如此,我竟不知他还有这样一番过往。”

“怪不得他要修习禁术,还要在炙吾前辈座下那么拼命地学艺……”

“怪不得他一直追着乔洛。”

白琅只是叹气。

“可就算如此,疯婆娘,”凤池忽然抬眸,目光直直地与白琅相对,“乔洛这件事,小爷却不能不插手。”

白琅闻言一怔:“你……”

凤池站起身来,面色难得肃穆:“以你所言,白玖寻找水灵珠是为了让洛神醒过来,但洛神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陨落,你我都知道,单单靠元丹是很难让已经魂飞魄散的神复活的。白玖这样做,只是用乔洛的一条性命去换一个几乎为零的可能性罢了,这样的选择,真的值得吗?”

见白琅不语,凤池又道:“也许你出于对他的亲情,希望他早日走出过去,所以选择无条件支持他,但是你别忘了,他修习了禁术。如今这样的处境,若是换做以前的他,兴许不会选择这样极端的处理方式,但现在的他,却已经被执念支配了三百年——他已经近乎偏执了,你能确定他杀掉乔洛之后就能得到解脱吗?抑或是……会陷入更深的深渊之中?”

白琅从未见过凤池这般认真的模样,又听了他的一番话,不由得微怔,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我有种预感,若是让白玖真的杀了乔洛,取了水灵珠,他也绝不会解脱,反而会更加痛苦也说不定。”凤池严肃道。

“甚至,有可能会堕魔。”

“堕……魔……”白琅不自主地复述这个词,脸色渐渐变得煞白。

凤池见平日里如刺猬般扎人的小姑娘此时难得露出脆弱的一面,不由得心一软,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道:“乔洛如今被你九哥带走了,以你所言,他们最有可能是去了雪山。我们现在赶去阻止,还来得及。”

闻言,白琅顿时回过神来,下意识抓住凤池的袖子,用力点了点头。

“嗯,我们这就去!”

“在下也去助阁下一臂之力罢。”明溪尘不早不晚地出现在两人面前,微微笑着。

凤池微微一皱眉。

他生为凤凰,继承了凤族天生的敏锐直觉。虽然眼前这人救过乔洛,可他自打一看见这人,就从心里莫名不喜。

“恕在下直言,那位公子法术高强,单凭两位恐怕是无法阻止那位公子的。在下虽学艺不精,却总归也能帮衬一二。”

这话却是说到了凤池心里。之前见白玖施展冰系法术,他便已经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而白琅虽是狐族十三公主,但她如今的灵力……十分低微,就算他们二人联手,也不是白玖的对手。

想到白琅如今法力低微的状况……他的眸底不禁又是一黯。

不过,就算他们打不过白玖,凤池也不敢与虎谋皮。

“多谢道长好意,只是此乃私事,不敢劳烦道长。”凤池面带微笑,语气却不容置疑。

明溪尘目光微闪,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润:“既然如此,那在下……就祝阁下好运了。”

——————————

从洛水到雪山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处荒芜已久的山谷,名为滹勺。

滹勺山本是一座灵力浓郁的仙山,山上常年生长着梓树和楠木树,山下多生牡荆和枸杞,是修炼的一处极好的所在。

不过,也正是因为曾经的灵力浓郁,它如今才成了这样一副凋敝的模样。

————

白玖面容冷漠地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一众杂妖,道:“乌独,你擅自霸占滹勺山,贪取灵力,致使滹勺山灵脉枯竭,已是天理难容。如今还敢拦我的路,未免不知死活。我劝你快些让开,否则……”

站在一众小妖前面的那人便是白玖口中的乌独。他肤色暗青,脸上生长着诡异的紫色纹路,往下一直蔓延到脖颈,没入黑色的衣领中。他的眸子是与纹路同样的紫色,竖长狭窄,就像强光之下的猫瞳,妖异非常。

闻言,他冷笑着开口,声音冰凉阴鸷,落在乔洛耳朵里,仿佛一条湿冷滑腻的蛇缓缓爬上她的后背,让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白玖,你劫我蛇族至宝,辱我蛇族威严,早该扔进蛇穴里受万毒噬骨的惩罚。如今你见了我非但不跪下认错,还在这大言不惭……呵,也不知究竟是谁在找死?”

绑架、杀人(未遂)、放火,如今还抢劫……乔洛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不禁感叹道:白玖,你可真称得上是无恶不作啊。

白玖轻轻一笑,语气里满是嘲讽:“我抢了五彩石又如何?有本事你就抢回去好了。再说了,蛇族的事……何时轮的着乌独王子来管了?”

这句话不偏不倚,正踩在乌独的痛处。他看向白玖的目光陡然狠毒起来,额头青筋暴起,脸上的刺青透出隐隐的血红色来。

他本是蛇族三支之一——乌蛇族的王子,养尊处优,呼风唤雨,日子过得好不舒坦,只盼着能娶得自幼心仪的青蛇族八公主为妻,此生便圆圆满满了。

可族中大长老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妄自主张,把本应属于他的青潺公主许给了别人。

长老又如何?长老就能为所欲为,拆散他和青潺吗?连一向宽厚的兄长都说了,是长老们对不起他在先,那便休怪他不留情面了。

他设下计谋,将最毒的断肠草下在了长老们的茶水中。

却不料被人告发,他被抓了现行。他的母妃以命抵命,自行跳了蛇穴,换得保住他一条性命。但他从此也被逐出蛇族,再不复从前的优渥生活,四处漂泊,处处遭人唾弃,直到来到这滹勺山。

占山为王之后,他收了很多手下,重新找回了昔日的优越感,心境也平静了些。年少时候的情愫悸动随时间淡去,他也意识到当初是他错了,想着就这样过下去也没甚不好。

可这种日子没过多久,他就听说,当年抢走他心上人的狐族九皇子白玖,只身一人闯入蛇族圣地,抢走了蛇族圣物五彩石。

而当日负责守护五彩石的,偏偏正是他的兄长。

身为女娲后人,却连女娲娘娘的遗物都保不住,有何脸面活在世上?他的兄长自知罪无可恕,便在长老到来之前自尽谢罪了。

他一母同胞的兄长,一向都十分疼爱他的兄长,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了……白玖却将兄长生生逼死,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乌独双目通红,脸上的纹路也已经尽数变成红色,看起来狰狞可怖。他把手一扬,身后的小妖便蜂拥而上,黑压压地直朝白玖而去。

而他自己也祭出蛇首金戟,倾注全部法力于其中,向白玖攻去。

“废话少说,白玖,今日我一定要砍下你的头颅,为我兄长祭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